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06章 自私,皆是为了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姚显要进宫去看皇帝,这对于玄天冥和玄天华二人来说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对于天武的变化,他们曾做过很多种设想,但没有实际查明之前,所有的都是空谈。可对于姚显能不能进宫一事,却也不敢打绝对的包票。
  
  玄天冥说:“如今宫里气氛诡异,别说是外公,就连本王与七哥都无法在宫中肆意行走。能不能送外公进去,只能试过再说。”
  
  姚显点点头,“不碍,明的不行就来暗的,老皇帝宠着元淑妃也不怕,大不了弄晕了二人,总有机会近身的。”他到是一点都不客气,直接想出弄晕人的法子,“不过听了阿珩所说的皇上的变化,我心里到是有一番猜测。”姚显沉思了一会儿,谁也没有打扰他,直到他自己决定说出来时,这才又开口道:“是蛊。”
  
  “蛊?”玄天冥玄天华二人同时开口,然后就听玄天冥道:“巫蛊?就是那种扎个小人写上名字和生辰八字然后扎针的?”他对这方面的事不是很懂,只知道宫里曾有妃嫔行巫蛊之事,天武帝曾十分生气。
  
  可姚显所说的蛊却跟他说的不一样,他对那扎小人儿的方法不是很赞同,甚至说:“那种东西没有任何依据,基本上等同于迷信之说,是人们对自己的心理暗示而已。我并不认为离着老远扎个小人儿,再写上姓名和生辰八字,然后用针去扎就真能给被施术之人造成一定的影响。当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也不代表说我不相信的东西就根本不存在,但今日我所说的蛊,就的的确确不是那种。”姚显告诉他们:“这世上有一种真正的蛊,是真实存在的,那是一种由特殊的一类人用特殊的方法,长年累月精心培养而成的神秘物体,可以大可小,一般为动物,比如蛇、蝎等物。一般两只为一对,一只作用于被施蛊人身上,另一只则留在施术之人的身边,用于控制被下了蛊者。而被下了蛊的那个人在这种控制下,行为反常,性情大变这都是最基本的变化,更严重的,还会在施术人的命令下做出杀人等行为。你们不要觉得这是危言耸听,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当然,蛊也有极少类为植物,但不管是动物还是植物,蛊只能是女子所养、所种,男子无法养种。”
  
  姚显的话为天武帝的失常给出了一个新的方向,这个方向是玄天冥玄天华二人从未想到过的,但凤羽珩却是早有这种猜测。只不过她不敢断言,一直就想等着姚显回来与他商量商量。没想到姚显回来听说之后,竟是与她想到了一处去。
  
  凤羽珩对几人道:“据我所知,蛊术一般掌握在生活在西南部地区的一类人手中,但我所说的西南部却跟大顺版图不太一样,所以,如今我也说不好到底是从什么传来的。不过我知道一件事情,当初吕家大小姐吕萍跳水救我大舅母时,她的脸被一种毒虫所伤,据说那种虫子就是蛊,而如今她的脸完好无损,我想,这件事情问问她,兴许能问出些头绪来。”
  
  玄天华听了一会儿,开口道:“南疆有蛊术盛行,我若记得没错,那古蜀国就有精通蛊道之人。”他一边说一边问向玄天冥,“你们攻打南界的时候,可有遇到过这种东西?”
  
  玄天冥摇头,“没有。但这种邪门的东西应该不是所有古蜀人都会使,如果真的存在的话,也应该是掌握在皇室中。而我们并没有攻进古蜀京都,所以并没有过接触。”
  
  凤羽珩也道:“的确,这种东西一但存在,权利中心肯定会着手控制,不可能让人人都会。如果说蛊真的掌握在古蜀国的皇室,那么,曾经常年驻守在南界的老八,可就有太大的嫌疑了。”
  
  “最得利的人是他,就算蛊不是他所下,定也与他有关。”玄天冥说,“宫里曾经有妃嫔行过巫蛊之事,虽说此蛊非彼蛊,但那施蛊之人是丽妃,以丽妃和元淑妃之间的关系,这件事情总会让人往一起联想了去。”
  
  对此,玄天华也觉得有几分道理,他说:“一直以来,我们都把注意力放在元淑妃和老八身上,却忘了长宁宫里还住着一个丽妃。既然要查,就查个彻底吧!”他对姚显说:“明日我们想办法安排姚先生进宫,先探探宫里态度再说。”
  
  几人又商量了一会儿,姚显便告辞先行离去。毕竟他年事已高,从萧州到京城一路颠簸,很是疲惫。
  
  凤羽珩看着姚显离去的背景,鼻子就有些发酸。玄天冥揽着她劝道:“你不是常说,人变老是自然规律,谁也强求不了吗?所以,看开些,至少外公现在身子骨还硬朗。”
  
