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医鸿途 第1050章 古天洋还人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门外停着轿车,苏韬先坐到后排,随后古天洋跟着走入。
  古天洋目光落在苏韬随身携带的行医箱,笑道:“你这箱子是个古物,即使称不上价值连城,但绝对有收藏价值。”
  苏韬笑着解释道:“祖传的东西。没想到您对这个也有研究?”
  古天洋谦虚一笑,“我喜欢研究历史,虽然没见过类似的东西,但从这雕刻的手艺还有古朴成色能看出不凡,我约的几个朋友,都是古董爱好者,等下可以让他们研究一下来历。”
  苏韬知道古天洋是故意跟自己拉近距离而闲聊,行医箱的确是个古董,但以古天洋的身家,不至于贪图自己吃饭的家伙。
  来到醉仙阁酒楼,苏韬一进门就感觉到有种特别的感觉,这里不是一个吃饭的地方,而是一些雅人聚会之所,入目处都是折扇、字画、古籍,更重要的并非赝品,都是真迹,最便宜的一样摆件,都价值不菲,自己的行医箱虽然意义非凡,但放在此处恐怕也只能算是中等。
  苏韬情不自禁想起远在岛国的顾隐,这家酒楼的摆设,起码抵得上顾隐那间珍藏室一半的价值。只是顾隐的珍藏室并不对外示人,而酒楼是对外开放的,由此可见,这主人的身份与顾隐至少是同一个级别。
  包厢内早已坐着三人,古天洋热情地帮苏韬一一引荐。
  坐在正中央的是这家酒楼的主人,名叫刘恒,他右手边之人名叫曹东阳,左手边之人叫杜留山。
  苏韬对杜留山有点印象,此人经常参加中央电视台的《华夏鉴宝》节目,作为特邀嘉宾,甄别古董真伪,讲述古董的来历和隐藏价值,虽然节目大部分是录制,里面有编导指定加入的内容,但杜留山的口才了得,表现力很强,经常自我发挥,使得节目增色不少。
  归根到底在于他对古董确实很了解,能即兴讲出不为人知的新鲜故事。
  至于曹东阳,古天洋没有过多介绍,但苏韬知道,能和古天洋成为好朋友,来历身份绝对惊人。
  刘恒性格比较爽朗,做餐饮业需要这样的性格,他与苏韬主动握手,笑道:“这就是鼎鼎大名的苏神医,没想到这么年轻,还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刘老板,您过誉了!”苏韬谦虚笑道,“我就是一个年轻大夫,当不起神医之名。”
  等苏韬和古天洋落座,杜留山给苏韬倒了一杯茶,笑着问道:“有一件事想跟你亲自证实一下,据说你曾经在赵委员家中,通过字画的形神断定那幅字画其实并非赵委员的亲手所写。”
  苏韬有点意外,没想到这等隐秘的事情,竟然会被他们知晓,按照道理赵委员是身份特殊,自己给他治病那次,属于机密,不会外泄。
  杜留山提起这件事,也证明他们的耳目通明,在高层圈子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苏韬笑着说道:“那次也算是巧合。如果那个字画的临摹者不是身有重病,我也无法看出来。”
  杜留山轻轻地拍了一下大腿,赞叹道:“这可是佳话!有这么个典故,再过个百年,那字画绝对会价值连城。”
  苏韬微微一愣,旋即笑了笑,三句话不离本行,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杜留山对古董这行痴迷无比,也难怪他成为古董鉴赏界少有的顶级专家。
  曹东阳的目光一直落在苏韬的行医箱上。
  古天洋笑道:“老曹,你好像对这个行医箱很在意啊!”
  曹东阳不喜欢说话,性格比较内敛,微微点了点头。
  苏韬倒也洒脱,将行医箱提到曹东阳的身边,笑道:“也不是什么宝贝,请你仔细看看。”
  曹东阳不苟言笑,慢慢从口袋里掏出放大镜,如若无人地对着行医箱看了起来,很快就沉浸在其中,古天洋拉着苏韬到旁边,笑道:“老曹就是这个性格,逮到好东西就不撒手,他估计要研究很长时间,咱们先吃饭吧。”
  刘恒摇了摇铃铛,片刻之后,服务员就进来走菜。
  刘恒见杜留山和曹东阳对着行医箱交头接耳,道:“随他们去,我们边吃边聊。”
  刘恒很健谈,而且人脉广泛,对苏韬也有过了解,主动提起了宋思辰。他笑着说道:“宋老真是一个活神仙,十多年前在酒楼吃饭,有一个病人突发心脏病,他妙手回春,及时救下了病人。事后我亲自登门感谢,但宋老没有拿我的钱,当时我还有点生气感觉。后来打听才知道,宋老从不在意这些俗物。”
  苏韬笑道:“宋师的确人品可敬。”
  古天洋在旁边赞赏道:“苏专家,你的医品也很好。”
  刘恒见缝插针地笑道:“否则,天洋兄也不会特别为你的事情,作如此详细的安排。”
  苏韬听刘恒这么说,顿时心里打起了鼓点,暗忖今天的饭局,莫非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古天洋故意卖关子笑道:“别担心,是好事!”
