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51章 你能给她幸福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德阳门外,乌梨笙不知从哪儿得到了封昭莲今日要出宫的消息,竟坐了马车亲自来接。封昭莲一见这乌梨笙就头大,有的时候他甚至想过把这女人给卖掉算了,可惜就一直也没能下得去手。
  
  因封昭莲在宫中住了些时日,乌梨笙好长时间没见到他,甚是想念,直接一阵风就扑了过来。封昭莲往后躲了一下,却被玄天冥又往前推了一把,两人砰地一下撞在一起,乌梨笙就势缩在封昭莲的臂弯之下,看起来就像是被封昭莲抱住一样。
  
  七皇子玄天华笑着说:“莲王自有佳人陪伴,我那淳王府又怎承受得起莲王大驾。”说罢,又对乌梨笙说:“王妃快些将莲王扶上马车吧,外头冷,他穿得太少染了风寒可就不好了。”
  
  封昭莲很想告诉玄天华他真的一点儿都不觉得冷,这大顺京都的冷对于千周来说简直温暖如春,他还可以穿得再少一点儿。可乌梨笙却缠他缠得紧,又揽又拽的硬是把他给拽到了莲府的马车边上,那车夫也跟乌梨笙是一伙的,紧忙着就把人给拽了上去,塞进车厢。马车临走时,乌梨笙冲着玄天冥俯身下拜,无言地表示了感谢。
  
  直到封昭莲的马车行远,凤羽珩这才向玄天冥投了个疑问的目光,玄天冥告诉她说:“他从哪里来就该回哪里去,我暗里派人把他今日就要出宫的消息通知给了莲府,这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凤羽珩冲着玄天冥竖起了大拇指,表示认同。
  
  人们各自出宫,又各自上了自家的宫车、马车。想容跟着七皇子上了淳王府的宫车,一路上,玄天华看着她惨白一张脸,头微低着,一句话也不说,终是微微叹气道:“不要想太多,人的命运不是旁人说得算的。你看,即便是父皇赐婚,你也能够顺利躲过,而这一切,皆因你从前行了善积了德。所以,今日救了你的不是旁人,而是你自己。”
  
  想容这才抬头看他,有那么一瞬间,她很想问问玄天华到底想不想娶自己。可话到嘴边却又觉得是自己奢求太多了,甚至有些得寸进尺。从前,她跟玄天华没有什么交集的时候,只盼着偶尔能远远的看到他一眼,就已经心满意足。现在,她人住进了淳王府里,就想着每日能说上几句话,之后便又想着最好能再多些相处的机会。现在,又想问人家要不要娶她,这不是得寸进尺是什么?现在的状况已经比之从前好上许多,她到底急个什么劲儿?
  
  小丫头的脸又红了红,低下头去,什么也没再说。
  
  玄天华其实明白想容心里想的是什么,只是他与她一样,明知道眼前的人很好很好,可是心里总是挥不去另外一个人的影子,徒然的接受想容,怕终有一天会对不起她。
  
  外头在下雪,宫车在路上行得很慢,总算是行过人车多的一段路,前头的路就顺畅许多,车夫正准备扬鞭催马呢,却不想,宫车竟被人突然之间拦了下来。
  
  车子骤然停住,里头的人不明所以,还不等发问,却听外头有人扬声喊道:“七弟,对不住了,拦了你的车不过是想跟你身边的人问几句话。”
  
  想容一怔,是玄天奕的声音。
  
  “凤想容。”玄天奕大声道:“我就问你一句,你还回济安郡吗?”
  
  声音顺着风飘过来,直灌耳际。想容说:“回,我的娘亲还在那里,济安郡才是我的家,京城不是。”
  
  “好。”玄天奕再道:“那我陪你,你走之时叫我一起,咱们一路。”
  
  想容却是眉心紧锁,很坚定地回道:“你若执意如此,我拦也拦不住,但我会在去往济安郡的路上跳下悬崖,你便顺路为我收个尸吧!”
  
  这话一出口,玄天华首先皱了一下眉,盯着这丫头,目光中带了些许的责备。
  
  外头半晌没有回音,就当想容以为那人已经走了,正准备松一口气时,却听玄天奕的声音又扬了起来,却是问向玄天华道:“七弟,你能给她幸福吗?”声音中带了浓浓的落寞与绝望。
  
  玄天华看着想容,却是很认真地说:“幸福是自己争取的,不能指望别人去给。你若是个聪明的丫头,就该学会如何争取自己的幸福。”说完,不愿再跟玄天奕过多周旋,催了车夫一句:“走吧!回府。”
  
  车夫冲着玄天奕抱歉地行了个礼,然后打了车,向边上绕行而去。直到宫车已经走出很远,也没再听到玄天奕的话声。想容想,那人应该已经回去了吧?于是偷偷掀开车窗帘子,却见风雪里,那身影依然在骑在马上,目光向她这边递送而来,即便隔得这么远,她还是能感受得到那目光中透出的浓浓的离别与绝望之色。
  
  她将帘子放下来,身子坐正,再不去看。玄天华说:“只怕这一别,很难再见。”
  
  “那就不见吧!”想容问他,“七殿下,如果你心里有一个人,但你明知道她喜欢的不是你,那么,你还会再去打扰么?”
  
