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28章 请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皇宫宫禁,除去上早朝期间开放以外,其余时辰未经传召,均不许任何人进入。那些下了朝的大臣们,有政务的就到政殿去处理,无政务的,只要出了宫门,当天就别想再返回来,就连皇子也不例外,想到后宫去看看自己母妃都是妄想。
  
  这些事情,早在回京途中玄天奕就已经听说一二,可他就不信那个邪!依着他对天武帝的了解,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就天武帝那性子,他巴不得儿子们见天儿的进宫去看他,虽然儿子们有好有坏各怀鬼胎,可他做为父母,却始终盼着享尽天轮,最是乐意见到儿孙满堂的场面。所以,玄天奕根本没把下人们关于宫里的奏报当回事,骑着马直奔德阳门。
  
  然而,大白天紧紧关闭着的宫门,却是将他生生地拦在了皇宫之外。
  
  玄天奕紧皱着眉看着面前这扇大门,人坐在马上,听着下方御林军向他禀报说:“眼下早朝时辰已过,宫禁开始,四殿下若是想进宫,请明日早朝时分再行进入。”
  
  他低头看那些个御林军,陌生的面孔,一脸傲气,赶紧比他这个皇子派头还要大。甚至在说完那番话后,又有另一位御林军接了句:“四殿下,请回吧!”
  
  他怒火中烧,很想学着玄天冥那样一鞭子挥过去,往死地抽这些个狗东西一顿。可惜,他到底没有玄天冥那样的底气。从前没有,现在就更不行。还是皇子,却已然没了王位,再加上曾经参与过老三逼宫的黑历史,他在京中的地位这些年可是一落千丈,要不是他心大,早就活不下去了。
  
  可到底还是有些疑问在心里憋得难受,他跟那两名御林军问道:“为何要宫禁?这命令是谁下的?”
  
  对方其中一人说:“回四殿下,宫禁的命令是皇上下的,至于为何宫禁,请恕属下不敢妄揣圣意。”
  
  “圣意?”玄天奕冷哼,“怕不是圣意,而是你们那位主子的意思吧?”
  
  御林军对答如流:“属下们守着皇宫,皇上就是属下们的主子,这自然就是皇上的意思。”
  
  “哼!”玄天奕无意再跟这些个奴才多话,马鞭一甩踏雪而去,“罢了,我明日再来。”
  
  眼瞅着玄天奕的马跑远,那两个守门的御林军互看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轻蔑之意。其中一人道:“不过是个被废了的皇子,跑来逞什么威风?”
  
  另一人也配合着说:“就是,犯上作乱的事难不成他以为咱们都忘了?”
  
  玄天奕的马越跑越远,一直到了平王府门口才停下来。这一路回京的担忧直到这一刻才真正的上升到巅峰,直觉告诉他,宫里要生变了,而且这次变故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不可挽回的地步。突然就有些后悔回京来,早知这样,他说什么也要把想容那丫头留在济安郡,在那头快活自在,总比卷进这场风波里来的好。那丫头是凤羽珩的妹妹,凤羽珩如今又跟老九成了亲,他总觉得这事儿迟早会牵边一片人,就连想容,也逃不过去。
  
  “实在不行,明日就劝着那丫头回去吧!”玄天奕呢喃着,同时也自嘲地道:“一个被削了王位的皇子,我留在京中还能干什么呢?早朝?早朝也轮不到我去上。”
  
  御王府里,玄天冥还没有回来,想容正说着济安郡那头的事,她告诉凤羽珩:“自从六殿下离开以后,那头的大事都被钱知州揽了下来,小事锁事上,就由我跟娘亲做了主。现在济安郡发展得特别好,比玉州和海州都更像样子,钱知州也总说,当了这么多年的官儿,却不及济安郡主在这边住上的短短几个月。他说他这辈子也没看到过济安郡这么好的治理,特别是那种公用马车,极大地方便了几处州县之间人们的往来,又因为价钱合理,以前很多没有钱雇马车又想走亲访友的人,如今都可以时不时的就出来转转。”
  
  想容说得很兴奋,从公用马车,说到济安郡内的治理,还讲到六皇子开的学堂,以及那边的百草堂还有玉矿,每一处都是欣欣向荣蓬勃发展。最后她总结起来说:“以前一直住在京城,觉得外头都是蛮夷之地,怎也不如京中繁华。可后来有了济安郡,我现在到觉得比起京城,济安郡才是咱们大顺最好的一处地方,现在所有人的心都往一处想,劲儿都往一处使,人人都希望郡里能发展得更好。二姐姐,你什么时候还能再回去呢?大家都很想你。”
  
  听着想容说济安郡的事情,凤羽珩心里也是阵阵激动。可以说,发展济安郡,是她按照后世的社会形态在这大顺朝进行的一个试验。济安郡的成功让她看到了希望,待有一天那样的治理方式得到更进一步的推广,才是真正的造福百姓。只是,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吗?想想眼下的政局,不由得又忧心起来。
  
