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80章 她符合条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想容想,就为了这一句话,她哪怕是现在就死了,也是幸福的吧?一句“我是愿意的”,会让她记一辈子,终其一生都会因这一句话而感动。这将成为她活在这世上的信念,就像个魔咒般,把她的心彻底的笼罩了起来。
  
  玄天华从不打诳语,他说愿意,那就是真的愿意。虽然他心里清楚那个占据他心神最大面积的人并不是凤想容这丫头,可毕竟那人他求不得。他曾想过独自一人过一生,却不愿意让云妃失望,不愿意再很多年后再面对凤羽珩和玄天冥时凭生尴尬。所以,择一人终老,是最好的结果。
  
  而那与其终老之人,如今看来,除去凤想容,他还真的想不起任何女子。好像除了玄天歌和凤羽珩之外,所有的女子在他眼中都是过眼云烟,有的人明明说过话,可他过后就淡忘了去。有的人明明有过交集,可在他心里却无论如何也留不下任何的痕迹。依稀记得当年那宗隋公主之事,现在想想,到是能记起那人化名俞千音,却是连长得什么样子、真正的名字叫什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反到是凤想容,小小的一个丫头,每次遇见总是会知道她是凤家的三女儿,小小的样子跟凤羽珩很像,弱弱的性子却是又与凤羽珩截然相反。起初是凤羽珩拜托他照拂一二,再后来,他自己便也成了习惯,每每遇到想容,都会待她比待别人更不同些。他曾经以为那是因为凤羽珩的缘故,但现在想想,许也不全是,而是那小丫头在他凡尘不浸的心里留下了一丝印象和痕迹吧!
  
  择一人终老,要择,就择能记得住的人。凤想容,符合这个条件。
  
  玄天华笑了开,一笑释然。
  
  京城水晶别院里,凤粉黛半躺在一张摇椅上,任那椅子晃来晃去,她眯着眼,看着小宝在面前丫鬟带着玩耍,时不时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可这样的笑容也很快就散去,更多时候,在她面上浮现出的却是一种茫然,一种前路不知何处去的茫然。
  
  这小院回廊的另一头,五皇子玄天琰正站在那处往这头望着,目光就落在前方粉黛的身上,看着她耳际戴着的白水晶,也是一阵又一阵地恍惚。
  
  丫鬟冬樱此时就站在五皇子身边,看着五皇子目光所及之处,心中有隐隐的担忧。
  
  “你们家小姐近日精神如何?”终于,五皇子开口发了问,目光也从粉黛那处收回,到是又投向了小宝。那孩子生得白净了些,比小时候长得开了,也好看了,有时候侧脸一露,竟隐隐地有些凤瑾元当初的影子。
  
  冬樱赶紧作答,她说:“回五殿下,小姐近一个月来状态都不是很好,这几日甚至比前几次殿下来看时还要落寞一些。她经常就这样在院子里一坐就是一整天,要么看着小宝玩耍,要么就是跟下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说话,但说的多半也都是从前凤府里的事,有时感伤,有时就会发怒。”
  
  “是么!”玄天琰面上泛起苦色,“他对那孩子呢?可还像以前一样好好照顾?”
  
  “是的。”冬樱实话实说,“小姐待小宝还是好的,虽然小宝有时候哭闹得凶了她也会抬手打几下,可打完了又心疼,心疼就抱着小宝哭。小宝现在也懂事了些,与小姐十分亲近,小姐哭的时候他就在边上给小姐擦眼泪,看着也是让人心疼。”
  
  “那就好。”玄天琰说:“至少她还对那孩子有份感情,总不会变成完全无情无义之人。”
  
  “殿下。”冬樱有些着急,“奴婢知道小姐这个样子让您失望了,也知道我们小姐脾气实在不好。可她心里却是有殿下的呀!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殿下好,都是希望能跟殿下有一个更好的将来。所以殿下,您可千万不能放弃我们小姐!”
  
  玄天琰听着这话,又往粉黛那处看去,却是苦笑道:“她哪里是为了我好,她只是为了她自己,如果真的是为了我好,就该明白她所做的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罢了,你们好好陪着她,本王走了。”他说完,再不多留,转身就走。
  
  冬樱想把人叫住,小宝却在这时摔了一跤,大哭起来。冬樱赶紧跑回去,生怕小宝又哭得粉黛心烦。事实上,粉黛对小宝并不好,甚至小宝有的时候一哭闹会就被粉黛痛打。那孩子的背上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是被粉黛掐出来的痕迹。可是这些她不敢跟五皇子说,她能看得出五皇子对她家小姐已经很失望了,在五皇子眼里心里,小宝是凤粉黛唯一仅存的一份感情,如果连小宝的事都告诉他,他只会觉得粉黛无情无义。而这无情无义的代价,冬樱不敢想,就怕会是最坏的结果。
  
  她将小宝抱远了些,不停地哄。另一头,粉黛的眉心却已经皱了起来,冷冷地对一个婆子说:“去给我打!打到他不哭为止。”
  
