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41章 凤家人都不好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readx();想容很少这样与人说话,她平日里一向都是温温合合的,甚至有些胆小懦弱。↙八↙八↙读↙书,.※.o◇但眼下这番话说出口,即便是凤羽珩都忍不住想要为她喝彩。
  
  小丫头终于是长大了,不再弱弱地跟在她的身后,不再什么事都只能等着她为其出头,更不用像那一年宫宴时在瑞门口被人扇耳光。想容现在知道反击,知道用什么样的话去回击对方能收到最佳的效果。
  
  就比如说现在,想容这番话说出口,那些原本污言秽语的夫人小姐们也是一惊,立即反醒起自己来,这才发觉的确是光顾着羡慕嫉妒恨,而忘了在说出那些一番话的同时,着急是玷污了那个在她们心中圣洁如水的七殿下玄天华。而玷污玄天华这种事在她们心中那是不被允许的,哪怕是自己玷污的也会觉得过意不去。所以,想容这话一出,那些人便立即没了动静,甚至连反驳的话都没敢说出口,就恨不能在心里多念几次阿弥陀佛,以求刚刚的话神明没有听道,更求不会被传到玄天华的耳朵里。
  
  因为今年宫中的局势变动,凤羽珩失去了提前进宫的资格,再没有往日特权,只能跟众人一起在瑞门外排起长队,在大冷的天儿里面对寒风瑟瑟发抖。
  
  而失去特例的可不只她一个人,她们才在排尾站了没多一会儿,玄天歌就和风天玉二人从前头走了过来,跟凤羽珩和想容站到了一处,不等凤羽珩问玄天歌便主动开口道:“我跟你一个下场,守宫门的人不让我先进,说我不过就是个王爷家的公主,又不是皇上的女人,没资格提前入宫。就连我母妃都被挡了回来,气得母妃一怒之下干脆称病回府,这劳什子宫宴不参加也罢。阿珩,我要不是为了见皇伯伯一面,要不是为了想亲眼看看他到底变成了什么样,我也跟着母妃一起回去了。这破宫宴参加的可真是够憋屈!”玄天歌碎碎念着,挽着凤羽珩和想容的手,一脸的不高兴。
  
  凤羽珩当然能理解她的心情,就连她这个后封的济安郡主都觉得挺没面子,就更别说是堂堂一国公主了。可那又能如何呢?皇宫里是元淑妃的天下,她们今日进宫如履薄冰,可再没有往日风光了。
  
  这样想着,凤羽珩小声对玄天歌和风天玉道:“今时不同往日,一会儿进宫之后咱们坐在一起,你们凡事多忍着些,千万别动气。有些事情光听听看看就行了,有任何疑问,咱们出宫以后再说。知道吗?”
  
  玄天歌紧皱着眉,亦小声问她:“宫里的局势很严峻吗?”
  
  风天玉亦道:“我听父亲说现在的皇上与从前判若两人,有的时候他都觉得是有人披了人皮面具坐在那把龙椅上。阿珩,你一定知道得比我们多,不如给我们说说,让我们心里也好有个数,省得进了宫之后出差子。”
  
  凤羽珩想了想,也不便细说,便只道:“皇上还是以前那个皇上,只不过被人用一种特殊的手段控制住,以至于他性情大变,看起来与从前判若两人。但这一切都不是皇上本意,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我们也在尽一切可能想办法挽救,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太好的主意罢了。这件事情十分棘手,在此地不宜多说,总之你们心里有个数,进宫之后小心行事就好,特别是对元淑妃和八皇子,尽可能的少接触,或者干脆不接触。”
  
  凤羽珩没有特地吓唬她二人的意思,而是如今宫中局势就是这个样,她们这群人都是九皇子党派的,保不齐对方就会主动找茬。当然,被找茬她们几个也都不是怕事的人,但如今的局势下,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妙。一切都要等天武帝那边的危机解除了,才能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玄天歌与风天玉二人都紧锁着眉,一脸的心事。而这时,先前那些个被想容给堵得一时间没话说了的夫人小姐似乎又缓过了劲儿来。她们觉得口舌之快怕是逞不上了,那到不如更直接一些,反正她们讨厌的只是这位凤三小姐而已,就给她点颜色瞧瞧,不能让她今日太好过才是。
  
  于是有位小姐挤着到了想容跟前,二话不说,照着想容的鞋面狠狠地就踩了一脚。她踩了人之后还不忘倒打一耙,大叫道:“你这贱民家的庶女,脚往哪儿放?差点害本小姐摔倒!”
  
