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74章 我不要你的皇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玄天墨这才发现,原来竟是自己伸到裤子里抓痒的那条手臂被一根软鞭缠了起来,而那软鞭的另一头,正牢牢地握在玄天冥的手里。
  
  这还不错,就在他打算用另外一只手去往裤子里伸时,同样的,那条胳膊也是突然发紧,很快就有另只软鞭也缠了上去,而这一次,软鞭的另一头则是握在凤羽珩的手中。
  
  “你们……想干什么?”玄天墨难受得话都说不利索了,脸憋得通红,身下痒得想死,却元奈怎么也腾不出手去抓痒。无奈之下,只得努力地把下身往牢门上蹭,各种扭动,以图解痒,同时也大声地咒骂着:“凤羽珩,你这个贱人,一定是你害我如此,一定是你害我如此!那个女人是你扔到我床榻上的,一定是你!”
  
  凤羽珩点点头,很认真把这个事儿给认了下来,她告诉玄天墨:“没错,就是我,是我把那个人从宫里扛出来,再扔到你的床榻上。怎么,不服气?玄天墨,你怨不着别人,要怨就怨你自己。要不是你们先打子睿的主意,今日你也不会落得这般下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做了那么多恶事,总归是要得到报应。而现在这样的报应,我觉得还不够。”
  
  她说完,玄天冥那头再不客气,伸手就往玄天墨的身上摸了去,很快就摸了一块令牌出来。那是宫中统领御林军的腰牌,有了这东西,他就可以把御林军从里到外统统换掉,将这老八的势力在宫中彻底的驱除。
  
  原本玄天墨把这块御林军的腰牌看得比什么都重,但眼下他却已经顾不过来了。下身痒得他想死,可两只手却被人家两口子用鞭子死死缠着,他抓也不能抓,就只能这样干挺着,要多崩溃有多崩溃。
  
  凤羽珩却觉得这到不失为一个折腾人的好办法,于是叫来守卫,命他们拿来最牢固的绳子把玄天墨给五花大绑起来,衣服干脆也扒光,让他随时随地能看到自己下身的惨状。
  
  这些守卫一听这话也都来了精神,看监的,多的是折磨从的手段,今日又从御王妃这里学到了一手,以至于他们都想问问看痒症是如何得的,以后再有送进来的人,不妨也让他们痒上一痒。
  
  玄天墨抵抗无效,被成功地扒去了衣裳,然后四肢大张地缠上了绳子,绑在了牢房里的木架子上。那木架子原本就是审人用的,现在把他绑上去,下身直接悬空,那奇痒还在,可却没有一点能让他蹭一蹭的可能。
  
  玄天墨绝望了,大声叫骂起来,可是骂的是什么自己都不知道,在这种痒症下神智都有点不清楚了。
  
  凤羽珩和玄天冥二人冷眼看着,只道了句:“活该。”玄天冥说:“原本我没想好该给他一个什么样的下场,总觉得不管是砍头还是凌迟,都不够解心头之恨,都不够慰籍那些因他而死去的大顺百姓。如今看来,还是媳妇儿的方法好,这样的罪让他受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是最好解恨的方法。”
  
  凤羽珩点点头,“一会儿记得跟守卫说一声,勤看着点儿,可不能让他死了。”
  
  “要不要把嘴堵上?万一咬舌自尽呢?”这俩人一边看着玄天墨在那嚎叫,一边商量了起来。
  
  凤羽珩说:“没有什么咬舌自尽,咬掉舌头就是他不能再说话而已,人是不会死的。我是大夫,这点我很清楚。更何况,不是不有我么!他就是一脚踏入鬼门关,我也能再给他拉回来,想死,可没那么容易。”
  
  两人的话都听进玄天墨的耳朵时,他的精神终于开始崩溃,对于跟玄天冥和凤羽珩作对,头一次开始产生了后悔之意。
  
  直到二人离开,玄天墨还是在牢里不停地嚎叫,守卫得了吩咐,严密地看护着,半点不敢让他死去。包括那元贵妃,也在凤羽珩的授意下请了个太医过来给包扎了手指,更是将人弄清醒了,就让她面对面地看着她儿子的惨状。这场面,让人觉得既残忍又过瘾……
  
  天武帝在晌午的时候清醒过来,睁眼时,凤羽珩、玄天冥,以及姚显都在,就连章远都站在床榻边,穿着小太监的衣裳,一脸期待地看向他。
  
  天武帝有些恍惚,纳闷地问了句:“小远子,你怎么穿成这样?”再看看其它人,“你们怎么都来了?朕这是在哪里?为啥像看一个死人似的看着朕?我说老姚啊!平日里请你进宫都请不动,怎的今日这样勤快,不请自到了?恩,既然来了,那就陪朕喝两口,朕好久都没跟你一起喝过酒了。”他说着就要起身,可是这一动间,下身的疼痛猛地袭来,一下子就把他又给掀回到床榻上。
  
  这疼痛一来,记忆也清晰起来,天武帝一下子就想起来之前是发生了什么事,所有的记忆归巢一般复了位,他就躺在床上接收着那些信息,一点一滴的,最主要的就是这几个月来跟元贵妃还有八皇子之间的事,以及他昏迷之前自残的情景。越想越憋气,越想越郁闷,越想越觉得自己不该活下来。
  
  他再看向姚显和凤羽珩,眼中就带了怒火,大声质问道:“为何不让朕死了?为何还要救朕!”
  