  苏韬内心有点焦躁,自己最讨厌被人瞒着了,但他表面上还是装作从容镇定。
  三杯酒下肚,曹东阳的目光终于离开行医箱,嘴角浮出几乎难以察觉地一丝弧度,赞叹道:“这行医箱已经算是国宝级别的珍品,应该是唐朝御医遗留下的东西,竟然保养得如此好,更让人吃惊的是,你就这么随身携带,也不怕被人抢了。”
  苏韬连忙笑道:“也就你们几位专家能看出明堂,普通人谁能看懂其中的价值呢?大部分人都以为是一个破烂的箱子而已。”
  曹东阳摇头,将放大镜收入口袋,啧啧唏嘘道:“还是得保护起来啊,这是国宝啊!”
  杜留山哈哈大笑,“老曹,你不会想劝小苏,将这个行医箱上交国家吧?”
  曹东阳没好气地瞪了杜留山一眼,怒道:“这是他的私人物品,我怎么会那么做呢?”
  古天洋凑到苏韬耳边,轻声道:“东阳是文化部副部长,专门负责国家级博物馆设立的审批事项,顾隐委托你带回来的宋朝天圣铜人,暂时也由他负责保管。”
  苏韬眼睛一亮,这才明白古天洋今天设下饭局的原因。
  曹东阳朝苏韬点了点头,轻声道:“你申请在汉州建造一个中医博物馆的项目书,我已经看过了。方案比较粗糙,不够细致,原本我打算驳回,毕竟是国家级博物馆,需要完善资料,要有固定的馆址及符合规定的展室、藏品保管场所;与规模和功能匹配的专业技术人员;办馆资金和稳定的运行经费来源;确保观众人身安全的设施、制度及应急预案等等。”
  苏韬连忙点头道:“曹部长,您说的是,这的确是我考虑不周。”
  刘恒在旁边摆了摆手,哈哈大笑道:“你啊,别被老曹唬住了。他其实也不是那么固执的人,只要方案过得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可以签字了。”
  曹东阳瞪了刘恒一眼,却也不是很生气,说道:“我有那么随意吗?”
  苏韬知道他们在互相开玩笑,曹东阳就是天生长着一张苦大仇深的脸,给人严肃的错觉。
  杜留山笑道:“好啦,天洋是咱们的兄弟,他难得请你帮忙,这个面子,你必须得给!而且,小苏,一看就是个可靠的人,事情错不了。”
  曹东阳点了点头,语气凝重地与苏韬道:“国家这几年的确在考虑保护中医文化,你这件事情如果办成了,是一件极其有意义的事情。”
  苏韬连忙正色,承诺道:“还请曹部长放心,我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曹东阳这才露出笑容,那脸瞬间如同菊花般绽放,苏韬暗忖难怪曹东阳喜欢板着面孔,笑起来比哭还难看,不过以苏韬的识人之术来看,曹东阳一个少有的、很正直的官员。
  接下来,五人边吃边聊,让古天洋意外的是,苏韬虽然年龄不大,但肚子里的货不少,读书类型繁杂,无论他们交流什么,苏韬都能说上几句,竟然融入了这个外人很难融入的小圈子。
  古天洋感慨,难怪顾隐会这么重视苏韬,这的确是个人才。
  换作一般的年轻人,跟这四人交流,肯定会有明显的代沟,他们讲的内容都以史传趣闻为主,而且不是浅谈,说的都是史书里抠出来的细节,一些名人的轶事。
  如果你只是囫囵吞枣读过几本史书,说不得几句,就得被拆穿老底。
  苏韬谈论一些野史八卦,竟然说得精彩传神,让杜留山对苏韬产生了深厚的兴趣,恨不得将他视作忘年知己。这些内容,都是《御医经》上提过的医案,与市面上流传的史书,有不少印证之处,也算苏韬占了便宜。
  杜留山在饭桌上就与苏韬约好,有时间到他的茶庄做客,必定好好招待他。
  杜留山和佟左青在燕京圈子的地位相仿,都经营茶楼神医,所以燕京古玩圈内,有“喝茶小聚必请杜师爷、佟皇叔”的说法,意识是杜、佟二人最擅长杂谈,调和气氛。
  不过,杜留山更喜欢和文人雅士结交,佟左青则三教九流来者不拒。
  苏韬知道这三人今天这么给自己面子,多亏了古天洋的引荐。
  古天洋帮自己解决中医博物馆立设和天圣铜人的问题,这算是回报自己治疗古老、安稳古家的人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