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26章 总有一天,全都杀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苏联1941 荒原闲农 
昭合殿外,杖责香嫔和刘贵人的声音一声声地传来,那是板子打在身上的动静,每一下都让天武帝觉得心里舒坦。
  
  昨夜是个耻辱,他虽是皇帝,虽然后宫佳丽无数,虽然那二人从前也是宠幸过的,但他却从来也没干过这种一夜召三位妃嫔侍寝的事。如此荒淫无度,这跟禽兽有什么区别的?这样的话如果传到外头去,他这个皇帝的脸面往哪儿放?
  
  这样一想,就觉得外头杖毙的过程太慢了,不由得焦躁地大声道:“打快一点!打快一点!把她们的嘴堵上!朕不想听到她们的叫声!”
  
  而此时的元淑妃就乖乖坐在天武帝的腿上,看上去像是不停地在安慰着天武帝,可实际上却也是在安慰她自己。那二人被拖着出去时说了什么?她们说: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怎么来的,明明睡在自己的宫院里,一睁眼就到了这边?
  
  这样的话让元淑妃一下子就想到了玄天冥曾与她说过的两件事,一件是当初盛王府被盗,一夜之间,所有的金银财宝全都不见了,神不知鬼不觉,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暗卫们那么多双眼睛都是白长的,连只鸟都没查着。还有一件事比丢钱财更恐怖,那就是她们为凤子睿安排的晓事人莫名奇妙地就到她儿子的床榻上,也是跟香嫔和刘贵人一样,完全不知道过程,就那么神突出其来,打得人措手不及。
  
  直觉告诉她,这一系列事件都是同一个人或者同一伙人做的,这太可怕了,对方居然可以把事情做得如此滴水不漏,如果昨夜对方有杀人之心,那是不是杀了自己也一样简单?
  
  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在睡梦中死去,元淑妃猛地就是一哆嗦,天武帝察觉到了赶紧就问:“爱妃,怎么了?”再看元淑妃面色苍白,就觉得她也一定是因为昨夜之事感到羞愧,于是安慰她说:“事情都过去了,朕会命皇后……哦不,就由爱妃你亲自整顿后宫,所有看不顺眼的人随你处置,以确保以后再也不会有类似事件发生,好吗?爱妃你别害怕,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朕一定会保护你,绝对不让你受到一点伤害。”
  
  天武说这话时,其实脑袋并不是很清楚的,这种感觉他时不时就会产生,有些糊涂,有些头疼,还有些发晕。如果是他自己独处,一上来这个劲儿就会特别难受,难受到无处排遣。可一旦有元淑妃在身边那就好办得多,只要他把人抱住,只要不停地说好话,只要能哄得这爱妃开心,让对方笑一下,他所承受的一切痛苦就都会烟消云散。
  
  天武帝认为自己一定是生了什么病,而元淑妃就是治他那种病的最佳良药,他喜欢跟元淑妃在一起,就像一颗心找到了归属,那种爱意让他恨不能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对方看,更恨不能把这江山拱手相让。有多少次他都有冲动直接就传位给他跟元淑妃生的儿子,可那话一到嘴边,就又好像有另外一股力量把话再往回拽一样,让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他的心神其实很乱,唯有元淑妃在身边才能安静下来,他享受这种安静,享受这样的感觉,所以,不管怎样,谁也不能把他的爱妃从他身边夺走,一切让他的爱妃不高兴的事、人,他都要铲除了去,哪怕清空这座后宫也在所不惜。
  
  这时,新提拔上来的大太监总管吴英进了内殿来报:“皇上,香嫔与刘贵人已经咽了气儿了,这尸体……”
  
  “扔了扔了!”天武帝极不耐烦地摆摆手,“扔得越远越好!”
  
  “奴才领命。”吴英说完,又看了元淑妃一眼,再道:“皇上,还有一事。美嫔娘娘她……”
  
  “美嫔又怎么了?”天武听得厌烦,“这些个女人一个个不好好活着,整日里弄些个幺蛾子,她们要是都不想活了干脆就去死,谁也不拦着!”
  
  吴英心里一颤就觉得现在的皇帝跟以前实在是截然不同,这性子说变就变,变得也太快了些?他虽已经投靠元淑妃,虽然希望皇上越糊涂越好,但当天武帝的性情变得太过明显时,心里也不得不多合计几番。“皇上!”吴英道:“美嫔已经死了,是昨天夜里被人绑了石头扔到了御花园的湖里,淹死的。”
  
  “什么?”元淑妃突然的一声惊叫,一下就从天武帝身上跳了起来,直问那吴英:“美嫔被人扔到了湖里?还是御花园里的湖?”
  
