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86章 朕欠你们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自从天武帝经了这一场蛊毒所害之后,终日就总是把死啊死的话挂在嘴边。他甚至曾跟章远说过他活不过一年,就算是能活,他也不想再活着,觉得活着是受罪。
  
  今日面对梵天离的求娶,他又想到了死上面,只想着玄天歌嫁到那么远,等他快死时都不能伴在病榻边,他不能再看一眼自家最疼爱的侄女,怕是到了地下也不能安心呢!
  
  于是,老皇帝犯了倔脾气,果断地摇头否决:“不行不行!朕绝不允许天歌嫁到那么远的地方。朕的侄女还得给朕养老送终呢!走那么远,待明年朕大限到了,去哪里把人叫回来?”
  
  这话一出,在座所有人都不乐意听了,首当其冲就是凤羽珩,她眉心一皱,对天武帝道:“父皇您这是质疑阿珩的医术呢?跟您说过多少次了,别想那些没有用的,什么明年就大限到啊?我怎么没查出来还有这么一说?”
  
  玄天冥也冷哼一声,还翻了个白眼:“把皇帝弄得乱七八糟,然后你一心求死,烂摊子推给旁人。你是当六哥好欺负,还是当咱们兄弟都好糊弄?”
  
  “怎么的?”天武帝一愣,“你这意思是朕欠你们的,欠到死都不能死了?”
  
  问话一出,所有皇子齐齐点头道:“正是如此。”
  
  天武帝抑郁了,他都生了些什么儿子?
  
  正一个人气鼓着,玄天歌伸出手来,将自己的小手塞进了天武帝的大手里,对他说:“皇伯伯,天歌是乐意的。”
  
  “恩?”虽然心里已经有数,可玄天歌亲自开口承认,却还是让老皇帝的心揪了一下。他问天歌:“你同意什么?你可知道那大沙漠里是个什么情况?你可知道生活在那种地方有多受罪?你可知道那里有多远?你去了,想再看一眼大顺国土,就很难很难了。”
  
  “皇伯伯。”玄天歌的眼圈儿一下就红了,因为她看到天武帝的眼里全都是焦急与不舍,一下子,从小到大被其宠在手心里的记忆又涌上心来,让她还真舍不得离开。可是再舍不得,却也得走,她告诉天武帝:“女子早晚都是要出嫁的,嫁得近,是命好。嫁得远,却也不见得就是坏事。以前我们觉得大漠遥远,但是现在咱们大顺也得了古蜀好几个城池,在九哥和阿珩成亲时,天歌也去过大漠,那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与大顺南界接壤,紧密相连。皇伯伯,天歌没有远嫁,只是嫁到了一个紧挨着大顺的地方,皇伯伯只要想念天歌,一封飞鹰传书,天歌马上就能回来看您。梵天离答应我,每年都会陪我回来省亲,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您看,天歌每年都会回来,皇伯伯难道不愿意每年都等着天歌吗?”
  
  老皇帝觉得自己很没出息,小姑娘几句话,就把他说得想要哭了。他最近总是有想哭的冲动,就觉得日子被自己给过得乱七八糟,原本那么好的一切,转眼间就变成了如今这番模样。玄天歌远嫁,说到底不还是因为他的蛊毒吗?
  
  见老皇帝情绪几近失控,文宣王终于开了口道:“皇兄,你疼天歌咱们都知道,我是她爹,我也疼她。但孩子毕竟大了,有自己的主意,古蜀这年轻人我瞅着还不错,是个有担当的,咱们天歌也配得起他的身份。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咱们不如就放手吧,这是她自己选的路,如何能走得精彩,且看她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
  
  文宣王妃也抹起了眼泪,跟着道:“是啊!让她去吧!我问过她,她是乐意的。”
  
  天武帝摆摆手,控制不住情绪,一手掩面流了泪来。
  
  梵天离看着这一幕,心里却升起阵阵的羡慕来。他早听闻大顺皇家的亲情并没有因为身在政治权力中心而彻底的泯灭,可他以前就是不明白,皇家怎么可能还有亲情在?就像他的古蜀,为了皇位,父不父,子不子,兄弟相残,骨肉迫害,那都再正常不过。他初来时,看到八皇子蛊害天武帝,还觉得从前的听闻都是假的,大顺也与他古蜀一般无二。
  
  可直到今日,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原来,大顺的亲情真的还在,原来,大顺的皇子和公主在皇帝心里都是这般的重要。
  
  他心生感动,伸手入袖,将一样早已经准备好的东西拿在手里,再递给章远,让他呈到天武帝面前。
  
  天武帝看着手中那印玺一样的东西,面露不解,但听梵天离道:“这是古蜀御玺的附印,孤以此做为承诺,孤在位一日,古蜀便对大顺永不背弃!孤活着一天,便对公主殿下永不弃离。孤以古蜀之名发誓,这一生,唯舞阳公主为心中挚爱,请皇上应允,将舞阳公主许我为妻!”
  
