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凭玄天墨想破了头也想不出这事情的真相,他着人将床榻上的女子抬到下人房去,并没有扔出府,也没有杀死,甚至还请了大夫来救治。因为他还指望着这女子醒过来之后能再想起些什么,比如说是如何出的宫,如何进的盛王府,哪怕只有一丁点线索,于他来说都是十分紧要的。
  
  而这一日,皇宫里的气氛也并不轻松。先是早朝时皇天武帝发现八皇子没来,又没着人告假,心里着急,当即就派了吴英前往盛王府打听情况。可盛王府的人总不能说自家主子因为在宠幸个女子这才耽误了早朝吧!所以就只能替八皇子称病,说八皇子昨夜突然就病了,病得上不了朝,还望皇上赎罪。
  
  当吴英把这个消息带回宫里去的时候,早朝早就已经散了,天武帝正在元淑妃的陪伴下吃点心,八皇子生病的消息传来时,让二人都十分担忧,皇上马上就吩咐太医院派人前往盛王府去给八皇子诊治。
  
  当太医到了盛王府里,玄天墨正在沐浴,一边沐浴一边心疼自己的下身,那个酸疼酸疼的劲儿,可是让他今生难忘的。
  
  太医在外头等了好一会儿才见到玄天墨,可玄天墨哪里有病给他们看,像模像样地让太医给把了脉,那太医心里合计着这八皇子根本没病啊?可人家既然称了病,那肯定是有自己的打算。他到也聪明,结合如今八皇子和元淑妃之势,再结合皇上的态度,到是硬骗也给八皇子骗了个天冷染了些许风寒的病症来,然后开了温补的方子,却是吃了也没有坏处的。
  
  玄天墨对这太医的识时务很是满意,给了赏钱打发对方回去,却不想,在那太医出府时,正好遇到两个同样进了盛王府看诊的大夫。只不过那二人是给那女子看诊的,并不是去看八皇子,两人出府之后一边走一边小声嘀咕,其中一人问另一个:“这事儿真的不能说吗?”
  
  边上的人点点头,很是坚定地道:“绝对不能说!说了咱们就是个死。”
  
  “可是,为什么呀?不过就是个女子,看起来也没什么身份地位的,保不齐哪里找来的歌姬舞姬,染了那种病扔出去就是,又不是府上女主子,有什么可不能说的?咱们来给看病,看的不就是这个么?”
  
  另一人摇头,“咱们来看的可不是这个,让咱们来,是要保住那女子的命,指不定八皇子留着就还有用。那女子的状态傻子都能看出来是刚刚破了身被人临幸,能在这盛王府里被破身,又能请大夫治的,那这身除了是八皇子给破的之外,还能有谁?她身染这样的病,那与其行欢的八皇子怎么可能不被染上!这事儿我俩就装不知道好了,最好回去之后马上收拾东西离开京城,否则一旦八皇子发现了自己身体染病,第一个要做的就是杀人灭口,要保住这个秘密。咱们还是别耽搁了,逃命要紧。”
  
  眼瞅着那两个大夫脚步匆匆加快,那宫里出来的太医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站住脚,转过头往身后离着不远的盛王府看去,心中起了纠结。
  
  这事儿要不要告诉八皇子呢?他刚刚给八皇子诊过脉,但如果是昨夜行欢,这么短的时辰内是诊不出病症来的。可若是真如那两个大夫所说,那女子身上染病,八皇子肯定逃不掉。如今的情况,他如果不说,这事儿将来也找不到他头上,因为八皇子出现症状至少也得是五天之后的事情。如果说呢?那可就有了一个站队到八皇子和元淑妃这一方的机会,就凭皇上现在的态度,皇位迟早是八皇子的。
  
  他心里有些激动,可是再一想,却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实在太冲动了。皇上这才对八皇子和元淑妃好了几天?他对九皇子好了那么多年呢!这事儿还得再观察观察。
  
  盛王府里,对于那女子染病之事,任何人都不知。两个大夫只给下了止血的药,又给开了不少补方,保住女子的性命。而此时此刻,皇宫那头,元淑妃看着前来陪天武帝用膳又一脸常态的子睿,心里犯起了纠结。
  
  怎么这孩子看起来跟昨日没什么两样呢?按说这小小年纪,突然间被安排了晓事人,至少也该过来跟皇上询问一番吧?又或者跟下人打听?再或者就算谁也不问,多多少少也该有点不自然才是。怎么看起来就跟没事人一样?难不成……她心里合计着,难不成这孩子早在昨夜之前就已经开过荤了?可她瞅着不像啊!
  
  元淑妃的打量很是直接,子睿自然能感受得到,可是他牢牢记着凤羽珩临走前对他的嘱咐,于是也尽可能地让自己保持着与昨日一样的状态,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切如常。
  
  天武帝笑呵呵地跟子睿说着话,时不时地再吃一口元淑妃夹过来的菜,气色看起来很是不错。元淑妃心里的算计却是翻了天,第一次有些着急天武帝这顿晚膳怎么还不吃完,吃完之后赶紧去看会儿折子,她也好有机会去找那女子问问昨夜情况。她心中隐有不安,总觉得昨夜所为要坏事儿,可想来想去,却又想不到在这把守森严又里里外外都是自己人的皇宫里能出什么事?
  
