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医鸿途 第1720章 圈入那个笼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每个人遇到烦心事,都会燥怒,苏韬也无法幸免,尤其此事牵涉到岳遵,如果无法处理好,会引起接二连三的副作用。
  苏韬一宿没有睡好,心里跟灌了铅似的压抑,以至于晨练也是无精打采。
  吃完早餐后,苏韬便赶到了医院,刚进门便被崔浩明给拦住,然后拉着朝东南方向走。
  烟柳掩映之下,是一排排精美的花坛,里面种植了不少花草,因为有人定期打理,所以长势很好。不远处有几个穿着蓝白衣衫的病人正在锻炼恢复身体。两人站在花园一棵松树下,见左右无人,崔浩明脸上露出无奈之色,“昨天的事情闹大了,你知道吗?”
  苏韬暗忖消息传得太快了一点吧,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孔部长得知出现昨天的事情,对岳组长大发雷霆。”
  苏韬观察崔浩明,这家伙估计昨晚也没睡好,顶着两个熊猫眼,眼睛里布满血丝。
  崔浩明摇头苦笑:“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孔部长等会就到了。”
  苏韬脸上露出意外之色,没想到孔举纲会直接从燕京赶到这里。
  他再冷静想想,倒也能理解,这是孔举纲上任之后遇到的第一次重大“事故”,如果处理不当,很有可能影响他的接下来的仕途。所以孔举纲最正确的做法是,亲自来找苗老致歉,同时帮后勤组“擦屁股”。
  苏韬笑着安慰道:“事情已经发生,我作为负责人没法逃脱关系。崔老师请你放心,此事不会牵扯到你。”
  崔浩明见苏韬对自己的称呼也有所改变,这证明两人的关系进步不小。
  崔浩明在苏韬的肩膀上拍了拍,心情也好了不少,“其实咱们也不用那么泄气,昨天你的表现很不错。”
  苏韬淡淡笑道:“我们去看看苗老吧,等下要给他做艾灸呢。”
  两人正准备朝住院部走去,只听到医院大门驶入数辆黑色的奥迪商务轿车。最后一辆奥迪车停下之后,从后排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他穿着黑色的夹克衫,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苏韬知道这便是孔部长了。
  崔浩明给苏韬使了个眼色,“是孔部长的车队,我们是等着呢,还是等他见了苗老再出来?”
  苏韬果断道:“我们先进去等着吧,既然问心无愧,何必瞻前顾后呢?”
  崔浩明也是无奈,安慰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孔举纲在当地干部的陪同下,很快找到苗老所住的病房。医院将最好的病房腾出来,两室一厅的房子,电器应有尽有,除了苗老可以休息之外,陪同人员也有单独的休息室。
  孔举纲满意地点了点头,跟警卫员表明身份。
  警卫员皱眉道:“不好意思,孔部长,现在苗老正在接受治疗,还请您稍等片刻。”
  孔举纲有点意外,笑道:“不能打扰老爷子,我们等会儿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紧闭的房间门终于打开,孔举纲连忙站起身,只见一个中年男子走出来,他看过此人的资料,是苗老的保健大夫崔浩明。
  警卫员走到崔浩明的身边,低声介绍孔举纲。崔浩明连忙热情地笑道:“孔部长,没想到您亲自赶过来了。”
  孔举纲轻轻地哼了一声,没有直接理睬崔浩明,心中暗想,我干嘛来?还不是给你们擦屁股来了。如果你们能好好照顾苗老,我何须大老远地跑到这边来。
  孔举纲故意跟警卫员说话,冷落崔浩明,“还请你帮忙与苗老通报一下。”
  警卫员知道孔举纲等了很长时间,也就直接进去通报,很快微笑着走出来,“苗老,请您进去。”
  警卫员随后拦住跟在孔举纲身后的人,道:“老爷子身体有恙,这么多人进去不合适,你们就在外面等着吧。”
  孔举纲走入房间,发现里面还有一人,很快认出这个国医专家组的“名人”。
  “你就是苏韬吧?”孔举纲语气很冷地问道。
  “是的,孔部长您好。”苏韬的语气自然也没多好。
  孔举纲暗忖等下再跟你慢慢算账,走到苗老的身边,轻声道:“老爷子,您受苦了啊。对不起,这件事是我们卫生部没有考虑周全。我一定会给你合理的交代。”
  苗老挑眉,扫了一眼孔举纲,奇怪地说道:“交代,什么交代?”
  孔举纲早已打好腹稿,“第一,撤换后勤组,对当天后勤组的相关人员进行追责;第二,更换您的保健医生,为您挑选更好的专家。”
  苗老不耐烦地摇手,“没必要这么麻烦,一点小事而已,事情就此揭过吧。”
  孔举纲以为苗老对自己的处置方式不满意,继续道:“此次国医专家组组长岳遵太敷衍了事,竟然安排苏韬这么一个年轻的大夫统筹协调,以至于造成这么大的事故。所以我会让岳遵承担相应的责任。”
  苗老终于明白孔举纲的意思,皱眉道:“你太小题大做了吧?”
  孔举纲怔了怔,问道:“您摔断了一条腿,这能算是小事吗?”
