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16章 皇上嫡亲师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话一出,连凤羽珩都大惊。www.yankuai.com
  
  她来这时代这么久,怎么可能没听说过帝师叶荣。那是一个文武全才,虽已年迈,但身子骨却硬朗得连三十出头的壮年人都及不得他。当今皇上尊他为师,普天之下有多少书院都是拜着叶荣的雕像的。能被叶荣收作入室,这对子睿来说可真是天大的造化啊!
  
  姚氏不顾玄天歌阻拦,硬拉着子睿给玄天歌磕了三个头。凤羽珩亦走上前,看着玄天歌,由衷地说了声:“谢谢。”
  
  老太太和凤瑾元也跟着下拜,不管子睿是嫡子这是庶子,凤家能出一个帝师叶容的入室弟子,那便是在当今圣上面前也会有几分脸面的。要知道,叶荣这一生到目前为止就只有一个入室弟子,便是皇上啊!凤子睿,他从此以后便是皇上真正的师弟,无人能及。
  
  凤瑾元心中一阵翻腾,只道当年姚家出事,叶家未曾插过手,如今竟将子睿收入座下,这便等公向全天下宣告叶家与姚家恩未断,义不绝,也是在告诉当今圣上,这便是叶家人的态度啊!
  
  老太太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如今沈氏已死,若姚氏重回主母之位,于凤家来说,也是不错的。
  
  玄天歌看了一眼众人,再度开口:“至于第二个恩典……”她轻步上前,拉住了姚氏的手,“姚姨,我父皇说了,姚家人可参加秋闱。”
  
  “真的?”这个消息连姚氏都不太敢相信了。姚家获了那么大的罪,以至于她被凤府连夜赶下堂,早以为娘家再无翻身之日,却没想到竟还能等到小辈子参加科考的机会。
  
  “自然是真的。”玄天歌笑着对她说:“父皇特地将这个消息告诉我,让我先来说给姚姨欢喜一下,至于荒州那边,圣旨今早就已派下去了。”玄天歌一边说一边看向凤瑾元:“虽说这个恩典于凤家并没有直接关系,但想来,凤大人也该是为姚家高兴的吧!”
  
  凤瑾元脑子里乱得很,一时间真有点想不明白,为何三年光景,局面竟会变成今日这般?
  
  凤子睿能被帝师叶荣收下,姚家子孙连科考都能参加了,这是要干什么?姚家要翻身吗?
  
  他收回心思,赶紧答了玄天歌的话:“臣自然是高兴的,多谢郡主转达,臣定会进宫向皇上谢恩。”
  
  玄天歌点了点头,“我们姐妹也逗留许久了,就不多打扰。今日姐妹们带来的都是给老夫人备下的礼,因为都是女孩子家,想来凤大人也不会怪罪。”
  
  凤瑾元道:“那是自然。”
  
  “如此我们便不多留了。”她向凤羽珩点头示意,就要带着几位姐妹离开,外头的下人却又扬声报唱声来:“襄王殿下到!”
  
  这样的报唱在今日的凤家此起彼伏,凤瑾元是正一品大员,前来吊唁的人也都是有头有脸,哪一个来了不得报上了番。可三皇子毕竟与旁人不同,他能到来,于凤瑾元和知情的老太太来说,那是必须得重视起来的。
  
  沉鱼听到襄王到府的消息,心里便是一揪。
  
  这人于她来说,意味着她的将来,意味着她的婚嫁,意味着她得跟人家过一辈子。可是她到现在连襄王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满脑子都是淳王的那张脸。
  
  襄王驾到,所有人再度于院中跪迎,除了玄天歌还站着之外,其它人都跪到了地上。
  
  玄天歌看着凤家人就觉得好笑,她哪能不知凤瑾元的那点心思,只是她那三哥……
  
  “都起来吧!”思绪间,玄天夜已至近前,一抬手,请起了凤府众人。
  
  玄天歌挥手跟他打招呼:“三哥。”
  
  玄天夜点了点头,“天歌也懂事了,知道来凤府看看。三哥前些日子托人从南边带了些水果来,回头叫人给你送到府里去。”
  
  “谢谢三哥,天歌最喜欢吃南边的水果。”
  
  两兄妹寒暄一阵,玄天歌带着几人告辞离开,玄天夜往灵堂上了香,目光在沉鱼身上停了许久。
  
  沉鱼被他盯得不敢直视,却并没有砰然心跳的感觉。
  
  玄家人长得都好,即便是那毁了容的九皇子,气度仍是不凡。
  
  可这玄天夜,沉鱼却真没觉得他哪里出众。身材,相貌,哪哪都平平常常,只是那张常年冷着的脸,让他显得威严几分。
  
  便又想起七皇子玄天华,只觉那真就是世上最好的男子,有儒雅的气度,有湿润的笑,说话的声音一如春风拂面,让人不自觉的就想要靠近。
  
  玄天夜的目光还在沉鱼处停留,她的思绪都早不知飞到了哪里。
  
  就听玄天夜闷哼一声,甩了袖转身离去。
  
  老太太的一颗心一直提着,赶紧给凤瑾使眼色让他亲自去送。
  
  其实不用老太太给话,凤瑾元自然是要亲自去送襄王的。
  
  二人一同出府,直到了府门口,玄天夜才冷声与凤瑾元道:“听说凤大人的嫡子今日又闹了笑话。”
  
  凤瑾元无奈,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凤子皓闹腾的时候被那么多人看到,只怕眼下全京城都在当笑话传吧。
  
  见他这个样子,玄天夜一阵气恼,“凤相如果连自家的孩子都管不住,何谈助本王成大事?”
  
