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72章 真相大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玄天墨看向元贵妃,这女人还在地上趴着,疼得奄奄一息。他其实很想问问那蛊师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为何突然之间局势变成了这样?可元贵妃看向他的目光中已经带了仇恨,母子反目已成定局,他的话问也问不出口。
  
  到是丽妃突然开了口来,瞪着玄天墨和元贵妃二人大声质问:“你们凭什么冤枉本宫害皇上?本宫什么时候下蛊害过皇上?”
  
  丽妃一开口,玄天风也冲着皇后道:“此事烦请皇后娘娘明查,儿臣相信自己的母妃不会做出残害父皇之事,更不相信自己的母妃会什么蛊毒之术。更何况,如果她真的会,真的能借助蛊术来控制父皇,那也应该求的是自己得宠与儿臣得宠,无论如何也求不到元贵妃与八弟的头上去。”
  
  皇后点点头,“风儿说得对。”
  
  “不对!”元贵妃突然凄厉大叫,“就是丽妃做的,她是墨儿的姨娘,帮着墨儿也就是帮着她自己,将来有一日墨儿上了位,她也能有个好地位。这件事情她曾经与我提过,可我没有同意,却没想到她还是一意孤行。她的那只镯子!她有一只镯子,那里面有蛊!”
  
  一听元贵妃提起镯子,丽妃大惊,伸出手腕回道:“你可是说这只?这镯子是你给我拿来的呀!说是祖母当初给了我们一人一只,你有一只,我也有一只。这里面为何会藏了蛊?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丽妃有些崩溃,她虽说常行些神叨叨的事,但她真的从没害过天武帝。要说今日是揭穿她诅咒玄天冥,那这个罪她不认也得认,毕竟她做过。可是天武帝性情大变关她何事?怎么就赖到了她头上?
  
  元贵妃不依不饶,一口咬定那镯子里有蛊。而这时,玄天冥突然开口说了话道:“有没有蛊,一查便知。蛊从何来,也是一查便知。元贵妃,你急什么?”他说完,便将一个与他一同进宫的人引到身前来,再对众人道:“不瞒各位,此人乃古蜀国君,日前已经提前进了京城,一直就住天御王府里面。古蜀对蛊术十分精通,所以,至于那镯子里到底有没有蛊,不如请古蜀国君给验一验,如何?”
  
  一听说古蜀国君来了,所有人都有些发懵,包括皇后。不过皇后是个聪明人,天武帝性情大变,想也不是常理所为。而今日突然吐出那么多蛇来,她纵是再孤陋寡闻,也该明白与蛊术有关。蛊术盛行在南界,古蜀是最精通的,这几个月来玄天冥跟凤羽珩都十分低调,她还一度以为这两人不准备管了,直到今日才知,他二人早就想到了天武帝中蛊一事,一直都在想办法。眼下再看到古蜀国君突然出现,她终于明白玄天冥跟凤羽珩想到的办法是什么了。
  
  要治蛊,最好的办法就是以蛊治蛊。而什么人的蛊术能堪称第一?非古蜀国君莫属。
  
  皇后点了点头,感激地看向古蜀国君,道:“多谢国君出手相救,待皇上醒来,必会当面致谢。”
  
  此言一出,稍微聪明点儿的人都明白了,何以天武帝突然之间就醒清过来,原来是九皇子那边发了大招儿,居然请来了古蜀国君相助。她们以前并不知道皇上为何突然之间就宠起了元贵妃和八皇子,中蛊一说到也不是没有人私下议论过,但人们也只是猜测,并不能确定。更何况,元贵妃是有多大的胆子,竟然给皇上下蛊?她又是从哪里请来的蛊术高手呢?
  
  直到今日听闻皇上从肚子里吐了一堆一堆的小蛇出来,人们才确信了中蛊一说。
  
  古蜀国君的突然出现让元贵妃陷入了一种绝望中,虽然她知道丽妃的镯子里肯定藏了蛊,因为那蛊是她亲手放进去的,原本是想着丽妃那时复宠,如果皇上对丽妃好,她至少可以借收那蛊控制丽妃,从而让自己得些好处。蛊虫是宫外的人带进来的,出自那位蛊师之手,教给了她办法,很简单,很容易操作,她自己就可以控制。可丽妃也不过是复了妃位,住进了长宁宫,并没有进一步得到好处,她便也把这个事情给放下。直到今日,她走投无路,才想着把丽妃给供出来,因为丽妃有蛊,所以她决定让丽妃来背这个锅。
  
  可是在古蜀国君面前,在蛊术高手面前,这个谎,还能说得下去吗?
  
  玄天墨狠那古蜀国君狠得牙痒痒,他直指对方道:“你乃番国之君,进京为何不先来宫中拜见皇上?居然住到御王府去?你本身就是蛊术高手,父皇的病就是你害的吧?”
  
