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16章 送你一场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要不是她想到了更好的主意,凤羽珩想,她此时此刻真的想把这女的暴打而死,或者扔到男人堆儿里去受受折磨。不是喜欢爬床么,那就让她爬个痛快。
  
  可到底她没那么干,因为想了一个更妙的主意。
  
  她唇角勾起,将这女人留在空间里,自己迅速出了皇宫,直朝着盛王府就奔了去。
  
  盛王府里,八皇子玄天墨早就已经睡下了,此时正是睡得香的时候。不过像他们这种习武之人,警惕性都是很高的,即便是睡着了,也是比平常人清醒的时候还要精神许多。
  
  不过这种警惕对凤羽珩来说一点用都没有,就好比这整个儿盛王府如铁笼一般的严密性,于她来说也一点用都没有。她出入皇宫一如出入自家厨房,来这盛王府,也就跟逛皇宫的御花园没什么两样。那些暗卫在她眼中什么都不是,如果她有兴致,随手都能灭上一群。
  
  不过,她也不是完全无所顾及,至少当她利用空间已经把落地距离选定在玄天墨的房间里时,她就仔细的布了局,比如说麻醉针在手,测量好距离要一现身就在床榻边上,还要听好动静,以确保玄天墨已经睡着了,而且房间里再无旁人。
  
  当这一切都做好之后,这才敢现身,然后在现了身的第一时间就把涂了瞬麻药济的针刺入玄天墨的身体里。以至于玄天墨还没等睁眼,就已经昏睡过去,昏得完全不省人世。
  
  凤羽珩冷笑着站在床榻边,手里还拎着那个爬到子睿床上的晓事人,当下也不耽搁,直接动手去扒两个人的衣裳。直到把两个人都扒了光,这才又把一颗药丸塞到玄天墨的嘴巴里,再用力一敲,药丸就下了肚。
  
  至于那女子,她也没饶了对方,空间里调出一支曾经调配好的针剂,毫不犹豫地扎进那女子的身体里。
  
  那是一支花柳病的病毒药剂,凤羽珩现在就后悔当初怎么没存几支爱。滋。病的针剂呢?否则的话一定给这八皇子好好地扎上一针,让他尝尝那种得了绝症的痛苦。
  
  这只针剂之所以没有直接用在玄天墨身上,是因为她给玄天墨已经吃了补阳的药,料定玄天墨醒来之后一定会跟这女子发生关系。而她一定要让他的病症从这女子这里染上,这样,宫里那一群培养晓事人的作恶人群就可以一并被牵连出来。想祸害她的弟弟,她就必须得把对方一锅端了不可,不能留着那群人再去害人。
  
  事情办法,她满意地看了一眼床榻上“纠缠”着的两个人,要不是这个时代实在不适合出现照片这种东西,她真想把这现场给拍下来,回头撒散出去,让这八皇子的名声好好的败一败。不过再想想八皇子会因此而染病,她还是满意自己的所为。虽说不是治不了的病,可得了那种病,就是要治,也是相当丢人的,更何况还是堂堂皇子。
  
  终于办完了该办的事情,凤羽珩轻松回到御王府,玄天冥依然在等着她,她把今晚之事前前后后一讲,玄天冥点称快,却也对子睿的状况有些担忧。他跟凤羽珩商量:“总是你一个人进宫也不行,明日我去吧!”可是再想想,如今的皇宫,如果不借助凤羽珩的乾坤空间,他想进去还真是有些困难,一时间为难起来。
  
  凤羽珩轻轻摇着他的手说:“没事,还是我一个人进去比较好。元淑妃的宫院还没搜过,我也是不放心,明晚正好去搜上一搜。夫君,我做的不过就是个扒墙角的事,你跟七哥要做的才是大事。你放心把宫里交给我,至于外头的部署与安排,我也帮不上太多的忙了。”
  
  他宠溺地揉上她的发,连日来的危机都影响他们的夫妻生活质量了,凤羽珩整宿整宿的往宫里跑,他白天也是整天整天的在外头忙,明日还要计划去一趟京郊大营,再这样下去,这丫头不会埋怨他吧?
  
  凤羽珩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不由得小脸儿通红,瞪了他一眼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那个?咱们认识三载才大婚,我要埋怨早就埋怨了,谁像你似的,一天的就想着那点子事儿。”
  
  “我哪有!”玄天冥大囧,他哪有天天想着,这不是就感慨一下嘛!两口子就这个话题争论到天明,直到玄天冥要去上朝了,他才觉得后悔。有争论的那个工夫和心情,不如提枪上阵啊!他是不是傻?
  
