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55章 脑洞大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齐不过一个太医,太医院一向都不明着参与后宫之事,更何况皇后跟这孙齐也没有过多的接触,他竟然直接就说了这么一句话来。皇后心里立时就“咯噔”了一下,一种不好的感觉匆匆袭来,让她下意识地就生了一阵。
  
  可孙齐的话却显然还没有说完,他看到皇后这样的反应似乎很满意,随即又开口道:“如今皇上又临幸妃嫔了,既然贵妃能重新获宠,那身为皇后,只要您想,自然也能。”
  
  皇后拧着眉心问他:“本宫为何要去获宠?本宫身为中宫皇后,地位摆在这里,何至于跟个妃子争宠?”
  
  “可是皇上现在宠着的可不是一般的妃子,她已经是贵妃,再往前迈两步,可就到皇后的位置了。娘娘,您该不会是打算把这位置拱手相让吧?微臣多劝您一句,在其位,才能谋其政,才能让自己有更大的价值。如若有一天失了后位,怕是有人要不开心的。”
  
  他说完,冲着皇后磕了个头,然后起身,竟就这么提着药箱走了。只留下阵阵心惊的皇后,和也听出些门道来的侍女芳仪。
  
  直到那孙齐走出景慈宫,皇后这才回过神来,开口跟芳仪问了句:“难道是他们的人终于找来了吗?”
  
  芳仪也是这样认为,不由得叹了口气说:“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娘娘不是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吗?只是没想到对方的人竟安插在太医院里,这位孙齐孙太医想当初还是御王妃介绍到宫里来的,奴婢一度认为他该是御王妃那头的人,直到上次刘嫔出事,孙齐竟然向刘家人举荐了御王妃入宫给刘嫔诊病,奴婢这才觉出些不对劲来。”
  
  “是啊!这事儿真怪,凤羽珩送进来的人跟她竟然不是一条心的,拐着拐着竟拐到了那头……你说,这会不会也是凤羽珩的心知肚明的?她早知那孙齐是哪个势力中的人,但却将计就计把他送进来,就是为了等着他向本宫施压,从而由本宫这里牵出那一条隐线来?”
  
  皇后把凤羽珩分析得有些阴谋论了,可在芳仪听来却也有几分道理,毕竟凤羽珩心思深沉,计谋也多端,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然而,这次她们却是真的错怪凤羽珩了,对于孙齐,凤羽珩其实也就是一知半解,虽说先前被这人摆过一道之后她有心想查,但接二连三地出了这么多事,便也没能顾得上,到是把这茬儿给忘了。
  
  今日晨早,凤羽珩也进了宫,为的却是昨儿在宫宴上特地请来的那份差事给元贵妃诊脉、调理身子,以图让其能够顺利的怀上龙种。
  
  此时,她正带着忘川走在通往存善宫的路上。宫中还是宫禁着,可她昨儿有皇上亲口答应的正事要办,而且事关元贵妃,这才得以被宫门口的人顺利放行。行走间,正遇上那从景慈宫往太医院返回去的孙齐,她主动叫住那人,问道:“你这是从哪里来?”
  
  孙齐恭敬地向她行礼,回话道:“回王妃,御臣刚从景慈宫给皇后娘娘诊了平安脉,正要回太医院去。”
  
  “给皇后娘娘诊脉。”她点点头,又问道:“皇后娘娘的身子如何?可是有大碍吗?”
  
  “没有。”孙齐态度依然恭敬,“只是请个平安脉罢了,皇后娘娘除去心火有些过旺之外,并没有其它隐疾。”
  
  “恩。”凤羽珩看着这人,突然又问了句:“过年了,没有去看看你师父松康?”
  
  这孙齐是松康那个医痴收的徒弟,凤羽珩之所以这样说,不过就是点一点他的身份,这人进了宫之后就把先头的事抛在脑后,不但没有为她这边做任何事情,反而还背地里给下绊子。这不是人品的事,凤羽珩觉得这应该是跟身份有关。可对于这孙齐的真实身份,她却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
  
  听她提起松康,孙齐又道:“本想近几日去的,但皇上吩咐下来要为各宫妃嫔娘娘们请脉,且务必都请到,太医院这就忙活了起来,微臣也没有机会出宫了。”
  
  “这样啊!”凤羽珩没再问什么,只是提醒他说:“不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吧!总也得记得自己是怎么进的宫,进宫之前又是个什么身份。孙齐,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有些事情你做了,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要真的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可以任谁都不知道。你进宫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我无心知晓,但既然走的是我们这条路进来,那你就要明白,一旦真翻了眼,我也随时随地能把你从这里扔出去。”
  
  她说完,再不多留,带着忘川就往存善宫的方向继续走去。留下孙齐一人站在雪地中,目送着二人的背影,半晌,露出一个阴嗖嗖的笑容来。师父的师父吗?狗屁,不过是借你们之势接触这大顺的权力中心而已,还真当自己是我的靠山不成?且看看今日宫中的局面吧,一旦闹了起来,区区一个御王妃,又算得了什么?
  
