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凤子皓引的这一场大火,通过棺木被削掉的一角燃进了棺材里,外面的火是扑灭了,可谁也没成想火竟然在棺材里面还继续烧着。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当众人冲进去开棺才现,沈氏已经被烧得只剩下一半。
  
  老太太吓得一个踉跄坐到地上,手里的权杖也扔了,两眼直,就好像僵化过去了一样。
  
  赵嬷嬷心急,冲着凤羽珩叫声道:“二小姐,快来看看老太太。”
  
  凤羽珩走过去,从袖子里摸出一枚银针,往老太太后脖梗子上一拍,老太太这才清醒过来,随即痛哭失声:“凤家这到底是作了什么孽?为何要遭如此天谴啊?”
  
  玄天冥很认真地同她说:“老太太别急,明日本王请个法师来给凤家启坛作法,一定帮您查出来到底是作了什么孽。”
  
  凤瑾元想骂人却又不敢,只能吩咐那何忠赶紧去重新再买新的棺木,至于人,反正是放在棺材里面的,外人看不到就行。
  
  凤羽珩把老太太扶起来,安慰她道:“事已至此,祖母就不要太悲伤了。虽然阿珩也不明白大哥哥是跟母亲结下了什么仇,居然要下如此毒手。母亲已去,大哥哥这是在烧尸了。”
  
  老太太往这边来的路上就听说了此事,不由得瞪了凤瑾元一眼,到是为凤羽珩了句公道话:“这事儿怪得着阿珩吗?同样都是你的骨肉,同样都是我的孙子孙女,你不疼我还疼她呢!丧礼期间我便不与你计较,待事情办法,你定要给我个交待,我到是想问问,到底是谁跟子皓说了些什么话?”
  
  老太太这一吼,凤瑾元也意识到了,定是有人在半路灌输给子皓一些是非,所以子皓才认定了他母亲是凤羽珩害死的。
  
  这件事说起来,凤羽珩的确冤枉,如今御王和淳王都在这里呢,他纵是再不情愿,也得跟他那个二女儿先服个软啊!
  
  想到这里,凤瑾元便往凤羽珩处看来,情绪稍微平复了些,好言好语地同她道:“为父之前也是被气糊涂了,没顾得上你的委屈。阿珩你看在府里出了这么大事的份上,就体谅体谅为父吧。今日这事全是你大哥哥的错,待丧礼结束,为父亲自押着他让他给你赔罪。”
  
  凤羽珩点点头:“好啊!到时候也请父亲与阿珩说句实话,到底是谁怂恿大哥哥这样做的。如果父亲查不到,那阿珩也可以自己去查。”
  
  凤瑾元赶紧道:“一定会查出个结果来。”一边说一边又看向两位皇子:“让两位殿下见笑了,眼下灵堂被毁,想来吊唁也是不可能的事,不如殿下先到客厅去休息一下,臣这就着人重新布置灵堂。”
  
  玄天华点点头,“那凤大人就快些处理家中事情吧,我与皇弟去客厅坐坐。”
  
  凤瑾元俯身恭送,然后冲着凤羽珩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她去招呼一下。
  
  谁知道凤羽珩根本没打算去,只是冲着那两人说了声:“我留在这边照顾祖母,玄天冥你自己要不就带七哥到同生轩去坐吧,子睿还在那边,你帮着我照顾一下。”
  
  凤瑾元鼻子差点没气歪了,我让你招呼客人,结果你让客人自己照顾自己不说,还让人家帮你带孩子。
  
  可还没等他反驳,就见玄天冥十分痛快地点了点头:“临来时带了那小子爱吃的点心,七哥还给他备了一套西番进贡的笔墨,正好一并给他送去。”
  
  “那就快去吧!”她冲二人挥手,“七哥走好。”
  
  玄天华笑了笑,主动推着玄天冥的轮椅,带着同来的一众侍卫离开了金玉院儿。
  
  见他二人离开,凤家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凤瑾元赶紧吩咐下人将凤子皓抬回剑凌轩去,赶紧请大夫来看伤,再瞅了一眼吓得扔然瘫在地上的韩氏,不由得皱了眉:“以前也没见你这样胆小过,这是干什么呢?快起来。”
  
  安氏在边上扶着韩氏,就觉得韩氏全身都在抖,便开口道:“只怕是妹妹的身体还没有养好,这么一折腾又一惊吓的,又重了吧。”
  
  老太太厌烦地冲韩氏摆手:“快些回你院子里去躺着,可别在这儿添乱了。”
  
  韩氏也顾不上谢恩,被下人搀着就离开了灵堂。
  
  她的确是被吓的,一看到玄天冥的时候她就吓傻了。粉黛因为这个人把她又骂又打,她看到玄天冥都快条件反应地想要吐血。
  
  离开金玉院儿,韩氏整个人都依靠在自己院里带来的丫头身上,下意识地就呢喃出口:“幸好刚刚粉黛不在这边,否则若是让她看到九皇子来了,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事端。”
  
  那丫头突然就是一怔,随即开口急声道:“姨娘,你挺着些,咱们得快些回去。”
  
  “怎么了?”韩氏不解,向来稳重的丫头怎么突然这样急躁?
  
