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14章 沈家与凤家,一刀两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瑾元就觉得有这么一个女儿实在是太丢人了,盛怒之下一甩袖子道:“送四小姐回房,派人严加看守,绝不允许她走出房门半步!”

韩氏大惊,就想起前些日子凤家对沈氏的处罚,一刹间,似乎看到了粉黛跟沈氏一样的未来——“老爷!”她抱住凤瑾元的腿,“老爷你不能这样对粉黛啊!她还是个小孩子,还什么都不懂,老爷不能把粉黛像大夫人那样给杀死啊!”

“杀死?”凤羽珩大惊,“母亲是被杀死的?”

“胡闹!”凤瑾元一脚把韩氏给踹出老远,心里再没半点对爱妾的关怀之情,“我凤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母女?来人!把她们两个都给我关起来!”

立即有下人上前将韩氏和粉黛拖走,终于吵闹声渐远,凤瑾元回过头来跟凤羽珩说:“阿珩你放心,今日之事为父定会给你一个交代。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他指的自然是粉黛闹的这一出,凤羽珩笑了笑,还跟她爹行了一礼,道:“那阿珩就多谢父亲了,父亲能为了还阿珩一个公道而处置大哥哥,阿珩还真是受宠若惊呢。”就见凤瑾元的脸白了又白,她再道:“父亲快些往前院儿去吧,别让两位殿下久等。”

凤瑾元无奈地点点头,匆匆离去。

见凤瑾元带着人离开,姚氏和安氏还有想容与子睿都围了上来,子睿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就问凤羽珩:“四姐姐为什么那样跟殿下哥哥说话?”

凤羽珩揉了揉他的头告诉他:“因为你四姐姐活够了。”

姚氏劝她:“你别吓唬小孩子。”

她这才缓下声音道:“子睿总有一天会长大,这凤府里的龌龊事早晚有一天他是要知道的。”

安氏也一肚子火,“那粉黛的性子十足十像了沈氏,府里闹了这一出,真不知道以后会是个什么光景。”

凤羽珩冷笑,“管他光不光景的,咱们好好过自己的日子。”说着,拉了想容和子睿就往前院儿走,姚氏和安氏也赶紧跟上。

灵堂在牡丹院儿里重新搭建好,玄天华过去上了三支香算是凭吊,玄天冥则以腿脚不便为由只在旁边观看。

凤瑾元自是不敢挑理的,能有两位殿下都来凭吊已经是很给面子的事,如果不是今日闹出这些事端,他凤家的颜面实际上是添彩了许多。一这样想,便又对那一双儿女失望至极。

玄天华将香插进香炉,再对老太太和凤瑾元说了声:“节哀。”二人赶紧给玄天华道谢。

吊唁结束就准备要走,玄天华一转身,却见有名素衣女子正从外面款款而来。

他愣了下,待那女子走近才现,竟是已经换过装并且画了眉毛的凤沉鱼。

沉鱼来到灵堂,也顾不上跟凤瑾元和老太太打招呼,直接就奔着玄天华而来,于他面前俯了俯身,用了极尽细柔好听的声音说道:“沉鱼多谢七殿下能来吊唁母亲,殿下这份心意,沉鱼记下了。”

玄天华却摇了摇头,一点面子没给留直接就道:“凤大小姐客气了,弟妹家中出了事,本王陪着冥儿来走一趟是应该的。”我是冲着凤羽珩来的,跟你真没半点关系。

沉鱼十分尴尬,却又不好作,只能笑笑,不再作声。目光却抬了起来,直勾勾地看着玄天华,眼中爱意滚滚,压都压制不住。

“沉鱼。”凤瑾元实在看不下去了,“两位殿下就要回府,你且让开。”

沉鱼一怔,下意识就开口:“殿下这么快就要走了?不如留在府中用过饭吧。”

玄天华不解地问她:“你们凤家到底是在办喜事还是在办丧事?”而后也不再与人多话,转了身推起玄天冥就走。

沉鱼愣在原地,就听到前面那坐在轮椅上的人出一阵戏谑的笑,朗声道:“凤大小姐,你那眉毛画得一边高一边低啊!”

凤沉鱼赶紧以手遮面,却又现人家七殿下根本就没有回头看她一眼,不由得心底微酸。

凤瑾元看着沉鱼这个模样,心底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感慨又涌了起来。他有时候真怀疑是不是自己作了孽,为何这些孩子一个个的都这么不让人省心?恩,也有省心的,比如说想容,还有安氏,那对母女还真是从来都不给他惹麻烦。

“沉鱼。”凤瑾元走近两步,站到沉鱼身边,目视前方,却压低了声音与她说起话来。“你得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这样的事,为父不想再看到还有下一次。”

沉鱼心突地一沉,不甘心地问:“父亲选的人就必须是三皇子吗?”