  玄天华眨了眨眼,摇头,“不会。”
  
  “所以,”她泛起了一个苦涩的笑,“他是你的哥哥,比你还年长些,这个道理不会不明白。”
  
  的确,这个道理玄天奕明白,甚至他还在翡翠殿的时候就已经说出一刀两断恩断义绝的话来。可出了宫门,看着这漫天风雪,却又不由自主地追上了玄天华的宫车,就是想做个最后的争取。他甚至想过,不管想容心里有没有他,又或者有着谁,只要那丫头还肯回济安郡,他就一定会再跟回去,终日守在她身边,他就不信守不得云开见月明。
  
  不过,现在他不这样想了。他看出了想容的决绝,看出了想容的坚定,也清楚了自己在这一场角逐中已经败下阵来。他是大顺的四皇子,更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儿,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拿得起放得下。在宫里没放下的,经过这一路追逐也该放下了。
  
  玄天奕仰起头,看着天空飘落下来的雪花,有很多直接吹进他的眼睛里,冰凉凉的,就像他的心。身边随从同他说:“主子,回吧!这雪越下越大了。”
  
  玄天奕点点头,没再说什么,打了马往平王府的方向而去。只是行了一段路之后又想起一件事来,他对那随从说:“刚刚在宫里,我说不再要这皇子的身份,平王府也不想再住了,父皇似乎答应了。虽然他现在有点儿老糊涂了,但保不齐那些个臣子们就一直记着这个事儿,咱们还是回去收拾收拾东西,早早搬出去吧!省得被人赶,还挺没面子的。”
  
  那随从说:“可是主子,不住在平王府,咱们还能去哪儿呢?依属下看,皇上当时也是在气头儿上,您回头去跟他老人家陪个不是也就算了,哪能真的不给儿子住的地方。”⑧±(.*)⑧±⑧±,o
  
  “是我自己不想再住了。”玄天奕说,“不只一座平王府,这京城也不想再待了。你就听我的,回去收拾收拾,把府中下人都打发了,咱们按着原计划,大年初六就出发,去……去济安郡。”
  
  雪天路滑,车辆行得都很慢。凤羽珩与玄天冥二人坐在宫车里,身边带着子睿。这孩子是皇后作主让凤羽珩带出宫来的,用皇后的话说,皇上跟元贵妃这会儿已经顾不上别的了,八皇子那样子看着不大好,你就趁机把子睿带出去,回头皇上要是问起来,自有本宫顶着。本宫如今虽说在宫中失了往日权力,但做主送走一个孩子,皇上纵是心里有想法,他也不会拿本宫如何。更何况,这皇后不皇后的,不过就是个鱼饵而已,本宫莫不如好好利用这鱼饵之势,再帮你们一把。
  
  凤羽珩揽着子睿,心中感叹,本来是想明天晚上把子睿偷出来,再给老八扣一顶帽子的。但眼下能光明正大地把子睿带出,她当然不会再让子睿在宫中多留一晚,毕竟太过冒险。而至于老八,她突然觉得那一针下去效果不错,有些人也该遭些罪了,而这罪,就让它一直陪伴着天武帝的蛊,一起发作吧!
  
  “明日我进宫给元贵妃诊脉。”她平静地告诉玄天冥,“你放心,我不会让蛊毒侵袭到自己身上,到是想再探探那座存善宫,总觉得问题还是出在那里,只不过上次没有找到根脉而已。”她说完,又把身边的子睿揽紧了些,不等玄天冥答话,紧接着又来了句:“玄天冥,如果这一切都做过了,我若说我累了,那么,到时候唾手可得得的皇位,你会要吗?”
  
  玄天冥想都没想,直接就摇了头告诉她说:“不要!我从来都不是有野心之人,只是一直以来肩上抗着责任,心中怀着黎民苍生。一旦这责任不在,那个皇位于我来说,不过尘埃而已。”他说着话,伸手去将她的小手握在手里,这双手比初遇时细嫩很多,不再像常年居住在西平村时那样粗糙。可手是细嫩了,心却老了很多,连愁绪都覆上眼角,让他看着心疼。“大哥治国,国富;二哥治国,国稳;六哥治国,国儒。你看,大顺还有这么多优秀的皇子,皇帝位,谁坐不行?哦,就是七哥不行,他怕是比你还不喜欢皇宫,还不喜欢京城。咱们不是说好了,到时候他带着云妃渡无岸海,去仁仙岛,我们则往西去,我带你去过另外一种与大顺完全不同的生活。”
  
  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玄天冥的话就连子睿听着都激动万分,黄泉忘川二人更是觉得未来无限美好。可却只有凤羽珩和玄天冥二人心里明白,他们憧憬着未来,可是至少眼前看来,那未来却是灰暗无光的。
  
  这条路的尽头,究竟在哪?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