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05章 昔日基友今日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元淑妃这一望,章远心里顿时暗道“不好”,果然,随着这道目光一同而来的,是元淑妃幽幽的怨述,她说:“臣妾惦念皇上,昭合殿派来的软轿都快把臣妾抬到大殿广场了,可却被远公公给拦了下来。远公公说臣妾是祸水,是狐狸精,整日缠着皇上,让皇上不得安眠。还说如果臣妾今日再去,皇上明天必死无疑。皇上!臣妾什么也不求,只求皇上身体安康,如果臣妾的存在真的害了皇上,那臣妾宁愿一死,来换得皇上万世太平。”
  
  她说得泣泪交加,脖子上还带着淡淡的勒痕,偶尔还要咳嗽两声,那样子真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天武帝看得心中酸楚,大手不停地抚上元淑妃的脸颊,试图擦干她的眼泪。可那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怎么擦也擦不干。他心疼极了,不停地说:“爱妃莫哭,谁敢说爱妃是祸水朕就活剐了他!”
  
  章远一听这话,“扑通”一声就跪下了,万分不解地看向元淑妃,问了句:“淑妃娘娘这话是从何而来?奴才何曾说过呀?皇上明鉴,奴才的确是劝了淑妃娘娘不要去昭合殿,但万万没有说过祸水和狐狸精这样的话呀!更不敢诅咒皇上!皇上一定要明查呀!”
  
  今时不同往日,这若放在从前,不管是什么人如此污蔑章远,章远都是不怕的。因为他相信皇上绝对会站在他这边,说什么也不会信这样的鬼话。可如今不同了,皇上的行为本就怪异,跟元淑妃之间更是有着说不清的纠葛,可以说,现在的元淑妃就相当于当年的云妃一般,任何人都不能说其不好,但凡涉及到一点关于她的事,天武帝都能立即翻脸。
  
  章远的分辩并没有得到天武帝的回应,反而是存善宫的宫女月秀跪了下来,开口道:“远公公为何不承认了呢?您语言刻薄地把我家娘娘赶走的时候,可是威风得很啊!皇上,奴婢可以作证,远公公的确说了那样的话。不只奴婢,那位从昭合殿过来请淑妃娘娘过去的公公,还有几名抬轿的轿夫都能作证,皇上不信可以传他们来问话。我家娘娘好生委屈,人都快到殿前了又被赶回来,一路上被人笑话不说,远公公说的话更是让娘娘伤心。娘娘想不开,回来就寻了死,奴婢们好不容易把把娘娘救下,可娘娘的脖子上却还是留了一道勒痕。求皇上为淑妃娘娘作主啊!”
  
  随着她的话,一屋子的下人都跪了下来,纷纷求着天武帝为元淑妃作主。而此时,元淑妃的哭声更大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不要再求了,本宫不能害了皇上,只要能保得皇上康健,本宫活不活都不重要。”
  
  “胡说!”天武大怒,“没有爱妃陪伴,朕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说罢,转头瞪向章远,那眼中的凶狠残暴让章远产生了一瞬间的恍惚,就好像当年天武帝摔了步贵妃时,似乎就露出了这样的眼神。而他这么多年伴君之情份,竟在这一瞪间,全部烟消云散了。
  
  章远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还是跪在地上,腿却已经打了哆嗦。都说伴君如伴虎,他曾待这老皇帝如亲,觉得这辈子也就跟这皇帝相依为命了,是要侍候到天武离世,然后他也跟着一块儿死的。可是眼下……“皇上。”他叫了一声,带着绝望,“奴才真的没有说过那样的话,皇上再信奴才一次。”
  
  天武双拳紧握,眼中对这章远哪还有一丝旧念,想都没想,冲口就道:“拖出去,砍了!”
  
  所有人都听得一哆嗦,皆心头微惊。谁也没想到盛极一时的大太监竟会落得这种下场,淑妃的盛宠,来得实在太猛烈了。
  
  可就在人们都以为章远没救了、甚至就连章远自己都放弃了生的希望时,那躺在床榻上的元淑妃却觉得就这么砍了章远,实在是太便宜他了。曾经她在章远这里吃过多少亏?这十多年来受过这太监多少气?因为不得宠,想见皇帝一面都得想尽一切办法来打点这太监,可这太监就是油盐不进,给钱不要钱,给脸不要脸,弄得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如今终于落到自己手里,就这么砍了,不解气啊!
  
  “皇上!”她弱弱地叫了声,伸手去扯天武帝的袖子。“皇上,远公公到底是在您身边侍候了这么多年的人,没有功劳还有苦劳,请皇上念在他这么多年服侍的份儿上,就免了他一死吧!进宫为奴的人都不容易,皇上宽厚,留他一条命在,可好?”
  
