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11章 小太监离不开皇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突然意识到那两个人口中的“师父”很有可能就是章远,玄天冥与她说起过元淑妃鼓动天武帝责打了章远又要被送到罪奴司为奴的事。算起来,应该还没到送往罪奴司的日子,听那二人的话,似乎章远的伤势有点不大好。
  
  她往存善宫的方向看了一眼,按下心头在长宁宫存留下来的怒气,随后调转了方向,往昭合殿附近章远住的太监院儿奔了去。
  
  罢了,左右这几日也是消停不了,存善宫明日再来查吧!章远那边若真的是伤到要死要活,她既然听说了,也不能不管。更何况章远之前一直陪在天武帝身边,她也想亲口跟章远问问天武帝的情况。
  
  昭合殿的西侧面是一个专门给在昭合殿这边侍候的太监们所住的地方,章远原本独住在那个院儿里最大的一间正房,里头的摆设也都是天武帝赏下的,虽说只是个太监所,但屋子里可是相当气派。不说昭合殿有的他都有吧,也快要赶得上一半的奢华了。可当凤羽珩到时,却发现那间大殿里头空无一人,她找遍了整间屋子,根本就没有章远的影子。
  
  她心念一转,想起玄天冥说过天武帝身边换了近侍太监,而今章远受罚,想必这间屋子也易了主吧?
  
  于是匆匆出屋,又在这院子里转了一圈,最后把目标选中了柴房。
  
  柴房的门是虚掩着的,走进时能够听到里头有轻轻的呻。吟声,很痛苦,也很微弱。她听出是章远的声音,同时也在门外辨得里头除了章远之外并没有旁人,这才推门而入,并回手将门给关了起来。
  
  章远此时就趴在柴火堆上,头发披散着,脸半扣着,样子十分狼狈。凤羽珩进门时没有刻意掩藏动静,趴着的人听见声音,还以为是为自己求太医的两个徒弟回来,弱着声问了句:“怎么样?有人肯为我治伤吗?”问完,等了半晌见没动静,便又自顾地叹了一声,又道:“我早就说过,行不通的。今时不比往日,就冲着宫里这个局势,太医们但凡有点脑子,都不会逆着皇上的心意做事。更何况,还有元淑妃和八皇子的眼线盯着呢,谁敢来给我看伤?你们也都回吧,不用管我,万一被人瞧见你们来看我,怕是也要跟着挨板子,去吧,去吧,就当没我这个师父,别受我的牵连。”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有点儿累,自顾地趴在柴火堆上喘着气。
  
  凤羽珩无奈地摇摇头,往前走了几步,到他身边坐了下来,开口道:“到是知道替旁人着想,就是不知你若就这么疼死了,宫里会如何处置。”
  
  章远下意识地就回了句:“就是一张席子卷起来扔到乱坟坑里去,咱们这种无根之人还想怎么着?这要是掂在从前啊,皇上肯定能为我做副上好木料的棺材,再找个山明水秀的地方给葬了。”他一边说一边吸了吸鼻子,像是在哭,“不过现在不会了,皇上不要我了。”说完,把头埋在柴草里头呜呜地哭了起来。直哭了好一阵子,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什么,头猛地往起一抬,牵动了伤口,疼得他差点儿没昏过去。可还是挣扎着偏过头来看与自己说话的那个人,这一看不要紧,惊得差点儿叫出声来。
  
  凤羽珩无奈地道:“你要是把人都惊动了,我就没法给你治伤了。”她一边说一边动手要去脱章远的裤子,吓得章远拼了命的躲,无奈身上又太疼躲不远,这一动,到是让伤口又开始流了血来。“你再动我可就要走了。”凤羽珩吓唬他,“你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掉吧?难道你觉得皇上的状态是对劲的?不想帮着皇上渡过难关?”
  
  一提到天武帝,这小太监来了精神,赶紧就道:“想,想,奴才就想帮着皇上,可是奴才怎么帮啊?”章远呜咽着又哭了起来,却没有再拒绝凤羽珩要给他看伤的动作。
  
  凤羽珩成功地扒了章远的裤子,虽然这三十大板打的时候没想着要人命,但坏就坏在没好好养着,他不但被赶出了原来的屋子,还扔到了柴房,没有伤药不说,这柴房天寒地冻的,如何能利于伤口的发展。
  
  “把这个咬在嘴里。”她从空间里调出一卷纱布来,“疼肯定是要疼的,但不能出声,知道吗?这时四处都是眼线,你动静大了可就容易被发现。”
  
