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15章 咱们都是战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cpa300_4();子睿大惊,冷汗都冒了下来,鼻子嗅到的香味让他知道来人定是个女子,但为何一个女子要抓自己下身那物?
  
  他再装不下去,猛地一下睁开眼睛,果然看到一年轻女子近在咫尺,香肩全露,胸前一抹粉色薄纱根本遮不住什么,反而让春色若隐若】
  
  女子见他醒来,也不慌张,甚至更是褪了鞋袜直接爬到子睿的床榻上去,然后跪坐在子睿面前,一脸娇媚地说:“小少爷,别怕,奴婢是宫里头特地安排给您的晓事人,是专门来教给您如何长大,如何成为一名真正的男子的。”
  
  子睿都听糊涂了,什么晓事人?晓事人是个什么东西?宫里为什么给他安排这个?他往床榻里头缩了缩,一脸警惕地看着这女子,半晌,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也不想明白,总之我这里不需要你的服侍,请你速速离开,我要睡觉了。”
  
  “奴婢就是来陪您睡觉的。”那女子说话间又往前探了探身子,一股子幽香入了子睿的鼻,却呛得他打了个喷嚏。
  
  “你快走快走!”子睿捂住鼻子,一脸的厌烦,“我不喜欢你身上的味道,快些走开,离我越远越好。我睡觉不需要人陪,你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误了宫中交待明日我自会跟皇上解释,你快些离去就好。”他此时多少已经有些明白过来这女子是什么人了,晓事人,虽说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但他毕竟也已经十一岁,在外头多多少少也能听说一些这方面的事。据说有钱有势的府宅里,男孩子一般在十五岁之前都会被安排晓事人,以免得他们在成婚之时什么都不懂太尴尬。可他才十一岁,怎么会这样早?更何况,就算要安排,那也应该是家里姐姐作主,轮到宫里什么事儿?
  
  子睿觉得这事情不太对劲,宫中气氛本就诡异,没想到大半夜的又给他来了这么一出,他怎么突然有一种掉进了狼窝的感觉?这宫门一进来,还能再出去吗?
  
  他虽在赶着人,可那女子怎么可能就这么被赶走?不但没听子睿的,甚至还咯咯地笑了起来,那笑声在这样的夜里回荡着,让子睿想起了从前凤府上的姨娘韩氏。“小少爷这是害羞呢还是害怕呢?别怕,这是男孩子早晚都要经历的一步,听说你今年已经十一岁了,不小了,很多有势的人家里,男孩子十岁就有了晓事人,十一岁的时候都可以逛花楼了。小少爷放心,奴婢是经过教导的,在这方面懂得多,一定会把小少爷服侍好。而且……”她脸有些红,破天荒地现了娇羞,她说:“奴婢虽说经过教导,但依然还是清白之身,留着清白的身子,为的就是服侍您这样身份贵重之人。来吧,别躲了,咱们开始吧!”
  
  她说着话就已经伸出手来,作势就要去脱子睿的衣裳。子睿如今毕竟是练过武的人了,就算再小,身上也是有两下子,怎么可能让个丫头轻易得逞。于是奋起反抗,干脆与这女子撕打起来。却没想到,这女子竟也是会武功的,而且身上功夫还比子睿强上许多。
  
  子睿最终不敌,很是屈辱地被这女子扒了里衣,露出上半身来,女子一边继续着动作一边说:“少爷,现在逞强没有用,这种事,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等你知道什么叫欢愉的时候,会感激奴婢的。”
  
  子睿这下子真害怕了,甚至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突然就特别想自己的姐姐,如果姐姐在,一定不会让他受这样的欺负吧?他再无力反抗,无奈之下眼一闭,绝望地认了命,心里泛起阵阵恶心。
  
  可就在这女子已经将他腰间长裤褪下一半时,突然之间动作一顿,那女子原本强硬的手一下就软了去,紧接着身子一软,猛地一下就往他身上砸了下来。
  
  他还以为这是必经的一步呢,心里还说了声“完了”,可在这之后却没发现那女人有任何动作,只是趴在他身上,像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他试着伸手去推,对方依然没有反应。可紧接着,就看到有一只手往这女人脖子上抓了来,一把就将女人从他身上给拽了起来,然后扑通一声就扔到地上。这时,就听门外守夜的宫人说了句:“哟,听这动静儿还挺激烈,这小孩子平时瞅着一本正经,没想到生猛起来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外头的人说话一点都不避讳,声音还挺大,子睿听得脸都红透了,再一看眼前那个把女子扔到地上的人,不由得泪光又泛了起来,轻轻地唤了声:“姐姐。”
  
  来人正是凤羽珩,此时此刻她气得直哆嗦,冷眼看着那地上已然昏迷的女子,真狠不得一刀捅死她。她今夜进宫来看子睿,本是想着宫里不可能第一晚就让子睿有危险,怎么也得在宫中养一段时日再说,却没想到对方竟来了这么一手。如果不是她及时赶到,那女子对子睿成功下了手后,怕是她们这个哑巴亏就只能吃下了。毕竟她不能拿这个事儿去跟皇帝讨公道,而且就算是讨了,人家要是来一句:朕也是为了子睿好。她怎么说?在这个时代,十一二岁就给男孩子安排晓事人的也不在少数,怎么别人家孩子行,她们家的就娇贵?
  