  姚显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这老头子,到是玄天冥开口说了话道:“因为大顺还要体面,因为一旦传出大顺国君是个无根之人,咱们的国家也会跟着被人笑话。”他心里带着气,说话也没个好态度,很是直接地道:“他们不是救你,而是在救这个家国天下。”
  
  对于这个九儿子,老皇帝在想起来一切时,那是满心的愧疚,眼下再听到玄天冥这样说话,心里就更是难受。他很想跟这个儿子说一声对不起,告诉他在自己心里从来都是把他放在第一位的。可是再一开口,却还是先问了一个心底最想问的问题:“你们的母妃,怎么样了?”
  
  “哼!”玄天冥冷哼一声,没回答。
  
  到是凤羽珩开了口道:“父皇放心,母妃我们一直看护着,没事。”
  
  “她没事就好。”老皇帝还没想到云妃已经不在宫里,就是担心她被元贵妃给欺负了,现在听说没事,总算是放了心。可这心才一放下,就又提了起来,然后吸了吸鼻子道:“朕如今是没脸再见她了,连到月寒宫门口去敲门的脸都没有了。朕做了那样的事,对不住她,你们跟她说,这么多年她在宫里受了不少委屈,朕知道她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在月寒宫关了二十多年,好人都得关疯了。如果……如果她想要出去看看外头的世界,那……就让她去吧!不过你们得找可靠的人保护着,不能让她挨欺负。朕留不住她,也没脸再留她,她恨朕也好,不恨也好,只求她别把朕给忘了,就……就好。”
  
  老皇帝说完,把脸别到床榻里面去,本不想在这些人面前落泪的,可是却怎么也忍不住,不得不用手捂住脸失声痛哭。
  
  人们谁也没吱声,就只有章远也跟着老皇帝一起抹眼泪,终于,差不多一柱香的工夫,天武帝的哭声停止,却是对他们说:“你们都出去吧!朕想一个人躺一会儿,静一静,小远子留下来陪着就好。”他说完,像是又想起了什么,赶紧又补了句:“朕这身子怕是也上不了朝了,冥儿,朕指你代为监国,从明日起恢复早朝,你代朕去上朝吧!朝中一切事务你说了算,无需向朕来汇报。”
  
  一句话,相当于给了玄天冥太子身份。监国监国,说白了就是代替皇帝行使一切皇帝该有的权力,这是大权,没有哪个皇帝肯轻易放的。
  
  可是玄天冥却一点都不稀罕,当时就摇了头,很直接地对老皇帝说:“这个国,我不监。”△≧△≧,
  
  天武帝不解,“你不要朕的皇位?”
  
  玄天冥告诉他:“并不是每个人都想坐上那个至尊宝座的,我是玄家的人,对这个家国天下有责任,愿意尽自己一切所能去保护天下,保护黎民苍生,但却并不代表我就想坐到那个位置上。这些年我自问做得不少,对得起大顺了,所以……你放过我。”
  
  这是玄天冥头一次如此明确的跟天武帝表达自己的想法,也让一位帝王第一次明白,原来真的有不屑于皇位的人。以前他只觉得老七不会要这皇位,却没想到,他最中意的九儿子,竟然也是这样想的。
  
  凤羽珩站在玄天冥身边,两个人的手紧紧握着。她知道,说出这样的话需要很大的勇气,她也知道,私下里说不要皇位,跟当着皇上的面说不要皇位,那意义是不同的。她并不认为玄天冥从始至终都没打过皇位的主意,至少在认识她之前,这人应该还是想要那个皇位的吧?是她影响了他么?
  
  许是感受到她心中所想,玄天冥将身边小女人的手反握了住,微微用力,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决心,然后又对天武帝说:“如今老八已经打入死牢,我不希望他再有翻身的机会。没有了他,这个皇位谁坐就都一样。玄家子孙没有孬种,哪一个都是好样的,你可以放心地把这个国家交给任何一个人去监理,至于是不是那块料,就当是个考验,也不失为一个公平的机会。”
  
  天武帝闭上眼,一遍又一遍地思考着玄天冥所说的话。总觉得自己就要失去这个最心爱的儿子了,难不成,是因为自己这几个月来对元贵妃的宠爱吗?他没脸再见云妃,自然也是无颜面对这个儿子的呀!
  
  老皇帝一声长叹,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而至于到底让谁来监国,他还是在心里认真地思索起来……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