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医鸿途 第1129章 还真是个悲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维克多和朋友们身上被泼了菜和汤,不仅样子狼狈,身上气味也够呛,不得不到楼上的酒店去洗澡更换衣服。
  这间酒店内,维克多拥有一个固定的房子,里面也摆放了足够的衣服,维克多安排服务员准备几套适合朋友更换的衣服之后,然后走入房间洗了个热水澡,他面色一直保持冰冷,脑海中不停地翻滚出苏韬的样子,恨得咬牙切齿。
  片刻功夫之后,维克多更换了一件银色的西装,其他几个朋友也换上衣服。
  瓦西里笑着说道:“要不咱们今天在这个房间里举办个聚会吧?”
  瓦西里是一个标准的花花公子,不仅喜欢豪车,还喜欢换女朋友。
  维克多虽然不太乐意,但也不能扫兴,笑道:“行啊,如果你们确定,我这就让酒店的工作人员安排一下。”
  瓦西里笑着说道:“既然是聚会,肯定不能少了美女。我们几个打赌吧,看谁能喊来最多的美女。输的人需要承担聚会的所有开销。”
  奥列格看了一眼维克多,打趣道:“瓦西里,你这不是故意让维克多难堪吗?他是个基督教徒,在这方面很克制的。”
  奥列格的话像是在帮助维克多解释,但维克多觉得非常刺耳,因为他情不自禁地跟苏韬说自己男人能力欠缺相关,觉得奥列格是在讥讽自己。
  维克多面色有点不悦道:“聚会的一切开销由我负责,你们自己玩得开心就好。”
  瓦西里笑道:“每次你都只是参与一会儿,我总觉得有点遗憾。”
  维克多沉声道:“放心吧,我今天没什么事,可以跟你们玩一会儿。”
  瓦西里打了个响指,兴奋地说道:“我现在就召集人马,相信我的活动能力,等会绝对是一个非常精彩的聚会。”
  瓦西里和奥列格各显神通,开始打电话,维克多坐在沙发上,想了许久,给水君卓拨通电话。
  “维克多先生,请问有什么事情吗?”水君卓的语气很礼貌,却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今天我们准备举办一个聚会,我想请你作为我的女伴参加,还请你能同意?”维克多极其温柔地邀请道。
  “对不起,维克多先生,我不能参加这个您的聚会。”水君卓轻声拒绝。
  “为什么?”维克多语气有点急迫地说道,“如果你能同意参加聚会,或许我会对一带一路计划,提供一点微薄之力。”
  维克多很聪明,他知道水君卓当下最需要什么。
  华夏、俄罗斯近期在经济上紧密合作,共同推动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但俄罗斯国库里面根本没有钱,因此需要国内的名流和商家提供足够的支持。维克多的父亲舒里克,是俄罗斯商界领袖,但他现在还没有表态,所以俄罗斯和华夏在一带一路的合作一度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
  水君卓对维克多这么说,非常反感,她的性格外柔内刚,挑了挑眉毛,不过依然保持礼貌地口吻道:“一带一路项目,并非是你我能决定的,而是大势所趋。对于现在萎靡不前的俄罗斯经济而言,一带一路是一个起死回生的项目,不仅政府需要强心针,对于你的父亲及其他高瞻远瞩的俄罗斯企业家而言,也是千载难逢,壮大自己实力的机会。”
  维克多被水君卓这番话说得哑口无言,意识到自己刚才口误,连忙道歉,“我对你是真心的,并非想通过这件事来威胁你,还请你能够理解我。”
  水君卓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地说道:“我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需要挂断电话,再次感谢你的邀请!”
