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87章 还没用呢,就成废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吕萍一点都不客气地回绝着吕松与葛氏,她心里的愤怒早就在吕松夫妇提出又要让她去勾引六皇子时达到了顶点,只是不知该如何发泄。
  
  入夏的午后突然打了一声闷雷,却并没有下雨,气压低得人喘不过气来。吕萍站起身来,指着吕松与葛氏说:“你们这样,总有一天会遭天打雷劈。想想看吕家死去的那些人吧!吕瑶也好,吕燕也罢,甚至包括吕错,如果不是你们利欲熏心,他们又怎么会那样年轻就失了性命?别把帐都算到儿女头上,父母不作,儿女才能在健康的环境下好好长大,不至于被你们牵带得失了心智,不分黑白!”
  
  她几乎是用吼着的说完这些话,然后转身就跑,顶着当空闷雷,一咬牙干脆跑出府门,往街上冲去。
  
  葛氏急了,想在后头追上,结果一只脚刚迈出花厅,就见头顶一道犀利的闪电划过,紧接着,又是一阵闷雷滚滚而来,就在她的头顶,让她一下子就想到刚刚吕萍说的话你们这样,总有一天会遭天打雷劈的!葛氏的脚步一下就收了回来,身子狠狠一颤,再不敢去追人。
  
  吕松也气急了,把桌案上的东西也不管都有什么,猛地往地上一扫,大声道:“不用追!我就看她有什么本事,能跑到哪里去!她有本事就跑了别回来,只要她回来,我就是绑也要把她给绑到六皇子的床榻上!她不能白长了那一张脸!不能白长那一张脸!”
  
  吕松怒吼着,几乎发疯。而此时的吕萍则顶着雷跑到大街上,也不管是什么方向,就那么直冲着,连跟着她一起出来的丫鬟都给跑丢了。终于停下时,是自己已经累得快炸了肺,再没本事多跑一步路,只能依在街边的一棵大树下略作休息。
  
  这是她第一次“离家出走”,虽然明知自己跑不出京城,最终还是要回到那座府邸去,但长久不上街的吕萍却觉得这样的经历极其难得,能呼吸到街上的空气,于她来说都是一种奢侈。
  
  她抬头看看四周,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了什么地方,商铺到是挺多的,但因为一直天上突然响起闷雷,人们都觉得马上就要下雨,所以也没有什么行人。唯一的一个两个,也是低着头匆匆地往家中赶。
  
  她看到就在前方不远处有间绣口铺子,进进出出的到还是有些人气。于是往前走了几步,这才认出,原来竟是凤家三小姐凤想容开的那间。有不少夫人小姐从里头出来,铺子里的女伙计迎来送往的,还给每一位没有马车坐的人都递上油纸伞,以备不进之需。
  
  此时,怡好有两位小姐带着自家丫鬟往她这边走来,吕萍下意识地往树后躲了躲,低下头,不想太惹人注意,也就是在这时,听到迎面走来的那两位小姐的闲聊,其中一人说:“凤家三小姐还真是命好,凤家落魄到这种境地,她居然丝毫没受影响,这生意是越做越大,不但京城有,连济安郡那头也有。”
  
  “是啊!听说她的姨娘跟着她一起搬到了济安郡去,凤瑾元死了之后那姨娘就复了自由身,在济安郡那头当贵夫人呢!不过咱们也羡慕不来,谁让人家有个好姐姐呢?有御王妃的庇佑,她想活得不好,也不是容易的事。”
  
  “可同样是妹妹,那凤家的四小姐可就差上许多,听说跟御王妃毫无往来,关系也不好。”
  
  “那又如何?人家有五皇子护着,日子也没差到哪里去。不过我到还是羡慕三小姐,特别是她能在济安郡那边安家,据说济安郡是个很特别的地方,那里的规矩跟大顺其它的省府完全不同,很公平,也很自由,就像一个新天地,人人都向往着。”
  
  两个人说起济安郡来,吕萍能看得到那种洋溢在眉心的羡慕,直到二人渐渐走远,她再回味刚刚听到的有关济安郡的事情,竟也心生向往。可她再向往又有何用呢?身为吕家的女儿,吕家能够允许她到另外的地方去生活?她的人生没有自由,就像现在这样跑出来也不过是透透气而已,早晚还得回去。她跑不出吕家的手掌心,一辈子都跑不出去。
  
  水晶别院里,粉黛又一次打了小宝。小孩子哇哇地哭,可是却并不跑,依然紧拽着粉黛的衣角,眼巴巴地瞅着她。粉黛最后一巴掌就再没忍心落下,看着这个孩子不解地问:“我这样子打你,为何不跑?为何见了我不躲开?”一边说一边挽起那孩子的衣袖,胳膊上又泛了青印子,是被她掐的。
  
  “你是我姐姐。”小宝说话不是很利索,每次都只能说很简短的话,但意思能表达明白。他紧紧拽着粉黛的衣角,又说了句:“不要把小宝扔掉。”
  
  粉黛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鼻子酸得控制不住。她一把将孩子搂在怀里,眼泪哗哗地往下掉,惹得小宝也跟着哭。
  
  冬樱在边上站着,没拦,就想着让凤粉黛能找回些良心,跟小宝能多建立些感情,千万不要再因为小宝长得越来越像凤瑾元而不快。看着这姐弟二人抱头痛哭,她心里是高兴的,她知道五皇子是因为小宝还在这里,才觉得凤粉黛良心未泯,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凤粉黛与五皇子之间,竟要靠着这个孩子来维系感情了?
  