  那婆子是个黑脸的,领了命就要去揍人,被冬樱死死把那孩子护住,同时大声道:“小姐,不能打啊!小孩子哪有打到不哭的,他肯定越打哭得越凶啊!小姐若是不喜欢,奴婢这就派人把小宝抱走,抱得远远的,等他不哭了再抱回来给小姐玩。”
  
  凤粉黛冷哼一声,到也不坚持,只道:“那就赶紧抱远些,别让再听到这要命的哭声。”
  
  冬樱赶紧把孩子交给一个下人,并吩咐其抱到最远的院子里去。她自己则回到粉黛身边,跪下来苦口婆口地劝:“小姐,咱们这样真的不行,您要是心里不痛快,奴婢陪您出去走走,要不咱们到城外寺里去住上几天,静静心,可好?”
  
  粉黛不解地问她:“为何要到寺里去住?你可知寺庙是什么地方?从前凤家的沈氏是因为犯了错才被送到寺里去的,那里关罪人的地方,我凭白无故的却那地方作甚?”
  
  “奴婢不是那个意思。”冬樱有口难辩,“奴婢只是想让小姐清清心,您最近心火有些旺,情绪也不是很好,再这样下去会生病的。还有小少爷,他已经被您打得身上没几处好地方了,您不能再打他了。小少爷是个好孩子,您这样子打他掐他,他都还愿意跟您亲近,所以小姐就看在那孩子一心亲近您的份儿上,别再打他了吧!”
  
  “可我就是想打他。”粉黛直起了身子,一字一句地对冬樱说:“我就是想打他,有的时候恨不能打死他!”
  
  “可是……为什么呀?”冬樱不解,“小姐从前对小少爷不是很好么?您曾经那么疼他,还说这世上已经没什么亲人,那孩子却是挚亲的,还能在府里跟您作伴,这多好呀!”
  
  “哪里好了?”凤粉黛有些神叨叨地问冬樱:“你有没有发现,那孩子越长越像……凤瑾元!”,o
  
  冬樱一怔,一刹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小宝像凤瑾元?好像是有点,前些日子她还听下人们私下里说那孩子越来越白净了,比小时候好看多了。而她有几次瞅着那孩子的侧脸,的确有些昔日里凤丞相的影子。可是……可是那孩子明明不是凤瑾元的呀!人人都知道,那是韩氏跟一个戏子私通生下来的孩子,凤瑾元因为这个事声名扫地,被全京城的人当成了笑柄。为何如今却……
  
  “你是不是也觉得奇怪?”凤粉黛跟冬樱说:“他越长越像凤瑾元,这跟当初的事实完全不附,是不是?呵呵!”她耸肩失笑,“我也觉得奇怪,当初父亲走时,我那生母并未能得逞怀上身孕,都过了一个多月也没动静,她无奈之下才去找那戏子私通的。可凡事都有个万一,我近日每每看到小宝时就在想,许是当初我姨娘判断失误,她私下里请的大夫也不是个靠谱的,明明有了孕,却没诊出来,再加上那孩子生下来实在是面黑,这才让所有人都误会。可是你看看他现在这样子,这才多大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变化,再过几年,傻子都能瞧出来跟幼时的不同。我瞅着,这模样可是比凤子睿生得还要像凤瑾元几分呢!”
  
  冬樱听得有些渗得慌,只觉如果真是这样,那当初的韩姨娘死得该是有多冤?小宝那孩子受了那么多苦,又是有多冤?
  
  她看着粉黛,半晌才说出一句:“如果真是那样,小姐更该高兴才是。小宝是凤家亲生的孩子,人们谁也不是瞎的,早晚能看出来。到时候您就可以为韩姨娘正名,也为小宝正名,让他成为凤家真真正正的孩子,而不至于长大以后抬不起头来。”
  
  “那样有什么好?”粉黛咬着牙狠狠地道:“凤家都没了,凤府都没了,还要一个凤家孩子的身份有什么好?我到宁愿他是私生子,凤瑾元那老匹夫我姨娘凭什么给他生儿子?他就活该戴绿帽子!他死了我高兴,我清静,我再也不想跟他凤家有任何瓜葛。可他若留了这么个种在我身边,偏偏又是我姨娘所生……冬樱,你说,我该不该把那孽种给掐死?”
  
  冬樱都想不明白凤粉黛这逻辑了,明明是好事,明明小宝要是那戏子所生才是孽种,可为何到了粉黛这里就反过来了?当然,她也知道凤粉黛对凤家的恨,凤家的孩子,哪有不恨凤瑾元的呢?怕就是连那先死去的凤沉鱼,都恨着她的父亲吧!
  
  “小姐想多了。”她又想起五皇子的话,心里一激灵,赶紧又把话题给扯了回来,“奴婢瞅着小宝不过就是白净了点,那也是因为在咱们院子里养得好,天天吃好的,人自然就长得比以前好些。可他并不像凤老爷,一点儿都不像……”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