“是的。”

“可三皇子有正妃呀!”

“正妃是正妃,只要你听话,必然会是将来的皇后。”

“为什么不能是七殿下?”

凤瑾元又皱了皱眉,无奈地道:“朝堂上的事情你不懂,但为父不会害你,为你选的一定是一条天底下最,宽敞的大道。沉鱼你记住,你是凤命,将来是要母仪天下的。”

母仪天下,这四个字又像魔咒一般在沉鱼心里打了烙印。她那颗蠢蠢欲动的心总算是收回了一些,面色平逐渐平和,终于能用平缓的声音对凤瑾元道:“女儿记得了。”

终于,凤家的丧事重新正常操办起来,府里女眷重新到灵堂守灵,凤瑾元和老太太一并接待着来客。

快到用晚膳的时候,沈家人来了。为的是沈万良,后面跟着沈家大老爷沈万金,和二老爷沈万顺。

老太太瞅着这三人气势汹汹地往这边走来,便知来者不者,一颗心也跟着提了起来。沈氏的丧事已经办得够乱套了,凤家已经成为了京中笑柄,如果这时娘家人再来闹一场,那还让凤瑾元怎么有脸出门见人啊?

老太太小声提醒凤瑾元:“尽量别跟他们起争执,以后关起门来随便如何吵架,切莫在这种时候弄得没有脸面。”

凤瑾元点点头,这个道理他明白,可沈家人能错过这样的好机会么?

明显是不能的。

就见那一向在沈家最有话语权的沈万良快步上前,扑通一声就跪在沈氏的灵位前,对着那口新换过的棺材失声痛哭:“姐姐!你死的好惨啊!”他哭了一声,上了三支香,再起身对向凤瑾元时,眼中全是怒火:“我姐姐的死因,凤大人可否给个交待?”

他连姐夫都不叫了,一开口就是凤大人,显然已经是与凤家划清了界限。

凤瑾元也一肚子火,皇子他摆平不了,但沈家他还是不放在眼里的,立时便回道:“众人皆知沈氏是重病身亡,你想要什么交待?”

“重病?”沈万良恨得咬牙切齿,“重病为何你不去请大夫给她看病?”

凤瑾元反问:“你怎么知道我没请?我凤家纵是在钱财上不如你们沈家,但也不至于连个大夫的诊金都付不起。”

沈家的大老爷沈万金终于也忍不住开口说话了:“我那妹妹向来身子骨极好,怎么可能突然就生了重得至命的病?凤瑾元,你今天要是不说出个道理来,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放肆...

!”老太太也怒了,直问那沈万金:“不客气?你跟谁说话呢?你这是威胁当朝一品大员!我告诉你们,就凭你这一句话,往后瑾元若是出了差池,你们沈家统统都得下大狱!”

沈万良瞪了他哥哥一眼,转过头跟老太太说:“我家大哥伤心过度,有失言的地方,还请老太太见谅,只是我们实在是接受不了家妹的死因,还请凤家能给个说法。”

这时,一直站在边上没说话的沉鱼开了口,看着她三位舅舅,目中含泪,悲伤地道:“舅舅,父亲没有骗你们,母亲的确是生了重病,家里请了好多大夫来,连宫里的太医都请过两个,可是……都治不好啊!”

沈万良看着沈鱼,久久不语。他几乎不相信说出这一番话的竟是他从小就疼爱着的外甥女,这个向来都对她母亲极其为重的沉鱼,怎么会在这种时候睁着眼睛说瞎话?

沈氏的事情,别人不晓得,他沈万良是心知肚明。凤家到底干了些什么,虽然没亲眼看到,猜也猜得个十之七八,更何况,他还曾亲自去给沈氏找药,还派了人去送药,只是那些送药的人却都命葬凤府。

他不由得开口问向沉鱼:“你可知你是在说些什么?你可知那棺材里躺着的人是谁?”

沉鱼面上凄哀之色更甚,“我当然知道,那是我的母亲,十月怀胎生下我的母亲。”

“那你为何还要这样说话?”

“可是这里也有我的父亲!”沉鱼一口话出口,眼泪也噼里啪啦地落了下来,“舅舅,母亲是病死的,沉鱼作证。”

沈万良闭起双眼,两行泪也涌了出来。

他知道,沉鱼这是要保自己了。

是啊!这个外甥女从来都是个聪明的,凤家许了她那样辉煌的前程,那前程的诱惑大得足以让她抛开一切。如果牺牲一个母亲可以保住她的未来,沉鱼为何不做呢?

“罢了。”沈万良就觉得身心俱疲,原本有一腔为妹妹报仇的热血也在一瞬间回归原位。他转过身对着两位哥哥说:“我们给姐姐一并上柱香吧,从此往后,沈家与凤家……一刀两断。”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