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102章 我不想和你们做姐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今晚,围场那边热闹一片,六皇子也在傍晚时处理完公务快马加鞭往那边赶,就想着陪天武帝用个膳,然后明日一早再赶回来。(广告)
  却没想到,宫中出了奇事,徐茂最先发现端倪,却苦于求助无门。宫里除了一个关在静思宫的丽妃之外,再没有其它主子,宫中下了钥他也出不去,就只能留在这一四方天地里头干着急。
  他将遇见那两个人的前前后后又重新想了无数遍,直到次日清晨,第一缕娇阳露出,意味着宫门开放,这才坚定地认为:那二人绝对有问题。
  于是,徐茂立即出宫,雇了辆马车直接就往皇家围场赶。
  而此时,经了半宿的欢饮,皇家围场那边,人们都还没有起,甚至天武帝跟姚显喝嗨了,两人才刚刚睡去。就那么横七竖八地一起倒在床榻上,也不分皇上还是平民,总之就是好兄弟讲义气,睡着了还说着胡话呢。
  章远侍候着二人更衣脱鞋,心里头却是挺高兴的。天武帝已经有多久没这样开心了?他想着得了机会一定跟凤羽珩说说,让姚显能多进宫陪陪老皇帝,哪怕两人天天喝酒也行啊!都这个年纪了,想干点儿啥就干点儿啥吧!
  事实上,章远也是这么想的。他也有些同情天武帝,觉得这人啊,坐在高位上人人羡慕,可是谁又知道孤家寡人的凄苦呢?他也馋酒,在昏睡前的一刻还在心里想着,以后要多进宫找老皇帝喝点儿,大不了喝多了生病了他再给治。两人都这个岁数了,还有几日活头?
  这一宿,想容是跟凤粉黛一起睡的。到是睡得早些,醒得自然也早。
  粉黛醒来时,边上那床榻上的想容,一时间还有些愣神,直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却是容道:“咱们小的时候也一起睡过的吧?”
  想容点点头,“那时候比现在亲密些,是睡在同一张榻上的。只不过你睡觉不老实,夜里就把我踢到床底下了。”她一边说一边笑,到是也想起五岁那年两个女孩还都没什么心机,也不懂得府中勾心斗角,因为同岁,所以整日都玩在一起,甚至连晚上都舍不得分开,感情着实好过几年。可是慢慢的,也不知为何,童年的玩伴竟随着年龄的增长关系慢慢的远了,感情渐渐的淡了,到了最后,不说是对立,也跟敌人差不去多少。(广告)
  粉黛也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她对想容说:“我们好像是从姚夫人被赶下主母之位的那时起慢慢生疏的吧?我记得在那之前都还好好的,姚夫人虽为嫡母,可是待咱们是真的很疼爱,有好吃的从来都是分给我们吃,不会让二姐姐独享。后来换了沈氏上位,一切都都变了。我姨娘没有你姨娘那么有本事,好歹你们有个嫁妆铺子,多少有些赢余,想吃什么自己能买点什么。而我不同,父亲虽说宠了韩姨娘很多年,但却从来都吝啬得不肯多给一文钱,我们院子里是最穷苦的reads;。我为了能吃上好的穿上好的,不得不去尽力的巴结沈氏和凤沉鱼,如今想想,真是恶心。”
  两人就这样坐在各自的床榻上,说着过去的事,说着说着就会齐声大笑,说着说着也会感叹唏嘘。最终,粉黛告诉想容:“对那个凤家,有恨,也有怀念。可是如果生命能够再重来一次,我不想和你们做姐妹。”
  想容一愣,刚刚说笑间她以为粉黛与从前不同了,放下了很多东西。可是就这一句话,却又把人打回了原形。于是她明白,很多东西已经在这个四妹妹的心里生了根,任凭世事变迁,她都无法把那些根拔除去,只能任由它们生根之后再发芽。这是粉黛的可恨,也是粉黛的可悲。
  两人不再谈论过去,都起了床,由各自的丫鬟侍候着洗漱。粉黛洗着洗着又问了句:“听说你住在淳王府上,可是与那个神仙一样的七殿下有所进展?”
  想容从她话里听出些酸溜溜的语气,便摇了头,只道:“你都说七殿下是神仙了,怎容得我等凡人亵渎。”
  “也是。”粉黛点点头,“不像我们家那位五皇子,到很是接地气,可有的时候也是招人厌烦。我最近就对他有些厌烦,人人都上进,偏生他连早朝都懒得上,整日就窝在府里,连个男人的样子都没有。”
  她这边正说着对五皇子的失望,帐子外头,突然有个孩子的声音扬了起来,是在叫她:“姐姐,你醒了吗?小宝想你。”
  粉黛擦脸的动作顿了顿,然后随手把布巾扔给冬樱,再指着门外说:“你说他没个男人的样子,还真是没有。昨晚小宝是跟着他睡的,皇子们都围着篝火聊天,连六殿下都来了,他却早早的就牵着个孩子回帐子休息,还说什么是小宝困了。小孩子困了交给下人就好,至于堂堂皇子亲自去陪着?不上进就是不上进。”
  她一边说一边往帐外走去,到了门口,还不等丫鬟掀帘子,外头的小宝早已等不急,一下就扑了进来,正好扑在她身上。
  粉黛面上露出厌烦,把孩子往远扯了一把,淡淡地道:“没规没矩的,平时教你的礼仪都学到哪儿去了?”