  章远点点头,老实地把纱布咬在了嘴里。紧接着,凤羽珩从消毒的酒精到麻醉药再到消炎药再到伤药,一样一样从空间里拿出来,利落地给章远处理起伤口来。
  
  除去最开始消毒时有些疼以外,消完毒后,凤羽珩直接就喷了麻药上去,很快地就没了疼的知觉。她将纱布从对方口出取出,手下动作不停,一边处理伤处一边问章远:“你还侍候在父皇身边时,可有发现特殊不对劲的地方?比如说元淑妃或是八皇子给父皇吃了什么特殊的东西?又或者做了什么特殊的举动?仔细想想,不急着答,一定要想清楚了。”
  
  凤羽珩的问题章远真的用心去想了,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想了,可是想来想去,却还是想不到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唯一一点就是:“皇上总是头疼,在月寒宫疼过一次,后来有一回奴才又提到月寒宫三个字,皇上的头就又疼了,样子也恍恍惚惚。奴才说句犯上的话,那状态就跟中邪了似的,月寒宫也好,云妃娘娘也好,就像是一根线,牵扯着皇上的神经,不能提,只要一提,马上就有反应。但这种反应却又会在元淑妃到来的一瞬间就烟消云散……打个比方,如果说疼头是个病,那元淑妃就是治病的良药,只要她一来,皇上立马就好了。”
  
  章远的话让凤羽珩想到了那日云妃说的情况,她心中再一次确定了自家爷爷的分析,天武帝这样子,分明就是中了蛊术,有施蛊的人在另一头控制着呢!
  
  “我知道了。”她对章远说,“你这伤口我都处理好了,现在麻药劲儿还没过,感觉不到疼,等再过一个多时辰麻药过劲了,应该会有点疼,但总不至于像之前那样。”她一边说一边将一只小药盒递给章远,“这个你拿好,大的白色的药片是退热的,如果麻药过后你有发热现象出现,就吃两片这个白色的药。这个红色的是消炎的,不管发不发热,六个时辰后都要吃两片这种消炎药,以防止伤口感染。还有这个小一点的白药片是止疼的,实在疼得不行了就吃一片,不能多吃,知道吗?”她说完,又递了一盒子药膏给他,“这个是外抹的伤药,你自己要是够不到,就一定要找可靠的人帮着你。对了,之前那两个去太医院帮你求太医的人被御林军带走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如今这宫里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救人,你们尽量想办法自保。不管怎么说,保命是最要紧的,到罪奴司也没关系,忍一忍,我跟九殿下在外头会想办法救父皇,宫里这边也会经常进来,你机灵些,待我下次进宫时,再来看你。”
  
  她说完,也不多留,又嘱咐章远赶紧把药收好,这才借着夜色迅速离开。
  
  章远一人趴在原地,看着凤羽珩走远,不由得又掉了眼泪。他其实一点都不怕死,也不怕疼不怕苦,可就是一想到以后不能侍候在天武帝身边了,心里就特别难受。他四岁进宫,进了宫就一直跟着师父一起侍候皇上。那时候年纪小,总犯错,皇上会吼他,但却一次也没责打过他。有时候他师父打了他板子,皇上还会背着他师父偷偷给他几颗糖吃。后来师父年纪大了,九殿下也独自开府,师父就跟着出去照顾九皇子,天武帝身边就剩下了他一个人。
  
  小太监这些年来可以说是跟着天武帝相依为命的,看着皇帝从壮年到暮年,看着他对云妃日夜思念,也跟着他胡闹过,两人甚至有的时候会意见不合大吵起来。时日久了,也就没大没小没主没仆,他在皇帝面前什么话都敢说,老皇帝气急了会抬腿踹他,可踹得一点儿都不重,都是闹着玩儿的。他这些年在宫里吃得是下人里最好的,用得也是最好的,天武帝有什么好东西都想着他一份儿,拿他当自己孩子一样对待着。
  
  章远一想到这些,心里就特别难受。他心里憋着一股子劲儿,如果有一天让他知道是谁这样害皇上,他一定会跟那个人拼命,就算死了,也要把那样扒下一层皮来。好好的皇帝,就被害成了这个样子,他心里实在是难受得不行。好在还有御王和御王妃,现在全部的希望就都寄托在御王那边了。
  
  他将手里的药塞到袖子里,再把裤子给提上,心里阵阵发暖。御王妃真是活菩萨,九殿下命真的太好了呢!
  
  待凤羽珩回到御王府,天都已经蒙蒙亮了,玄天冥一夜没睡,就坐在卧寝的书桌前等着她。见她回来赶紧迎上前,担忧地问:“怎么去了这么久?整整一夜!可有查出什么?”
  
  凤羽珩冲到书桌前,把玄天冥喝了一半的茶水一口就给干了,这才把在宫里的见闻都给说了一遍,包括六皇子玄天风回来了,包括丽妃在给他发阳丧,也包括她给章远治伤,听到章远说天武帝一提到月寒宫就头疼的事。
  
  待她说完,玄天冥别的没提,到是说了一句:“不太好,六哥这个时候回来,怕是要有危险……”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