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57章 窥得真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元贵妃的话把凤羽珩都给问乐了,甚至乐得都直不起腰,气得元贵妃大拍桌案怒声道:“大胆!不过皇子妃而已,竟也敢在本宫面前放肆?”
  
  当凤羽珩的笑终于止住,她这才反问元贵妃:“放肆又怎样呢?贵妃娘娘,咱们两个之间,还需要遮遮掩掩么?几番较量了,你可有赢过?”
  
  “本宫现在就赢了!”元贵妃对此十分骄傲,“大顺尚有国君在,就容不得你一个小小女子任意妄为。℃八』℃八』℃读』℃书,.■.o↑从前你仗着背后有九皇子撑腰,本宫斗不过你,甚至被你害得步步后退。可是现在却不同了,本宫是堂堂贵妃,是皇上放在心尖儿上的人,凤羽珩,你再没有与本宫较量的资格,因为,只要本宫一句话,皇上就可以立即下令把你处死。”
  
  “是吗?”凤羽珩掩住口,又笑了起来,“那你信不信,如果我死了,你也好,八皇子也好,哪一个也不会继续活下去。更何况——我不会死,你放心,怎么也比你们活得长。”
  
  “凤羽珩!”元贵妃气得脸都发青,“是谁给你的胆子如此放肆?”
  
  “自己给的。”她认真地告诉元贵妃:“胆量这种东西从来不应该借助旁人的力量,那是自己长的,也是自己给自己赢来的。我今日敢坐在这里与你说这样的话,便也有把握能平平安安出得去这座皇宫,不信你就试试,就像你用一碗被放了蛊毒的茶来试我一样,你再试试看自己能奈我何。”
  
  她一语点明究竟,元贵妃猛地变了脸色,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你说什,什么?”
  
  “我说什么娘娘听不懂吗?我说,不要以为很多事情神不知鬼不觉,但事实上,该知道的人心里都有数。还有,刚刚你问我的那个问题,八皇子的病是不是我害的?那我问你,父皇的蛊是不是你下的?你会承认么?你若不承认,便也无需再拿这样幼稚的问题来与我对话,娘娘觉得呢?”
  
  元贵妃彻底不想再跟凤羽珩说话了,她甚至不想再看凤羽珩一眼。此时的元贵妃面色有些发白,心里阵阵发慌,就想着赶紧把凤羽珩给赶走,她必须得就这个事跟那蛊师商量一下。再这样下去,事情不妙啊!再有,凤羽珩何以喝了茶没事?她不怕蛊?还有,她怎么知道蛊这个事的?
  
  无数疑问在元贵妃脑子里盘旋着,她匆匆打发凤羽珩,甚至大叫着:“本宫不要你看病,本宫就是不能生,也不要你看病。你走,赶紧走!”
  
  凤羽珩却是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把那剩下的半碗茶当着元贵妃的面又给“喝了”,这才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离了存善宫。只是在临走之前,她又在不经意间看到了对方的目光往寝宫里瞄了一眼。
  
  那寝宫里有猫腻,凤羽珩直到此时,对此事再深信不疑。
  
  从存善宫出来,她带着忘川快走了几步,然后在一条僻静的小路上停了下来,她告诉忘川:“你先走,出宫门时如果有人问起为何你一个人出来,你就说我去月寒宫给云妃娘娘拜年去了。”
  
  忘川听她这样说,一下就紧张起来,“小姐,您这是要单独行动吗?继续留在宫里?”
  
  “恩。”凤羽珩点点头,同时也安慰道:“你不用急,没事的,这皇宫我又不是第一次一个人进来,玄天冥都放心,你有什么可不放心的呢?这破地方于我来说,就算不是如履平地,却也是差不太多。总之你先出宫去,不要再多问,我这边的事情也很急,没功夫与你细说,快些回去吧!最多晌午,我也就能回府了。”
  
  忘川从来都拗不过凤羽珩,再想想,这皇宫凤羽珩也的确经常自己一个人来,便也放了心些。又嘱咐了几句,这才无奈地先行离开。
  
  直到忘川走远,凤羽珩这才又打量了一下四周,确认无人之后,立即隐去身形进了空间。
  
  空间的柜台上还摆着她从存善宫偷出来的茶水,可她却无心去研究那个,而是借着空间移动的便利,又再度回了存善宫的正殿里。
  
  这一次,她的目标是元贵妃的寝宫,上次虽说也查过,但没查出究竟来。这次不同,她已经从元贵妃那样急切又担忧的眼神中看出慌乱,而那种慌乱似乎需要寝宫中的某样东西或者某个人来为其解除。这个时辰天武帝不在,她相信,只要自己回去,就一定能查出元贵妃寝宫的猫腻来。
  
  凤羽珩怀着这样的心情旧地重游,才刚刚在寝殿中现身,就听某一处角落,有轻微的重物挪动声。她顺声望去,还是慢了一些,只能看到一个角落里,似乎有一面墙壁动了一下,但却又很快地合拢上。寝宫里瞬间安静下来,要不是她对自己的直觉与反应的灵敏度有一定的自信,几乎就要以为刚刚听到的声音是幻觉,看到的墙壁移动也是幻觉。
  
