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097章 执念不去,心已成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苏联1941 荒原闲农 
正如凤羽珩之前跟那简儿所说,她与吕萍之间并没有太深的交情,吕萍帮过她,她也帮过吕萍,两人恩欠早已经两清。但多多少少的,她也算是了解吕萍的为人,如今事情扯上任惜枫,她到是愿意客观公正地将有关吕萍的事讲给任家人听。
  
  吕萍的故事从那年月夕宫宴救了姚家大夫人说起,一直讲到前些日子那侍女简儿到御王府上求助。任家人听得认真,也听得乍舌。直到凤羽珩把话说完,就听将军夫人说了句:“没想到吕家竟也能生出这样的女儿来。”
  
  任惜枫从来对吕萍都没什么好印象,但今日从凤羽珩口中听到这样的话,本着她对凤羽珩的信任,对吕萍这个人到还真是有些改观,她甚至从另外一个方面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她说:“跟当初的凤家真像!那样的凤家,竟也能生出阿珩和想容这样的好女儿来。”
  
  任老将军听着妻女的话,再加上凤羽珩的转述,半晌,到是说了句:“如此说,大小子的眼光到还没有错?”
  
  这话是问向凤羽珩的,她笑笑答了老将军:“有没有错我不知道,我只是把我所认识的吕萍说给你们听。这并不是算为吕萍说好话,只是没有落井下石而已。至于任大哥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还得等他醒来之后自己说说。至于吕家……我还是保持之前那个意见,吕萍没问题,但吕家绝对有问题。如果吕萍背后没有了吕家,那么,一切都好说。”
  
  这是凤羽珩给出的建议,任老将军当然明白这话的意思。任惜涛若执意娶吕萍,也不是不可以,但吕萍的背后必须没有吕家。他心下将主意打定,明日就要进宫去见皇上和六皇子,那个左相,不能再让吕松继续做下去了。
  
  不过他一个人的力度显然不够,一个退下战场和朝将的老将军,想要弹劾下台当朝丞相,实在不是易事,所以,他必须要求助凤羽珩,同时也相当于求助九皇子。只有这样,吕松下台的可能才会更大。
  
  凤羽珩对此到是没有意见,她甚至明明白白地对任老将军说:“皇位早晚要换成新的一代来坐,在新旧更替之前,是时候该整顿一番了。”
  
  他们想得很好,整治吕松,让吕松失去丞相之位,吕家成为一介平民,这样的吕萍,任家才敢娶。
  
  然而,就在次日,任老将军还没等进宫呢!却是一大清早就听到了外头的一个传闻坊间纷传,他的儿子任惜涛把吕家的大小姐给糟蹋了。更有人绘声绘色地说,左相一脸悲戚地抬着自家被糟蹋的女儿从将军府里出来,吕大小姐衣衫不整披头散发,很是凄惨可怜。
  
  任老将军就不明白了,怎么就成了任惜涛糟蹋了吕萍?明明任惜涛是救人的!他叫来任惜枫问这件事,谁知任惜枫却说:“我们到了山洞里时,吕萍跟大哥两人的确是相拥着的,而且……大哥还裸着上身。”
  
  “什么?”任老将军又恼了,“你这意思是外头的传闻都是真的?”
  
  “也不见得。”任惜枫说,“哥哥身上那么重的伤,裸着上身八成也是为了上药。父亲不如亲自跟哥哥问问,这事儿到底是真是假。假的也就罢了,万一是真的,吕家以此要挟,怕是父亲还不好再提弹劾之事,毕竟是大哥有错在先,咱们要执意赶吕松下台,就怕他狗急跳墙,反咬一口,大哥那边也不好办。”
  
  任惜枫分析的有道理,任老将军气得一拂袖,又折返回去任惜涛那里问个究竟。
  
  任惜涛在昨日傍晚醒了来,但身子还十分虚弱,此时听父亲来问,不由得有些发怔,一时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到是任惜枫提醒了他:“现在外头有传闻说你糟蹋了吕萍,哥哥你快告诉我们,你俩在山洞里那几天,到底有没有做过逾越的事?”
  
  任惜涛有些脸红,不由得喝斥自家妹妹:“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怎的什么话都问?你哥哥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吕家大小姐清清白白的,我怎么可能去欺负人家?再说,从山顶跳下去,我一身的伤,哪里还有……力气。”
  
  任老将军一听这话就放了心去,再次拂袖离开。这一次他一定要进宫去见天武帝,就算胡搅蛮缠,也要把那吕松从左相的位置上给拖下来。
  
  当然,凤羽珩不能只让他一个人折腾,她上午照例往将军府来给任惜涛看诊,而玄天冥则已经进宫去说服六皇子,两人还约好在宫中见面,一块儿去见天武帝。有些事情一旦有了想法,就要马上展开实施,绝不能拖沓。吕松那人就跟当初的凤瑾元一样,贪心不足,这样的人若一直留在朝堂,日后也将是六皇子执政的一大障碍。
  