  终于,晚膳用完,天武帝又跟子睿说了会儿话,还问了问他的功课,这才放子睿离去。子睿很有礼貌地给天武帝和元淑妃行礼,对元淑妃也是恭恭敬敬的,一点都没有嫌隙的样子。行完礼才退出昭合殿,回了自己的小宫院。而元淑妃则亲自侍候着天武帝漱了口,再陪着他到外殿的桌案前坐下,直到天武帝开始看折子,她这才告退离开。临走时天武帝还不舍地说:“要不你就别回存善宫去了,外头天冷,路还远,就在昭合殿里歇歇,左右晚上还是要过来的。”
  
  元淑妃赶紧谢恩,可还是坚持回去,说自己不能恃宠而骄,这样会给人留下话柄。
  
  这懂事的话让天武帝听着十分舒心,这才点点头让她离去,并不停地嘱咐说:“就在宫里等着朕,待朕批完折子就派人去接你。”两人俨然一副恩爱夫妻的样子。
  
  元淑妃的确是回了存善宫,可回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着人把那与她这些亲近的教养嬷嬷给唤来。之前,那打从盛王府给八皇子看诊的太医回宫跟皇上回柄,只说八殿下染了些风寒,无大碍,吃几副药就能好,可眼下她心里却发了慌,总觉得凤子睿昨夜之事能跟她的皇儿扯上些关系,可关系到底是什么呢?
  
  负责在宫里培养晓事人的嬷嬷战战兢兢地来到元淑妃面前,扑通一声就跪下了,直接就道:“老奴有罪,请淑妃娘娘责罚。”
  
  元淑妃手一抖,热茶淋出,把她给烫得直咧嘴。可她此时可顾不得自己的手,赶紧就跟那嬷嬷问:“到底出了什么事?说!”
  
  那嬷嬷带着空腔说:“安排到凤家少爷那里的姑娘小婉昨夜失踪了!是早上凤家少爷那里的人来回报的,说凤家少爷一个人睡得香,衣裳也穿得整齐,床榻也整整齐齐,屋子里除了他以外,并没有任何人。那小婉确实是曾进去过,下人们看到的,进去后也曾听到说话声。可是后来就没了动静,他们以为是睡着了,也以为是两人动静小听不到,可是今早才发现小婉失踪,再问凤家少爷,他却说昨夜根本就没有人进过他的房间,他睡得很死,什么都不知道。”
  
  元淑妃心中大惊,“失踪?怎么可能!”这宫里如今密如牢笼,所有的部署都是八皇子的人,怎么可能让一个女子就这么凭白失踪?“你们可有找过?”
  
  “老奴也觉事态严重,着人在宫中秘密的查找了一整天,却连个影子都没找着。”那嬷嬷也是一脸纳闷,“就好像人突然间就消失了一样,又像是压根儿就没出现过,就像那凤家少爷说的,昨夜根本什么都没发生。”
  
  元淑妃惊出一身冷汗来,怪不得凤子睿今日表现得那么自然,敢情人家昨夜睡着了,根本都不知道那女子进去过,而那女子也不过就进去了一小会儿,肯定没得逞,然后就不见了。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是那女子自己藏了起来,还是凤子睿身边有帮手?
  
  她百思不得其解,却也不为难这嬷嬷,只道:“继续给本宫找,哪怕在这宫中掘地三尺,也得把人给本宫找出来!还有,不用顾及那些个妃嫔宫院,挨个儿进里头去搜,就说本宫丢了当年进宫时皇上送的镯子,必须每一个角落都查到,哪怕是皇后那老妇的景慈宫,也不能放过!”
  
  这一番吩咐下来,宫里立即就开始了明目张胆的搜找,惹得后宫一众妃嫔苦叹连连,却又不敢说什么。元淑妃如今是天武帝心尖儿上的人,就连皇后都选择了忍让,连云妃都没有任何行动,她们还能如何?
  
  可惜,将近一夜的搜找都没有结果,只是闹得后宫之人都睡不好觉,心里皆在琢磨着这元淑妃到底是发的什么疯,真的只是在找一只镯子么?
  
  而面对这样的搜找,最害怕的其实是丽妃。她到是不怕找什么镯子,她是怕她屋子里的那些个东西被外人发现。又是灵位又是棺材的,一旦被发现了可该怎么办?
  
  然而,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她那么多东西根本想藏都无处可藏,进来搜查的人几下就给翻到了,人们不由得大吃一惊。那带头的嬷嬷把丽妃跟元淑妃之间的关系思索了一番,没有声张,而是选择了暂时把丽妃稳住,再偷偷派人赶紧去跟淑妃娘娘禀报……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