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9章 沈氏之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粉黛进来时,跟在她身后的丫头手里端了个托盘,上面盛着一碗汤。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待她们走近些,凤羽珩吸吸鼻子,一股子浓重的麝香味道扑鼻而来,还有红花充斥混杂,毒性大得令人乍舌。
  
  她不由得看了那粉黛一眼,这丫头是疯了么?
  
  粉黛显然没想到凤羽珩会在这里,走到一半就愣了下,后面跟着的丫头差点没撞到她身上。
  
  凤羽珩就笑了:“四妹妹这是怎么了?你再停得快些,后面那碗汤可就白费心思了呢。”
  
  粉黛就觉得她话里有话,本来就虚着的心又颤了几下。
  
  只是那汤里的味道凤羽珩能闻出,金珍却不明白是什么,还觉得十分好闻,不由得问了粉黛:“四小姐是端汤来给我喝的么?”她有些受宠若惊:“妾身谢谢四小姐关心。”
  
  粉黛心知今日凤羽珩在这儿,她这碗汤肯定是送不出去了,搞不好还要被拆穿。不由得狠狠地瞪了金珍一眼,再跟凤羽珩道:“不知道二姐姐在这里,我没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你们聊吧。”
  
  粉黛转身,转得急了些,直接将身后丫头手里的汤撞翻在地上。
  
  啪!
  
  粉黛扬起那只没伤的胳膊就抽了那丫鬟一个耳光:“废物东西,连碗汤都端不住。”
  
  小丫头哭收拾地上的碎片,金珍看着这一出闹剧,忽然也将注意力往洒了一地的汤水上看去。
  
  凤羽珩笑了笑,“四妹妹怎的这么不小心,不过不管怎么说,四妹妹能有这份孝心是好事。金珍姨娘,你可别忘了在父亲面前多夸赞夸赞四妹妹,告诉父亲四妹妹特地给你送了汤来,只不过又被她自己给打翻了。”
  
  金珍点头,“二小姐说得是,妾身一定会念及四小姐的好,一定会同老爷说的。”
  
  粉黛气得抬腿就走,她最受不了凤羽珩那种阴阳怪气的调调,可同样的阴阳怪气,九皇子用起来就十分讨她的喜,真真是怪事。
  
  凤羽珩又同金珍交待了一些小月子的注意事项,便起身离开。金珍追着问她:“四小姐那碗汤水是不是有问题?”
  
  凤羽珩点头,“是有问题,汤里放了大量的麝香和红花,那份量重得离着老远闻都能闻得出来,可见她已经是等不及想要代替从前的沈氏,摆平府里所有未出世的孩子了。”
  
  金珍有些担心,“这次多亏了二小姐在,不然只怕我在劫难逃啊!”
  
  凤羽珩想了想,同她道:“我会尽快想办法安排满喜过来,以后韩氏那院子你多留个心眼儿,她们送来的东西万万吃不得。其它人到无碍,老太太和父亲一心想抱孩子,断不会害你,安氏荣辱不争,你无需担心。”
  
  金珍记在心里,跟凤羽珩再次道谢。
  
  回同生轩的路上,凤羽珩遇到满喜。那丫头就站在一个小路口焦急地张望着,一看到凤羽珩二人过来,赶紧开口轻轻地叫了声:“二小姐!忘川姑娘!”
  
  凤羽珩顺声去看,见满喜自冲她们招手,便带着忘川往那边走了去。
  
  一看她们走到近前,满喜往前迎了两步,然后直接就跪到地上给凤羽珩磕了三个头。
  
  凤羽珩示意忘川把人扶起来,她留意看了满喜的指甲,已经不用再涂甲油,与常人无异了。
  
  她点点头,先开了口对满喜说:“你娘亲那边我也定期派人送过药去,她的病症比你重些,应该再要再治几个月。”
  
  满喜已经十分感动,伸出手给她看自己的指甲:“二小姐真是妙手,奴婢这指甲如今已经完全好了,总算是去了这几年的心病,奴婢打从心里感激二小姐,谢谢二小姐大恩。”再跟凤羽珩行了礼,这才又看了看四周,小声扯入了正题:“金玉院儿如今就像个活死人墓般,没人进也没人出,沈氏没进过食,连口水也没喝过。她到也是能熬,终日里瞪着眼珠子不肯咽气。但奴婢瞅着,只怕也熬不过两日了。”
  
  凤羽珩心里有了数,再同满喜道:“自从沈氏去了普渡庵,你也没少吃苦,这些我都记着呢。”
  
  满喜赶紧摆手:“这不算什么,奴婢原本也是沈氏的丫鬟,更何况,若不是当初奴婢主动要求留在庵里照顾她,眼下只怕也跟玉箩和宝堂一样被卖到外面了。”
  
  凤羽珩问她:“你从前同金珍的关系如何?”
  