  苗老迅速看了一眼苏韬,见他低着头,看上去很委屈,与孔举纲耐心地解释道:“第一,摔断腿,主要责任不在别人,而是在我。如果不是昨天有此一劫,以后我还是会遇到同样的问题,算是买了个教训。第二,苏韬虽然年轻,但无论协调能力,还是医术都能够担此重任,不要因为年纪轻,就看不起人。第三,事情到此为止,别搞得沸沸扬扬,让我觉得难堪。”
  孔举纲吃惊地站在原地,突然看见苗老跟苏韬挤了挤眼睛,终于意识到自己多此一举了。
  苏韬也有些意外,没想到苗老如此果断地挺自己。
  原本孔举纲以为这边乱作一团,自己必须亲临现场,才能够将冲突化于无形,没想到苗老虽然摔断了腿,但根本没有责怪后勤组的意思,甚至苗老对苏韬的态度格外的亲切。
  孔举纲意识到自己太冲动,事情没调查清楚,就贸然赶过来,搞得自己进退不得。
  “既然老爷子不追究此事,那我松了口气。”孔举纲的反应速度很快,表情迅速由之前的震怒,转变为了放松,“那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孔举纲现在很难受,积攒雷霆之力的一拳,仿佛打在棉花团上,软绵无力,将自己差点憋出内伤。
  关于苗老的病情细节,仅有少数人知道,孔举纲自然也不知晓。
  苗老眼珠子转了转,突然喊住孔举纲,“过几天我会安排人送一面锦旗交给国医专家组作为感谢。”
  孔举纲的表情非常精彩,高兴,沮丧,惊愕,暗忖苏韬和岳遵究竟给苗老灌了什么迷魂药。
  不追究之前的工作疏漏也就罢了,还送锦旗!
  苏韬其实还是很意外的,毕竟苗老摔断腿,严格意义上,跟后勤组的保护、提醒不到位有关。
  因此苏韬一直忐忑不安,但苗老头脑很清楚,昨天之事,算得上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苏韬亡羊补牢得很及时,不仅给苗老及时处理好了伤势,还帮苗老彻底地根治了困扰他数十年的老毛病。
  苗老昨天的命门穴被苏韬推拿之后,今天早上很神奇的没有腹泻,因此对苏韬的医术非常信服。
  表面来看,苗老摔断了腿,但从长远来看,苏韬借此机会,帮苗老解决了一个隐藏得很深的顽疾,否则,他的五更泻依然会继续,骨质疏松会恶化。综合算账,对于苗老而言,还是一个长痛不如短痛、稳赚不赔的买卖。
  苗老见孔举纲短暂走神,笑着问道:“怎么?给你们送锦旗,都还不愿意吗?”
  孔举纲连忙笑着说道:“当然愿意,这是对我们工作的最好嘉奖。”
  孔举纲离开房间,带着一群探病的人员离开。
  苏韬笑着与苗老道:“感谢老爷子为我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苗老哑然失笑道:“谈不上感谢,本来就是我给你们添了乱。你的医术确实是神乎其技,对了,我那五更泻的毛病是不是彻底好了?”
  苏韬耐心地解释道:“尽管您的五更泻好了,但您的骨枯之症还得耐心调养。”
  骨质疏松是慢性病,不可能朝夕之间就能有明显成效。
  苏韬能让苗老这么快的认可自己的医术,也是动了心思,他从五更泻入手,因为这个问题是可以很快见到明显效果的。
  让苗老尽快感觉到中医的成效,继而让他认可自己的医治方案,这也算得上一种隐蔽且精妙的“亮山门”。
  言毕,他给苗老写了一个药方,药材比昨天的多了几味,因为苗老的肠胃吸收功能好了不少,可以适当增加一些药效强,却较难吸收的药材,主要作补肾、壮骨之用。
  苏韬走出病房,崔浩明微笑着走过来,对苏韬比了个大拇指。
  苏韬摇头苦笑,自己还是有点低估了此次活动的统筹难度,幸好自己处理得还算细致,一不小心自己以前取得的成绩,恐怕就烟消云散了。
  等苏韬和崔浩明离开,苗老拿起手机拨通了夏老的电话,“我觉得苏韬挺不错,我推荐,将他圈入那个‘笼子’。”
  夏老哼了一声,不悦道:“你也太好收买了,怎么跟水狐狸一个鼻孔出气了?”
  苗老哈哈大笑:“我可不是被收买,而是心悦诚服。说实话,光是每天早上拉肚子,就让我痛苦得够呛。这一次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我浑身轻松。苏韬实在是人才难得啊,咱们这些老家伙,你争我夺了一辈子,谁也不服谁。但,若遇到真正的国家栋梁,必须要保护好,不然很容易成为民族的罪人。”
  “别想道德绑架我,我可不吃那一套。”夏老没好气道。
  “好好好,那你再考虑考虑?”苗老笑问。
  “嗯,我是得认真考虑考虑。”夏老沉声道,挂断电话,他拿出手帕,剧烈地咳嗽了好一阵。
  (ps:26日19:00,也就是明晚七点,烟斗将会在纵横app圈子,和大家开展粉丝八周年回馈活动,届时会有很多奖品,大家如果有空的话,不妨来捧个人场!写书八年,感恩有你们一直相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