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医鸿途 第1719章 怕什么来什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返回住处,苏韬先洗了个澡,今天的事情解决得还算漂亮。
  
  虽然苗老是自己摔倒的,但如果严格追究起来,后勤组还是得承担主要责任。不过,只怕事情会发酵,毕竟如果上面追究起来,后勤组还是要承担责任的。
  
  刚将湿漉漉的头发擦干净,苏韬的手机响了起来,他随便披了一件衣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接通电话,是岳遵打过来的,想必苗老受伤的事情,恐怕已经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这群老革命每个都是国宝级人物,别说伤筋动骨,就是掉了一根汗毛,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岳遵的心情有点糟糕,于是说话有点急,“苗老,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苏韬也就如实说了:“苗老的腿断了,起码要调养好几个月。”
  
  岳遵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很难看,他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怎么会这样呢?我跟你再三强调,一定要注意安全,宁求无功但求无过。刚才孔部长给我打来电话,要我追求有关人员的责任。唉,虽然事发突然,那也得给个处理方案。”
  
  岳遵很少会露出这么负面的兴趣,可想而知,他现在的压力很大。
  
  苏韬早就料到,应该是新部长给岳遵施加压力,他轻轻地叹了口气道:“师叔,你将后勤组交给我来统筹协调,出现任何问题,我自然要承担责任。”
  
  岳遵皱眉道:“你也别急着给自己找罪受,事情还有转圜余地,崔浩明是苗老的保健医生,苗老出现这么大的问题,他才是第一责任人,而你也只能算是第二责任人。”
  
  苏韬知道岳遵是在自己分担压力,他叹了口气道:“师叔,这件事跟崔专家真心没有任何关系,还是我一人承担责任吧。反正都要有人来背锅的,既然我一个人能抗,没必要多增加一个人。”
  
  岳遵摇头皱眉道:“那可不行。你还年轻,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如果严格追究相关责任,恐怕要毁了你的未来前途。”
  
  苏韬明白岳遵的意思,如果上面有人深入追究,苏韬可能会被国医专家组开除。现在岳遵内心特别愧疚,他原本是想培养苏韬,想锻炼他的能力,同时给他的履历增加几笔光鲜的亮点,但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关键从苏韬的语气来看,这小子还没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我还年轻,所以受点委屈或者挫折无所谓,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但这件事跟崔专家真心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追究他的责任,未免寒了很多人的心。”苏韬态度很坚决地说道。
  
  岳遵微微一愣,意识到苏韬在替自己考虑,如果他让崔浩明也承担责任,肯定会引起其他专家的不满,苏韬是自己力推的负责人,结果出了事,让其他专家顶锅,确实有点不道德。
  
  岳遵用手抓着稀疏的头发挠了一阵,道:“罢了,此事我再想想,放心吧,天塌下来,我也会帮你顶着。”
  
  苏韬对岳遵太了解,估计他是打算来抗这件事,心里还是挺感动的,连忙宽慰道:“事情或许没你想象得那么糟糕。”
  
  岳遵很少会这么泄气,无奈道:“记得我之前说过新上任的孔部长特别讲原则吗?我按照你的建议朝他靠拢,但差不多过了一个多月,他还是原来那番态度,种种情况来看,他打算对国医专家组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一方面清退老专家,减少津贴,另一方面吸纳新鲜血液,引入年轻有实力的专家。”
  
  苏韬顿时语塞,国医专家组每年都会享受国务院的特殊津贴,这部分费用看似不少,但分到每个人的手中,算不上很吸引人的数目,毕竟这些国医专家想要创收,根本不需要靠着这笔津贴,随便到地方医院开个讲座,或者到医学院挂个荣誉教授,就足以过上很好的生活。
  
  专家们如果靠着国务院下发的津贴生存,虽说不至于饿死,但肯定过不上很宽松的生活,大部分人会将之更多看成一种殊荣。
  
  孔举纲针对打算对队伍和津贴做文章,实在有点太不符合实情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任何人上任之后,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利,必须要整顿一下管辖的范围。尤其是国医专家组这个机构非常特殊,官不官商不商,还牵扯到很多重要的机密,孔举纲觉得自己要用雷霆的手段,让这一机构焕然一新才行。
  
  苏韬内心着实愧疚,虽说事发突然,但还是给岳遵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师叔,这件事你该往我身上推卸责任就直接推,没必要自己扛着,避免和孔部长的矛盾激化。”
  
  “有些事情,不是我想要避开就能避得过去的。”岳遵突然语气变得严肃而认真,“虽然他官大一级,但我也不是随意揉捏的软柿子,如果真将国医专家组搞得一团糟,他恐怕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跟岳遵通完电话之后,苏韬想了想和薛副秘书长打了个电话,准确来说,现在已经是薛副部长了。
  
  薛副部长听完苏韬说完始末,皱眉道:“这件事还是得看苗老了,如果他能够出面跟老孔说明情况,不追究后勤组的责任,老孔就没有理由抓住这件事不放了。”
  
  苏韬品出薛副部长对此事不抱有乐观的态度,“此事会闹得很大吗?”
  
