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25章 凤羽珩的报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所谓仁慈,早就在来到这大顺朝之后,在这些人情冷漠与勾心斗角明刀暗剑里一点点的消磨干净了。她凤羽珩本就不是圣母,一向有仇报仇,动她的人,动她的钱,都相当于动她的逆鳞,她,不会放过。
  
  刘贵人,香嫔,美嫔,她记住了这几个名字,虽不知道都住在什么宫院,不过这好办,罪奴司里还有个章远呢,过去打听一下还是很容易的事。
  
  章远对于宫中十分了解,很是详细地给凤羽珩指明了那几人居住宫院的方向。凤羽珩没在罪奴司多留,匆匆奔着仇家住处而去,只留下章远站在罪奴司的茅厕边上,看着凤羽珩的背景,猜想着明日宫中会不会发生血案。总觉得御王妃的脸色不对劲呢,那几位是怎么招惹这尊玉面罗刹了?
  
  三个人,三种下场。对于直接命令子睿下水的美嫔,她最为怀恨在心,干脆把人绑了扔进空间,然后再到那御花园的湖边“扑通”一声就给扔了下去。扔下去时还不忘在那美嫔身上绑了两块儿大石头,以助她沉得更快一些,给齐贵人去做伴。“不是喜欢合起伙来狼狈为奸么,那就在阴曹地府勾结个痛快吧!”她面色阴沉,看着那美嫔落水后很快就没了影子,又返了身往刘贵人和香嫔的住处而去。
  
  不是她心恨,而是对方的歹毒心思让她觉得不能原谅。她对那个弟弟本就心疼又亏欠,直到如今看到子睿断掉的小指都心里难受,却偏偏有人要为难她那唯一的弟弟。要不是皇后和封昭莲去得及时,怕是子睿的命都会没了吧?她不敢去想后果,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一切隐患都连根拔去,不能留一丝危机。
  
  刘贵人和贵嫔的下场稍微好上一些,没有直接被扔到河里淹死,但却是在被迷昏之后扒光了衣裳,由凤羽珩利用空间带到了昭合殿内。
  
  今日天武有些累,到是也对元淑妃进行了宠幸,却并没有折腾得太久,她到时已经沉沉入睡,就连元淑妃也窝在天武的怀里睡了去。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凤羽珩还是用迷药将二人迷晕,再将那两个女人一并扔到龙床上去,在天武身边一边一个,到是把个元淑妃给挤远了些。
  
  趁着这个机会,她给天武帝把了脉,却并没有在脉象上发现异常。可此时的天武并没穿衣物,胸口隐隐有一道黑线被眼尖的凤羽珩看到,引得她皱起了眉。
  
  伸手往胸口黑线处按了按,并没发现实际性的东西,黑线好像就浮在皮肤表面,像是正常的色素沉淀一样。可她就是觉得不对劲,再看看殿外,守夜的太监许是早就得了元淑妃的吩咐不许进来,她便干脆将天武帝运到宫间里去,一直送到手术室的床上。
  
  当然,她并不想给天武做什么手术,只是想拍个透视片子,想看看天武帝的胸腔里头到底有什么。另外再做个脑ct,脑内部情况她也想做个全面的了解。
  
  眼下时间紧任务重,凤羽珩几乎没有任何耽搁,也不管天武帝此时根本就没有穿衣裳,完全以一个职业医生看待病人的眼光去看待他,从头到脚地给他做了个系统的检查。之后,不等结果出,立即将天武运送出去,再将床榻上的人给摆好,这才又返回空间,一隐一现地出了宫去。
  
  次日清晨,子睿醒来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桌上莫名出现的一堆药物,他心头一动,下意识地就喊了声:“姐姐?是你来了吗?”再等一会儿,发现并没有人回答他,不由得有些落寞。不过那些药物又让他坚信是凤羽珩送来的,因为那样的药除了凤羽珩以外别人根本不可能有。他开心地下了地,连鞋子都没顾得上穿,立即就扬声喊起来:“月容姐姐!月容姐姐!”
  
  月容前晚就守着子睿没睡,昨儿又受了惊吓,此时子睿昨夜坚持没有让她再守夜,放了她回去睡觉。不过宫里的丫头啊,早就习惯了时时刻刻侍候主子,哪怕是回去歇着,次日也绝对不会比主子晚醒。子睿才叫了两声,她便端着水盆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他光着的双脚,赶紧道:“少爷怎么光着脚?这地冻天寒的小心着凉,快快把鞋子穿起来!”
  
