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70章 你有病,我有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很赞成天武帝的决定,她说:“对,必须要给最凄惨的下场。(更新最快最稳定)不过父皇,你再不让我跟外公给你治伤,你自己就要有最凄惨的下场了。”
  
  “朕?朕有什么惨下场?”天武帝摇摇头,“不惨不惨,朕犯了错,就必须要受到承罚。那东西太恶心了,朕再也不想要,你们不要再为这个事操心,朕心意已决,不会改变的。”
  
  凤羽珩有些无奈,看了看姚显,示意姚显来跟他说。毕竟做为儿媳妇,跟老公公谈这个事情总是有些尴尬,于是姚显把话接了过来,告诉天武帝:“你们大顺不是有规矩么,自残身体自断肢节者,不得入皇家祖陵。你是不是打算死了以后被弃尸荒野?是不是不想再下去见大顺的列祖列宗了?”
  
  “朕怎么不想!”天武帝一听这话可转有些着急了,“大顺真有这规矩?”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怎么着,还要我去请律法来给你看?”
  
  “不用不用。”老皇帝连连摆手,“朕想起来了,的确是有这么一条。该死的,朕不能不进祖坟啊!一个不进祖坟的皇帝算个什么事儿?对以后的子子孙孙也是不好的。”他十分苦恼,又看了一眼凤羽珩手里的那个盒子,还是一脸的嫌弃,但却不再像之前那样坚持,他只是问面前这二人:“可是朕这段日子的所做所为,实在是太造孽了,怎么办?”
  
  “有错就改呗!”凤羽珩对他说:“好在现在也没铸成什么大错,八皇子还不是太子,元贵妃也只是个贵妃而已。就是宫里的御林军和六哥手中那三万东北军被你要了去给了八皇子,再要回来就成了。至于我母妃那边……父皇,这个阿珩可就帮不上什么忙了,还得靠您自己。不过您也不必太把元贵妃的这个事往心里去,毕竟她原本就是后宫妃嫔,是您的女人,你们早些年连儿子都生出来了,如今不过旧爱重拾,没什么的。”她话是这么说,但实际上也就是为了宽天武帝的心罢了。事实上,对于这件事凤羽珩是挺隔应的,男人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出了轨,她都会觉得恶心。凭心说,如果换做是玄天冥,她有可能不会去原谅。但现在面对的是天武帝,是一国之君,又能怎么劝呢?这个国家还是要靠着对方来支撑,她必须得让这老皇帝打起精神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半死不活的。
  
  姚显看着天武帝,又道:“赶紧的,再晚一会儿就真的接不上了。你就给句痛快话,接是不接?要真是不接,我跟阿珩也不费这个事,你好好的皇帝不当想当太监,那我也不拦着,正好跟你那个小远子混到一块儿去了,俩人都是无根之人,谁也不比谁高贵到哪去。”
  
  姚显说话就比较直接,也没什么好脾气,天武帝气得吹胡子瞪眼,可他也知道姚显话虽说得不好听,事实却就是如此。于是他点了点头,一脸挫败地道:“接吧!接吧!大不了朕以后不看它就是,不看,也不用。以后朕就上翩翩那里跪着去,直到她肯原谅朕为止。”
  
  老皇帝这头吐了口,凤羽珩二人总算是松了口气,凤羽珩将那盒子递给姚显拿着,伸手入袖,从空间里调了麻醉剂出来,一针下去,天武帝陷入昏迷。
  
  她将二人都移入空间,然后再把天武帝弄到手术室去。她是中医西双料圣手,在手术方面技术要比姚显强得多,这个手术自然是由凤羽珩来主刀。做好相关准备之后,她对姚显说:“时间隔得有点长,就算接上也不一定好用,我只能尽力。”
  
  姚显点头道:“他这个岁数,有个摆设就不错了,还指望他能再用?”
  
  她想想也是,云妃是不可能再在这方法接纳天武帝的,所以这东西接上了也真就只是个摆设。没了心理压力,手术进行起来就顺利很多,后世时间不到两个小时,就完成了整个儿手术过程。之后,凤羽珩又给天武帝洗了一次胃,把胃里残留的呕吐物全部清了出来,又清出几条小蛇。
  
  姚显看着那几条小蛇很感兴趣,可惜蛇是死的,再没了研究价值,他直呼可惜。
  
  终于,二人把天武帝从空间里移了出来,原本是想再送到龙榻上的,但再想想,之前龙榻一直是天武帝**幸元贵妃所用,怕这老皇帝醒来再闹腾,于是还是叫了外头的宫人进来,把老皇帝抬到边上的偏殿去休息,二人也跟过去看护。毕竟手术刚完成,一旦老皇帝发烧很容易引起并发症,凤羽珩必须亲自守着才能放心。
  
  这头,凤羽珩和姚显给天武帝治病。昭合殿外,皇后也对那去而复返的元贵妃审问起来。但元贵妃将罪直指向丽妃,更是直言:“丽妃有一只镯子,那镯子臣妾曾看她戴过,翠绿翠绿的,里头藏了蛊。”
  
  皇后对蛊什么的并不是很了解,但却也知道那东西邪门,当即便宣了丽妃过来。
  
  这一晚,昭合殿这边闹的动静太大,以至于三宫六院的人全都醒了过来,更有很多妃嫔已经穿好衣裳来到昭合殿这头等着消息。
  
  除去这些个妃嫔,一众皇子也入了宫,就连那八皇子都被人用担架担了过来。
  
  玄天墨原本是不想来的,奈何皇后娘娘下了旨,所有皇子即刻进宫,他就算痒症复发,用担架担也要把人给抬进来。
  
  此时,玄天墨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经历人生中的奇耻大辱,这种大辱比上次差点被砍头还要强烈。因为他一直都在痒,一只右手就没从裤子里头拿出来过,就当着这么多人、这么多男男女女的面不停的挠啊挠的,以至于所有人都看向他,不明所以,一脸鄙夷。
  
  皇后终是看不下去了,对章远说:“你去跟御王妃问问看,有没有暂时止痒的药,别让他在这儿丢人现眼,本宫还要问话呢!”
  