  凤瑾元赶紧躬身道:“请殿下放心,臣一定将家里事情全部料理好,绝不会给殿下惹出麻烦。”
  
  “那凤大人就多上点心,要攘外必先安内,这个道理不必本王再多说,莫不要让你那嫡子坏了大事。再有,”他沉了沉,又往凤府里看了一眼,才道:“刚刚那个就是沉鱼?”
  
  凤瑾元点头:“正是。”
  
  “恩,当真绝色。本王可以交个实底给凤相,你那女儿的心可以不在本王身上,但人,必须把她该做的都给本王做好。本份守着,莫要动了别的心思,乱本王大事。”
  
  最后一句话说完,玄天夜带着一众下人转身就走。
  
  凤瑾元就觉得冷汗湛了一后背,襄王这是看出沉鱼的心思了吗?待丧礼结束后,他必须要对沉鱼还有子皓再敲打一番,可别真像襄王所说,被沉鱼和子皓坏了大事。
  
  这一天,从早到晚迎来送往,凤家的门槛都快要被人踏破了,晚膳都足足晚了两个时辰才用上。
  
  饭后,老太太体力不支,先回去休息,只留了些下人守灵,其它人都各自回院儿。沈家那边也派了人来,说明日寅时末就会来到凤府,为沈氏送葬。
  
  因为今日玄天歌带来的两个恩典,姚氏激动得一宿都没睡得着觉,凤羽珩便搬到了姚氏的房里陪她说话,两人直到天都快放亮了才眯了一小会儿,都没等眯着呢,就被黄泉给叫起来了:“夫人,小姐,起吧,沈家的人已经到凤府门口了。”
  
  沈氏由沈家人送葬,凤府这边到是省了不少事,只在起灵时举家跪送,由执事的人喊了一番话后,棺材就抬起放到了外面的马车上。
  
  凤子皓也被下人扶着来给拜别沈氏,见那棺木抬上了车,凤子皓呜呜地就哭了起来。
  
  他一哭,连带着沉鱼也跟着哭。
  
  沈万良看着这两个孩子,...
  
  心下感慨,就准备劝上几句,却听那凤子皓一边哭一边道:“母亲没了,以后子皓还能跟谁要银子花呀?”
  
  一句话,差点儿没把沈万良给气吐血。
  
  他一回身,冲着凤瑾元抱了抱拳,道:“凤相,如今我沈家谁也不怪,都是我那姐姐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孩子,还望凤相从今以后对他们两个严加管教,切莫再像从前一样。另外,我沈家也会尽快将生意从京中撤出,举家回迁,往后……只怕也难得再见了。”
  
  凤瑾元也很是感慨,毕竟这么些年了,不管怎么说,沈氏于最初,对凤家是有大恩的。
  
  他叹了一声,道:“你们一路上多加小心,今后的事谁又能预见呢。老家那头有什么难处尽管差人过来,毕竟你们还是子皓和沉鱼的舅舅。”
  
  沈万良没再说什么,挥挥手,带着送葬的队伍走了。
  
  这一番折腾,到是将凤家几位姨娘的心看凉了去。
  
  堂堂当家主母,死后凤家都无人为其送葬,要娘家人抬了棺木送回老家,这算什么事?
  
  主母都如此,若是有一天轮到了她们……
  
  韩氏本被关着,因为要送沈氏才由下人带着站到人群里。她原本很想再跟凤瑾元求求情,让他把粉黛给放了,可一见沈氏这般凄凉,便又觉得自己实在没什么底气去帮粉黛。
  
  就准备回自己院儿了,却听到凤瑾元突然叫了她一声:“韩氏!”
  
  她一喜,以为凤瑾元终于不忍心再不理她,赶紧抬起头来,目光中又习惯性地覆了一层媚态。
  
  可凤瑾元眼下一脑门子官司,哪里有心情欣赏她的媚眼,只冷声告诉她:“你回院子去把粉黛的东西收一收,今日晌午之前,我自会安排人送她到京郊的庄子里。”
  
  “什么?”韩氏大惊,“老爷您这是……”
  
  “什么也不要说了。”凤瑾元现了疲态,“她自己种下的恶果,就只能自己吃下。”说着,又看向其它几位姨娘,“你们也都记住今日之事,虽不是嫡母,但毕竟少爷小姐还是养在你们跟前,切莫养得如粉黛一般,让我伤心。”
  
  姨娘们纷纷应是,凤羽珩却扬着下巴问了凤瑾元一句:“父亲昨日说要给我的那个交代呢?”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