  存善宫内,天武帝起得很晚,凤羽珩都到了,他才刚刚由吴英侍候着洗漱穿戴完毕。一见凤羽珩来了,老皇帝到是有几分欣喜,连忙主动招呼着:“老九媳妇儿来了!朕今儿一早就想着,元贵妃这个身子就该尽早的调养,早一日调养好了,早一日再给朕添个可爱的小公主来。”
  
  凤羽珩上前行礼拜见,然后道:“父皇放心,阿珩必然竭尽所能。”
  
  天武帝喜欢女孩子,因为他们老玄家女孩儿少,就玄天歌一个,他自己更是一个都没有。所以他巴望着元贵妃能给他添上一女,这样他的人生才算是圆满。而这,也正是天武帝答应凤羽珩主动请缨来给元贵妃调理身子的原因所在。他凑近了凤羽珩,神叨叨地跟她问道:“老九媳妇儿,都说你是神医,那你有没有办法能让贵妃一举得女?”
  
  凤羽珩笑着说,“父皇,按说该盼着生皇子才是好事。”
  
  “哎!”天武帝大手一挥,“不要皇子,朕有那么些个皇子,早就腻歪了。再说,这皇位朕传给谁朕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再多一个也没有必要。朕就要公主,就要女儿,你给想想办法。”
  
  凤羽珩点点头,“父皇莫急,如果贵妃娘娘身子能够调理得当,阿珩自然会替父皇想想办法,让娘娘能够成功怀女。”
  
  “好!朕就知道你定有办法。待将来公主降生,朕定好好赏你!”天武帝说完,哈哈大笑,还把身边的元贵妃搂了一下,这才迈开步子出了存善宫,一边走一边说:“朕要去乾坤殿一趟,爱妃晌午到那头去与朕一块儿用膳吧!”
  
  存善宫众人在元贵妃的带领下恭送天武帝离开,待老皇帝走远,这才起了身,凤羽珩还不等转过身子,就听元贵妃压低了声音在她身后说了句:“你给本宫记住,本宫要怀的是皇子,可不是什么公主。”△≧△≧△≧△≧
  
  她回头,看着元淑妃坚定的眼神,不解地问:“娘娘膝下已经有了一位皇子,难不成想再添一位来跟八皇子争皇位不成?”她说话没遮没掩的,一句话就捅进了元贵妃的心窝子里,“可别怪我没提醒娘娘,这皇位之争可不分是不是亲兄弟,一旦幼子长成,势必会对那个位子有些许想法。即便他没有想法,待八皇子坐上皇位以后,也总会防着这个年幼的弟弟,以这幼地的年岁,可是很有可能跟他以后的儿子争江山的。”
  
  元贵妃一哆嗦,在凤羽珩这话的带动下,她似乎看到了很多年以后的一幕兄弟相残,还是亲兄弟相残。而她,做为一国太后,手心手背都是肉,却是不知该帮着哪一个。她的脑洞也是有点大,甚至想到了自己有可能会向着年幼的儿子,以至于玄天墨一怒之下把他们母子二人全都给杀了。
  
  这样一想,元贵妃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可随即又想到浴室里那蛊师的话,也想到了她真正想要再生一个儿子的原因。而这一切,还不是因为玄天墨的那个病?她是为了以防万一,一旦玄天墨没得治,至少她可以让自己的幼子登基,而那样也就更好,她垂帘听政,相当于把朝政握在自己手里。年幼的皇帝也可以被她从小就培养成傀儡,事事都听她的。
  
  心里有了想法,元贵妃便不再考虑什么兄弟相争不相争的事,只转了身往大殿里走,一边走一边说:“不是要给本宫请脉么,那就进来吧!本宫到是要看看你这神医是有多大的本事,如果能把本宫的身子调理得好,又能成功让本宫怀上皇子,本宫到是不吝啬给你些赏赐。”
  
  凤羽珩在后头跟着,笑着说:“既如此,那阿珩就先谢过贵妃娘娘了。”
  
  元贵妃以为就这样跟凤羽珩达成了协议,她之前也对凤羽珩的医术有所耳闻,要说承认她的医术那还是承认的,毕竟人家的业绩摆在那里,如果不是真的神医,也不至于京中那么多人拍手称赞。如今玄天墨出了事,她一心想要做两手准备,昨天宫宴上还对凤羽珩来为自己调理身子这件事情十分抗拒的人,如今到也不再那样排斥。但却还是心中有个小心眼儿,她想着,以后这凤羽珩再进宫,她得挑个旁的地方接见,不能在这间正殿里。毕竟正殿里间是寝宫,而寝宫的浴室中有她藏着的一个人。虽说那浴室十分保险,凤羽珩也不至于就能摸到那里头去,但终究是做贼心虚,她心里总是有隐隐的担忧。
  
  元贵妃这样想着,目光却是随着心思不自觉地往寝宫方向瞄了一眼。就只是这一眼,却让凤羽珩捕捉到了她眼中那一丝小小的谨慎与担忧……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