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34章 都是寸步难行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武帝与这个皇后一向都是最好的合作伙伴,这么多年来,两人一个前朝一个后宫,也治理得安稳得当。皇后很会猜天武帝的心思,往往对方一个眼神递过来,她就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而天武帝从前也觉得这个皇后甚得他心意,除去没有爱情之外,感情还是有的,一国之母做到她这个份儿上,也没什么再可挑剔。
  
  但两人都清清楚楚地明白一件事,只不过谁都没有点破,都在等,等另一方的人出面,引鱼上勾。然后皇后还能不能是皇后,就得看她的造化。
  
  当然,这些都是天武帝以前的想法,自从他复宠了元淑妃,这一切就都被他抛在了脑后,有的时候稍微清醒,会记得他还在等一个人的出现,而这个人必须得由皇后来引出,所以皇后不能废。他也知道动了皇后相当于动了国本,可不是一句废后就能轻易解决之事,因而皇后之位才一直保留下来。
  
  但今晚天武帝也不怎么的,脑子就清楚了不少,到不是说他想起来了什么,也不是说他醒悟了什么,他只是开始猜疑,开始对眼下的状态有的怀疑的态度。特别是当他听说自己竟然把章远给贬到罪奴司去的时候,心中更是掀起了滔天的骇然。
  
  他问皇后:“你可知朕为何把小远子打发到罪奴司去吗?为什么朕一点都想不起来他到底犯了什么错?更何况就算是犯错,朕也不可能那样对他。小远子从小到大犯的错何止一件两件,朕早都习惯了的。”
  
  皇后闻听此言,心中着实是欢喜的。不管怎么说,皇上肯去思考这其中究竟,就说明他还没有完全糊涂,没有完全听凭元淑妃母子二人的话。这让她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天武帝康复的希望。她对天武帝说:“皇上可是觉得最近有些不对劲了?”
  
  天武帝点了点头,“是有点不对劲,可是朕又想不出究竟哪里不对,除了小远子这个事儿之外,皇后你说说,还有什么是不对劲的地方?”
  
  “那可多了。”皇后淡淡地说,“比如说,元淑妃。再比如说,八皇子。皇上觉得,最近的状态很正常么?”
  
  天武帝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没觉得不正常啊!淑妃是朕的爱妃,墨儿是朕的爱子,朕与他们亲近这也没什么。”
  
  “爱妃和爱子?那何以这二十多年一直冷落着?皇上就没想过原因?”皇后一语点破其中究竟,却听得天武帝又是一愣。
  
  每每一提到这样的话题他就要头疼,天武帝抬手抱住了脑袋,表情痛苦,看着皇上的目光中带了点点怨恨。他道:“皇后,朕只是跟你问问小远子的事,你为何要提到淑妃和墨儿?朕一听你的话就觉得头特别疼,你还是不要说了。”
  
  皇后无奈,但看天武帝这个样子,她又实在不好再说什么,于是又把话题转回章远这边,却是道:“皇上是想让臣妾去把章远从罪奴司里接回来吗?”她一边说一边摇头,“不容易呢!如今臣妾在这座皇宫里也是寸步难行,处处受着元淑妃的制约,皇上以为,臣妾有能力把章远提出来?拜您所赐,如今元淑妃才是这后宫的主子。”
  
  “你是皇后。”天武帝声音提高了些,有些不高兴地道:“为何你还要寸步难行?淑妃那样好的人,怎么可能制约你?”
  
  “皇上既然这么想,为何不直接让元淑妃去把章远弄出来,而是把臣妾叫来呢?”她反问了一句:“叫臣妾过来,不就是皇上在潜意识里觉得有些事情不能跟元淑妃说吗?”
  
  她一这样说,天武帝也想起来了,是啊!刚刚晕晕乎乎的,就觉得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比如说前二十年这大年夜是怎么过的?为何这么多年不见淑妃?为何总觉得自己忘记了很多事情?也扭曲了很多事情?他有一瞬间有特别强烈的意识,想要把这些疑问都弄清楚,而同时也觉得不能跟元淑妃去问,要问也得问个可靠的人。想来想去,可靠之人竟只有皇后,这才将皇后叫来。
  
  “是啊!”天武帝呢喃道:“朕把你叫来,就是防着淑妃的。可是……为什么呢?”他又想不明白了。
  
  皇后轻叹了一声,拍了拍天武帝的手背道:“既然皇上想见章远,那臣妾想尽一切办法也要让皇上如愿。”她说完,看了门外站着的芳仪一眼,芳仪冲着皇后点了点头,却并没有马上行动,因为元淑妃和八皇子还站在外头。
  
  那二人心里也是焦急不堪,在宫人们看来,他们是因为担心皇上的病情,这才如此焦虑。却不知,八皇子埋下头低声轻语在元淑妃耳边说的话却是:“怎么办?万一老家伙不受控制,这事儿是不是就要崩了?”
  
