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医鸿途 第1717章 四人即兴会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也难怪夏老对国医专家组透露出如此强烈的敌意。
  
  换位思考,像苗老这么重要的人物,身体出现状况,而国医专家组的专家没有事先防患于未然,这的确属于失职。
  
  不过,苏韬觉得夏老望向自己的时候,有种先入为主的感觉,因为自己和水老的关系,所以夏老情不自禁地会对自己产生本能地厌恶。
  
  苏韬之前在津州的所作所为,让北方派系吃了大亏。
  
  夏老又是特别护犊子的人,当然,这笔账还不至于完全记在苏韬的身上,毕竟苏韬是个晚辈,他只会将愤怒加在水老的身上,所以此次活动,夏老跟水老全程没有互动,冷战非常严重。
  
  而这群老革命也很默契地分成两队,一方以夏老为核心,一方以水老为核心。
  
  余大夫开始研究病例,郑大夫开始给苗老进行四诊。如同崔浩明关注余大夫研究病例的神情和反应,苏韬也在注意郑大夫诊断技巧。从细节可以看出,郑大夫应该是出自正统的中医门派,水平至少与褚惠林相当。
  
  两人分别诊治结束之后,夏老便问道:“情况如何?”
  
  余大夫正准备说话,夏老突然咳嗽了一阵,哑声提议道:“这样吧,你们四个人来一个即兴会诊吧!”
  
  余大夫有点意外,苦笑道:“会诊是要进行大量的整理和分析,这才刚检查完,就开始会诊,难免不够充分。”
  
  夏老皱眉道:“我知道你俩的水平,就不要磨蹭了。现在也是给你们一个机会,证明自己的实力,不比所谓的国医专家差。”
  
  余郑二人对视一眼,都能瞧出双方眼神的兴奋之色。他俩遇到扬名的机会了,如果今天能够当着夏老和苗老二人的面,证明自己的医术水平比国医专家好,那么他们以后在医学界的地位,那就不同凡响了。
  
  余大夫对崔浩明很熟悉,这是西医领域最好的专家,擅长很多学科,都有不错的成绩。
  
  至于郑大夫对苏韬如雷贯耳,不仅是窦宋两位中医泰斗的关门弟子,而且最近非常活跃,被誉为新一代的中医领袖。
  
  余大夫心里在想,我要踩着崔浩明的肩膀往上爬;郑大夫的心态憨厚一点,能够当代最优秀的年轻中医切磋,实在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崔浩明知道夏老有意在苗老面前,证明自己的水平不行,嘴角忍不住泛起苦笑,暗忖您老人家为何要为难我一个大夫呢?
  
  夏老的性格便是如此,眼睛里揉不得沙子,而且一旦做出决定,就会千方百计地设法完成。
  
  苗老出现意外,他先入为主地觉得崔浩明医术不行,所以就打算帮着老伙计更换一个大夫。也不能说夏老用心险恶,是个不折不扣的坏人,只能说性格比较强势,以自己为中心,自己是太阳,别人都是行星必须围着他转才行。
  
  这与夏老久居要职和高位有关。
  
  苗老却觉得挺有意思,开玩笑道:“来个比赛吗?好好,你们赶紧说说,我还能活几天。”
  
  夏老没好气地瞪了苗老一眼,“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苗老摇头苦笑,朝崔浩明和苏韬鼓励地看了一眼,道:“你俩就跟老夏带来的大夫切磋一下吧,我押你们这边。”
  
  崔浩明心里还是挺感激的,暗忖自己这几年给苗老提供保健服务,也算是得到了认可。
  
  至于苏韬将胜负看得很淡,琢磨着借此机会,给苗老提供一个合理的诊治方案,最好能让他彻底解决病根。
  
  苗老的性格挺不错,温和从容,虽然有些固执,但总体而言,是一个不错的长者。
  
  至于夏老嘛,苏韬暗叹了口气,让人有隔阂,难以接近。
  
  不过,他也能明白原因,主要是立场不同,如果自己是夏老那边阵营的人,夏老绝对会跟水老一样老母鸡护鸡仔般护住自己。
  
  夏老下巴朝崔浩明和苏韬点了点头,道:“你们先说说自己的看法。”
  
  先说肯定吃亏,因为后说的可以根据你之前提出的结论进行反驳或者升华。崔浩明倒也不以为意,简单地说了一下苗老的症状,从西医的角度,给出了几个合理的诊治手段。
  
  余大夫摇头,否定了崔浩明的治疗方案,认为他的方式不对,因为之前苗老已经采取过崔浩明的治疗方案,虽然增加了更加昂贵的药物,但依然效果不大。
  
  “我觉得崔专家存在误诊。”余大夫的观点很犀利。
  
  夏老皱眉不解道:“骨质疏松也存在误诊吗?”
  
