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24章 你们的报应,我凤羽珩亲手来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其实,宫中妃嫔都不难看,毕竟当初也是经过层层选拔才得以入宫的,样貌非常标志。可这种美也得分跟谁比,跟封昭莲这张脸去比,那就实大是差太多了,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来形容都觉不够,也难怪封昭莲恶语出口,这几个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皇后亦冷眼看着这几个,又往湖水里瞅了几眼,直到看见那入水的太监已经托着子睿往岸边划过来,这才略微安了心。然后再低头看向美嫔,冷冷地问了句:“是谁给你们的权力,恶意戏弄皇上请入宫来的贵客?你们可知,那孩子是御王妃的亲弟弟?那是皇亲,你们究竟是哪里来的胆子?”
  
  香嫔和刘贵人不敢吱声,到是美嫔胆子大一些,开口道:“是凤家少爷主动下去打捞的,并不是嫔妾等人恶意戏弄,还望皇后娘娘明查。”
  
  “分明就是……”月容话说到一半,看着那美嫔,突然就想起了临来的时候德妃娘娘与她说的话现在这座皇宫是属于八皇子的,后宫是属于元淑妃的,你记着,能躲就躲,不能躲就讨好,千万不能跟她们对着干,那样会害了凤家少爷。月容想到这儿,话语突然就转了个弯儿,声音放轻了些与皇后说:“是凤少爷心肠好,主动帮着齐贵人捞金簪,也不知捞到没有。”
  
  皇后看了这月容一眼,并不觉得意外,也不再跟美嫔等人计划,径自走到已经被放上岸的子睿身边,同时吩咐身边人:“宣了太医往景慈宫去,再叫软轿来,把凤家少爷一并送回景慈宫。”说完,又弯了腰,主动从凤子睿手里把他握着的一枚发簪给拿了下来,看了一会儿说了句:“到是挺好看的,本宫就留着了。若没什么事,你们也回吧,大冷的天儿,园子里有什么好逛的。”
  
  说完这话,转身就走。封昭莲立即上前把子睿给抱了起来,然后加快脚步,赶超了皇后往外头走,以便尽快迎上来接人的软轿。
  
  而美嫔几人却傻了眼,大叫一声:“齐贵人还在湖里!”
  
  然而,并没有人去理会就好像从来也没有出现过齐贵人一样,皇后一行人很快就出了园子越走越远,就留下她们这些人盯着湖面,眼瞅着齐贵人没了声息。
  
  香嫔打了个哆嗦,幽幽地道:“这肯定就是没救了吧?”
  
  “不然呢?”美嫔反问了句:“你觉得,咱们谁能下去救她?”说完,还问问身边的侍女,“你们可有会水的?”
  
  侍女们摇头,“奴婢不会。”
  
  “那就是了。”美嫔道:“不要害怕,不过是死了个人而已,多正常的一件事。这后宫平静了二十几年,也是该有人死死活活了。更何况,人是皇后那头踹到河里的,咱们别的不管,就只管把今日之事一五一十地说给淑妃娘娘听,不怕没人给齐贵人作主。走吧!”
  
  几句话的工夫,就更没人理那落水之人,只剩下齐贵人的宫女跪在岸边不停地哭泣。
  
  太医院那头,竟是孙齐领了差事,带着助手徐茂一并过来给子睿看诊。这才人皆是当初凤羽珩送进宫来的,可心肠却截然不同,一个曾在刘嫔一事中给凤羽珩下了个套,一个则是王林的表亲,始终与凤羽珩的立场保持一致。当然,这些事情凤羽珩并没有对外人讲,对于皇后来说,这不过是太医院两个普通的太医而已。
  
  凤子睿在湖水里侵得虽久,但也并无大碍,取了暖灌了姜汤,此时已经有所好转。孙齐开了几副暖身的方子便带着徐茂退下了,可却在临走出景慈宫时,回过头来看了皇后一眼。而这一眼与皇后的目光对了个正着,看得皇后心里“咯噔”一下。再想把人叫住问个究竟,孙齐却已经带着徐茂走出了内殿,偏偏封昭莲还跟她说了句:“怎么着?宫里的太医院也完全倾向于元淑妃那边了吗?”
  
  皇后神经恍惚了一下,又觉得自己是太过敏感了,还是封昭莲说得对,那孙齐肯定是元淑妃的人,来到景慈宫也不过就是替着元淑妃来向她示威,所以才有了刚刚那警告性的一望,而跟其它的事,没有关系。
  
  她这算是自我安慰,可是眼下除了自我安慰之外,还能做什么呢?转回头看了一眼在床榻上已然转醒的凤子睿,元奈地摇了摇头,开口道:“这要是放在从前,宫里什么人敢欺负济安郡主的弟弟?就是皇上也得把你护得跟飞宇一样好。可惜啊,世道变了,别说是你,就是连本宫,都没了一个中宫皇后该有的权力和底气。”她说着,伸手去摸了一把那孩子湿漉漉的头发,又道:“你姐姐一定已经在宫外想办法了,且再忍忍,本宫就不信那元淑妃真的能一直嚣张下去。”
  
  封昭莲在边上坐着,很是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到底是皇后,皇上不是没说把你这中宫之位换给元淑妃么?那你就该拿出皇后的样子来!元淑妃那个德行,是不是该管管?后宫之主管教妃嫔,应该的吧?”
  
