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54章 特么的敢动我的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元贵妃没在浴室多待,很快就出了来,临出来前,她从那蛊师手里拿了一种迷药,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天武帝就给弄昏迷了过去。但在外人看来,老皇帝只不过睡得更沉一些罢了。
  
  她悄悄穿好衣物出了房门,冲着那大太监吴英使了个眼色,吴英立即张罗了轿撵,抬着元贵妃往宫院外走去。
  
  此行目的地是那专门管培养晓事人的地方,元贵妃到时,里头的奴才都还睡着,她也没惊动旁人,只着那吴英找了间空屋子,然后把那个管事的嬷嬷给叫到了跟前来。
  
  那嬷嬷一早就听闻了八皇子在宫宴之上突发疾药,却没想到大半夜的元贵妃竟然来找自己,一时间有一种不好的预袭来,一身的警觉竖起,笔挺挺地跪在元贵妃面前,不敢多言。
  
  元贵妃盯着这老太太,冷冷地问了句:“当初本宫让你找个晓事人去给那凤家的少爷开蒙,你找的究竟是个什么人?在那人身上到底做了什么手脚?”
  
  那老嬷嬷一哆嗦,一时间没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只好如实做答,她说:“就是从小在宫里养起来的呀!有些浅显的功夫底子,这都是按着娘娘的吩咐挑选的。”
  
  “本宫问的不是这个。”元贵妃强压怒火,又问道:“你们可有为了讨好本宫,在那女子身上动过什么手脚?比如说,让那女子染病之类的,以便传给凤家少爷?”
  
  老嬷嬷一听这话连连摇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娘娘当初没吩咐这样做,老奴不敢自做主张。毕竟那凤家少爷还是御王妃的弟弟,开个蒙老奴都是战战兢兢做的,哪里还敢动别的手脚,求娘娘明查啊!”
  
  “不是你们做的?”元贵妃眉心紧皱,她刚刚来时还在想,保不齐就是这些老家伙为了讨好自己,特地送了个染病的女子过去。结果那女子竟被送到了盛王府上,以至于把病气过给了她的墨儿。可现在这老太太说并没有做,那到底是因为什么?
  
  见元贵妃久久不言语,那老嬷嬷内心的恐惧更甚了。直到元贵妃突然站起身二话不说就往外走,她的神经就已经绷到了一个濒临崩溃的边缘。
  
  果不出其所料,元贵妃前脚刚出门,那大太监吴英后脚就奔着她这边来了。她想躲,可是哪里躲得开。吴英动作麻作力气也大,三两下就用一根绳子把她的脖子给绞了起来。这老嬷嬷就在这样的不甘中瞪圆了眼睛,一点点的出气多进气少,终于死在了吴英的绞绳之下。
  
  处理这种人的地方有很多,比如说废弃的枯井,再比如说随便找个地方挖个深坑,对此,吴英做得十分利索,根本都不用元贵妃操心。
  
  而元贵妃此时根本也没心思操心这种事,她满脑子都在担忧着玄天墨的病情,甚至连最坏的打算都做好了,一旦玄天墨真的没救,她就必须要尽快怀上天武帝的一个孩子,然后对老皇帝的控制再加强一些,让他把那个太子之位只能留给自己的孩儿,不管是已经成年的,还是在肚子里的。
  
  这一夜,谁都没有睡好,宫里的人如此,王府里的人亦是一样。
  
  凤羽珩很早就坐了起来,天都还没亮,玄天冥扯了她一把,迷迷糊糊地说:“今日不用上早朝,再睡一会儿。”
  
  “睡不着了。”她轻叹,低头摆弄起他的手指,“这一晚上也没睡踏实,尽是噩梦。”
  
  他听了这话,便也坐起身来,低声询问:“又在想宫里的那些事?”
  
  “恩。”她实话实说,“子睿的事,还有宫宴上发生的事给我提了个醒,八皇子那头要对付的可不只是我们两个,还有我们身边的很多人。昨天晚上是想容和风天玉,下一个又会是谁呢?”她突然想到个事情,“你说,他会不会哪天心血来潮,给你指个侧妃什么的?咱们御王府也的确是太冷清了些。”
  
  “好啊!”玄天冥耸耸肩,“但凡老八送过来的,肯定是他那头的人,所以,不管送进来多少咱们都收着,然后扔给松康,让他拿去做活体实验。”
  
  凤羽珩点点头,“这到是个好主意,正好最近事情忙,都没顾得上带徒弟呢!”她面上终于有了笑意,关于侧妃这件事情,玄天冥的回答让她特别满意,她到是还有一个主意一直在脑子里转着,此时说出来与玄天冥分享道:“我真想偷了国库啊!把国库偷得个一干二净,然后就眼睁睁地看着老八坐上皇位,再看着他瞪大眼睛看着空空如也的国库,那场面一定非常欢乐。可惜啊!国库太大,里头的东西我纵是能偷得完,也没有地方放,我的空间太小了。”
  
  她提到财产这件事,玄天冥到也有话说,他道:“这事情若是再不尽快解决,怕是京里也不安全。你存放在郡主府地下的好东西太多,御王府的财富更多,如果老八将主意打到这上面,老头子不帮忙还好,一旦他帮忙,指不定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怎么着,还想把我的钱要走?”凤羽珩急了,“特么的,动我的人动我的钱动我的好吃的,都不行好吗?玄天冥我可事先要跟你说好了,现在我留着他们是因为父皇的蛊毒没解,不敢轻易动手,怕反害了父皇。可人都是有底限的,特么的他要是敢打我财产的主意,可别怪我一枪崩了他!”
  
