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38章 抱过了就得娶了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苏联1941 荒原闲农 
这么些年来,想容始终记得那一年宫宴她被粉黛推入水中,是七皇子的人把她从水里捞了起来,上船时,是七皇子伸手相扶,还轻揽过她的肩。那一刻,本就已经暗许的芳心跳得砰砰作响,几乎连头都不敢抬,以至于直到今日她都不知当初被七皇子所救时,那救她之人是什么样的表情。
  
  眼下,手臂又被抓住了,还是那个人,她却依然鼓不起勇气来。脚步是停了住,两人就像是形成了一个僵局,一前一后的,谁也不先说话。
  
  想容突然就想到云妃说的,女孩子也该主动一些,要大胆,不能总是唯唯诺诺的。今晚她也喝了不少的酒,胆子在酒量的影响下似乎也大了些,于是一咬牙,很干脆地回过头来,目光直视玄天华,只一刹那,却是在对方的眼里看出了一丝担忧之意。
  
  想容心头狂喜,下意识地就开口问了句:“七殿下可是在为我担心?我没事,只是跌了一跤而已。”这话说完,却又十分后悔,因为在那目光中的担忧背后,她紧接着又看到了一种复杂情绪,好像对方看的根本就不是她,而是在透过她在看另外一个人。想容一怔,终于又把头低了下来。
  
  她是太自作多情了吧?
  
  “大冷的天,你就算想出来,好歹也多穿一些。”玄天华终于开了口说话,握着想容胳膊的那只手却没放开,另一只手竟也抬上前来,轻轻掸落了她肩头落着的雪。“我以为你们早都睡了,这么晚,还出来干什么?”
  
  想容心里有隐隐的欢喜,不管怎么说,七皇子愿意跟她说几句话,总是好的。小丫头的小脸蛋儿又红扑了几分,回过身来看着玄天华道:“我睡不着,夫人说殿下在竹林,我可以过来看看,我……就来了。”
  
  “夫人怎么没有告诉你多穿一些?外头天冷。”玄天华无奈地摇了摇头,腕上搭着的斗篷就落在了想容的肩上,还亲手为她系好了前头的带子。手指纤长,一环一绕间就像是一门艺术。
  
  那斗篷有些大,想容小小的身量都垂到脚面之下沾了雪了。她赶紧往上提一提,生怕被雪地沾湿了去。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就好像这并不是一件普通的斗篷,而是最珍贵、最贵重之物,容不得半点闪失。
  
  玄天华却把她的手给放了下来,对她说:“一件斗篷而已,为你取暖用的,你提着它作甚?”
  
  想容借着没散的酒劲儿胆子也大了起来,眯着眼笑着道:“因为这是七殿下的斗篷呀!对想容来说就是最珍贵之物,不能让它沾了脏了,想容会心疼。”
  
  玄天华看着眼前这小丫头,心头又是莫名地一紧。这个年纪的想容像极了当初的凤羽珩,他把人从京郊的大河里捞上来时,那丫头就是昏迷着的,小小的身子瘦得一点肉也没有,但昏迷的时候却很乖巧,窝在他的手臂里沉沉睡着。
  
  他甩了甩头,觉得自己又想多了,那丫头已经不是小丫头,已经嫁作人妇,过起了自己甜蜜的小日子。而他,终究只是一个哥哥,仅此而已。
  
  “走吧!我送你回去。”玄天华轻拍了拍想容的肩,然后带头走在前面,只说了句:“跟上。”
  
  想容便掂着小跑跟了上去,面上还带着笑意,美美的,特别是身后披风还带着玄天华身上独有的松香味儿,更是让她有些迷惑般的醉。她也不知哪来的胆子,竟是又快走了两步,小手试探着往玄天华的大手边伸了去,指尖轻触,立即打了个激灵,匆匆地又收了回来。可收回来之后却又不甘心,再次探过去,这次却没等探得再往前些,那大手竟反过来紧紧一握,将她的小手实实在在地握在了掌心。
  
  玄天华把脚步放慢了些,让想容跟得不再那样辛苦,让这回去的路也变得更加漫长。两人就这样手牵着手走在雪地里,想容觉得这简直就是这一生最幸福的事,能得七皇子今夜一握,让她立即死去都值了。
  
  却不知,玄天华的脑子里竟全部都是那一年冬灾他出城忌母,被困雪山之中,凤羽珩出城寻他,跪坐在雪地里撕心裂肺地喊着“七哥七哥”。那一次他伤了脚,回城时两个人也是这样拉着手走路,走着走着,便走成了他这一生最难忘的一次回忆。
  
  如今他牵着想容,心里是过意不去的,可又无法抗拒,这个孩子于他来说谈不上喜欢,但却觉得十分亲切。牵着这只小手,走着走着,竟也能走出些平淡人生的意境来。
  
  玄天华心中一动,扭头看向想容,但见这小丫头正在边上偷偷地笑,那笑容十分可爱,连他一眼看去都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
  
  想容惊觉有人在看她,抬了头又见玄天华和煦的笑容泛起,不由得问了句:“七殿下为什么要笑?”
  
