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65章 你俩不合适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之前接到过姚书的秘信,自然明白这人所说的合作是个什么意思,但眼下玄天歌就在场,她该如何跟对方去谈这笔交易?尽管她看出玄天歌与这人怕是早就认识,也算是有几分交情,但这并不代表她就愿意用玄天歌一生的幸福去做交换,哪怕是换天武帝的转危为安,哪怕是换大顺江山的明天,她也不愿意。
  
  “不急。”她淡淡地笑着,“我不过是个女人,古蜀国君做谈合作,自该是与我家九殿下去谈。眼下他还没有上朝回来,国君不妨等等,待他回来再说不迟。眼下我到是十分好奇,国君与我们的舞阳公主是如何相识的?我看你们也不像是半路偶遇吧?”
  
  玄天歌急着解释:“就是半路遇上的,他站在茶楼二层,用枣核打我的车夫,还打了我。”说完,又把自己的被打过的手背递给凤羽珩去看,可是这一递间,却也想到了在茶楼里被那人轻揉时的情景,不由得红了脸颊,赶紧又把手给收了回来。
  
  古蜀国君却是哈哈大笑,看着玄天歌一脸的宠溺。他告诉凤羽珩:“公主殿下昔日曾往大漠去参加王妃与九皇子大婚,孤那时碰巧身受重伤,是公主殿下救了孤。此番来大顺,就是想对公主殿下当面致谢。”
  
  凤羽珩笑看着二人,突然就觉得,如果这门亲事真的成了,玄天歌下嫁于这国君,到也不像是什么坏事。这男人长得帅啊!还带着一股子异域风情,凭心说,玄天歌的长相可是及不过人家。她八卦的心思又起,竟是问了句:“你叫什么名字?今年二十几了?”这哪里像是大顺王妃跟古蜀国君间的对话,语气也一点都不见正规,就跟平常人家唠闲嗑一样。
  
  玄天歌听着凤羽珩突然整出这么一句话,整个儿人都是懵懵的。
  
  可那古蜀国君却并不懵,他甚至能明白凤羽珩这话是什么意思。毕竟啊,要嫁姑娘,先了解一下男方的情况这是很正常的事。于是便做起了自我介绍:“孤名讳梵天离,今年二十有六,数月前登基古蜀,至今还未立后。后宫只有佳丽三人,是从前王府里的妾室,至今无子无女,只因古蜀有个规矩,若是想做国君,那他的第一个子女就必须得是正宫皇后所出,将来立为太子,以免去后世皇位之争。”
  
  “哦。”凤羽珩点点头,再道:“可是你也不是古蜀先君第一个孩子,却也得到了皇位,这话又该怎么说?”
  
  “那是因为太子在多年前病逝,而正宫皇后在生下太子之后伤了身子再无所出,所以古蜀国才会产生夺谪之争。而多先前身受重伤,就是被公主殿下救了那次,就是因为在储位之争上出了些意外。”
  
  “但最终还是成功了,所以一切都值得,不是吗?”凤羽珩笑看着他,却又是缓缓摇头,再道:“真可惜,后宫还有三位佳丽,只从这点来看,我就觉得不太合适啊!”
  
  梵天离皱眉,“帝王三宫六院是很平常之事,就算是从前在王府,我府内仅有三名妾室,也是所有兄弟中最少的一个。王妃何以说不太合适?”
  
  凤羽珩摊摊手,“大顺的九皇子也是皇子,也是王爷,可在他大婚之前,府中一名妾室都没有。”
  
  梵天离苦笑,“王妃若是这般比较,那在这一点上,孤的确是输给了御王殿下。只是不知道御王殿下将来继承大统,后宫是不是还能够维持住只有王妃一人呢?”
  
  “你们在说什么?”玄天歌听得糊涂,这怎么还扯上有几个媳妇儿了?古蜀国君有多少女人,干凤羽珩什么事?
  
  “在谈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梵天离对玄天歌说,“御王妃似乎对孤的后宫还有三位佳丽有所不满,不过这也无妨,只要事成,那三位佳丽自由身处后位之人处置。是留是杀,还是打入冷宫,还不是皇后一句话的事。御王妃,您说呢?”
  
  凤羽珩想想,到也是这么回事,便点了点头,“也是,如果连这点小事也处理不好,她那后位也坐不稳。不过说到底这还是将来之事,眼下我到是想听听,古蜀国君的交换条件是什么?”
  
  梵天离没有卖关子,看着凤羽珩很认真地说了两个字出来“斗蛊。”
  
  “斗蛊?”二人同时开口表示疑惑,凤羽珩再问:“此话如何说起?”
  
