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85章 白头携老,最是不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终于,古蜀国君御驾临京,梵天离提前一天出了城,次日随着御驾一道进京,直接住进驿馆。
  
  虽说他提前来到京城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人更是在皇宫里公开露过面。但那毕竟是以私人身份,不算正式的国事访问。再加上那时天武帝蛊毒缠身,也无法进行接待。
  
  而这一次,大顺有了监国皇子,玄天风在得知梵天离御驾已经住进驿馆的消息,立即就向其发出了邀请,就在次日早朝,梵天离便以古蜀国君的身份进了皇宫,当着所有朝臣的面,以古蜀现任国君的身份,向监国皇子进行了叩拜,并再一次申明了古蜀是大顺番附小国的立场,也表了态,他在位期间,古蜀将永远终于大顺。
  
  有人窃窃私语,说古蜀国君如此放低姿态是因为想要求娶舞阳公主,毕竟这些日子两人经常在一起,只要留心打听朝廷以及京城动向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有这样的想法存在于心,古蜀国君的这一番低头行为就让人觉得有些不太真诚,谁也不能保证一旦舞阳公主娶到了手,他会不会变卦。
  
  于是有人将这一点质疑提出,那梵天离到也不气,只是苦笑道:“古蜀见识过大顺军威,见识过御王殿下的天雷,也在那天雷的轰炸下失了多座城池。古蜀是小国,但也是有自己的一小方天地,我们不想失了这一方天地,所以向大顺投了降。先帝在位时就曾说过,听信了前上将军碧修的谗言与大顺为敌,是他在位这么多年以来,做的最大的一件错事。孤不认为自己上位之后就能对抗得起大顺的天雷,所以,古蜀唯有对大顺臣服,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他这一番话说得有理,算是很理智的分析,但朝堂之上还是有人听着别扭,于是酸溜溜地说了句:“你这意思是,如果大顺没有天雷,古蜀就不归降了?”
  
  梵天离反问:“如果大顺没有如此强大,又凭什么收复番邦四国?”
  
  “你……”
  
  “孤只是在说明一个事实,任何一个强国都有其附属番邦,而那些番邦之所以选择依附,就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强不过对方,必须要靠对方的庇佑才能更好的维持国运,更好的生存下去。古蜀的确是被大顺打怕了,而且所遭受的损失近百年之内都无法恢复元气。孤代表古蜀向大顺示弱,这是做为一个番邦国君应有的气度,同时也是明智之举。”他说得十分坦然,“当然,如果有一天大顺败落到连古蜀还不如,那古蜀自然也就不会再做其附属。到那时,不只古蜀,其它小国也会是一样的选择。所以,诸位大人,有怀疑孤是否真心实意的工夫,不如好好想想如何维持和继续发展大顺国运国威,小国会不会造反,完全取决于大顺是不是在继续不断地强大。”
  
  他一番话,说得个别朝臣并不服气,但左右两相却是带了头为其鼓起掌来,甚至右相更是主动开口说:“古蜀国君说得没错,想要让别人永远依附自己,就要保证自己永远走在别人的前头。国君一席话,大顺受教。”
  
  梵天离赶紧行了个礼,“大人言重了。”
  
  与古蜀国君的正式相见,不算愉快,但也是两国交谈的最基本方式。其后,就在当晚,六皇子玄天风于翡翠殿的偏厅设宴,请天武帝、皇后、诸位皇子皇子妃、文宣王夫妇以及舞阳公主玄天歌一并出席。此宴算是家宴,不同于国事访问,是以答谢梵天离出手救治了天武帝为名而设的。
  
  以此为名,天武帝就不得不亲自出席。更何况他听闻这梵天离欲意迎娶玄天歌,心里就更是憋了股子气,一门心思的想要把这亲事给搅黄了。所以,他是带着任务出席这场家宴的,以至于不管皇后在之前怎么劝,那怒气还是挂在脸上,很不好看。
  
  天武帝现在基本可以自主行动,只是走路还不能太快,慢慢的踱步是没有问题的。
  
  既是家宴,就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很大的一张桌子上,所有人都围坐在一起,梵天离挨着玄天风,到是跟天武帝中间隔着文宣王一家,玄天歌挨着天武帝而坐,二人时不时交换个眼神,女子面上娇羞迭起,到是看得文宣王在心中一个劲儿地感叹: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对于梵天离出手相救这一茬儿,天武帝到是真的心存感激的。不管怎么说,抛去玄天歌那档子事,这梵天离也算是救了他一命。而这不只是救他,也算是救了大顺,否则他稀里糊涂地就传位于老八,稀里糊涂地就让那柳氏当了太后,那以后的大顺可就是他们娘俩的天下,想想就令人毛骨悚然。
  