  天武帝还能说什么?人家爹娘都同意了,他这个当大伯的纵是有千万般不愿,也不能在这种时候摇头。更何况,这人竟然以御玺附印为证,这到是千古以来第一桩奇事。
  
  最终,这门亲事得到天武帝的认可,舞阳公主玄天歌的出嫁之日,定在今日起的第十五天后。
  
  舞阳公主下嫁古蜀,次日便由六皇子玄天风颁了告示昭告天下。京城里立即扬起一派喜气,人人都谈论着这一桩亲事,有说好的,有跟天武帝一样担忧的,但不管怎样,婚期已订,这都已经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于是,人们便开始怀念起舞阳公主在京的岁月,甚至很多人都说起自己曾在京城的某处看到过舞阳公主,一点都没有架子,待百姓极好,又跟御王妃是好姐妹,两人经常一起出街,遇到有困难的百姓都会出手帮衬一把。还有人想起当初洪灾,玄天歌以公主之尊也到了城外,帮着一起救济难民。
  
  诸如此类,人们足足说了很多很多天,陷在回忆里很难自拔。
  
  而与此同时,左相府吕家却因为另外一件事而起了争执。这争执是发生在吕松夫妇与大女儿吕萍之间,已经连吵三日。
  
  吕松最近一直都在懊恼,他觉得自己又押错了宝,与八皇子断绝一切关系是正确的,跟着右相一起与八皇子作对更是明智之举。可他怎么就一门心思的认为将来继承大统的一定就是九皇子呢?眼瞅着六皇子领了监国之位,眼瞅着六皇子将混乱了几个月的朝堂重新治理得规规矩矩,他有些坐不住了。
  
  局势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六皇子接任龙位那可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啊!而且看上去九皇子也没什么不满,更是全力辅佐。他怀疑,这是他们这些皇子之间达成了一种秘密协议,六皇子继位,以至于皇位最终落给了一向与世无争的六皇子。可如果是这样,他的策略就必须要有所变化了。
  
  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一脸淡然的女儿吕萍,吕松强压着心中怒火,又问了她一次:“为父与你说过的事,你可想清楚了?”
  
  吕萍眉心皱了皱,淡然的面上也有了些烦躁之绪,她开口回吕松道:“女儿已经说过多次了,父亲如果执意那样做,女儿也没有反抗的能力。但女儿本心是不愿意的,所以,父亲也别指望我到时候会有多好的表现。当然,如果那六皇子是个看脸认人的,那女儿被选中的机率到也是十分之大。可惜,六皇子咱们都清楚那是个什么人,女人就不信,那样的人会只看一张脸就做出决定?”
  
  吕萍的话再次惹脑了吕松夫妇,但听葛氏道:“吕家养你多年,这就是你回报吕家的态度?你父亲此番决定也是经了深思熟虑的,要知道,六皇子至今没有正妃,连侧室小妾都不曾有过一个。而他如今领着监国之职,极有可能就是日后的皇帝,这样的身份,就不能再由着他任性不娶。只要你点头,你父亲明日就可以联合朝臣向六皇子提出纳娶之事,以你之姿,就算万里挑一,那能被挑中的也只能是你。只要你稍加配合,得到六皇子的注意那是很容易之事,这关乎着吕家的将来,你怎的就一点心都没有?”
  
  吕松也道:“你母亲说得没错,吕家如今的情况很尴尬,为父领着左相之职,家里家底却在早年间被人掏了个空。你若再不为吕家出头,只靠着为父一人,怕是吕家再无翻身之日。”
  
  “女儿记得,父亲以前想把女儿嫁到平南将军府的。”吕萍淡淡地说,“那平南将军家的儿子,是叫任惜涛吧?为此,父亲还特地往平南将军府上送过礼。”
  
  “此一时彼一时。”吕松大手一挥,“之前是为父判断失误,如今也是谁都没想到竟会是六皇子上位,所以咱们的计划就得改一改。你不能嫁到平南将军府去了,要嫁,就要嫁给六皇子,这样才能确保吕家屹立不倒。”
  
  “以前父亲是觉得上位的会是九皇子吗?”吕萍盯着吕松问:“那你为何干脆不把我送进御王府去?要兜那么大个圈子走平南将军府的路线?”
  
  “御王府?哼!”吕松黑着一张脸说,“你以为御王府是好进的?为父也是为了保护你,有那济安郡主在,你但凡离九皇子近一步,只怕都会血溅当场。”
  
  “所以父亲现在又想把女儿卖给六皇子……”吕萍失笑,“于你们来说,我就是枚棋子,想安插到哪个地方就安插到哪个地方,从来不问问我的感受。那父亲怎么不想想,就凭我这一身味道,六皇子会看得上我?”她冷眼看向吕松,“有时候我总会在想,你们到底是我的父亲和嫡母,还是一个随时随地准备贩卖儿女的人伢子?”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