  吴英点头:“回娘娘,正是。”
  
  “这……”她突然想到昨日听闻御花园那头出了事,美嫔几人欺负那凤子睿,把皇后都惊扰了。住在景慈宫的那个妖人封昭莲当场就踹到湖里淹死一个齐嫔,而这一夜,又一连失了香嫔、刘贵人,以及现在的美嫔,依稀间,似乎有头绪被她抓了住,却又一时理不清楚。
  
  天武帝拉着她的手问:“爱妃,怎么了?”
  
  元淑妃面色惨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天武帝喝斥那吴英:“娘娘胆子小,你怎的当着她的面说如此血腥之话?快快出去!爱谁死谁死,只要朕的爱妃好好的,你们就什么也不用来报!”
  
  吴英躬着腰出了内殿去,元淑妃却真的是吓着了,她突然意识到,这四个人在死亡之前都做了同一件事,那就是欺负凤子睿。如今四个人都死了,那说明什么?说明是有人在替凤子睿出气报仇,而在这世上,最最维护凤子睿的人,除了他的姐姐凤羽珩还能有谁?可是凤羽珩……难不成……她是妖?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本事?
  
  元淑妃突然就觉得这宫里头充满了邪性,有点儿阵阵发冷,就连被天武帝握着的那只手都变得冰凉冰凉,无论天武帝怎么揉搓都暖不回来。她跟天武帝告退,说想要回存善宫休息,天武帝本不想让她走,可是一看自己这爱妃脸色实在不好,这一夜发生的事又让他对元淑妃心生怜悯,于是赶紧道:“那爱妃坐着朕的御撵回去,看谁还敢欺负爱妃。”
  
  元淑妃匆匆道谢,坐了御撵就回了自己的宫院。一进屋就将一众下人赶了出去,就只留月秀一人。那月秀看出自家主子心中的恐惧,小声劝慰道:“娘娘不要多想,事已至此,就只能这样一路走下去。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也都得迎面应对,绝不能被那些事打倒了。”她说完,又献上了自己的分析:“娘娘您说,做这事儿的人,会不会是皇后身边的那个妖人?奴婢听说他本是千周的王爷,却被千周前国君害得不男不女的,这样的人就是妖人,妖人才能做出妖事啊!”
  
  月秀的话到是也提醒了元淑妃,是啊,还有个封昭莲呢!自己或许是想太多了,凤羽珩在宫外,如今皇宫里的把守那么森严,她怎么可能进得来。而封昭莲在宫里,他既然能踹到湖里去一个,就也能再弄死另外三个,这事儿说不定就是封昭莲做的。那人毕竟曾是千周皇室,指不定就有些特殊的手段,比如迷药或是其它什么的,再不济,不是还有他那张绝艳天下的脸么!
  
  可是再想想之前盛王府发生的事,又让她的心不得安宁。而除了盛王府之外,昨日大太监吴英也悄悄跟她提起自己屋子被人突然搬空一事,她当时就觉得跟盛王府被盗挺像的,如此说来,危机就在身边潜伏着,而她,却连个影子都抓不到,这太可怕了!
  
  月秀为元淑妃递上了一碗热茶压惊,却听到元淑妃咬牙切齿地道:“等着!等有一天本宫坐上了太后之位,一定把她们全都杀光!全都杀光!”一刹间,元淑妃的脸上戾气乍现,即便是跟了她多年的侍女月秀也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宫中大乱,宫外的御王府里,玄天冥也从大营那头赶了回来,听说今日没有早朝,便又赶去淳王府与玄天华碰头。而白泽却被凤羽珩叫了住,她跟白泽说:“早就想放你假让你到济安郡去看看芙蓉,这眼瞅着就到年关了,时间太紧,怕是大年夜都赶不到,你不如立即就走,能早一天到就早一天到,玄天冥那头我自会与他支会。”
  
  白泽听了这话心里很是感动,要不怎么说人就是得综合综合呢!他跟的主子是个冷面的,从来都想不到这些小事,可主子找的女主子却是个善人呀!不但想得心细周到,还特别大方温柔,他心里天天想着芙蓉,这不,就主动给自己放假了。
  
  只可惜,这个假就算凤羽珩给他放,他却也不能离开,他告诉凤羽珩:“这种局势下,属下不能走。京中危机四伏,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暴发宫变,属下得留下来跟在殿下身边。多谢王妃美意,白泽心领了。至于芙蓉那头……待京中局势稳定之后,我再去看她。”
  
  凤羽珩早知会是这个结果,也不意外,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在这样的乱世中,别说是异地的情侣,就算是都住在京城的人都不能每天见面,白泽是个忠心的下属,这种时候选择护在主子身边,是他的骄傲。
  
  目送着白泽追上玄天冥一并去了淳王府,凤羽珩转身回去,就想着歇一歇补个眠,这时,就见御王府的一名侍卫从外头骑马回来,离着老远就在叫她:“王妃!王妃请等等,属下有事报——”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