  “管不了。”皇后实话实话,“自身都难保,还能管得住谁?”
  
  凤子睿听着这二人的话有些着急,真怕她们因为自己再吵起来,于是赶紧半起身子想要给皇后谢恩,却被皇后又给按了回去:“不管跟本宫客气,你的身子还没好,就躺着吧!在本宫看来还是个孩子,却要遭这份罪,可惜啊!本宫现在也护不住你,所以,还是要你自己再机灵一些,像御花园那种地方,以后能不去就不去了。”说完,又冷眼扫了那一直跪着的月容一眼,道了句:“时德妃身边的人吧?你家主子既然派了你出来,就该好好照看凤少爷,你是宫中老人,该知道什么地方能去什么地方不能去,今日之事本宫不想再看到第二回,懂吗?”
  
  那月容赶紧磕了个头,“奴婢知错了,以后一定照看好少爷,请皇后娘娘恕罪。”
  
  她这话说完,封昭莲又来了脾气“你跟时德妃的丫头面前到是挺像个皇后,怎的就不能在元淑妃面前也硬气起来?早知道你这么脆,刚才我就应该把那四个人全都踹河里去淹死算了。”
  
  “哼!”皇后一声冷哼,“你到是过了瘾,也随性潇洒,却不知那齐贵人的一条命,会给后宫引来什么样的风波。你觉得元淑妃能就这样算了吗?这笔帐还不是要算到本宫的头上。”
  
  “那又如何?”封昭莲挑唇而笑,“我且问你,事到如今,你还怕她找事儿不成?你还怕有人来跟你算帐不成?皇上心里的帐不是早晚都要算么?”
  
  皇后叹了一声,没再说话。封昭莲说的没错,她现在也没什么可怕的,这条命本就攥在人家的手里,留着她不过就是为了钓鱼,既然现在鱼还没上钩,她这中宫之位就无人可动。至于以后,一旦鱼上了钩,她就是再小心谨慎也是无济于事。这样一想,心中也就释然,于是点了点头,道:“说得也是。”再对身边的侍女芳仪说:“今日那美嫔本宫瞅着也不是什么好物,你去传本宫懿旨,美嫔降位至婕妤,迁出原本居住的宫院正殿,住到偏殿去吧!”
  
  子睿的病到没有多严重,皇后没敢给他太医院送来的药,只在景慈宫里着人给煮了姜汤一直喝着,直到天都黑了才用软轿把人送了回去。
  
  子睿对于今日之事十分愧疚,主要是对月容,直到回了自己的房间他才对月容说:“月容姐姐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是我一定要出去的,这跟你没关系,可是你在皇后娘娘那里还是把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子睿心里很过意不去。”说着,又看了看月容被美嫔的宫女打肿的脸,心里默默想着,今晚一定要精神一点,姐姐还来的话最好能见上一面,帮着月容要些擦脸的伤药。
  
  凤羽珩依然是子夜时分入宫,就隐在凤子睿的房间里默默地看着这孩子。对于宫中之事她还没有听说,但总觉得这小家伙今晚像是有事,不然为什么一直在床榻上坐着不睡觉呢?一双大眼睛还四处张望,像是在找什么人。
  
  不一会儿,月容推门进来,无奈地说:“奴婢见屋里的烛火一直都没吹,就知道少爷一定是没睡,怎么了?为什么睡不着?”
  
  凤子睿不瞒她:“我想等我姐姐,她如果进宫来看我,我就可以给月容姐姐要些伤药。你的脸越来越肿,这样不行。我姐姐的药很管用,不疼也不苦,太医院都比不了的。”
  
  听着子睿这话,凤羽珩这才注意到那月容转过来的侧脸,果然红肿一片,唇角还挂着血痕结的疤。不由得疑惑顿从心头起,眉心也紧紧地攒了起来。而这时,子睿跟月容二人到是又说起白天之事,一来二去的,凤羽珩也就听了个清楚明白。
  
  敢情这是有人在宫里头欺负她弟弟了!
  
  封昭莲踹到湖里淹死了一个,恩,这很好。皇后降了另一个的位,恩,这也不错。这两份恩情她凤羽珩记得了,可那降了位份到婕妤她却并不觉得十分过瘾,毕竟子睿和月容话里话外都透露出那美嫔是个主使者,就是她将子睿逼得跳了湖。当然,还有另外两个人,也不该就这么轻易放过。
  
  她隐去身形,在桌子旁边再现身出来,轻轻地放了一瓶去肿的药还有一包暖身的冲剂以及预防感冒的冲剂在桌上,这才又隐身而去。
  
  还活着的三个,你们的报应,我凤羽珩亲手来给!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