妙医鸿途 第1049章 先治心后治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和商务部几个同事吃过宵夜,王轩想起古家那边的事情没有动静,琢磨了一阵,给王佳佳打了个电话。
  接到王佳佳的电话,古洋情绪有些激动,颠三倒四地抱怨一通。
  王佳佳理顺头绪之后,意识到计划失败,赶紧给王轩回了个电话。
  王轩沉着脸,等待王佳佳说完,身上的酒意全无,咬牙切齿道:“这事儿还真给他办成了。”
  王佳佳压低声音道:“现在怎么办?”
  王轩挑了挑眉,“按照古天河的能力,即使离开古家,也有能力东山再起。你等下好好安慰古洋,没必要落井下石,能帮她就帮一把。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难。”
  王佳佳有点不理解,不高兴地说道:“古洋其实挺难相处,说话喜欢带刺,而且总高高在上。刚才还说我介绍的人不靠谱呢。”
  以前凭借古洋在古家的地位,王佳佳跟古洋说话,能忍着一点,如今古洋已经落魄,王佳佳就有些心里不平衡了,这是人之常情。
  在王佳佳的圈子里,一旦谁落魄了,就会被无情地排挤出去,所谓的友情,都是建立在相同的地位之上,如果谁不遵守这个规则,谁就会被孤立。
  王轩知道古洋暗怪许直的医术水平不够,不过这也是他绞尽脑汁才找到,拥有准国医专家水平的名医,只能说苏韬的医术太妖孽,许直欠缺了一筹。
  王轩叹了口气道:“你也别太生气。古洋虽然是大小姐脾气,但她丈夫舒浩楠心志坚韧,是一个不错的人才,值得我们拉拢。”
  王佳佳意识到王轩让自己继续拉拢古洋,不屑地说道:“舒浩楠就是一个缩头乌龟和小白脸,我怎么没觉得他有什么潜力?”
  王轩暗忖王佳佳看人待物还是浮于表面,沉声道:“古之立大事者,必有坚忍不拔之志。你听我的,不要疏远古洋,而要待她更好。至于舒浩楠那边,我也会帮他积极运作。他不是想去地方上挂职吗?没有古家的关系,王家依然可以给他提供支持。”
  王佳佳咬着嘴唇,叹气道:“哥,你的心思,我真看不懂。不过,我会按照你的吩咐来做的。”
  挂断堂妹的电话,王轩陷入沉默,没想到苏韬再次收获古家的支持,如今想要对付苏韬,似乎越来越难了。
  王轩重重地叹了口气,抹着下巴青色胡渣半晌,终于下定决心,给秦经宇拨了额电话过去,现在秦经宇恐怕跟自己一样,面对敌人实力壮大,有些不安。
  “秦大少,很无奈地通知你一件事,古家由古天洋接手,苏韬治好了古老爷子,获得了古家的认可。”王轩平铺直叙,没有带任何感情色彩。
  秦经宇叹了口气,“故意刺激我?”
  王轩摇头笑道:“怎么会?我只是提醒你,我们共同的敌人又强大了。另外,你和古天河的赌场项目,恐怕要泡汤了。古天河也找过我,我也准备投资那个项目。”
  古老爷子和古天河的争执,其实就是从那个赌场投资项目开始,背后牵扯到秦经宇和王轩。
  秦经宇与王轩、古天河的合作,也是建立在叶家和倪家向苏韬靠拢的基础上。
  原本秦经宇拉拢住王家和古家,足以与苏韬分庭抗礼,但没想到如今天平再次倾斜,苏韬瓦解了秦经宇与古家的结盟。
  “虽然没有古天河,但赌场项目依然可以推进,你觉得呢?”秦经宇沉默数秒,反问道。
  “那是当然!”王轩洒然笑道,“有秦大少带头运作,我们就等着发财了。”
  秦经宇与王轩打完电话之后,面色阴冷,对于古家内斗一事,他虽然没有介入,但一直留意。与古天河的关系,虽然谈不上多好,但见过几次面,商讨过几次合作,与古天洋的关系就没那么亲密。
  如今古家继承人转眼变成古天洋,这让秦经宇之前的部署完全打乱,尤其是对赌场项目的投资,不得不重新规划,物色新的合伙人。
  秦经宇一直对赌场生意有所期待,因为这是一个可以隐藏属性太多的产业,没有足够的实力,没人敢插手介入,一旦入行之后,利润绝不亚于军火生意。
  秦经宇坐在办公桌前重重地敲了敲桌面,他现在依然觉得可惜,施泰因和克鲁斯都没能在岛国和公海,将苏韬给干掉,错失了最好的时机。
  秦经宇现在已经明白,苏韬不仅是靠运气,而是凭借自己能力和谋略。
  此事的秦经宇没有垂头丧气,眼中反而露出了一丝兴奋,他骨子里的好战因子,被彻底地刺激出来,已经太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秦经宇给佟左青打了个电话,给出了好几个指令,针对苏韬产业的围剿计划,全部提前。
  针对岐黄慈善,秦经宇在北十字星集团有所部署。