  梵天离听了这话几乎失笑,他反问玄天墨:“刚才还一口交定是丽妃干的,这才多一会儿的工夫,就转嫁祸到孤的身上?大顺的八皇子,你这样做,真的好么?”说完,又冲着皇后深施了一礼,“孤,见过皇后娘娘。冒昧提前来访,还望皇后娘娘见谅。”
  
  皇后笑着道:“古蜀国君说得哪里话,你能及时赶来,解了皇上之危,你就是大顺的恩人。本宫感激你还来不及,怎谈得上见谅。今日宫里繁乱,让古蜀国君看笑话了,不过既然事情赶到这里,那就请国君好人做到底,再给看看,丽妃的那只镯子,到底是有什么蹊跷?”
  
  古蜀国君又回了一礼,玄天冥叫人去把丽妃的镯子取过来。一时间,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这头,盯盯地看着,等着古蜀国君的鉴定。
  
  六皇子玄天风这时开了口说:“镯子是元贵妃给的,并不是我母妃原本之物,既然元贵妃一口咬定说里面有蛊,不知国君可否看得出,那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放到镯子里去的?”
  
  这话出口,元贵妃明显的一怔,她没想到这一点,没想到什么时候放进去的还能被看出来?可是看出来又如何呢?她想,只要她一口咬定,这个事儿就不能妄下定论。古蜀国君也是一张口,她也是一张口,凭什么就听对方的一面之词?
  
  她强打了精神,只是断指不停的流血,让她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吓人,脸色也惨白得很,就连站起来时都在打着晃。可却没有人肯去扶她一把,包括她的儿子玄天墨。
  
  古蜀国君是用蛊高手,那镯子一眼就看出门道,但如果说看出蛊是什么时候放的,这个到不是很明确的能看出来,他只是说:“这镯子里也有蛊,但现在蛊已经死了,而且是刚刚死亡,很显然,跟大顺皇帝所中之蛊是一样的。”
  
  一听这话,最高兴的是元贵妃,就听她大声道:“对!就是丽妃用蛊出了意外,所以皇上现在清醒了,她的蛊也死了,就是这么回事!皇后,你听到了吧!皇上就是丽妃下蛊害的!”
  
  “非也非也。”古蜀国君摇头道:“蛊死亡是因为养蛊人死亡,又或者蛊死亡会连带着养蛊人也死亡。如今丽妃什么事都没有,这就说明这蛊跟她没有多大的关系。当然,贵妃娘娘也可以说蛊是别人给丽妃去养的,那么,现在就去找找那养蛊之人在哪里吧!”
  
  宫中众人听得阵阵发颤,养蛊的人?蛊术?皇宫里什么时候混进来了这种东西?连皇上都中了招?太可怕了!
  
  皇后也疑惑:“养蛊之人?到哪里去找?”
  
  这时,就听一个女声清脆扬起“这自然得去存善宫看一看,咱们的贵妃娘娘可是金屋里藏着美男呢!”人们回头,但见凤羽珩从偏殿那边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说:“皇上已经没有大碍,只需静养,皇后娘娘稍后可以进去探望。只是在探望之前,咱们得把害皇上中蛊的人给找出来。”她说着话,看向元贵妃,说:“贵妃娘娘,可否让人到存善宫里去搜上一搜?”
  
  她也只是问问,事实上,此时的昭合殿外,谁又能真的问过元贵妃同不同意呢?这边的话刚出口,皇后那头就已经派了人往存善宫去。
  
  元贵妃想要阻拦,可这一拦那可就是此地无银,便也只能忍着,心想那暗室也不见得就会被人发现。
  
  然而,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越是觉得不可能被发现的地方,偏偏就被人很轻易的找到。当然,说轻易,也是因为有人引导,而那引导之人,就是元贵妃的贴身侍女,月秀。
  
  月秀就是在今日才发现那个暗室的,她想活下去,就必须出卖元贵妃,必须给自己找一个立功的途径。当人们把那蛊师的尸体从水里捞出来抬到昭合殿前时,元贵妃彻底的绝望了。△≧△≧△≧△≧
  
  人是在她那里找到的,她再想诬赖丽妃是不可能的,而丽妃这时也突然明白过来为何当初她把人弄进宫,这人竟突然就不见了,原来真的是被元贵妃弄走。
  
  她很想把这事说出来,六皇子玄天风却觉出蹊跷,于是小声提醒:“不该说的,母妃还是不要说为好。”一句话,把丽妃的话给堵了回去。
  
  元贵妃无话可说,干脆借着手指的缘故装晕倒。到是八皇子玄天墨这时候来了精神,竟然直指着元贵妃道:“恶妇!你竟然伙同外人来害我父皇!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母妃?”
  
  一句话,把原本已经晕倒的元贵妃又给气得活了过来。活过来的元贵妃扑到玄天墨身前就开始撕打,一边打一边说:“这时候你骂起我来了?当初我是为了谁才这么做?我要是不让他中蛊,你早就被砍了头了!”
  
  “那你也不能害我父皇!”
  
  “你父皇不是我一个人害的!你也参与了!这事儿是你同意的!”
  
  一对母子就这样扭打了起来,哪里还有贵妃气度,哪里还有皇子气度,就像两个街头无赖和泼妇一样扭打着,在所有人面前,失了他们最尊贵的身份……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