  子睿到也听话地回到床榻边去穿鞋,一边穿一边指着桌上的药说:“月容姐姐快看,那些都是我姐姐送来的药,有治伤寒的,还有给你擦脸的,你快些试试,我姐姐的药是全天下疗效最好的。”
  
  药王菩萨济安郡主的大名,纵是对于常年居在深宫的月容来说,那也是如雷贯耳的。虽说一个下人,在宫中挨个打什么的也习惯了,并不觉得有多委屈。更何况,下人没有主子允许是不得用药的,但眼下她的主子是凤子睿,又有凤羽珩前来送药,月容也不由得一阵心动,赶紧跑过去看那些新奇的药物。
  
  子睿像个小大人一样地给她念着药盒上写着的说明,并帮着她把那涂脸的药膏打开,轻轻地在两边脸颊都涂了一层。月容只觉得有阵阵凉意袭上脸上,原本还是火辣辣的疼痛瞬间就被冷意取代,不但减轻了不少,还有些镇静的作用,让微有些发麻的脸颊也不再有麻感,很是舒服。
  
  她不由得感叹:“果然是神医神药,奴婢真没想到这辈子竟然还有福份用得上御王妃的药膏,如今想来,昨天那顿打挨得也值了呢!”她说完,看向子睿,很开心地说:“能有这样的姐姐,少爷真是好福气。”但却聪明地没有过问凤羽珩是什么时候来的,也没有问她是怎么来的,如何能做到躲过那么多宫中守卫。她知道,那些都是主子们的秘密,这样的秘密,做下人的还是少知道为妙。不过她还是告诉了子睿另一件事:“今日皇上心情不好,八成也不会往这边来传召,但也没说让少爷出宫,所以少爷还是留在院子里为好,千万不要出门去。”
  
  “皇上心情不好?”子睿不解,“有淑妃娘娘伴在身边,他怎么还会心情不好?”
  
  “那是因为淑妃娘娘心情也不好。”月容叹了口气,却并没有跟子睿多说,只是告诉她:“昭合殿那头出事了,受牵连的人怕是不少,咱们能避就避一下。”
  
  昭合殿的确出事了,以至于天武帝都没有上朝去。今日早朝取消,大臣们在乾坤殿那头议论纷纷,却谁也不知道,这皇帝不上朝,竟是因为一觉醒来之后,身边多了两个女人。
  
  元淑妃坐在天武帝身边不停地抹眼泪,看着那香嫔和刘贵人跪在二人面前,尽量心里的怒火已经燃到了极点,可她还是做出了一副既委屈又大度的样子,抽抽鼻子说:“两位妹妹如果有这样的想法,大可以跟姐姐来说,或者去跟皇后娘娘说,再或者跟皇上直接说,让敬事房那头递条子,总归得按着规矩来,这三更半夜的做出这种事,本宫的脸面估且不提,你们让皇上情何以堪啊?这样的事儿传出去,那就是……”她话语止住,看了一眼天武帝,没有再说下去。
  
  但话却是被天武帝主动给接了过来“那就是惑乱宫闱。”天武的脸已经沉到了极点,盯着眼前这两个衣衫还没穿整齐的女子,恨不能徒手把人给撕碎了。他今早醒来就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对劲,这龙榻本是很宽敞的,只睡他跟元淑妃两个人剩余空间还是很大,一点都不会觉得挤。可今日就莫明的觉得憋闷,好像身边有很多人,缠得他闷不过气来。他记得自己还叫了声爱妃,紧接着就听到了元淑妃猛地一声惊叫。
  
  就是那声惊叫让他彻底醒过神来,腾地坐起身,就看到了一起躺在床榻上的香嫔和刘贵人。他当时是又羞愤又气恼,再看元淑妃泪挂满面的样子,就觉得自家爱妃实在是受了太大的委屈了,想搂过来安慰一番,偏偏那刘贵人还横在二人中间,他气得直接把两个人都扔下了床,那二人也就是在这一震中惊醒过来。
  
  “皇上,臣妾是冤枉的呀!”听着元淑妃和天武帝的话,香嫔和刘贵人的命魂都快要吓没了。可同时她们也是想不明白,明明就在自己的宫院里歇着,为何一觉醒来就到了这昭合殿?还有,她们身上的衣物是被谁给脱了去的?这一系列过程为何她们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二人跪在地上抖成了一团,只觉得死亡的气息正在逐渐逼近,天武帝一脸怒气,而元淑妃却还在旁边添油加醋:“皇上,都是后宫姐妹,也莫要为难她们。臣妾想着她们也是对皇上思念太甚,这才做出如此行径。不管怎么说,都是因为感情,皇上要不……就将两位妹妹留在昭合殿吧!臣妾老了,也该换新人来侍候皇上,往后臣妾……就不来了。”
  
  她说完,竟站起身作势要走,天武帝瞬间就慌了,一把将元淑妃给拽了回来,也不管这内殿里还有旁人在,直接就将人按坐在自己大腿上,急着道:“爱妃千万不能说这样的话,朕的心里就只有爱妃一个,爱妃无论如何也不能扔下朕啊!”说完,再看看地上跪着的那两个人,恨得直咬牙:“把她们两个给朕拖出去,杖毙!直接杖毙!”
  
  这杖毙一出,香嫔刘贵人一下就瘫了,二人拼命地叫着:“臣妾冤枉!臣妾实在是冤枉啊!臣妾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怎么来的,明明是睡在自己宫院里的呀!可是一睁眼就到了这边,一定是有人绑架了臣妾啊!皇上饶命啊!”
  
  这样的叫声叫得天武帝心烦,头似乎又疼了起来,他赶紧揽住元淑妃,试图从她身上找些精神慰籍。元淑妃也配合着轻轻拍他的后背,心里却是阵阵发慌。那二人最后的话引了她心神不宁……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