  听着话筒里传来忙音,维克多满脸羞愧,他之所以追求水君卓,因为水君卓身后是水家,这是个庞大的华夏家族,如果能结成秦晋之好,对于壮大家族势力有很好的推动作用。
  目前,一带一路项目的推进,水家是华夏最主要的牵头势力,如果自己的家族能够和水家关系更进一步,那将能够在分割这块蛋糕的过程中,占据绝佳优势。
  不过,他的主动攻势没有任何效果,水君卓仿佛是无法焐热的冰块,让他毫无办法。
  在被不断拒绝的过程中,也激起了维克多的傲气,所以他并没有气馁,反而更是迷恋不已。
  见维克多泄气地将手机丢到一边,开始掏出打火机和烟盒准备抽烟,瓦西里与奥列格笑着说道:“维克多好像又被拒绝了。其实漂亮的姑娘那么多,他完全没有必要只关注一个人。”
  奥列格耸了耸肩,笑道:“晚上聚会的时候,给他介绍一个身材惹火、功夫不错的金发姑娘吧,相信他一定会满意我们的安排。”
  瓦西里却是摇了摇头,“我觉得给维克多还是介绍一个东方姑娘比较好。东方姑娘比较温柔,符合维克多的品位,另外,没有那么难驯服。”
  奥列格压低声音道:“你是在嘲笑他能力不行吗?小心我告诉他。”
  瓦西里朝奥列格翻了个白眼,幽默道:“奥列格,你这个坏家伙。好吧,帮我保住这个秘密,我欠一瓶好酒。”
  瓦西里知道奥列格是个嗜酒如命的家伙。
  “我看中你家酒窖里那个1989年的人头马,好像你只有一瓶。”奥列格开心地笑道。
  “好吧,你得逞了。”瓦西里对奥列格也没有办法,自己的父亲算是维克多父亲的手下,而奥列格的家族比起自己的家族要高一个档次,在这个圈子里生存,必须要遵循弱肉强食的原则。
  瓦西里和奥列格随后开始张罗聚会,晚上五点多的时候,客人们纷纷而至,其中不乏极品美女,足见两人的活动能力。
  维克多望着这群人,不停地抽着烟。他对这些女人并非不感兴趣,而是如同苏韬所说,心有余肾不足。
  瓦西里带着一个拥有东方面孔的女人,走到维克多的面前,笑道:“她叫做田萌,来自华夏的留学生,我想你们应该会有不少共同语言。”
  维克多拿起酒瓶,朝玻璃杯里倒了一杯酒,放入冰块,“请坐!”
  田萌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她知道今晚参加聚会的都是俄罗斯的贵族圈,而维克多是本次聚会的主人,不仅年轻而且英俊。田萌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拿起酒杯泯了一口,微笑着用俄语道:“你好像不太高兴。”
  维克多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道:“我们还是用汉语交流吧。”
  田萌微微一怔,用汉语道:“你喜欢华夏文化?”
  “我不喜欢华夏文化,而是爱上了一个华夏女人。”维克多眼神深邃地说道。
  田萌微微一怔,笑道:“那她可真是幸福。”
  维克多望着田萌的侧脸,从这个角度来看,的确与水君卓有几分神似,心头一动,笑道:“对啊,你真的很幸福。”
  田萌微微一怔,旋即品味出维克多言外之意,这是在间接地向自己表白。田萌暗忖维克多虽然沉默寡言,没想到竟然是个撩妹高手,三两句话就让她内心澎湃。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田萌低着头,害羞地说道。
  “去那边的房间聊聊吧,我其实是个喜欢安静的人,觉得和你也有共同话题,能否赏个光呢?”维克多充满诱惑地说道。
  “好吧,我其实也不喜欢这么吵闹!”田萌觉得要开放一点,不然机会就谁偷偷溜走。
  实在太好上手了啊!
  维克多内心一阵失落,但还是牵起了田萌的手,两人朝卧室方向走去。
  瓦西里注意到这个细节,微微一愣,因为认识维克多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他在聚会上带走女人,今天算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奥列格搂着一个身材惹火的妖娆红发女人,走到瓦西里身边,笑道:“很意外吧。我们的维克多少爷,今天决定要向我们证明,他不是一个只喜欢吃素的狮子。”
  瓦西里嘴角露出坏坏的笑容,“那我们猜一猜,他能坚持几秒?”
  奥列格凑到瓦西里的耳边,低声笑道:“放心吧,他的那个女伴,跟我的关系很好,到时候跟她打听一下,就能知道维克多的真实实力了。我猜他能有八秒!”
  “起码十五秒吧?”瓦西里哈哈大笑。
  他们还没来得及合起嘴巴,田萌突然从房间里冲了出来,她脸上满是惊恐,似乎遇到极其可怕的事情,上身的衣服没来得及收拾好,抹胸式礼服的上围脱落到腰部,只能勉强用手臂挡住胸口的风光。
  “救命!出事了。”田萌疯狂地惊叫,手忙脚乱,她显然是被吓坏了。
  瓦西里扔掉手中的酒杯,迅速地朝房间冲过去,若是维克多出什么问题,自己不仅要承担责任,自己父亲和家族恐怕都得完蛋。
  冲入房间之后,瓦西里只见维克多躺在地上,嘴里冒着白色的泡沫,眼睛瞪得浑圆,已经休克过去。
  “赶紧叫救护车!”瓦西里大声地吩咐道,该死的维克多不会是因为证明自己的能力,吃了过量的壮阳药物吧?
  瓦西里见桌上有一个瓶子,从瓶口观察是刚打开的,一般人一次吃个一颗,这哥们吃了大半瓶,是不要命了吗?
  还真是个悲剧!
  奥列格也被吓坏了,赶紧掏出手机,拨通救护车的电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