  终于,两个人哭累了,小宝睡着了,冬樱把孩子交给下人带回房里去,这才上前帮着粉黛擦眼泪,一边擦一边与她闲聊:“小姐听说了吧?舞阳公主要出嫁了,就在这个月底。”
  
  凤粉黛点点头,这事儿她听说了,嫁的还是古蜀的国君,虽然地方远了些,但听起来还不错。“大顺现在占了古蜀不少城池,姚家有人在那边,想来也会有所照应。以她那个脾气……”她想起经常跟凤羽珩在一起的玄天歌,苦笑了下,“应该也不会吃亏才是。冬樱,你说这日子过得也真是快啊!当年还都是小姑娘呢!这一转眼的,一个个的都要出嫁了。”
  
  冬樱笑着说:“小姐别急,待到明年,也该轮到你了。小姐也该想想自己的事,是时候为自己准备嫁衣了。”
  
  “嫁衣?”再想想,哦,明年她就要及笄,怎么把这一茬儿都给忘了呢?小时候她有多盼望自己出嫁啊!能够离开那座凤府,嫁个好人家,有权有势的,能够撑得起她的野心,能够让她再次回到凤府时,收获羡慕与尊重的目光,能够让凤府那些人拜倒在她的面前,歌颂称赞。可是现在却没那份心思了,哪怕她即将要成为皇子正妃,却再没了可以显摆的地方,凤家没了,谁还在意她?“嫁衣不急。”她说,“待到出嫁前,到成衣铺子里买一套就好,我不在乎。”
  
  她是真的不在乎,好像一切都失去了乐趣,随着天武帝放权,随着六皇子监国,她曾经的野心也渐渐地平息了下去。虽然心中仍有不甘,却也知力不从心。再加上看到了皇子夺权的这一出一出,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实在是太薄弱,八皇子尚且需要母妃相助,而且已经助到了那个份儿上都还没能够成功,她又有什么本事比那娘俩还厉害呢?
  
  原来一切都是她想得太简单了,皇位比天还高,她纵是掂起脚,纵是踩着椅子,也还是够不着。
  
  皇宫里,近短时日还真是风平浪静。人们都去参观了八皇子与柳氏的惨状,也知晓了柳氏最终是个什么下场,现在也都老实了,一个个的待在自己的寝宫里,头都不敢往外露。
  
  景慈宫那边也清静了一段日子,皇后每天除了跟天武帝说说话外,就是坐在宫里干等着孙齐上门。她现在不怕对方来找了,到是很期待对方快点来找,她想把那条线给牵出来,禁锢了她那么多年,也是时候开诚布公了。
  
  可那孙齐却再没来过,一切都很平静,平静得皇后突然就觉得自己好像是被放弃了,她有一种感觉,端木安国那头似乎寻到了更好的门路。而她这枚棋子,还没等用呢,就已经成了废子。
  
  她问芳仪:“本宫都坐上了皇后之位,他们还能有哪颗棋子比本宫走得更好?”△≧△≧△≧△≧
  
  芳仪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却也跟着心惊起来,如果说端木安国安插在皇宫里的人有比皇后还要得力的,那得是什么样的人啊!
  
  二人对视,皆是阵阵心惊。皇后做了很多种可能,甚至把主意都打到了章远那里去,可还是摇了摇头。“他不会把儿子送出来,送出来的都是女儿。他的女儿太多了,哪怕本宫是其中之一,也不知道身边还有什么人跟本宫是亲姐妹。芳仪,你说本宫是不是太阴谋论了?这样一想,总觉得皇宫里头太不安全,即便除去了八皇子和柳氏,也到处都布满了危机。”
  
  “娘娘也别太多心了。”芳仪劝道:“许是那头自己出了乱子,一时顾不上咱们这边。该来的终究会来,咱们等着就是。”
  
  “不多心不行啊!”皇后长叹一声,“芳仪,你知道本宫在想什么吗?本宫在想,如果本宫成了一枚废子,那端木安国势必就是得了更有力的棋子。而在这坐皇后里,比本宫还有利的棋子,你猜,是谁?”
  
  芳仪一愣,更有利的?还会有谁?再往深里一想,不由得“呀”地一声,随即道:“娘娘的意思是说……丽贵人?如今六皇子监国,丽贵人是六皇子的生母,如果是她的话,到还真的是……不对不对!”芳仪摇头,“如果真是丽贵人,皇上不可能没有察觉。咱们这些年自以为隐藏得很好,却不知皇上早就心知肚明。那丽贵人若真的是,无论如何六皇子也坐不到监国的位置上去。”
  
  “是啊!”皇后感叹,什么事都瞒不过皇上,他看似糊涂,其实心里头,比谁都清楚。
  
  终于,日子过到了六月底,迎来了舞阳公主玄天歌出嫁之日……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