  余大夫郑重地点头道:“崔专家认为,是原发性骨质疏松,但我认为是继发性骨质疏松。”
  
  “两者的区别在哪里呢?”夏老问道。
  
  “原发性是人到了年龄,骨量丢失超出生理阀值而出现的病理现象,不依赖于其他疾病而独立发生,是由于内分泌的变化与衰老所致。继发性是指在患有其他疾病的过程中伴随发生的骨量丢失。”余大夫道,“因此我认为,苗老的病情跟其他疾病有关。”
  
  崔浩明有点意外,皱眉道:“但是,苗老的其他身体指标都很正常啊。”
  
  余大夫道:“我觉得和苗老的肠胃有关。”
  
  苗老瞪大眼睛,问道:“我肠胃怎么了?”
  
  余大夫道:“我刚才问了警卫员,您每天的饭量很好,但您的体重又偏瘦。肠胃如果有慢性疾病,或者遭受过重创,因为肠胃功能不好,会造成营养流失。因此吃什么都会流失,包括吃的那些补药也是如此,全部都白吃了。”
  
  苏韬暗叹了口气,没想到学西医的余大夫还真有两把刷子,竟然瞧出了一些门道。
  
  崔浩明和余大夫相比,没有太大的优势。苗老出现病状,早在几个月之前,当时他也没有在意,沉下心来研究,现在爆发得很突然。
  
  崔浩明心胸开阔,赞叹道:“余大夫,你分析得很有道理。”
  
  余大夫心情爽翻了,但表面还是得谦虚,“还得进一步研究,只是推论而已。”
  
  旋即,他淡淡地扫了一眼苏韬,“苏大夫,你有没有什么补充?”
  
  在余大夫看来,崔浩明都自认失败,苏韬肯定也举白旗了。
  
  余大夫对中医一直保持审慎态度,觉得中医大夫都不太靠谱,讲解病情都很玄乎,有点类似江湖骗子,虽说不排除有很多高明的中医大夫,但他不认为苏韬有比自己更加高明的见解。
  
  夏老见苏韬始终沉默不语,以为他黔驴技穷,脑袋空空。
  
  他突然想起,那天自己的弟子李安博特地跟自己提起苏韬,让他给自己诊断病情,夏老当时没太过放在心上,如今看到苏韬反应如此之慢,心中竟有点庆幸。
  
  这苏韬恐怕并非传言中那么玄乎,李安博有点高估苏韬了。
  
  也不知那水狐狸,为何要将苏韬当成宝贝看待。
  
  至于苏韬那充满神话色彩的经历,夏老总是嗤之以鼻。他的阅历丰富,对很多奇人异事都不感冒,知道不少东西都是靠着臆想和夸张,虚构出来的。
  
  崔浩明暗叹了口气,无奈地看了一眼苏韬。苏韬能看出他的眼神,意思是,我给国医专家组丢脸了。
  
  倒不是崔浩明医术和眼力不够,只是当场即兴发挥,他先说出自己的观点,别人根据他的观点“进可攻退可守”,可以专门挑他不足之处做文章,这本来就不太公平。
  
  关键是崔浩明还是很严谨的,所以他在发表自己的看法时,比较稳重,没有激进的观点。西医在诊断病情时,需要建立在详细的检测数据上,虽然崔浩明有很多推论,但没有具体的数据证明自己的观点,他即使知道也不会说出来。
  
  而余大夫没有这么多顾虑。
  
  因此,一个观点的较量,不能证明崔浩明的绝对实力,就姓余的大夫水平差了。相反,苏韬从余大夫的神情举止中,看出了虚张声势、小人得志的猖狂劲。即使他真的有才学,仅凭此刻表现出来气度和胸襟,或许可以成为一方名医,但也绝对难以成为宗师、大家。
  
  但是,外行看热闹,夏老见崔浩明一言不发,便觉得崔浩明输给了余大夫。
  
  夏老直接忽略苏韬,问郑大夫,“你觉得呢?”
  
  郑大夫皱眉道:“中医将骨质疏松纳入骨萎、腰疼、萎症的范畴,关乎肾脾肝胃,主要还是在肾虚为主。但苗老的病情,主要病根还是在肾上,只不过肾阳亏,以至于脾虚,最终使得胃寒不适,根还是在肾亏损上,可以用滋阴清热、补肾强骨的药方为主,调理两个月应该能有明显好转。”
  
  郑大夫的结论比想象中要精准,关键还能深入浅出,说得大家都能听懂,难怪他能被夏老信任和重用。
  
  但是,还是欠缺了一点。
  
  苏韬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个微小的细节,自然落在夏老的眼中。
  
  夏老拧眉冷笑:“怎么?觉得郑大夫说得不对吗?”
  
  苏韬见崔浩明很认真地凝视着自己,又见余大夫满脸不屑,意识到必须得说出自己的观点,“准确的讲,两位大夫只说对了一部分,不够全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