  针对三味堂和三味制药,秦经宇早就安排人促成药神集团和岩田汉药的合作,准备依靠药神集团的规模优势,对三味堂进行围剿,对三味制药的产品进行封杀。
  医药领域,秦经宇一直没有太放在心上,如今已经成为他的重点布局的产业,一切都是因为苏韬使然。
  ……
  古天河带着自己一脉连夜搬出了古家,这算是古家内斗告一段落的信号,谁都没有想到不可一世的古二爷竟然败给了自己的哥哥,论谋略古天河远比自己哥哥更高一筹,否则也不会总领家族大小事务,但只能说利欲熏心之下,犯下了一个昏招。
  华夏的大家族向来以孝悌为重,古代朝廷大员遇到父母故去,都要守孝三年才行。这种文化传承,是家族能够继承千百年的基础。
  虽然如今时代变化,没有那么严苛,但古天河担负不孝之名,想在古家重新获得认可,几乎不太可能。
  最关键的是,古天河自己内心也过不了那个坎。他将自己父亲气病,原本就是无意之举,后来想要拖延父亲康复的时间,也是顺水推舟。
  古天河并非不孝,而是身不由己。他离开古家,不仅是形势所逼,还是内心存有愧疚。
  电视剧里经常播放父子反目,其实血浓于水的亲情,有几个人能舍弃?
  苏韬连续三天都到古家为老爷子治病,老爷子虽然又被气了一遭,但好在没有恶化,加上苏韬的细心调理之下,已经明显有所好转。
  苏韬针灸完毕之后,古老能勉强断续地说几句话。
  “老爷子,虽然我打通了你身体的经脉,但你的病情想要恢复得快,还得自己注意调整。”苏韬将银针收入行医箱,“说到底,你这病是心病。心火旺盛,扰乱体内的气息。”
  古老憔悴地眨了眨眼睛,断续说道:“有几个人能轻易控制人心?”
  苏韬将行医箱搁在脚边,耐心道:“我能理解你的苦衷,两个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虽然二爷如今已经离开古家,但你内心更多的是不舍和担忧。”
  古老闭上眼睛,眼角竟然有些湿润,他是一个挺感性的老者。
  古老缓缓道:“其实我挺看重老二,只是他野心太大。古家那么多人,需要一个更加沉稳的家主。野心太大,是一把双刃剑,老二的性格适合当一个开拓者,而不适合当守成者。”
  苏韬顺着古老的话分析道:“二爷,也是了解你的心思,所以才那么冲动。其实他并不是有心要害你。而且,这次他离开古家闯荡,保不准以后会拼出个全新的格局。父子之间有血缘维系,他总有一天会了解你的良苦用心。”
  古老经过苏韬这番劝说,表情好了不少,淡淡道:“你年纪不大,但劝人的功夫一流。”
  苏韬笑道:“病由心生。先治心,后治病。”
  古老之所以中风,原因是心脉受损,如果不及时开导,恢复的速度会很慢。
  苏韬看出了古老和古天河之间微妙且复杂的关系,所以见缝插针,让古老的心情稍微好转。不过,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古老想要彻底从悲伤的情绪中走出,还是需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
  当然,也有更加快捷的办法,那就是让古天河和古老面对面地细聊,化解怨念。
  按照如今局势,父子之间暂时没有调和的可能。
  见古老有些疲倦,苏韬缓缓站起身,“您休息一下吧。再过两日,就得起床多走动,对于恢复身体有好处。”
  古老微微颔首,“一切听你的安排。”
  在苏韬的眼里,古老就跟普通病人没有什么区别。其实他也知道古老的坚强一面,只有在大夫的面前才会真实表露,换做面对其他人,绝对不会透露自己对离开家门的古天河的真实态度。
  至于苏韬也不会与任何人提起这事儿,那是作为大夫的职业素养。
  如果苏韬告诉古天洋,古老对古天河存有愧疚之心,古天洋的内心怕是要失衡。古家指不定还会横生事端。
  苏韬从房间走出,古天洋等候多时,面带微笑道:“苏专家,辛苦你了。中午我在酒楼准备了酒宴,感谢你的帮助。”
  苏韬谦虚地委婉拒绝:“治病救人,是我的本职。我和古丽原本就是朋友,她也支付了很高的诊金,另设饭局,完全没有必要。而且,我对你也很敬重,饭局太正式,要不就免了吧?”
  古天洋知道苏韬说的是真心话,不是故意做作,笑道:“今天饭局上,我还请了几个朋友,如果你不去的话,那就失礼了,你可是主角。”
  苏韬琢磨着古天洋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便索性答应,“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