  小宝瘪着嘴就想哭,可是再一的眼神,就把自己的眼泪给吓了回去,然后努力地回想着平日里下人们教给他的那些个规矩,再冲着粉黛有模有样地行了个礼,小大人一般地道:“小宝见过姐姐。”
  此时,下人已经将帐帘挑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照得想容下意识地抬手去挡了一下眼睛。
  跟在小宝身后的五皇子玄天琰眉心紧攒着,待小宝行过礼后伸手去拉了那孩子一把,将孩子拉回自己身边,再对粉黛说:“你这是干什么?他才多大?”
  “三岁。”粉黛认真地回他,“从前凤府里的孩子都是从会走路起就开始学规矩,哪一个小时候也没少挨过打罚。当然,我清楚我的礼仪不够好,那是因为我是个庶女,我姨娘又是风月巷子里抬出来的,所以对我的管教自然就松散了些。可也正因如此,我才不能让这孩子继续再走我的老路。五殿下,你说对吗?”
  玄天琰被她说得哑口无言,的确,粉黛想管教自己的弟弟,他是没什么插话的权力。再想想,自己小时候不也是从这么大起就被管束着学各种各样的规矩么?他觉得自己是太敏感了些,总觉得粉黛对小宝不好,怕这世间唯一仅存的亲情也被粉黛给淡化了去,从此变得冷血无情。
  “是在教规矩就好。”玄天琰叹了一声道:“但孩子还太小,不要太苛刻了。”说完,不等粉黛再接话,目光已经转向想容,主动开口打了招呼:“凤三小姐。”
  想容赶紧俯身行礼:“想容见过五殿下。”
  “不必这样客气。”玄天琰虚扶了她一把说:“待明年我与粉黛完婚,咱们也算是亲戚了。”
  想容笑着说:“五殿下见外了,我们的二姐姐已然嫁给九殿下,要这么论,咱们早就是亲戚了。”
  玄天琰一愣,随即笑了起来,“是啊!早就是亲戚了。”可惜粉黛跟凤羽珩不亲,如果粉黛能像想容这般脾气温合,跟自家姐妹关系融洽,该有多好。他心中暗叹,却也不再与想容说话,又对粉黛道:“御膳房的人天还没亮就起来备了早膳,现在刚摆上,很是有些宫里的新花样。趁热好吃,咱们现在就去吧!”
  他本是好心带粉黛去吃东西,可惜,粉黛不领情,只告诉他:“你带着小宝去就好了,我不饿,清晨空气好,我想自个儿走走。”
  “那我陪你。”玄天琰很快做出了选择,“早膳晚了些用也不碍,左右时辰还早。”
  “不必。”粉黛断然拒绝,“你们先去吧,我散步不需要人陪,只带个丫鬟就好了。你不是很疼这孩子么?那就别让他饿着,快些去吃,吃完了再来寻我。”
  玄天琰本还想再争取一下,可又一想,八成是粉黛怕小宝饿到,她性子又倔强,不好意思表明关切,这才如此生硬地拒绝他的陪伴。于是不再坚持,拉了小宝的手对她说:“你不要走远,更不要进山,自己小心些,我们用完了早膳就去寻你。”说完,又冲着想容点了点头,这才拉着小宝离去。
  想容觉得这五皇子跟粉黛在一起真是十分憋屈,就粉黛这脾气,别说是男人,女人都忍受不了吧?却没想到堂堂皇子能把她纵容到如此地步。
  她这边正胡思乱想着,突然听到身边的粉黛问了句:“有没有觉得小宝那孩子有什么变化?”
  想容不解:“变化?你指什么?”
  粉黛说:“变化就是变化,比如说……样貌。”
  想容不由得开始回忆刚刚那个小孩,想想这一次见面,再想想小宝小的时候,半晌,终于说了句:“好像比以前好,也白净了。”她记得小宝小时候是生得很黑的,凤瑾元就是因为小宝这个肤色而起了疑。而小宝的生父就是个黑皮戏子,虽说眉眼俊美绝伦,可若不靠着脸上的油彩挡住黑皮肤,怕是也没人愿意听他唱戏。“许是跟你一起生活之后调养得好吧!小孩子总是变得很快的。”她随口说着,丝毫没有发觉粉黛眼中的异样。
  可粉黛还是在想容这一句“白净”之下又心中暗恨几分,那个对于小宝父亲到底是谁的疑惑越来越重。
  从京城往围场的路上,徐茂的马车行了一个多时辰后,在一个叉路口与六皇子的车驾相遇……
  本书来自/book/html/24/24504/index.html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