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20章 什么都找不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吴英自从升任总领太监之后,就把章远这屋子霸占成了自己的,对于这里头的一切陈设以及章远留下的金银珠宝和银票,他都理所当然地划归为自己的财产。为此,那吴英一连做了好几晚的美梦,就为了这笔飞来之财。要知道,这可是从前倾他一辈子也赚不到的呀!可见天武帝对章远该有多宠信。
  
  不过他到底是生活在宫中的人,不能随意出宫,更不能随便让人把宫中财物给带出去,那都有违宫规的。这些物件儿和钱财他可以在宫中享用,想要运送出去也不是不行,但至少得他再把脚跟站稳一些,让所有人都认了他的地位之后,这事儿才好办。所以眼下,章远之前所得的所有东西还都在屋子里,一样都没少。
  
  凤羽珩一点儿都不客气,也一点儿都不怕被人怀疑,直接把这屋子给搬了个空。要不是嫌费事,她都想把那些桌椅一并搬走了。可即便是这样,眼下的场面也保管那吴英回来之后吓得个半死,这事儿肯定要查,却也只能是无头公案,根本查不到究竟。
  
  她很满意自己的成果,拍拍手离开,却是跟着章远往罪奴司去,直到看见章远被送他来的太监交接给罪奴司的宫人,又看到罪奴司的负责人很是势力眼地把他给扔到一个最靠北边儿的屋子里住四人的通铺后,这才也悄悄地跟了进去。
  
  这个时辰,除去新来的章远之外,其它罪奴都在外头干活儿呢,就连章远也只是被允许进来换上罪奴司统一的衣裳,之后也要立即出去做工。听说今日等着他的是两百多件衣裳,还有五大缸等着满的水。凤羽珩进来时看了那些口大缸,只觉得要是一整天不闲着的话,最多也就装满两缸,五缸实在是故意在刁难人了。
  
  章远几乎绝望,愣愣地看着这间又脏又冷又有着很恶心味道的房间,重叹了一声,开始换装。凤羽珩赶在他换衣裳之前现了身,轻轻地掩了他的口,说了句:“别出声,是我。”
  
  章远真觉得这御王妃就是个仙女,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进来了,要知道,罪奴司的眼线也是很多的,就在他这院子里就有很多正在干活儿的宫人,御王妃到底是咋进来的呀?
  
  当然,他知道主子的隐晦之事不能问,也不该去揣摩,只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对方身份,不会出大声的,这才被凤羽珩放了开,然后一小包银子和几张银票就塞到了他手里来,就听凤羽珩说:“都是从吴英住的屋子里偷出来的,应该是你以前存的吧?你放心,所有你以前的东西我都给你偷出来了,放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你想要,我随时随地都可以拿给你。亦或是有一天脱了困境,再把新屋子收拾得跟从前一样都行。但眼下你在这地方,却是不方便留太多钱财在身上,这些你先留着应急,给那罪奴司的掌事一张大额银票,至少那五大缸水能免了。”
  
  章远看着这些东西,眼泪不争气地就往下掉,他想跪下给凤羽珩磕头,却被凤羽珩拦住了。凤羽珩摇摇头说:“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保住自己性命要紧。包括这间屋子里的人,也要小恩小惠的给一些,尽量让自己日子过得好点。父皇如今生了怪病,这才性情大变,我们都在想办法让他尽快恢复,你要是在这期间把小命给丢了,待有一日父皇清醒过来,怕是又要因你上火了。”
  
  章远抹着眼泪,想着那个没良心的老皇帝啊,眼泪就一把一把地流。
  
  凤羽珩无意跟这小太监多言,钱财留下,身形一晃就闪人走了。章远就觉得自己眼睛一花,揉眼的工夫就不见了御王妃,心中又暗叹对方功夫实在太好,就跟皇上身边儿那些暗卫似的,整日里神出鬼没。再想想凤羽珩所说的老皇帝是因为生了怪病,不由得又担心起来。
  
  离开罪奴司,凤羽珩并没有直接出宫。眼下天已经大亮,听宫人们说皇上在乾坤殿都开始上早朝了,想来昨晚还是没累着,还有精神上朝。她于是又调转了方向,往存善宫那头奔了去。
  
  丽妃查过了,元淑妃的地方也必须查。如果真有养蛊人,她觉得,十之八九就藏在存善宫内。虽然还不知道该如何对付一名蛊师,怕就是查到了,自己一时半会儿也奈何不了对方,甚至都不能当场抓人。可至少要做到心中有数,然后再出去另想办法。
  
  然而,她的想法还是天真了些。十拿九稳之事,到了存善宫之后,却偏偏栽在了最后一成上。
  
  存善宫根本没有外人!
  