  凤羽珩晌午进宫,与玄天冥一块儿陪着天武帝用了午膳。与此同时,淳王府那头,想容接到了一封来信,是济安郡那头送来的,四皇子身染恶疾,当地百草堂束手无策,命在旦昔,求凤三小姐往济安郡去见四皇子最后一面。
  
  想容看到这书信时,第一反应就是:玄天奕在骗她!什么身染恶疾,无外乎就是想把她骗到济安郡去而已。过了这么久,她还以为那人早就已经放弃,却不想竟还是念念不忘。
  
  她是个善良的孩子,不会因为这个就对玄天奕有所微词,反到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更重了些,也对玄天奕的愧疚更深了些。
  
  可说到底,她还是认为这消息是假的,正准备跟那来送信的人说让他回去告诉玄天奕,济安郡她暂时不会回去,即便将来要回去,她与玄天奕之间,也就只能是师徒关系,仅此而已。可这话还没等说出口,却见那来人“扑通”一声跪到地上,给她磕了个头,不到二十的小伙子竟然流了泪求她:“三小姐慈悲,奴才不管您怎么想的,也不管您会不会回去看看咱们殿下,奴才只求您一件事,您跟御王妃是亲姐妹,您能不能帮着给说说,让御王妃给咱们家殿下瞧瞧病啊?那病也不怎么的,百草堂的人都治不好,他们说怕是天底下就只有济安郡主能够救得活咱们殿下。求求三小姐,帮着殿下在王妃那里说说情吧!哪怕王妃不回去,给些药也好,奴才连夜就走。”
  
  他这么一说,想容到是听得惊讶了,不由得脱口问道:“你家殿下真的病了?”
  
  那人一愣,随即反问:“难不成三小姐以为是假的?哎呀不是假的,是真的病了!病了好些日子,从奴才往京城来时,就已经有半个多月了。身上起疹子,一到夜里就发热,白天虽然能好一些,但那些疹子却时疼时痒,很是遭罪。原本请了百草堂的大夫,什么方法都用了,各种药试了个遍,可还是治不出个结果来。”
  
  “怎么会这样?”想容急了,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在正厅里来回踱步。适才认为是玄天奕骗她的念头已然打消了去,一心就想着这事儿是真的,然后再分析玄天奕得的到底是什么病。分析来分析去也没个头绪,无奈之下只好对那来送信的人说:“你先别急,我听说今日御王妃进宫去了,估计晚些时候就能回府。我晚上往御王府去一趟,听听看我二姐姐怎么说。”
  
  想容是真着了急,这一下午就坐立难安,连陪云妃说话都心神不宁的。直到傍晚时分,晚饭都没顾得上吃,就坐了马车匆匆往御王府那边去。
  
  七皇子玄天华回来时,云妃将这事讲给他听,却只得了他一句:“顺其自然,才是最好。”然后再不开口,只是望着屋外的天空,面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御王府里,想容把玄天奕的病症跟凤羽珩描述了一番,凤羽珩听了之后心中也划了个问号,可这问号才出现没多久便又打散,换之是一个苦笑。只道那玄天奕到底还是没有死心啊!这样的招数都使了出来,竟还教了自家下人如何能骗得过想容,也算是下了一番功夫了。却不知,就算把想容骗回济安郡去,他又如何能把这丫头的心从七皇子身上给拉回来?
  
  她问想容:“你想去看他吗?”△≧.*(.*)△≧,
  
  想容说:“不是去看他,是去救他。他得了那样的恶疾,若是再不救,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心里会很不好受,这一生都无法原谅自己。”
  
  “为何呢?”凤羽珩问她:“他是生病,并非因你所害,任何人都有染病的可能,你有何自责的?”
  
  想容摇摇头说:“他正值壮年,怎么可能突然就生这样的恶疾?我想来想去,到底还是与我有关,是我在他离京之前把话说得太狠了,二姐姐以前不是说过,人的心绪要是不宁、情绪如果不好,是很容易被恶疾侵体的。反过来,如果一个人一直状态阳光,染病的机率就会小上许多。所以我认为这事儿因我而起,我希望他能够好起来。”
  
  “好了之后呢?”她继续问:“你知道他对你的心思,你若再次拒绝,难保下次还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你救得了他一次,救得了永久?”
  
  想容微微摇头,“管不了永久,因为心中有执念,执念不去,心已成魔。二姐姐,给我些药吧!我只是去看看,他好了我就回来,七殿下那边……”
  
  “我会去与他说。”凤羽珩笑着去揉想容的头,“我们容丫头也是个美人胚子,谁见了都喜欢,有人追求是好事,不要不开心。我这就去给你找药,再让班走护着你走,路途遥远,你自己保重。”
  
  (昨天后台订时更新出了问题,更的晚了些,见谅。)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