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66章 我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玄天歌告诉凤羽珩:“其实也不是我自己猜的,是因为今儿清晨,那人往文宣王府里送了很多只大箱子,每只箱子里都装满了稀世珍宝,点名是给我的。当时我父王就说看这架式像是聘礼,适才听你们的对话,我突然就想到,那人要救皇伯伯肯定不能白救,他开出的条件,不会是……要我嫁到古蜀去吧?”
  
  她说这话时声音听似平淡,可面上却带着紧张,又觉得自己猜得对,又巴望着猜得不对,十分矛盾。
  
  凤羽珩看出她心中焦虑,却还是轻叹了一声,点了点头,“不瞒你说,还真的是这个条件。先前御王府接到大表哥从南界传来的家书,上头就带着密信提及此事。我与你九哥没直接回应,也没敢与你先提,就怕你因为要救皇上而冒然答应。所以我们提出让他亲自来京城,一来我们也要了解一下他是不是真的有本事能救下父皇,二来,也是想争取看看能不能把这条件给换一换。毕竟古蜀远离大顺,距京城更是路途遥远,你嫁到那边去,若是因情还好,但若是因为这样的理由,我们心里总归过意不去。”
  
  她说得是实话,虽然玄天歌比她大上两岁,可说到底她也只是身体年龄小罢了,实际上却是已经到了三十的成熟灵魂。玄天歌于她来说就是个小妹妹,她也是打心里疼着这个丫头,只要一想到为了祖国安危要远嫁它乡,她这心里就特别不好受。
  
  政权中心里生活着的女子所要承受的实在是太多了,和亲和亲,说白了,不就是为了国家安稳以及政治目的去嫁给一个自己并不爱的人吗?出异于出卖自己的人生,可要说一个人的幸福重要,还是国家安稳重要,那听起来,还是应该选择国家安稳。人就是这样,一旦有了责任,一旦有了取舍,很多事情就由不得自己了。古时如此,后世其实也是一样。
  
  “他若真的能救了皇伯伯,让皇伯伯恢复到从前那般,那么……我嫁。”玄天歌沉默了一会儿,坚定地道:“我是玄家这一辈唯一的女孩,这是我的命,也是我的责任和义务。我必须为了大顺奋不顾身,这样的命运谁也改变不了。阿珩,你不用伤心难过,且看看我早过了及笄之龄还没有谈婚论嫁就知道了,就算没有那古蜀国君,也还有别人,我这辈子是不可能由着自己的心,去嫁给一个平常男子的。”言语间,想到那个与她到也算是有几分渊缘的古蜀国君,不由得笑了起来,“这样也好,怎么说我嫁的人也是我见过的、接触过的,总好过莫名奇妙地被送到一个陌生国家,然后嫁给一个连见都没见过面的人,那样更悲惨。”她看着凤羽珩,挤出笑脸来说:“那人其实也不错,不是吗?至少长相还行,配得上我。而且……后宫里也才三名佳丽,不算多。”
  
  她说得轻松,可凤羽珩却看出了她眼里隐含着的水雾。远嫁它乡,是任何女子都不愿意的吧?哪怕心中有爱,但要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远离故土,远离爹娘,都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可玄天歌就这样点头应下,为的,就只是图一个大顺的安稳和天武帝的康健。
  
  她突然觉得,做公主一点都不好,还不如个平常百姓,不论贫富,至少可以嫁一个知根知底的人。那古蜀国君虽然算是见过面的,接触过的,但人品如何?古蜀国皇宫内部情况如何?这些都是未知。她握了握玄天歌的手,郑重地同她说:“我虽年纪小于你,但现在毕竟是你的九嫂,不管咱们之间是亲戚还是姐妹,有些话我都得跟你说清楚。天歌,大顺利益固然重要,但从我个人来讲,我更希望看到你幸福。解父皇的蛊毒并非这一条路可走,比起用你的终身幸福做交换,我宁愿再去找另外的方法。不只我这样想,你九哥也是一样,我们都不想看到你为了这个事远嫁古蜀。那地方……太远了,真要有什么事儿,怕是想去帮你一把都来不及啊!”
  
  她这样说,玄天歌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再控制不住情绪,抱住凤羽珩哇哇大哭。
  
  然而,哭过之后却还是坚定地道:“我嫁!”
  
