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78章 咱们得主动下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章远将玄天歌应下要与古蜀国君和亲的事跟天武帝说了出来,这是凤羽珩告诉他的,让他找机会跟天武帝渗透一下,看看天武帝是个什么反应。
  
  事实证明,天武帝是真的清醒了,一听到自个儿最疼爱的侄女要因为自己而远嫁到古蛊去,当场就怒了“不行!绝对不行!坚决不能嫁!”
  
  章远摊摊手:“可是舞阳公主同意了。”
  
  “那也不行!”老皇帝霸气回魂,“天歌是被胁迫的!是被那古蜀贼子给逼的。那孩子从小就孝顺,最是会讨朕的欢喜,可比那些个臭小子强多了。她是为了救朕才答应的,这就是趁人之危,怎么能算数?”
  
  “可是人家已经出手救了你,你这时候反悔,哪里有个君王的样子?”章远虽然也舍不得玄天歌出嫁,可他一看老皇帝这副不讲理的样子就来气,这一来气就容易想到自己最悲惨的那段日子,于是心里不甘地道:“看看你这模样,当初就是这样,一听说那柳氏在存善宫里头上吊了就巴巴的跑过去看,结果人家几句瞎话编下来你就信,吹胡子瞪眼睛的把奴才给打了几十大板,还扔进了罪奴司。要不是有御王妃暗里帮衬着,后面又有皇后娘娘顶着跟你作对的压力把奴才从罪奴司给接出来,怕是奴才早就死在那地方了。”
  
  小太监一说起那段日子就来气,“当初你就是不讲理,现在你还不讲理。那古蜀国新国君奴才前儿个夜里看见过,也是一表人才,瞅着跟咱们九皇子还有那么几分联像呢!除去交换条件不说,如果他真能俘获了舞阳公主的芳心,也不失为一桩美事。你怎的连问都不多问几句就说不行了?”
  
  天武帝眼睛还红着,是刚才哭的,现在因为这个事儿,哭是憋回去了,怒气却又顶了上来。他瞪着章远,咬牙切齿地道:“死太监,你现在是敢跟朕叫板了?你是瞧着朕躺在这儿下不了地,你就要上天是不是?”
  
  章远答得很实在:“叫板这事儿以前就敢干,这跟你躺不躺在床榻上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你要是看我不顺眼那也没招儿,反正别想再把我赶回罪奴司去,不然我非一脖子吊死不可。你要是看不惯我,要是实在太生气,那就好好养伤,等好了能下地了,再抬脚踹我,奴才保证不跑。”
  
  天武帝愣愣地看着这小太监,日子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从前。就像章远说的那样,这小太监以前也没怎么怕过他,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儿都敢干,在他面前从来就没大没小的,他也习惯了。可是再想想这几个月,自己被蛊术给害得终日里浑浑噩噩,是非不明好坏不分,把这小太监都差点儿给折腾死了。如今终于清醒,小太监也还活着……真好。
  
  “你说……”天武帝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问道:“那古蜀的新国君,很像朕的冥儿?”
  
  “恩。”章远点点头,“有点儿像,二十多岁的样子,那双眼睛跟九殿下一样泛着股子邪气。长得特别好看,凭心说,比舞阳公主长得好。”
  
  “哼!”天武帝又是一声闷哼,对于章远说那梵天离比玄天歌长得好,他有点不太开心。再想想,又是摇头道:“不行不行,像冥儿不好,冥儿那性子朕太清楚了,要不是有个阿珩这么厉害的镇着,怕是这天下女子他都不会放在眼里。再加上他长得那么好,万一天歌嫁过去之后发现他喜新厌旧,又或者后宫妃嫔太多,到时候一个个的联合起来对付天歌这个外来的,那朕的天歌可就要受苦了呀!不行,还是不行。”
  
  “咱们舞阳公主也不差呀!”章远说,“奴才瞅着她也挺厉害的,怎么就镇不住那人了?再说,一个番国的国君而已,您剩下的这些个儿子可都是好像的,将来不管谁上了位,还能不为他们的妹妹做主吗?要是那古蜀人敢欺负他们的妹妹,那还不得发兵去把古蜀给灭了啊!怎么可能受欺负。”
  
  “你懂什么!”老皇帝翻了个白眼,“两国交战,怎么可以单纯的因为一个女子?战争是要死人的,将士们的命也是命,他们可以因为保家卫国去上战场,却绝对不能仅是因为一个公主在婆家受了欺负。”老皇帝说得颇有几分无奈,“都说皇家好,到底哪里好?你看看,生在皇家的孩子,哪一个的命运是自己能做得了主的呢?就像老六监国,朕明明白白地看得出他一点儿都不乐意,可他还是硬着头皮接了旨,为什么?因为他是玄家的孩子,因为他肩上有责任在。”
  