  “算是好的。”满喜同她说:“金珍那人向来心气高傲,但我们毕竟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份在。”
  
  听她这样说,凤羽珩便也放了心,“待沈氏那边的事情了结,我就想办法安排你到金珍那边去,你们两个相互也有个照应。”
  
  满喜知道金珍如今也为凤羽珩做事,很高兴地应了下来,“多谢二小姐安排。小姐若没别的事,奴婢就赶紧回去了。”
  
  凤羽珩点头,放了她离去。
  
  这晚,许久不见折腾的孙嬷嬷又有了动静。大半夜的不睡觉,轻手轻脚地往外走,方向直奔柳园那边,想来应该是要走出同生轩。
  
  凤羽珩有留意到黄泉已经在其身手悄然跟上,便没去理会。一个老嬷嬷,有黄泉盯着,自是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她抽出腰间软鞭,在园子里舞得风生水起,直舞完了一个套路,这才停了下来,冲着一个方向叫了声:“既然来了,还躲着干嘛!”
  
  就听那个方向有人闷笑一声,随即树影微动,眨间的工夫,一人一轮椅便落在她的面前。
  
  凤羽珩习惯性地往他眉心去看那朵紫莲,看上一眼,心便安了几分。
  
  谁说男人长得好看没用,是真的养眼啊!
  
  两人谁也不再说话,默契地双鞭对垒,凤羽珩鞭法较玄天冥生疏许多,时不时就会被他破了招式。但她却不气馁,招破了就重新再来,渐渐地便也入了佳境。
  
  终于两人都停了下来,凤羽珩如今已不会再动不动就累得不行,只是气脉有些微乱,却也很快便调整过来。
  
  她挤在他的轮椅把手上坐了下来,自己的鞭子已经收回腰间,却抓起玄天冥那个摆弄起来。
  
  玄天冥很无语,“我都给了你一条,你还想把这条也霸占了去?”
  
  “这个我不要。”她指指上面的倒刺,“这样的东西我可没法盘在腰间。对了,”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月夕的宫宴就刚好是在八月十五的晚上么?”
  
  玄天冥点头:“没错,皇后每年都张罗,正四品以上的在京官员及其家眷都有份参加。”
  
  凤羽珩用手托着下巴:“凤家以前都是谁去?”
  
  玄天冥想了想,说:“你离京这三年,凤家女眷好像只有老太太去了。到是三年前,你娘亲姚氏会跟着凤瑾元一道进宫。”
  
  凤羽珩从原主记忆中搜了一阵子,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再多的却也想不起来什么。
  
  “我记不太清了。”她摇摇头,“那时候我根本不理府中的事,更不喜参加什么宴会。”
  
  “今年你逃不过了。”玄天冥邪魅一笑,“未来的御王妃,父皇也等着开开眼呢。”
  
  ...
  
  她抚额,“皇上什么阵仗没见过,用得着拿我开眼么。”
  
  “恩,他只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丫头能入了我的法眼。”
  
  她就觉得这人太不要脸啦!笑嘻嘻地从轮椅上跳开,“我们说点有趣的,听说月夕宫宴时,清乐郡主会被赐婚?”
  
  玄天冥也笑,“这个的确有趣,父皇是有这么个话,想来还有一番闹腾呢。唉,一转眼,你们这些丫头都到了要被赐婚的年纪,就连你那自认为天仙一样的大姐姐,老三都给她留着正妃的位置呢。啧啧。”他摇头,“凤家的眼光可真不好。”
  
  听他提起这个,凤羽珩不由得想起之前黄泉与她说起的八卦:“听说三皇子早就娶了正妃了。”
  
  “可不。”玄天冥耸肩,“只不过那正妃身子不好,已经在榻上卧了两年,估计那病会越来越重吧,他想要沉鱼入府助他一定乾坤,那正妃也该香消玉殒了。”
  
  “你中意的是谁?”她终于问出这个话来,“这些个皇子中,你中意的到底是哪个?”
  
  玄天冥往椅背上一靠,“我中意谁都属正常,就唯独不可能是老三。”
  
  “为什么?”
  
  他但笑不语。
  
  “玄天冥你这种表情最招人烦!”凤羽珩气得抽出鞭子就往他身上抽去。
  
  那人笑着拍起轮椅迅后退,两人就这么一追一赶偶尔撞到一处就打上一番,足足折腾到天亮。
  
  凤羽珩吃早饭时还在犯困,忘川就笑她:“要不明儿让殿下别来了吧。”
  
  她斜着眼神看忘川:“自打跟了我,你的性子到是越来越向黄泉靠拢。”
  
  她这么一说,忘川也思量了一会儿,然后道:“许是跟着小姐比较轻松,不像是跟殿下在一块儿的时候,气氛总是那么压抑。”
  
  忘川陪着凤羽珩一起吃的早饭,想容每天跑完步都要回自己院里去换衣裳,然后会在往舒雅园去的路上等着凤羽珩,同她一起去给老太太请安。
  
  今日两姐妹照例一起进了舒雅园,韩氏和安氏也刚到,金珍还在养身子不能下地,凤沉鱼到是一早就已经坐在厅里跟老太太说话。
  
  想容往凤羽珩身边又靠近了些,小声说:“二姐姐,我这右眼皮直跳,总感觉像要出事。”
  
  她这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有一阵急急的脚步声传来。她们回头,来人竟是满喜,只见满喜冲着凤羽珩递了个眼神,而后冲进正堂,扬起声音对着老太太就道:“老太太,大夫人她……去了!”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