  她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可心中酸楚却是玄天冥也体会不到的。姚显对于凤羽珩来说不仅仅是外公而已,那是她前世的亲爷爷,是她与那个世界唯一的联系。有姚显在,她会觉得自己有依有靠,会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孤立存在的。那种归属感是玄天冥无法给予的,但她没法说,有些秘密只能放在心里,一辈子。
  
  “没事。”她摇头笑笑,换了话题:“七哥在府里用午膳吧,咱们也好些日子没在一起好好说说话。母妃那头我早上去过,她精神头儿不错。”
  
  玄天华点头,只道:“好。”依然是从前那一派云淡风轻,可如今在她听来,却总能听出声音中透着隐隐的无奈与疲累。
  
  凤羽珩想,这样的大顺,是玄天华不喜的吧?他从不该被陷入这样的局势之中,本是一个应该脱俗出世的人,却生生地被扔到了一个国家最黑暗世俗的权力中心,只怕对于玄天华来说,出生在皇家,是这一生最绝望之事。
  
  三个人,一壶酒,谁也不多饮,一人一小盅,拿在手中浅尝,却也尝出各自的味道来。
  
  凤羽珩对二人说:“关于丽妃行巫蛊之事,我曾经问过六哥,六哥说,丽妃根本不会什么巫蛊,那些都是胡闹的。你们觉得,可信?”
  
  玄天冥点头:“可信。不管丽妃如何,六哥那个人到是可信的。但我所言的可信,也只是对于六哥的话,却并不代表六哥真正的了解他的母亲。所以说,这件事情还是要像七哥说的那样,查。”
  
  “好。”凤羽珩主动将这事情揽下,“丽妃的宫里,我去搜。”
  
  玄天华听着她的话,有一瞬间的疑惑,凤羽珩能看得出他几次想问自己到底如何去搜,怎么能做到悄无声息的进行,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玄天华到底不是八卦的人,虽然他明知凤羽珩身上有些个秘密,却并不言明,彼此心照不宣,于他来说便是最好的相处模式。但是他却告诉玄天冥说:“无论如何,局势到了如今这个地步,都要做最坏的打算。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冥儿,你得带着阿珩走,离开京城,甚至离开大顺。并不是所有事情我们都能够顺利挽回的,一旦崩了局,便没有必要在这事件中搭上所有的一切。”
  
  玄天华的话让凤羽珩生出一瞬间的恍惚,这意思就是说,在危机到无法挽回的时刻,不要想着共患难,要抛弃国土,抛弃家园,远走高飞?如此自私的话,竟是从玄天华的口中说出的,这让她大感意外。
  
  可再看玄天华时,却在他的眼中看中一丝难以隐藏的忧患,更是在对方看向她时,那种忧患之感更加明显。她突然就意识到,玄天华说出这样的话来,全是为了她。
  
  她匆匆别过头,愈发的心酸,却还是忍不住问了句:“那你呢?”
  
  玄天华淡淡地道:“我也走,我也不是孤身一人,总是要护着母妃。”他说着话,看向玄天冥,眼中流出兄长的慈爱来。他说:“冥儿,你护好阿珩,我们的母妃我也自会护好,相信七哥。”
  
  “我信你。”玄天冥又张了张嘴,有些话欲言又止,玄天华也抬手将他后面要说的话给打断。玄天冥轻叹,只道:“我其实可以照顾你们所有人的。”
  
  “七哥也可以。”玄天华抿了一口清酒,说得云淡风轻,“母妃养我二十余载,总要给我一个报恩的机会。冥儿,我终究与你不同。”
  
  “可我从未把你当做外人。”玄天冥表了态,“不管从儿时还是现在,于我来说,我们就是同母所出。”
  
  “我明白。”玄天华淡淡地笑,“所以,把母妃交给我,冥儿放心就是。”
  
  玄天冥一盅酒仰脖而尽,“我放心。”然后轻揽了凤羽珩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带着阿珩往西走,你呢?”
  
  玄天华说:“东界再往东,便是无岸海,海中有群岛,名曰仁仙,我带着母妃一起去看看仁仙岛是什么样子。母妃若是喜欢那里,我便在仁仙岛上为她建一座世外桃源,母妃若不喜欢,我们就去找你,你划片大山给她,让她扎个山寨,占山为王,可好?”
  
  一番话,说得三人大乐。云妃占山为王,这到真是个好主意呢!
  
  凤羽珩到是有些憧憬那样的生活,她跟玄天冥争取说:“咱们能不能跟着七哥和母妃一起去?我也想出海,我也想到小岛上去生活。占山为王不如占岛为王,咱们去占领一个岛屿吧!”
  
  玄天冥哈哈大笑,玄天华亦忍不住笑了起来,只道:“阿珩,你是不知在大顺的西边,冥儿给你留了怎样的一个惊喜!”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