  薛副部长颔首道:“换位思考,如果你刚到一个全新的工作岗位,正打算整顿下面的员工,一直找不到发泄的渠道,终于等到狐狸露出尾巴,会放弃大好的机会吗?”
  
  “对岳组长的影响会很大吗?”苏韬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担忧道。
  
  “这件事已经足以让他交出组长的职务了。”薛副部长叹气道,“要怪只能怪岳遵的运气实在太糟糕。你也没必要太自责,如果不是出了这件事,岳遵以后还是得遇到其他刁难。”
  
  苏韬跟岳遵的关系紧密,如果岳遵让出位置,自己在国医专家组哪里还能这么风光。更关键的是,岳遵在位置上兢兢业业,虽说没有太大的变化,但让专家组的运转很流畅。若是因为政治缘故,让岳遵就这么离开现在的位置,实在太让人心寒了。
  
  苏韬沉声道:“我知道会很冒昧,能否帮岳组长斡旋一下。”
  
  薛副部长叹气道:“行吧,我找老孔聊聊。”
  
  其实他也没有什么信心,主要跟孔举纲并不算特别熟悉。
  
  一朝天子一朝臣,岳遵是当初魏群提拔上来的,孔举纲接任之后,肯定不愿意用前任留下来的人。虽然岳遵在专家组的人脉不错,得到的评价也很高,但坐在那个关键的位置上,难免会遭人嫉妒,所以不少人会找到孔举纲打小报告。
  
  三人成虎,在耳边吹风的人多了,自然而然,孔举纲对岳遵的印象就变得很糟糕。
  
  加上岳遵确实有些黑历史,比如他离婚和小他几十岁的芮加琪结婚,这被人添油加醋一番,完全就不能被人容忍。
  
  甚至,岳遵故意向孔举纲靠拢,也被孔举纲视作阴谋。只能说第一印象非常重要,一旦形象被人固化,想要重新改变,那就特别难了。
  
  关键是,岳遵此次大胆地任用苏韬来统筹后勤组,让不少人暗自眼红。能跟那么多老同志接触,这对很多人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苏韬年龄不大,去年才加入国医专家组,又是被评为十家国医,又入选专委会,自然会惹来闲话,投诉岳遵是用人唯亲。
  
  薛副部长挂断苏韬的电话之后,拿起座机,酝酿很久,才拨通孔举纲的电话,对于这个同事,他还是有点头疼,因为孔举纲是一个很讲究原则的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做事一板一眼,一旦决定的事情,你很难去说服他。
  
  孔举纲还没等薛副部长开口,主动便道:“是否为了老革命重走长征路出现重大事故而来?”
  
  薛副部长拿着电话,嘴角露出苦笑,语气却是很放松,“是啊,听说出了事,所以想跟你聊聊。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苗老自己造成的事故,后勤组那边已经迅速处理好了。”
  
  孔举纲皱眉,故意流露出不耐烦的语气:“老薛,你的手伸得太长,过河了啊。”
  
  薛副部长微微一愣,没想到孔举纲如此直截了当地表明自己的立场,摇头苦笑道:“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没必要再多费口舌。国医专家组的专家们都是一批特殊的人群,我建议你还是审慎一点行事。”
  
  “谢谢你的提醒。”孔举纲不冷不淡地回答。
  
  他也没想象中那么刚愎自用,对自己这位同仁善意的建议,还是会用心聆听的。
  
  但借助此事,让国医专家组重新整顿,确定自己的地位,是他已经确定的计划,绝对不会改变。
  
  孔举纲也是觉得岳遵糊涂,明明那么谨小慎微的一个人,为何会派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统筹协调,闹出这么大的风波,即使自己不打算以此事作为由头,他也得承担相应的责任。
  
  孔举纲现在对岳遵已经有了固定成见,他实在不靠谱,甚至觉得岳遵,并非靠着自己的实力才担任这么重要职务,而是靠着一些旁门左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