  这时,门外有周夫人的声音扬起“王妃,老奴有事禀报。”
  
  忘川赶紧过去开门,凤羽珩的话也紧着接了过来:“早就说过夫人不必在府里自称老奴,我和九殿下从来都没把您当奴婢看。”
  
  周夫人笑着上前行礼,同时道:“那是主子们的关怀,老奴却不能不知好歹。”说着话,又冲着想容施了一礼,道了声:“见过三小姐。”
  
  想容赶紧起身还礼,很是受宠若惊地说:“周夫人一品诰命在身,想容不过是一介民女,周人这礼可是折煞想容了。”
  
  周夫人看着想容笑呵呵地道:“三小姐真是长大了,老奴记得当初到凤府去下聘礼,第一次见到三小姐,还是个怯生生的躲在家人身后的小姑娘。”
  
  想容脸一红,也想到自己当年的状态,不由得苦笑起来,“是哦,我当时怎的胆子就那样小?”一句话,说得几人都笑了起来。
  
  周夫人再对凤羽珩:“王爷派人来传话,说他从宫里出来之后直接去了淳王府,还说请王妃下晌也到那边去,晚上陪着云妃娘娘一并用晚膳。”说完,又递了手里拿着的一张贴子上前,说:“这是宫里送来的贴子,是为了大年初一的宫宴而下。贴子上不但请了王妃,还请了三小姐。”
  
  “请了我?”想容大惊,“怎么会请到我呢?如今没有了凤家,我就是个民女,请我干什么?再说,我今日才刚刚回京啊!宫里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凤羽珩把贴子接了过来,到是没觉得有多奇怪,只是道:“看吧,躲都躲不过,每次宫宴都要生出些事端来,这一回指不定又要如何折腾。至于你回京,怕是还没等进城门,人家就已经了如指掌了。”她说着,看向想容:“因为你是我的妹妹,明白吗?”
  
  想容点点头,她现在脑袋瓜挺好使的,凤羽珩只点一句她就能想明白其中究竟。因为凤羽珩的特殊地位,连带着她这个妹妹也要一并被人关注着,甚至这次宫宴中,指不定就要有什么意外的事情落到她的头上。不过想容不怕,能够跟她的二姐姐并肩战斗,这是她一直以来都企盼的事。她告诉凤羽珩:“既然请了我,那我就去,陪着二姐姐一起看看他们究竟要闹出什么样的事端来。”
  
  “好。”凤羽珩很满意想容这个态度,“这才像是我凤羽珩的妹妹。我告诉你,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怕,兵来将挡,那些个生事之人,奈不了我何。”说完,又揉揉想容的头,像是呵护一个小孩子一样的暖心,“一会儿跟我一起去淳王府吧,正好去拜见云妃娘娘。”
  
  一听说要去淳王府,好不容易坚强起来的想容一下子就又蔫了,两只小手下意识地就去拧衣角,看得周夫人眉眼都带了笑。只道这个凤家的三小姐啊,到底还是个孩子,心事藏不住。只是不知道她对七殿下的这份心,到底能换来什么样的结果。
  
  凤羽珩带着想容到淳王府,打着的是拜见云妃的旗号。想容从济安郡回来时就带了好些个自己亲手绣的绣品,原本就是想要回京之后送给一些姐妹的,包括玄天歌风天玉以及任惜枫几人。可回来的途中听说任惜枫去了济安郡看白芙蓉,两人又走得不是一条路,错过了,便省了一份礼物下来。今日刚好可以拿来送云妃,虽然礼物轻,但她知道,云妃什么都有,自己送什么都是多余的,不过就是份心意罢了,好在这绣样是奇特的,京里还没有出现过。
  
  她二人到了御王府,却听说玄天冥刚刚离开,到刑部那头跟许竟源碰面商量些事情,临时走前还嘱咐凤羽珩就在淳王府等着他,他会回来用晚膳。
  
  凤羽珩到也没所谓,这淳王府她是常客,再加上现在云妃住在这里,做为儿媳妇来看婆婆,她就更是名正言顺。只是想容见了云妃有些局促,送上了见面礼之后就又躲到凤羽珩的身后,瞬间就变回了几年之前的那个样子。
  
  凤羽珩苦笑,自顾地跟云妃说:“儿媳这个三妹妹见到母妃紧张了呢!”
  
  云妃却不以为然道:“见到我紧张什么?我又不吃人,这里也不是皇宫,不过就是家里人见面而已,没那些个规矩。三丫头,你也坐吧!”她离了宫,干脆也不自称本宫,那股子山野性情又展露了出来,一边招呼想容坐下一边看着那几副绣品,一边看一边啧啧称奇:“真是好东西!不但绣工好,这绣出来的花样我也是见都没见过,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