  也就是说,她把存善宫整个宫院,包括正殿和偏殿,里里外外都搜了一大圈,根本就没有发现可疑之人,也根本就没有发现可疑之物。这座存善宫,干净得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所有的宫人都是正常的,都是原本就在宫中做事的,她能确定没有可疑。可这就是怪了!皇上中蛊,性情大变,最得益之人就是元淑妃和八皇子,如果元淑妃这里是干净的,难不成人在盛王府?
  
  那更不可能啊!如果人真的在盛王府,当初就不会有八皇子被押赴刑场差一点就被砍头之事,那人要行动早就行动了,不可能等到玄天墨出事的时候才有动作。更何况,那些日子玄天墨被关押在死牢里,根本无力与外界沟通。
  
  凤羽珩觉得这里头实在是蹊跷,于是她干脆没走,就留了下来等元淑妃回来,想听听看看她在宫里都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元淑妃是从昭合殿回来的,到也没让凤羽珩多等,没多一会儿就回了宫。可她也没做什么出奇的事,回来就沐浴更衣,然后躺在软榻上,由两个宫女给进行全身按摩,一边儿按还一边儿说:“浑身都疼,皇上现在还真是跟二十多年前一模一样呢!”
  
  那两个按摩的宫女嘴巴也甜,说话都顺着元淑妃说:“娘娘也跟二十多年前没差别,又年轻又妩媚,皇上不喜欢才怪呢!这是皇上疼爱娘娘,要依奴婢来,保不齐娘娘就还能再给皇上生个皇子。”
  
  一听这话,元淑妃忍不住掩着口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好不容易停住了,这才又道:“皇子就算了,皇上那么多儿子,就是再生个皇子也不见得多讨他欢喜。更何况本宫只是看起来年轻,岁数却还是在那里摆着呢!不过这阵子没少吃滋补的东西,这肚子如果争气的话,要是能怀上个公主,那才叫天大的好事。在咱们大顺啊,生皇子不是喜气,生公主才是大喜。”
  
  “是!娘娘一定能生下一位漂亮的小公主!哦不!是两个,一定怀个双生胎。”
  
  两个宫女把个元淑妃给哄得眉开眼笑,凤羽珩听在耳朵里却也是有些心惊。她到是把这事儿给忘了,古代女子经人事早,元淑妃十五岁刚及笄就入宫,虽说过了二十多年,可算起来也就不到四十的岁数,这样的岁数再加上宫中的保养,再加上这连日来的恩宠,没准儿还真能让她再次受孕。这女人现在就这么嚣张,如果真让她怀孕了,皇宫可就真的成了她们母子的天下。
  
  凤羽珩暗里下了决定,一会儿要偷偷的给她喝的茶水里放些避孕的药物,虽然招数阴损,可用在元淑妃身上却让她只觉不够,怎么阴损都不解恨。
  
  她这头在存善宫蹲点儿守候,想着八皇子下了朝没准儿也能往这边来,母子两个人凑到一起兴许能说出些实质性的话题来。
  
  与此同时,宫中偏僻小院儿里,凤子睿也从床榻上坐了起来,再无睡意。
  
  说起来,要不是昨夜睡到一半时元淑妃那头的人来搜查,他还能起得再早些。毕竟在这宫中住着,警惕是时刻都要保持的,再加上皇上都已经上朝了,他更不可以贪睡。不过昨夜折腾了那么一出,闹得谁也睡不好觉,子睿到底就是个十一岁的孩子,正是缺觉的年龄,这才起得晚了些。
  
  他坐在床榻上,第一个念头就是在想:姐姐昨晚来了吗?应该是来了吧!虽然没有见到,但是他有感觉。那个是与他连着心的亲姐姐,他能感觉到姐姐就在身边,只不过没有现身来见他。他也知道姐姐一定不放心自己一个人留在宫里,所以偷偷地来看,又想让他真正地长大独自面对事情,所以选择了来而不见。
  
  子睿抿起嘴笑了起来,这种时刻都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如今他能够感觉到自己是在跟姐姐和姐夫一起并肩战斗,虽然这种战斗比较隐晦,但还是能让他感觉到激动万分。
  
  不多时,外头有宫女推门进来,是昨夜那个守夜的、又跟他说过话的丫头。
  
  子睿看着她端了一盆水放到架子上,然后走到自己跟前来,先是行了个礼,然后道:“少爷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昨夜折腾了那一出,怕是还没醒饱呢吧?”说话声音很轻,带着真切的关怀。
  
  子睿摇了摇头说:“不睡了,进宫是客,皇上都在上早朝,我怎么能贪睡呢?不好的生活习惯会被人诟病,这要是传了出去,我到是没什么,就怕有人会说我姐姐管教无方。”他说完,又盯着那宫女看了一会儿,突然问了一句:“你真的是飞宇殿下派来的人?”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