  天武帝再次长叹,然后摆了摆手,示意章远走远点儿,不再说话。自顾地闭上眼,不一会儿,沉沉地睡去。
  
  章远看着一日比一日渐老的天武帝,心里泛起酸楚。他不知道老皇帝还能坚持多久,想跟凤羽珩问问,又不敢问。好在他现在又能够伴在其身边了,不管有多久,尽心侍候着就是。一旦有一天老皇帝挺不住了,归了天,那他也陪着就是。左右残破一条身,早就想过要跟这老皇帝生死与共了。
  
  皇宫里,风平浪静,除去死牢那头依然会传出阵阵哀号外,其它角落已然恢复了往日平静。
  
  宫外,淳王府,玄天冥也带着凤羽珩过来陪云妃一起吃饭。
  
  对于天武帝已经清醒一事,云妃已然知晓,只是却闭口不提,就当没这回事,就当没那个人,她依然要赖在淳王府过自己的日子,而七皇子玄天华也并不想将她赶回月寒宫。如果没有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事情,此时,一家人团聚在一起,一位母亲,带着两个儿子一个儿媳,还有一个她自认为的准儿媳,这是一幅极其和谐的画面。
  
  想容在淳王府也住得久了,不再像初来时那样战战兢兢,跟淳王府的下人也混了熟,特别是跟云妃,因为日日陪伴,两人俨然好姐妹一般。想容的性子里本就有些小小的叛逆,也有些小小的活泼,只是之前那些岁月被凤家压制得太久,以至于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格。后来到了济安郡,她开朗了不少,现在来到淳王府,天天跟着云妃混,可又是更进一步,就连凤羽珩都感叹:“我们家三妹妹可是跟从前不同了,要是让安夫人看到,怕是要惊诧不已吧?”
  
  想容掩着口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二姐姐说得可邪乎呢!哪有那样夸张?”
  
  “就是。”云妃也道:“这才哪到哪?依我看,她还是需要再继续改造,就比如说我让她晚上偷偷的去华儿房里,她就死活也不敢。”
  
  “哎呀夫人!”想容的小脸儿一下就红了,“怎么能什么话都往外说呢?”一边说一边还看了一眼玄天华,心中十分忐忑。“七殿下别误会,都是夫人开玩笑说着玩的,你可千万不能误会啊!”
  
  “什么开玩笑?什么说着玩?”云妃不干了,“我说的可是认真的。你们两个抱也抱过了,手也牵过了,可然后呢?就拉倒了?我说华儿,你要是对一个女孩子没那份心思,就不要给人家那么大的希望。你说你过年那会儿表现得那么积极主动,怎的后面就又没了动静?”说着话,见玄天华要开口解释,她赶紧又打断,“行了!你别跟我说这几个月京里太乱太忙,我不爱听那个。我就问你,你跟三丫头的事儿准备什么时候订下来?三丫头今年十四了,明年就及笄,你再拖下去可就有些晚。这订亲可不是小事,还得交换庚贴,还要过媒过聘,三书六礼,忙着呢!三丫头的娘亲在济安郡,依我看,咱们做男方的就该有些诚意,亲自过去一趟。我做为你的母亲,自然是要亲自去下这个聘的,我……”
  
  “你是想借此机会溜出去吧?”玄天冥一语道破云妃的小心思,“借这个机会离开京城,上外头疯跑去,很过瘾是不是?”
  
  云妃有些尴尬,“不是,不是那个意思,这不是为了你七哥嘛!”
  
  “那可以让安夫人回来。”
  
  “那样显得没诚意。”云妃说得苦口婆心,甚至还威胁玄天冥:“三丫头可是阿珩的妹妹,你怎么能对人这么不尊重?我们把礼数尽周全,这也是有阿珩的颜面在里头的,你是不是不在乎你家媳妇儿?”》≠》≠》≠》≠,
  
  这个帽子扣得就有点大了,玄天冥赶紧道:“绝对没有那个意思。”
  
  “那就这么定了!咱们选个好日子,一块儿往济安郡走一趟,把庚贴带着,聘礼也一并带着。恩,月寒宫库房里还有不少好东西,回头你们进去搜刮一番,能拿的都给拿出来,给三丫头的聘礼可不能寒酸了。”
  
  她这边已经算计起聘礼来,两位当事人却是一句话也没能插得上,想容惊得张大了嘴巴,面上还带着几分害羞。玄天华到是一派坦然,也不说拒绝,也不说同意,就那么含笑看着云妃,看着她掰着手指数着一样又一样的所谓聘礼。
  
  到底是凤羽珩忍不住了,开口道:“母妃,还没问过七哥和想容的意思。”
  
  “恩?”云妃一愣,“三丫头还用问么?我早就知道她的心思,她晚上睡觉都喊过华儿的名字呢!”
  
  想容脸颊通红,云妃总会三五不时地邀她同睡,她有一次做梦喊了玄天华的名字,可是被云妃听得真真切切,当笑柄说了好多天。没想到这时候又搬了出来,简直让她无地自容。
  
  “那七哥呢?”凤羽珩看向玄天华,“七哥对这亲事可同意?”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