  那丫头一跺脚:“四小姐此刻是不在这边,但难保九皇子到府还没走的消息传不到咱们院子里啊?只怕这会儿已经传到四小姐耳朵里了呢!”
  
  韩氏瞬间一激灵,“坏了!”
  
  她这边急着往自己院里赶,灵堂那边,凤瑾元干脆命何忠在牡丹院儿再重新搭个灵堂出来。这里烧成这副德行,怎么也不可能再用的。
  
  老太太闷声哼了一气,不甘心地道:“好好的一个牡丹院儿,凭白的沾了晦气。”说着又看向凤瑾元,突然就问了句:“那九皇子一挥鞭子你是不是就吓傻了?还想把我也往外推,你怎么不干脆让人家把你娘给抽死?”
  
  凤瑾元吓得赶紧撩起衣袍跪了下来,“母亲万万不可这样说,儿子就是自己挡在鞭子前,也不能让母亲受到半点伤害呀!”一边说一边看向凤羽珩,语气中尽透无奈:“阿珩,为父知道今日的事让你冷了心,但你能不能念在骨肉亲情的份儿上,不要再怂恿着御王殿下鞭打自家的人了?”
  
  凤羽珩又纳闷了:“我什么时候怂恿了?是大哥哥自己跑过来,还喊着什么要让玄天华给他母亲伸冤?父亲难道没听到么?”
  
  凤瑾元当然听到了,无奈地握掌成拳狠敲了一下青砖地面,“子皓都是被他母亲给惯坏了。”说着,又想起原本就想跟凤羽珩说的一个事:“阿珩,为父也要提醒你,那两位毕竟是皇子,是王爷,你怎么可以开口闭口就直呼名讳?”
  
  不等凤羽珩答话,老太太先来气了:“你管点儿正事行不行?阿珩跟九皇子感情好,你没见她叫人家名讳的时候那九皇子还是一副很受用的样子么?你没听到阿珩跟七皇子一口一句叫着七哥么?阿珩是个心里有数的孩子,你莫要把她也管成子皓那般混账!”
  
  凤瑾元被骂得没了脾气,只得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凤羽珩把老太太的权杖捡起来,重新交回她的手上。她今天对老太太的表现十分满意,她能看得出老太太此刻能说出这番言论并不是为了巴结她从而得到什么好处,而是老太太的的确确就这么想的。
  
  重新把权杖握在手里,老太太的情绪也平缓了许多,不由得拉住凤羽珩的手,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起来。“阿珩,祖母年纪大了,这个家也管不住了。以后你离你那大哥哥远着点儿,别让他一疯再伤到你。”
  
  ...
  
  凤羽珩点点头,“祖母放心,阿珩会小心的。”
  
  老太太又看了一眼凤瑾元,无奈地摇了摇头,目光悠悠地往外头送出,似在思量着什么。
  
  此时,玄天华正推着玄天冥往同生轩走,有引路的丫头将他们一直送到柳园那道月亮门处,然后站了下来:“殿下,前面就是同生轩了。”
  
  玄天华点点头,温和地对那丫头说:“我们自己进去就好,你回吧。”
  
  那丫头的脸刹那间就红了去,冲着二人俯了俯身,捂着脸一路小跑地离开了。
  
  同生轩这边守门的丫头自然知道来的是何人,早在这两尊神往这边走的时候就有人提前过来通报了。眼下见人到了近前,赶紧上前行礼,然后引着他们到了主子们住的后院儿。
  
  姚氏今日早起去过凤府那边,晌午的时候回到同生轩来照顾子睿,就在玄天冥他们到来之前,她正要再过去一趟,黄泉却先跑了过来将灵堂那边生的事简明扼要地跟她说了一遍。
  
  姚氏大惊,紧着问:“阿珩有没有伤到?你说子皓动了剑?有没有伤到我们阿珩?火烧得厉不厉害?忘川会保护阿珩没事吧?”
  
  这话刚好被玄天冥二人听进耳朵里,不由得道:“听到没,这才是亲娘。”
  
  玄天华点头,不过却也反驳了他:“并不是所有的养母都是坏的,咱们母妃于我来说,就与生母一样。”
  
  玄天冥答得大言不惭:“那是!我娘能跟别人娘一样么!”
  
  他二人说话也没避讳旁人,姚氏和黄泉早就听到了,姚氏拉着刚跑过来的子睿赶紧上前,作势就要给他们跪下问安,却被玄天华快走了几步给拦住。
  
  “夫人不必如此。”
  
  玄天冥也跟着道:“您是阿珩的娘亲,若我受了您的礼,阿珩会咬我的。”
  
  姚氏一阵尴尬,什么叫咬他?
  
  凤子睿见到玄天冥很是开心,小孩子也不知道怕,小跑着就到了玄天冥面前,脆生生地道:“很厉害的殿下,你是来看我姐姐的吗?”
  
  他如今吃胖了,小脸圆圆的,十分可爱。
  
  玄天冥将这孩子拎起来放到轮椅的把手上,告诉他说:“我已经看过你姐姐了,现在是来看你的。”
  
  说着,身后侍卫便递了一袋子点心到子睿手里。
  
  这时,有个丫头一路小跑地到了黄泉身边,小声地同她说:“四小姐往这边来了。”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