  凤羽珩强压下心头怒火,俯下身去帮子睿穿衣裳。小孩子毕竟已经长成少年,就算是自家姐姐他也有点不好意思,赶紧就从床榻上爬了起来自己迅速地把衣裳穿好,再闻闻,还是十分嫌弃身上沾到的那股子脂粉味儿。
  
  凤羽珩从空间时调了一小瓶香气很淡很淡的香水出来给子睿喷了喷,子睿这才表示满意。可那一脸的委屈还是看得她心疼,她把弟弟揽在怀里,轻声道:“不要怕,这口气姐姐一定替你出了。”
  
  “姐姐。”子睿终于有机会问出心中疑惑,“这皇宫里到底是怎么了?皇上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我这次进宫觉得一切都变了呢?”
  
  事情太复杂,凤羽珩不知道该怎么跟这孩子说,便只道:“别相信眼前的,皇上是被人陷害的,现在的一切都是假像。还有,你记住,元淑妃和八皇子是坏人,你在宫里凡事都要小心,事情心里知道就好,千万不能在面上表现出来。”她说完,再想想,还是觉得不放心,干脆拉着子睿道:“走,咱们不在宫里待了,姐姐带你回家去。”
  
  子睿一愣,冲口说了句:“回家?可是皇上没让我走啊!”他挣开凤羽珩,摇了摇头,“姐姐,虽然我还不清楚京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却也明白圣意不可违的道理。子睿不能让姐姐因为我去做那违背圣意之事,一旦我出了宫,怕是皇上就会把矛头对准姐姐和姐夫了。所以子睿不能走,就算他们把我当人质也好,我留在宫里,至少能换得姐姐平安。”
  
  “傻孩子!”她无比心疼这个弟弟,不由得握住了他断了小指的那只手,不停地摩挲着。“姐姐既然说要带你走,自然不会让自己陷入那样的危险之中,但你留在宫里,姐姐实在是不放心。今夜之事难保会再来一次,这怎么能行?”
  
  “那姐姐就给我留点迷药吧!”子睿冲着她眨眨眼道:“就那种能很快就把人迷晕的药,子睿带在身上也能防备一些。”
  
  “你真不想出去?”
  
  “不是不想,是不能。”子睿像个小大人一样,很是正经地说:“唯有子睿留下,才能让八皇子和元淑妃放松警惕,同时我也能帮着姐姐多留意这宫中动向。他们不是拿我当人质么,那子睿干脆就反过来做个细作好了,各司其职,生活也算是有乐趣。至于今夜之事,明晚如果再来,子睿就把来的人迷晕,她没办好差事,怕是自己也不敢跟主子上报说就昏睡了一宿,什么也没做吧?”
  
  “你真是……”凤羽珩对着这个弟弟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才将将十一岁啊,甚至按生日算,还不到十一岁呢,居然就可以这样懂事。这孩子坚定的目光让她没办法再坚持下去,再想想,也罢,就当做是一场磨练,这孩子既然出生在凤家,成长在这样的一个环境,总归是要多经历一些事情。而至于今晚发生的事,大不了她以后每天晚上都来守夜就行了。
  
  她抚了抚子睿的头,最终还是答应了让他留下来,却一再的嘱咐:“一定要多留神,在宫里头每走一步每说一句都是要经过前思后想的。既然你想留下,姐姐也不拦着,但你要把这次入宫当成一次功课,待你出宫时,姐姐要考量一下你完成的好坏。”
  
  她这么一说,子睿到是有些兴奋了,连连点头,“姐姐放心,子睿一定好好完成。”说完,又往地上看了一眼,问道:“这个人怎么办?”
  
  凤羽珩挑唇冷笑,“明日若是有人问起,就说什么也不知道,睡着了,并没有发现有人进来过。如果没有人问起,你就也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就跟平常一样,千万不出情况来。这人姐姐就就把她带走,至于如何处置,我还得再思量一番。”
  
  子睿点头,有点不舍地问:“姐姐就要走了吗?”
  
  “恩。”凤羽珩对他说,“既然决定留下,那就坚强一些。你在宫里战斗,姐姐和姐夫在外面战斗,咱们都是战士。”
  
  一句话,又说得子睿热血沸腾,然后看着自家姐姐扛沙包一样把那女子给扛到肩上,然后从后窗麻利离开。
  
  直到离开子睿的视野,凤羽珩这才隐入空间之内,把那女子用力往地上一摔,面上现了冷凝……
  
  (天武帝恢复的时候,就是老八和元淑妃倒霉之时,会送她们一个凄惨无比的下场)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