  梵天离道:“不瞒二位,古蜀做为大顺的附属番国,自然要更多的了解大顺的情况,不可能对主国一无所知,那样也太被动了些。更何况孤乃新君上位,夺谪之争元气大伤,更是急切于得到大顺的庇佑。只是大顺与古蜀之间路途遥远,我们即便是得到些消息,再传回古蜀时,很有可能那消息就已经失效了。”他说得颇有些无可奈何,但却也十分凛然。虽说是打探对方国情之所为,但这在国与国之间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几乎就是公开的行为,无外乎就是看谁能够把对方的探子揪出来而已。“大顺皇帝性情大变,听闻只听信于那元淑妃与八皇子。而元淑妃的母族柳家又与古蜀国内一个百年蛊术世家有着很密切的往来,就凭这一点,大顺皇帝性情大变的秘密,就不难猜测。”
  
  他的话,让凤羽珩与玄天歌二人一阵沉默。玄天歌此时对于这人的古蜀国君身份基本已经不怀疑了,到不是相信那人,她只是相信凤羽珩而已。凤羽珩看人还没打过眼,既然她说是,那就一定是。虽然前面关于人家后宫有几个妃子的事她不是很理解,但眼下说到天武帝时,她是真的上了心。
  
  “你的意思是,那与柳家亲近的蛊族,你有能力制裁?”玄天歌问向对方,“帮着皇伯伯恢复神智,帮着我九哥九嫂把那老八给拖下来,你身为古蜀国君,做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到底是大顺的公主,玄天歌纵是平时再大大咧咧的性子,此时也分析出事情的不对劲来。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对你好,一旦对方给你抛来了一枚极大的好处与诱惑,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对方要通过此行为换取到什么。
  
  她看了看那梵天离,突然就想到一个事“大顺攻打古蜀时拿下了几座城,你如今来谈条件,目的该不会是为了把那几座城池再给要回去吧?那可是大顺将士用血肉之躯打下来的城池,更何况是你古蜀人与老八结盟在先,若是以此事换城,你怕是打错了算盘。大顺不管谁上位,那人都是皇伯伯的儿子,而你古蜀想要夺回城池,有本事就派兵出击,却不该用这种手段。特别是你一国之君亲自来谈,真是天大的笑话。”
  
  玄天歌说话时,面色严肃,已然是公对公的交谈,不再是之前嘻哈调侃的气氛。
  
  梵天离看着她这样子,竟突然就想像到当有一天眼前这名女子坐上他古蜀的皇后之位时,也会用这样的冷脸去处理正事,那该是十分震慑人心之危,远不是区区古蜀小国境内的女子所能够比得起的。大顺公主的气势就在那里,不容人忽视。
  
  他突然满意地笑了起来,还点了点头,意味深长。
  
  玄天歌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凤羽珩到是能猜到几分,心中感叹,怕是这门亲事十有八九是要成,就冲着玄天歌对这人并没有表现出真正的反感,应该就有戏的。只是,如果单纯的儿女之情,她到是很乐意看到玄天歌拐了古蜀国君的心,但现在这其中掺杂了其它的因素在,就变得不再那样纯粹,一想想,还是有些隔应。
  
  “公主殿下误会了,我古蜀不要城池。”梵天离说:“城池之争乃实力之战,大顺有本事深入大漠拿下古蜀城池,那是大顺威武。就像公主殿下所说,孤若想拿回城池,必会发兵出征,光明正大的在战场上与大顺决之高下,而不会采用这样的办法。不过孤之前也说过,新君上位,不喜发动战争,我要的是古蜀平稳发展,而不是开疆拓土。而之所以提出与九皇子夫妇做这个合作,所图之事是……”︽②︽②︽.*②阁︽②,
  
  “这件事情我自会与九殿下说说,古蜀国君今日若无旁的事,就先请回吧!”凤羽珩突然在这时候下了逐客令,她说:“我还是那句话,政事你们男人之间谈,更何况我们还是想要先考量下国君的本事才好再往下谈。国君先回,明晚亥时再过来,九殿下自会给你一个答复。”
  
  梵天离对于凤羽珩的安排表示同意,毕竟事大,总不成他跟一个女子谈上几句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哪怕这女子是御王妃,那也还是有些太草率。
  
  他起身,冲着凤羽珩淡行一礼,凤羽珩亦起身回礼,就听梵天离道:“那孤就先回去,咱们明晚再见。”说完,又看向玄天歌,问道:“咱们一起走吗?”
  
  玄天歌白了他一眼,“不了,本公主要在御王府多留些时辰。对了,你记着到文宣王府把那些东西取走,我是不会要的。”
  
  “送出去的东西岂有再拿回之理?”梵天离苦笑,“公主殿下若是不喜欢,扔了就是,回头孤再找些新奇些的玩意给你送来。”
  
  “我什么都不会要的!”玄天歌怒视对方,“听不明白话吗?我就是不要你的东西,不管东西是好是坏。你要是真要感激,就还我二十两银子即可,最多就是再加些帮你找大夫的腿脚钱,别的就不要了。懂了吧?行了你回吧!”她摆摆手,公主的架式又拉了起来,“快走吧快走吧!本公主看着心烦。”
  
  梵天离再行一礼,没说什么,默默退出正厅,在下人的引领下出了御王府。而这时,玄天歌却对凤羽珩说了一句话,她道“阿珩,你不用瞒我,我猜到那人所谋求的合作是什么了……”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