  再看想容,好好的绣鞋被踩出了一个大印子不说,压裙角的配饰都被踩碎了,偏偏那小姐还在叫骂,说想容耽误了她脚落地。
  
  想容委屈得眼里都含着泪了,玄天歌想要出头为想容作主,却被凤羽珩给拦了住。但听凤羽珩扬了声对想容道:“想容,你如今已经十四岁了,是大姑娘了,不能什么事都等着二姐姐给你作主。记住,咱们凤家的原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那就不必再客气,该骂骂,该打打。不必担心被宫里能做主的人知道,谁也不至于把这点子小事就捅到宫里头去,因为娘娘们要是连小女孩儿之间的打架也要管,那也太跌份儿了。”
  
  一句话,把有心将凤羽珩这言论往宫里传话之人的念头也给打了住,生怕自己多嘴讨了娘娘们的烦。不过就是宫外小女孩儿吵嘴打架,这种事要还劳娘娘操心,那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杀鸡用了牛刀,没必要。
  
  想容听了凤羽珩的话也点了点头,虽不至于去跟人打架,但她还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踩坏的那个坠裙角的配饰,有些心疼。再看看那始作俑者的裙角也压着一块儿配饰,于是蹲下身来,二话不说就把那人的配饰给扯了掉,扯时力气大了些,以至于那位小姐的裙摆都撕碎了一块儿,惹了她一声娇呼。
  
  可这一声娇呼之后却是引来了巡逻维持秩序的宫人一声喝斥:“皇宫门外,禁止喧哗。”一句话,又把那位小姐想要跟想容掐架的心思给息了去。
  
  她气得咬牙,不甘心地、恶狠狠地扔了一句:“你根本配不上七殿下!”
  
  却在这时,来时路上又有一辆宫车出现,急匆匆往这边行来。众人扭头去看,却发现那竟是淳王府的宫车,是七皇子玄天华去而复返。
  
  玄天华在众人又期盼又不解的目光中下了车上,那些先前还污言秽语骂人的夫人小姐们都息了声,一个个目光发直发呆,虔诚地往玄天华那处望了去,就差没跪地膜拜了。可玄天华却是理都没理她们,脚步直奔着想容而来,手臂上还搭着一件女子用的斗篷。》≠》≠,
  
  直到了近前,这才开口道:“下车下得急,你的斗篷都忘在车里了。在外头还得等一阵子呢,小心冻着。”说完,亲自将那斗篷给想容披好,再系上前头的带子,这才拍了拍她的肩,再道:“宫宴结束之后就在瑞门外等等我,我会过来接你一起回府。”
  
  几句话,让一众夫人小姐们倒吸一口冷气,直觉得这神仙是下凡了么?何以对这庶女这么好?句句暧昧,听得她们又脸红又嫉妒,恨不能那被披斗篷被照顾的人是自己,只要让她们也能得七皇子一句关怀,那真是死都乐意啊!
  
  可玄天华却并不可能给她们关怀,相反的,还因为之前的那句话给了人们一句忠告。他说:“本王想要什么样的女子陪在身边,还容不得你们来说配与不配。”说完,终于转了身回到宫车里,直到宫车渐渐行远到再看不见,这些夫人小姐们才回过神来,更加嫉妒地看着想容,却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玄天歌到觉得新奇,用胳膊肘撞了撞想容,取笑道:“死丫头,你这是把我七哥给拿下了?怎的这么大的事我却不知道?你这保密工作是不是做得太好了些?”
  
  想容的小脸儿打从玄天华给她披斗篷的时候就一直是红扑扑的,那个不好意思啊!此时让玄天歌这么一问,就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可她却始终记得云妃和凤羽珩曾说过的话,她们都说女孩子不能太唯唯诺诺,要为自己作主,主动一些才对。于是心里便又敞亮起来,再看了一眼那个之前踩她鞋面儿的小姐,伸手把那枚从对方裙角上扯下来的配饰还了回去,等到那小姐接过之后她才又道:“正如你们所知,我如今就住在淳王府上,你们可以随意发挥想像,随意去臆想我与七殿下发生了什么,只要你们忍心玷污那天底下最最圣洁之人,我没话说。总之,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你们无关,与其怀着嫉妒之心与我过意不去,到不如多想想自己的事才是要紧。女孩子都有出嫁的那一天,傻子才会整日去操心别人。今儿大年初一,生起事端来可是不吉利的,这个规矩大家都懂吧?”
  
  她平平淡淡几句,说得众人哑口无言。事后有人说,凤家的女儿嘴皮子都是利索的,凤羽珩利索,从前的凤沉鱼也不差,还有个凤粉黛更是厉害,如今才知,最懦弱的那一个,也不是好惹的呀!
  
  终于,排起的长队开始有序地向前移动,人们一个接一个地递上贴子进得宫去,终于,凤羽珩一行人也走进了瑞门,才一进皇宫,玄天歌就来了句:“这座我从小玩到大的皇宫,怎么今日看起来竟是这般的陌生?就连空气都不如以往呼吸的那般新鲜了呢!”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