  章远点点头,赶紧就去找了凤羽珩。再回来时,手里捧着一盒药膏对皇后说:“御王妃说了,涂上之后有一个时辰的效果,还请皇后娘娘问审时快着些,一个时辰之后就不给药了。”
  
  皇后应了声,示意章远去给八皇子上药。章远哪里愿望干这份差事,于是走到八皇子面前,把那药膏往他身上一扔,大声道:“你自己涂吧!”
  
  玄天墨气得就想把这太监给掐死,可他现在哪里还能顾得上这个,一听说药膏是凤羽珩给的,便知道一定会好使,于是二话不说,拿起来开了盖子就扣了一大块,然后一只手扯着裤子,另只手拼命的往下身涂,一会儿的工夫就把一小盒药膏给用了个精光。
  
  这时,就听章远道:“御王妃说了,这一小盒药膏价值一千两白银,请问八殿下,您是付现银,还是咱家这就差人到盛王府去取一趟?”
  
  “你说什么?”玄天墨瞪大了眼睛,“就这么一盒子破玩意要一千两?她怎么不去抢钱?”
  
  “哟!”章远笑道:“话是御王妃说的,八殿下要是有疑议,就去跟御王妃问。再或者,御王殿下也在这儿呢,您跟他问也是成的。还有啊,御王妃说了,如果八殿下肯出银子,她手里这种药膏可是还有呢!”
  
  一听这话,玄天墨明白了,凤羽珩这是讹上他了,他有病,人家有药,他只要肯出钱,人家就药。一千两一小盒啊,还一次只能管用一个时辰,这特么的如果想一整天都不痒,那得花多少银子?
  
  不过再想想自己的痒症,玄天墨最终还是狠狠一咬牙,点了点头,然后从腰间抽出一枚玉佩扔给章远,道:“去本王府上先支十万两白银,全部用来买药!快去!”他大吼,直到看见章远把玉佩给了一个小太监,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不过很快的,他就又崩溃起来,“妈的!老子上了药,也花了银子,怎的这痒症非但没止住,还比刚才更严重了呢?”他难受得哇哇直叫,即便是再想要维护形象也没那个能力了,扭动间,直接从软轿上栽了下来,满地打滚。
  
  元贵妃看着自个儿子成了这副样子,不由得也心急起来,她问那章远:“怎么回事?不是说药到病除么?”8.$.
  
  章远“哟”了一声,“贵妃娘娘,奴才可没说药到病除,只是御王妃说这药管用,就拿来了。要不这样吧!奴才再进去问问。”他说完,又颠颠儿地回了凤羽珩所在的偏殿。
  
  外头,玄天墨鬼哭狼嚎般的叫声响彻了整座皇宫,妃嫔们看着这昔日得势到只差一步就登上太子之位的人,心中真是感慨万千。只道这皇宫里形势真是瞬息万变啊!原本她们还以为八皇子继位、元贵妃做太后,这事儿是没跑了,却没想到,**之间,竟传出了皇上中蛊之说,而且现在人已经清醒了。这让她们有些意外,更有些担忧。先前她们可是巴结着元贵妃的,元贵妃倒了台,那她们会不会也跟着遭报应?
  
  皇后看着玄天墨这个样子,一直就皱着的眉拧得更紧了,面上现了厌烦,她对元贵妃道“你最好把他的嘴给捂上,本宫听着厌烦。”
  
  “你……”元贵妃直瞪着皇后,大声道:“他难受成这样,不过是喊上几句,碍着你什么事了?我不堵!”
  
  “你不堵,那本宫就叫下人去堵。”说完,冲着身边宫人使了个眼色。这昭合殿前的宫人一个个儿都是很会审时度势的主,今夜这架势明显的是元贵妃失了势,天武帝清醒了过来,如果他们再跟从前一样向着元贵妃,怕是小命可就难保了。
  
  于是立即就有两名宫人冲上前,作势就要去堵玄天墨的嘴。元贵妃看不下去了,用力地把那二人推开,大声道:“不用你们,本宫自己堵,自己堵还不行吗?”说完,扑上前抱住玄天墨,带着哭腔道:“墨儿,我的墨儿,让你受苦了。别怕,别叫,有人不愿意听到你叫呢!母妃现在要把你的嘴堵上,咱们不惹人厌烦。”
  
  她说完,伸手就去堵玄天墨的嘴,谁知手刚到嘴边,玄天墨竟一点都没留情面,猛地一口照着元贵妃的手指就咬了下去。但听元贵妃“啊”地一声惨叫,众人一看,元贵妃满手是血,而在玄天墨的口中,竟是齐根咬着他母妃的两根断指!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