  可凤羽珩不会那样想,就在这一瞬间,她几乎可以肯定自己想要找的东西、想要看到的一切秘密,就在那墙壁的后面,她只要走进去,就能揭开一切谜团。
  
  她深吸了一口气,这寝宫之中没有一个下人侍候着,就连元贵妃最贴心的宫女月秀都被打发着只能守在外头,这就更说明这寝宫是禁地,又或者说,当那面墙壁有动静的时候,这处地方就是禁地。
  
  她再不多等,快速移动到那墙臂跟前,用手按了几下,大致能够确定这墙壁的厚度。虽说不至于太准确,却也相差无几,至少她利用空间可以很轻松地进到墙的另一端。
  
  凤羽珩隐去身形,在空间里数着步子,却不敢确定自己再出现时会是在墙壁里头的什么地方。万一现身时就在元贵妃的面前,那可就尴尬了。
  
  她往前数了五步,然后特地往右侧挪动了几步,丈量着在外头注意到的那墙壁空间宽度,琢磨着自己再出现,应该是贴着墙边儿的,这样总不至于直接站到中间,站到人前。
  
  怎么着都是赌一把,她深吸了口气,心念一动,人从空间中一闪而出,却万万没想到,这一出现,竟然是站在了水里。
  
  凤羽珩大囧,尼玛,敢情这里头是浴室?
  
  不过也幸好是浴室,有太多的水雾弥漫着,以至于视线可及的范围十分小。再加上她行动小心,一动未动,所以,哪怕她已经意识到就在距离自己差不多五步远的斜侧正有两个人在共浴,她却依然没有被其发现。
  
  这种从空间出来直接入水的经历还是头一次,凤羽珩觉得很恶心,因为这不只是水,而且是洗澡水、别人的洗澡水、水里还有一男一女在洗鸳鸯浴。
  
  不过好在那二人只是调**,并没有过激的行为,而之所以还只是停留在**的阶段,完全是因为做为女主角的元贵妃此时此刻心里发慌,有太多的事情想要跟那男子发问了。
  
  首先,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何你的那碗蛊茶对凤羽珩一点用都没有?”
  
  那男子摇头:“不可能,任何人,哪怕是蛊族人也逃不过我那碗蛊茶,除非她根本就没喝。”
  
  “喝了!”元贵妃十分肯定地道,“我亲眼看着她喝的,一共喝了两次,第一次半碗,第二次全部喝光。可直到她都离了存善宫的宫门,也没有任何任何发病的迹象。”
  
  “怎么会这样?”那男子的声音中也充满了疑惑,这是他第一次下蛊失手,失的却又如此离奇,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而这时,元贵妃又扔出了第二个问题,她问对方:“那丫头已经说出了老家伙中蛊一事,难不成咱们的计划被她都看穿了?”
  
  那人告诉元贵妃:“看穿了又能如何?我给他下的可是死心蛊,无解的,除非我死。但我若是死了,老皇帝自然也就会跟着死,所以,他们就算知道了,也奈何不了我。现在,老皇帝的命就相当于掌握在我们的手中,只要老皇帝听话,那个丫头看出来又能如何?说出去谁又能信呢?就算有人信,咱们也自有办法让老皇帝把信的人都一个个的给处死。”
  
  话说到这里,元贵妃也松了口气,两人不再说什么,到是在水中欢愉起来。凤羽珩隐入空间,都没来得及去换湿衣裳,脑子里一直在想着那一句“死心蛊”,身上传来阵阵凉意。
  
  这是她最怕的一种结局,死心蛊就意味着无解,除非养蛊人死亡。然而,最要命的是,养蛊人死亡也并不意味着就解了蛊,而是会连带着受蛊人一并死亡。这太可怕了,这死心蛊一下,真就像那个人说的那样,能奈他何?除非豁出去天武帝那条命,可是,她豁得出去么?
  
  凭心而说,凤羽珩对老皇帝还是很有感情的,老皇帝没中蛊时人不错,从头到尾都护着她,正是因为有了老皇帝在上头护着,她来到这个世界上,才能够混得风声水起。如今眼看着老皇帝被人控制,她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特别是看着云妃在淳王府里日渐消瘦,心里就更是着急。
  
  眼下又听说了是死心蛊,凤羽珩有生以来头一次觉得十分无力,头一次觉得遇上了无解的一道题。当超世纪的医学技术遇上了蛊术,这真的是让她抓狂。
  
  眼下知道了养蛊人是谁,元淑妃和八皇子看起来就没了再活下去的理由。不过她现在到不想直接出手杀了那二人了,因为那样太便宜对方,如今八皇子体下生毒,她到是很期待看到那老八腐烂至死的样子。而至于元贵妃,她总想着有朝一日把这人留给天武帝,让他自己来处置。可却不知,天武帝还有没有这个机会……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