  玄天歌回府时,两只眼睛还有些红肿,但情绪却已经调整过来。只是跟着她的丫鬟环儿却没那么快就调整好情绪,还是一抽一抽的。环儿一直陪在她身边,知道了在御王府里发生的所有事情,此时回府,再面对那摆在院子角落里并没有收起来的箱子时,情绪就十分复杂。
  
  可玄天歌却已经跟早晨刚看到那些东西时有了转变,她吩咐看守物品的下人道:“把这些东西收下吧,全部放进库房,记在文宣王府的帐面儿上。”
  
  那下人一愣,不由得问了句:“王爷说先不收,最好是能让东西的人再把这些拿回去,公主的意思是……”
  
  “收下。”她冷冷地道:“东西是送给本公主的,那我就做得了主,叫你收你就说,父王那边我自有交待。”
  
  她这边发了话,下人们便再不多言,紧着张罗着把一只只箱子都搬到了后院儿的库房那头。她带着环儿径自回到自己院中,这一整天就再没出来。
  
  前院儿的动作没能瞒得住府中的另外两名主子,文宣王和文宣王妃。特别是文宣王妃,一听说玄天歌把那些礼都收下了,心下一凉,却也是立时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她对此事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吩咐下人却做了几样玄天歌最爱吃的菜送过去,然后又让管家通知府中所有下人,从现在起,不管舞阳公主提出什么要求,任何人不得问缘由,必须照办。虽说府上从前对玄天歌也是百依百顺,但从今日起,要更加的顺,不可以有任何反驳。
  
  下人们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他们夫妻二人却是太明白了,文宣王长叹一声,“这个女儿怕是留不了多久了。”说完,抬手往脸上抹了一把,又道:“只是不知道这结果到底是好是坏。岚儿,我多希望自己只是个平常男子,那样至少我女儿的婚嫁不用有那么多的顾虑,我可以让她自己去选择,她看上谁就嫁给谁,不论权势,不管贫富。”
  
  文宣王妃被他说得直抹眼泪,不停地问:“王爷,你说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何天歌出去一趟回来就同意了呢?我总觉得这里头还有些事儿,可是我该找谁去问?”
  
  文宣王道:“她今日是去了御王府,应该跟老九媳妇儿商量过了。那是个有主意的孩子,如果她都劝不住,天歌就有必须要嫁的理由。而咱们的女儿贵为公主,有什么人能逼得她不嫁不行?爱妃且想想,近日是有什么人要往大顺来吧!”
  
  以文宣王和文宣王妃的头脑,不难猜出送礼来的人是谁,至少是代表着哪方势力。可他们就是不愿意相信,毕竟,那个地方太远了……
  
  当晚,玄天冥来到了文宣王府,与文宣王彻夜长淡。三日后的夜里,梵天离再入御王府内,当着玄天冥、玄天华、凤羽珩以及玄天歌的面,从他的口中取出了一只鲜红色的蝎子来……
  
  “蛊族人从生下来的那天起,就会由族中长老为其选定一只毒物做为他的本命蛊。”梵天离看着几人,郑重地将这一场斗蛊讲给他们听,他说:“本命蛊的强与弱并非完全是后天形成的,在先天的选择上也有不同。命势越硬之人,所被赐予的蛊虫就越毒,相反的,如果只是平平常常的资质,而且家族里也没有太出色的蛊师出现过,那他就只会被赐一只很平常的蛊虫,没有多大能力。”
  
  他一边说,一边托起自己手里的那只红蝎,就像是在看一件宝贝一样,也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儿,甚至还伸出手去往那红蝎的背上抚摸了几下。那红蝎立即有所回应,吐着信子在他手上玩耍,甚是开心。
  
  玄天歌却看得差点儿没吐了,特别是刚刚梵天离把蝎子从口中取出时,她有注意观察,那分明就是从肚子里吐出来的。一想到这人的肚子里竟然养着一只蝎子,她便忍不住开始发抖,越想越是害怕。
  
  凤羽珩一直握着她的手给予这安慰,同时也再次小声提醒:“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玄天歌却坚决地摇头,她说:“我不后悔。我是大顺的公主,一言即出,驷马难追。”
  
  梵天离似乎听到她说这句话,突然把目光投了过来,原本严肃的面上便带了一丝温暖的笑。那样的笑与他手里托着的蝎子的形象完全不符,就好像是阴与晴两个世界,让玄天歌生出了一了刹那的恍惚。
  
  梵天离的话又开始继续,他道:“并不是每一个古蜀人都会使蛊,甚至沿传至今,真正会蛊术的人已经很少很少了,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家族,还掌握着蛊术的秘密。而做为蛊术的发源地,古蜀皇室梵家一族,自然是最强大的蛊师,几乎每一位皇室成员都承袭了这种本事,同时,也密切掌握着古蜀境内所有现存的古蛊家族的动向。这也就是我们知晓有蛊人与大顺柳家往来密切的原因……”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