  “那你又是为什么要笑?”
  
  “我……我心情好,所以笑。”想容实话实说,“夫人说了,女孩子也应该主动一些,不能总是躲在人后让旁人做主自己的事。那想容就勇敢一回,告诉七殿下,想容想被七殿下牵着手一直走下去,最好这条路没有尽头,一直走着就好。这是我从十岁起第一次见到七殿下时心里就存着的愿望,可是那时我在凤家,我的娘亲告诉我赶快断了这个念头,是痴心妄想。我只不过凤府一个小小庶女,配不起七殿下的好。想容现在也觉得配不起七殿下,所以想容也不奢求,有这一夜牵手,就够了。七殿下,这是想容过得最好的一个大年夜,不管今后过了多少年,想容都依然会记得,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如此美好的回忆。”
  
  她说得真诚,眼里有点点晶光在闪着,像是有泪马上就要落下来,但却被她控制在眼眶里,没有流出。
  
  却就是这样的表情忽然之间就惹了玄天华没来由地一阵心疼,右手往想容的脑后扣去,轻轻一带就把人带到了怀里。这一次,他脑子里出现的影子却不再是那个倔强要强的凤羽珩,而实实在在是怀里这个怯生生有时又很勇敢的凤想容。
  
  他说:“傻孩子。”
  
  想容回:“傻点好,傻点没有过多奢望,无论结局是什么,我都能接受。”
  
  他心里又酸又苦,若仙之人头一次觉得世俗中竟然有这么多凡事牵绊,一时间,竟也扰乱了他的步伐。
  
  “走吧。”玄天华说,“我送你回去,外面太冷。”
  
  想容点点头,不舍地脱离这个怀抱,有些失落,却发现被握住的手并没有再被松开,心里便又是小鹿乱撞般。
  
  玄天华又说:“明日起晚一些,淳王府里没有那些个规矩,也不需要去向夫人请安,怕是她比你醒得还要晚呢!晚间还有宫宴,总得把精神养足。”
  
  “宫宴会出事吗?”想容对于宫宴有些小小的抗拒,她说:“我其实一点都不想去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宫里下的贴子上还写了我的名字,那天我才刚回京。”
  
  “宫里最近乱得很,子睿也被扣留在宫中,我们每天都派人暗中盯着,就怕出事。你凡事小心,明日跟紧你二姐姐,她若离开,你就跟着天歌。若真的有事,尽可能的找到我们,总之不能自己落了单,懂吗?”
  
  “恩。”想容点点心,心里特别暖。七殿下这是在关心她担心她吧?两个人也算是相识很多年,但却从来也没有说这么多贴心的话,今晚的玄天华给了她不一样的感觉,她想起前些日子在亭子里见到他,直到他离去,自己还哭了一场。可是今晚玄天华再离去,怕是她剩下的就只有笑了。
  
  两人并肩走出竹林,却不知,竹林的一个角落,有三个人影偷偷摸摸地藏着。三人两女一男,不是别人,正是玄天冥、凤羽珩,以及云妃。玄天冥是一脸无奈地看着两个八卦的女人,更是一脸同情加怜悯地看着渐渐远去的玄天华和凤想容,只道自己这个七哥好不容易开了窍,却不想竟被自家媳妇儿和娘亲给围了观,刚才那一牵一抱的,可是把这两个女人给激动够呛啊!
  
  当然,最激动的还是云妃,此时正一手抓着玄天冥一手抓着凤羽珩,激动地说:“这牵过了也抱过了,事情就算订了吧?”
  
  凤羽珩说:“也不见得吧?或许就是一时兴起?”
  
  云妃摇头:“怎么说三丫头也是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都被拉了手,还被抱过了,华儿要是不娶,那他跟禽兽有什么区别?”
  
  玄天冥听得直翻白眼,“七哥怎么就成禽兽了?不过轻轻抱了一下而已,难不成还真的要负责?”
  
  这话说得凤羽珩就不爱听了,她回过头来瞪他:“你什么意思?那叫轻轻抱?抱得那么用力你以为我看不出来?怎么的,是不是觉得我们家妹妹配不上你们皇族人?不就是皇上的儿子吗?你牛什么啊?我们家想容就算不嫁七哥,还有四皇子呢!别以为小丫头没人惦记!”
  
  玄天冥被说得都想求饶了,他就那么一说,怎的这女人就能想到这么多弯弯绕绕的?
  
  云妃也跟着道:“就是,两人抱在一起我可是亲眼看到的,华儿这个责必须得负。不然就叫……就叫什么?”她捅了捅凤羽珩,“那天你是怎么说来着?”
  
  凤羽珩告诉她:“不然就叫玩弄女性。”
  
  “对!”云妃点点头,“他要是不娶就是玩弄女性,打我这儿就不能同意。反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等过了年关也该张罗一下两人的婚事。三丫头还没及笄呢,那也得先把亲事给订下来,省得再被人给拐跑了。阿珩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老四也对三丫头有意思?”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