  玄天冥听了这话哭笑不得,他怎么就娶了这么贪财的一个媳妇儿?“你可别忘了,你那地下宝库里,有很多东西还是从盛王府顺来的呢!”
  
  “那是他自己没本事守不住财,顺来了自然就是我的,到我手的东西别想再给我要回去。反正我话就搁在这儿,他怎么折腾都行,就是不能动我的钱,否则我真开枪突突了他。”说完,还又强调了一次“我没跟你开玩笑。”
  
  “知道知道。”他赶紧给这炸毛小狮子顺毛,“不会的,我宁愿让他抢空一座御王府,也绝对不会让他动你郡主府一分毫毛。”
  
  “我靠!御王府也不行啊!御王府也是我的啊!”某人又炸了!“玄天冥你啥意思?你认为御王府是你自己的对不对?跟我没啥关系对不对?玄天冥你长本事了啊!”某人气急,翻身骑跨在自家夫君身上,叫嚣着道:“你今儿到是给我说明白了,这座御王府有没有我的份儿?咱俩成了亲,财产是不是就应该变成共有的?你的是不是就是我的?我的是不是还是我的?说!”
  
  一声“说”,她甚至激动地拽住了人家的脖领子,把个玄天冥给勒得直咳嗽。
  
  “咳咳!死丫头,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说完,雄性力量发挥出来,翻身就把身上娘子压倒,“本王人都是你的,更何况区区一座御王府,算本王先前失了言,但是娘子,为夫在上你在下这个规矩,你还是得学学明白的!”
  
  凤羽珩想要反抗,但在这件事情上她注定反抗无效,只能眼睁睁地一边骂一边被身上夫君吃抹干净,然后就剩下嘤嘤抽泣。
  
  大清早的折腾一番,到也是神清气爽,玄天冥想到老八在宫宴上的异样,问她说:“老八的那个病,太医能不能治得好?”
  
  凤羽珩翻了个白眼,很是得意地道:“我下的花柳病药,这天底下除了我和爷爷,没人能医治得好。而我们俩是肯定不会给他医的,所以哦,咱们且看着吧,老八生不如死的样子,也是很令人期待的。”
  
  玄天冥很满意地点头,却还是提醒她,“要控制病情发展,可不能让他在蛊毒没解之前就死了。”
  
  “放心。”凤羽珩说,“我都算计着呢,那个病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人,但却可以让他的那个地方一点点的腐烂掉,过程十分酸爽。”
  
  大年初二的清晨,宫中四处都洋溢着过年的喜庆。天武帝今年有元贵妃陪伴,心情不错。再加上昨晚那三名太医告诉他八皇子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事,不过就是吃东西过敏了而已,他的心情也放松下来。
  
  只是这种喜气并不是每个宫院都沾染得上,比如说景慈宫,就还是死气沉沉,皇后连下人提出的去园子里逛逛的提议都给否了。
  
  不过,今日的景慈宫到是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那客不是别人,正是太医院的当职太医,孙齐。
  
  皇后跟太医院并没有过多的接触,就连正常的请平安脉,她也没有专门的指定某位太医,都是赶上哪个当职就用哪个。这么多年来太医院都习惯了,反而是那些后宫妃嫔们都有自己专门的人,就皇后这里是最好侍候的。△≧△≧△≧△≧
  
  今日这孙齐来,皇后本也没多想,就是说了句:“大年初二的,请什么平安脉?往年不都是过了初五才请的吗?”
  
  孙齐跪在皇后面前恭敬地道:“因着昨晚八殿下突发急症,据说是吃食过敏,所以太医院特地安排今日清早就给各宫娘娘们请个脉,以防万一,微臣正好分派到了皇后娘娘这里。”
  
  “哦,是这样。”皇后点点头,将手腕向前一伸,“那就诊吧!”
  
  孙齐往前跪走了两步,将一块方巾搭在皇后腕上,然后伸出手去,轻掐腕脉诊了起来。不多时,将手放下,又后退两步回话道:“皇后娘娘没有大碍,只是最近火气有些大,回头微臣给娘娘开些去火的药茶,娘娘常饮即可。”
  
  “火气大啊!”皇后耸耸肩,冷冷地说:“如今这座皇宫里,谁的火气能不大呢?喝茶是没用的,你无须在意这个,也不用抓药来,本宫心里有数。”
  
  却不想,那孙齐竟是抬了头,盯着皇后突然说了句:“皇后乃一国之母,实不该被一个贵妃打败啊!”
  
  皇后一愣,随即目光铮铮地朝着那孙齐盯了去……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