  他以茶代酒,端起茶盏对梵天离道:“朕听闻是古蜀国君亲手解了朕的蛊毒,对此一直心存感激。古蜀与大顺先是番邦属国,再又成为了敌国,却没想到,朕临难之际,竟是古蜀国君出手相救,这一恩情,朕让在心里,无以为报。今日朕就作主,从今往后,五十年内,古蜀无需向我大顺觐献岁贡,每年还将得到大顺对古蜀百姓的扶植,算是朕对你的感激。”
  
  梵天离一听这话赶紧起身谢恩,对于一个刚刚经历过战事的古蜀来说,能解五十年岁贡,这可是一个极大的恩典。要知道,岁贡并不只是钱财,而是意味着古蜀最好的东西都要送到大顺来,这包括五宝布料、也包括沙漠里最珍奇的药材。这还都不算,岁贡就意味着低头,就意味着年年谄媚送礼,而古蜀一旦得此免贡殊荣,在大漠列国之间,便也会因此极有地位颜面,在国运的提升上会有很多隐性的帮助,好处是不可估量的。
  
  他起身谢恩,也是实心实意。只是这恩谢完,他却并不想再过多的周旋、不想再顾左右而言其它。于是当机立断,很是直接地跟天武帝开了口中道:“孤此番来大顺,一是为解皇上之危机,二来,也是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皇上能够圆孤的一个心愿。”
  
  “哦。”天武帝抬了眼皮看他,脸面一下子就黯淡下来,再也不似刚刚感谢人家时的那一脸真诚。他问梵天离,“你是不是要娶朕唯一的侄女?”
  
  “皇上圣明,孤,正有此意。”他说完,看了玄天歌一眼,又道:“此番求娶,并非两国和亲之举,而是孤对公主殿下情根深种,希望皇上能够应允。”
  
  这话说得玄天歌和凤羽珩差点儿没吐了!情根深种啊!梵天离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凤羽珩小声问玄天冥,“如果是你,这四个恶了巴心的字你能说得出口不?”
  
  玄天冥摇头,“本王自然不会,本王的媳妇儿自小就跟本王订了亲,跑不掉的。”
  
  “那如果没订亲呢?”
  
  “那就不好说了。为了能把媳妇儿骗到手,说几句恶心话来给外人听听,想来也是不吃亏的。”
  
  凤羽珩觉得她家夫君变了,如果放在从前,酷酷的玄天冥是怎么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就是现在,当着外人他也绝不会说。但他们两个在一起时,玄天冥就会卸下那一身邪魅,卸下那一身骄傲,尽一切可能是迎合于她。她想,这就是两个人特有的相处模式吧?相爱的人在一起,总是要跟对外人时有所不同的。,
  
  不出所料,梵天离的话成功地把天武帝也给恶心着了,而这老皇帝表达恶心的方式就是发怒,大怒!就见他猛地一拍桌子,直把面前的几盘菜都给拍得蹦了起来,然后怒声道:“大胆!你借朕中蛊之事,以此来威胁公主下嫁,你安的到底是什么心?”
  
  梵天离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也不气闹,依然心平气和地说话,他说:“安的是一颗真心实意想要迎娶舞阳公主的心,而这颗心与皇上中不中蛊无关,即便没有这个事,孤也是要来大顺,向舞阳公主下聘的。”
  
  天武帝吹着胡子瞪向梵天离,一双眼死盯盯地看着对方,就想从对方身上看出破绽。然而,看来看去,却是觉得这年轻的古蜀人身上有一种他所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来缘于他的九儿子,一身邪气,无限的嚣张任性,但同时也是外冷内热,有着无限的忠实与踏实。
  
  他突然就觉得这或许该是个好孩子,也跟他的冥儿一样,一旦娶了媳妇儿,就会对他的媳妇儿很好很好,二人琴瑟和鸣,白头到老。
  
  一想到白头到老,他的心里又感伤起来。这四个字说起来容易,可是真要做起来,是何其的困难啊!终他一生都想要找一个人白头到老,好不容易找到了,却又让他自己给毁掉了。所以,其实他打心里愿意成全年轻人的爱情,他甚至想过,不要玄天歌为了大顺去和什么亲,只要她喜欢哪个人,哪怕是最最普通的小户,只要两人真心相爱,他都可以给那人最尊贵的驸马荣耀。
  
  只是没想到,今日终于有人来求娶,这个人,却是要把他最爱的侄女带到遥远的古蜀,带到那一片大漠之中。
  
  他苦叹一声,看向身边的玄天歌,但见这孩子眼中露出几许期盼和坚定,便知怕是留不住了。一张嘴,心酸酸地问了句:“天歌去了古蜀,皇伯伯临死前还能再看到你吗?”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