  元淑妃摇头,亦轻声道:“崩还不会崩,就是棘手一点而已。这些情况也是咱们最初意料之内的事。行这种事就是像过关斩将,障碍总会出现,一关一关走到最后,事,也就成了。”她说完,看了玄天墨一眼,劝道:“墨儿莫急,咱们还有时间。”
  
  彼时,罪奴司的杂役院儿里,所有人都躲回屋子里去度大年夜了。哪怕是这样的地方,宫里也不会在大年夜太不讲情面,还是有水饺分发下来,让罪奴们好歹吃上一口。
  
  天空又飘了轻雪,躲在屋里吃饺子这样的福利却轮不到章远。此时他正坐在院子里洗衣裳,水还带着冰茬儿,扎得他的手上全都是血口子。他还得一边洗一边注意一下手上那些血口子里流出来的血不要沾到衣服上,时不时的还要在雪地里蹭一下,想要把伤口给冻起来。
  
  章远从小就进了宫,命好,跟在皇帝身边,从来也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在罪奴司这些日子算是把他前头十几年没吃的苦全都给吃了个遍,什么刷马桶啊,洗衣裳啊,挑水啊,给这边的头头洗脚啊,这些事儿统统干过。干不好干不完就不给吃饭,还要被罚在冰天雪地里站着,他的一双脚全都生了冻疮,一双手如今也是半废的状态,怕是养不好了。
  
  可还是有那么多活计等着他,几乎所有人的活都推到了他一个人的身上,而那些空下来的人,只要平日里给这边的头头揉揉肩捏捏脚,就不用干这样的苦脏累活儿。为了生存,为了能活下去,这种取巧的办法他不是没有想过,可是没有人待见他,就算跪下来求,也没有人可怜他,他就是想给头头揉肩,人家也不用他。摆明了就是故意刁难,就是要让他受苦、受伤,就是想要羞辱他这个曾经宫里头红及一时、连权见了都要给三分颜面的大太监。
  
  而凤羽珩之前给他的那些个银票和银子,也在一夜之间不翼而飞,还没等他用那些钱去巴结谁,钱就已经不是他的了。
  
  章远越想越憋屈,抹了一把眼泪,再看看面前这一盆一盆的衣裳,他知道,今夜又不用睡觉了。这些衣裳怕是洗到明天早上也洗不完,又下了雪,真不知道他会不会被冻死在外头。
  
  一想到有可能被冻死,他打了个激灵,赶紧起身就想到屋里再取件衣裳来。他还想在有生之年再看一眼老皇帝呢,可不能就这么死了。
  
  可还不等他走上三步,就听院子的另一头有人走了来,一边走一边扯着嗓子道:“哟!章远你要干什么去?衣裳洗完了吗?让你离开这里了吗?”
  
  章远转头去看,来的人一共三个,都是宫里太监,犯了错被罚到罪奴司的。明明就是一样的奴才,可这三人跟这里的头头混得很好,天天巴结着,都狠不能给人家舔脚。这方面工夫做好了,自然也就不用像他这样日日受苦,三人的生活过得看上去真的比在从前主子身边还要痛快一些。当然,也没少给章远使绊子。
  
  就比如说现在,章远想回屋去加件衣裳,碰巧被这三人看见了,扯着嗓子就嚷了开不说,还把章远洗完的两盒衣裳都给踢翻了去,然后笑嘻嘻地看着章远道:“从前你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儿,咱们见了都得低声下气的,可是没少受气。但是眼下,你却是个连狗都不如的罪奴,还想着过以前那样的日子?还想着被别人敬畏?我呸!没门儿!”
  
  “就是!罪奴就是罪奴,不好好的洗衣裳,你要往哪儿跑?信不信我们只要喊一声章远要逃跑,总管公公过来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咱们罪奴司打死一个罪奴,可是不需要上报的,你得清楚你自己的命握在谁的手里!”
  
  章远眼看着那两盆洗好的衣物又脏了,眼泪又差点儿没涌出来。可是他知道哭也没用,争也没用,吵架更没用。这些招数统统都用过,换来的,除了新一轮的羞辱之外,再没有别的。
  
  默默地把那两盆脏衣服又捡了回来,重新加了冰水,也不指望回屋去拿衣裳了,就那么坐在小板凳上又重新洗了起来。手上的血口子越来越多,只能不停地往雪地里或是自己的衣服上抹,尽量的不去染了贵人们的衣物。
  
  章远想,他们这样恨自己,应该是很希望他去死的吧?罪奴司死人不用上报,这是一个很好的杀人机会。可之所以直到现在对他还只是折磨却不让他死掉,这就说明在背后一定有人不希望他死,又或者说,不希望他死得太快,要让他受到更多的折磨,这才是对方的真正意图……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