  天武看着元淑妃,就觉得这个爱妃实在是太懂事了,章远把她欺负成这样,到头来却还是她在为章远求情。看着元淑妃脖子上的勒痕,天武心里的火气更旺,想不听元淑妃的话强行砍了章远,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他有这念头时,脑袋就会没来由地疼上一下,像是在抗拒。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罢了。”他道:“那就听爱妃的,免了他的死罪。但死罪能免,活罪却难逃。”他看向章远,再道:“你出去领三十大板,然后到罪奴司为奴吧!”
  
  罪奴司,宫中犯错宫人服役的地方,所有的脏活累活苦活都由罪奴司的人去干。人人皆知,宫人犯了错被扔到罪奴司,能活下来的机率也不到三成。那地方不死也要被扒几层皮,好好的人送进去,不出几日就会被折磨得脱了相,生不如死。每天都会有尸体从罪奴司里抬出来,没有人会过问那些人是怎么死的,因为他们是罪奴,死得其所。
  
  当章远听到天武帝要把他扔去罪奴司的时候,他甚至在想,最好在那三十大板打的时候自己就能死去,这样也就省了去罪奴司遭罪。
  
  可惜,哪能那么随他的愿,既然天武帝说了要把他送到罪奴司去受罪,那些打板子的下人自然就不敢把人往死里打。寝殿里的人就听到外头一阵阵哀嚎,由强到弱,一下一下的,让人心颤。
  
  元淑妃还躺在床榻上,握着天武的手,面上看起来楚楚可怜,可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只道那章远终于也有今日,看着吧!慢慢的来,一个一个的,那些所有曾经给过她欺辱的人,她全都要收拾个干干净净。这座皇宫必须要按着她的心思来重新整顿一番,为她墨儿日后的登基打好一切基础。
  
  没有了章远从中阻挠,元淑妃跟天武帝更加的浓情蜜意,天武帝一看到元淑妃,心底那种舒坦就又袭了上来。因淑妃上吊受了伤,他干脆留在了存善宫,不再烦劳淑妃辛苦地往昭合殿去。两人恩爱羡煞旁人,敬事房那头甚至开始期待元淑妃会不会再给暮年的天武帝再诞下一位皇子来,这也惹得太医院那头大感头痛,只怕皇上真的生了这种心思,那他们可就又有得忙了。
  
  章远被三十大板打得走不了路,人虽然还活着,却已是没了半条命去。
  
  次日,天武帝上朝,身边跟着的太监就换了人,赫然是那个昨日帮着元淑妃出主意的公公,名叫吴英。
  
  虽然只是一个太监的变化,可朝堂中人却从此细节中嗅出了局势的进一步发展。那些亲近八皇子的人士对此倍觉欣喜,而那些九皇子一派的人,却是一个个皱紧了眉头。
  
  早朝早就已经不是从前那般光景,如今的朝堂上,八皇子一党十分活跃,而反观九皇子这边,却是万般消沉。到不是他们自己消沉,而是天武帝根本就不理,不管这边的人说什么,天武帝都从没给过好眼色,甚至有的时候干脆不允许他们开口。以至于就连左相右相这样的当朝正一品文官都经常被天武帝给堵得没有话说,这让他二人十分尴尬,也十分气闷。
  
  散朝之后,左相吕松实在没忍住,追上了右相风擎,小声说了句:“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回事儿啊!”
  
  风擎对于吕松的态度已经不似从前那般排斥,毕竟这吕松近一年的表现还是很有可取之处的,两人也联手给八皇子一党添过不少堵,所以关系自然就比从前近了些。听吕松这样说,风擎也是跟着叹了口气,没直接答,目光直往玄天冥那边送。却见玄天冥看着他微微摇头,便知也是没有任何办法,他这才道:“走一步看一步吧!他是君,我们是臣,君不让臣语,臣又能有什么办法?”
  
  吕松也无奈地道:“是啊!连言官都不能发声了,咱们还能干什么?我只是怕长此以往下去,国……将不国啊!”他发出这样的叹息,快走了几句,不再与人交谈。
  
  就连吕松都能说出国将不国的话,右相风擎又怎么能不知道呢?只是天武帝的变化太让人难以琢磨,他一时间真的没有任何对策。
  
  玄天冥下了朝之后直接回府,连带着玄天华也跟着到了御王府来。而今日的御王府却并不只玄天华一位客人,他们回来时,就看到姚显也在,正跟凤羽珩坐在前厅说着话。
  
  二人对姚显十分尊敬,见了面主动行礼,姚显亦还了礼,然后并没有多客气寒暄,直接就道:“我前些日子去了萧州,这才刚刚回来,阿珩与我说了皇帝的事,我想着,近日找个理由进宫去看看。以前皇上曾给了我一块进宫的腰牌,却不知现在还好不好用,若是不好用,不知两位殿下能否为我安排?”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