  他是不是傻凤羽珩没去想,在外头忙活了一夜,老公刚走,她二话不说扎床上就开始补睡。而忘川和黄泉也都习惯了凤羽珩晚上行动白天补眠的作息,谁也不去打扰她,连院子里下人们打扫的动作都放轻了许多,就为了凤羽珩能睡个好觉。
  
  算一算,再有几天就过年了,尽量皇宫里气氛不佳让人没了过年的心情,可这毕竟是凤羽珩与玄天冥大婚之后在御王府过的第一个年,周夫人觉得怎么也不能委屈了她,于是早早的就张罗起置办。
  
  清玉那头也跟周夫人一起忙活,二人把御王府和郡主府两头要忙活的事情都给办得妥妥当当,不但下人们的衣裳做了新的,甚至把大年要往姚府、文宣王府送的礼都给采买好了。其中特别是姚府那头,周夫人觉得那毕竟是凤羽珩的娘家,于是作主给三位姚家夫人每人打了一套头面,全部都是金镶玉的,样式是清玉请首饰铺的人特别设计的,又漂亮又不俗也不显老气,特别好看。
  
  而御王府这头,清玉觉得也应该以凤羽珩的名义再对下人有所打赏,而这个打赏银子就不能从御王府的公中出,要走郡主府那头的帐。郡主府一直都有自己的帐房,很多凤羽珩私有的帐面儿还是从那头走的,更何况郡主府本来就财大气粗,地下的库房里放着的金银财宝那是数都数不清,她便自己过去挑了不少好东西,算计着御王府这边的人数,除了赏银之外,还能保证每个人都得到一个物件儿做年礼。而对于周夫人和张公公,更是有特殊的照顾,送的东西份量极重。
  
  当凤羽珩醒来,清玉把这些打算还有那些礼物清单一一呈给凤羽珩时,她这才感叹:“都快过年了啊?”最近总是想着宫里的事情,把过年这个事儿都给忘在脑后了,哪怕子睿回京,也半点没能让她感受到过年的气氛。“今年这个年,过得怕是要不痛快了。”她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清单又递还给清玉,“就照着你安排的去做吧,你办事我从来都是最放心的。”
  
  清玉也没谦让,直接就点了头,然后又道:“除了京里之外,还有各地的百草堂,以及济安郡那边,还有南界那头也有咱们的铺子。南界那头有王林在到是不用咱们操心,济安郡那边,奴婢私自作主,在半个月前就用飞鹰传书给三小姐,让她和安姨娘在那头把这些事情帮着咱们办了。虽然还没收到回信,但想来是不成问题的。”
  
  清玉提到想容,凤羽珩又是一声感叹,她说:“我本来是想让想容回京来过年的,可是后来京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我就不想叫她回来。还是在济安郡那头我放心,回到京里,指不定又要生出什么事端来。”说完,她突然想起个事情来,赶紧就对忘川说:“有个事儿我到是给忘了,之前答应白泽说过年的时候给他放假,让他到济安郡去见见芙蓉。你帮我想着点儿,今晚殿下回来就把这事儿提一提,让白泽明日就动身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忘川点点头,没说什么,黄泉却是道:“依奴婢看,白泽是走不了了。就现在这个局势,依着他的性子,心里再想白家小姐,也不可能扔下殿下他自己一人去济安郡快活。这是一个做近侍的本份,白泽从小就跟着殿下,不会不懂。”
  
  忘川也是这样认为,她跟凤羽珩说:“我们从小被灌输的思想就是凡事以主子为先,个人感情都要抛除在外。当然,严格来说,我们是不可以有感情的,我们所有的感情都要倾注在主子身上,主子的命就是我们的命,主子身边有危险,我们绝对不可以离开去办私事,这是规矩。”
  
  凤羽珩自然清楚这个规矩,可她还是觉得应该再人性化一点,不可能把这些人都培养成机器,他们应该有自己的情感,有自己的想法,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而不是为了所谓的主子而存在的。
  
  可是这些道理她也实在懒得去讲,毕竟从前的那些想法在忘川她们心中都已经根深蒂固了,就算她说了,对方也不可能按着她想的去做,到不如就随了这个时代的规矩。
  
  于是她摆摆手,“那就再说吧!反正晚上提一提,走不走看他自己的意思。”
  
  这一下午,凤羽珩总算是以一个女主人的身份,管了管御王府里的事。但多半也就是下人把做好的事情呈到她面前来让她过过目,包括那些已经裁制好的衣裳,她觉得十分满意。
  
  当然,周夫人也给她和玄天冥都做了新衣,只不过他们的衣裳比较精细,还没有做好,要再过几天才能看到成品。
  
  事情一多,时间过得就快,就觉得一眨眼的工夫天又黑了。黄泉知道她夜里还要进宫,便劝着她吃完了晚膳再睡一会儿,左右玄天冥去了大营,今晚不会回来。
  
  凤羽珩却睡不着,心里一直在盘算着,那老八醒来之后,会是个什么德性?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