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18章 同命相连的女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日晚膳,沉鱼是在府外用的。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
  
  那封信笺中表明请她去城中的明月楼饭庄二层的雅座,却并没有写明是何人相约。
  
  倚月只告诉沉鱼是守门的下人送来的,送信人是个孩子,信一交到凤府人手中马上就跑了。
  
  倚月并不赞同沉鱼这个时候出门,毕竟天都晚了,更何况还不知道是何人相约,万一这里面有诈,岂不是要出事。
  
  可沉鱼坚持出府,也不怎的,她就觉得写这封信来的一定是位故人,而且,这位故人的见面一定会给她的生活带来一些改变。
  
  倚月没办法,只好陪着沉鱼出去,一主一仆坐着马车赶到明月楼二层时,早有小二在此等候,一见她们来了,赶紧过来打招呼,问了句:“可是姓凤的小姐?”
  
  凤沉鱼出门前是用薄纱遮了面的,听这小二问话,便点了点头,然后在小二的引领下往一处雅间而去。
  
  她到时,早已等在里面的人正在喝茶,那是名女子,一身素衣,头戴斗笠,身形消瘦。
  
  她吩咐倚月在门外守着,一个人走了进去,就听那斗笠女子说:“凤大小姐能来赴约,想来还是有几分胆量的。”
  
  这一开口,沉鱼马上就听出面前人是谁了,她冲着对方浅施一礼,道:“原来是清乐郡主。”
  
  对方将手中茶盏放下,微点了点头,对沉鱼道:“坐吧。”
  
  沉鱼这才坐到清乐对面,随手摘了自己的面纱,然后对清乐道:“这雅间里就我们二人,郡主何苦还带着斗笠。”
  
  清乐微怔了下,双拳紧紧握起,就听她咬牙切齿地道:“我摘不掉,我只怕这一辈子都不敢摘掉斗笠了。”
  
  清乐一愣,随即想到定安王府被火烧一事,“你被烧伤了脸?”话一问出就觉得不对,清乐是戴着斗笠,可面纱是极薄的,她坐在对面看得一目了然,清乐面容并没有变化。“到底出了什么事?”沉鱼意识到不太对劲,紧着问了句。
  
  清乐咬咬牙,恶狠狠地道:“拜你那二妹妹所赐,我被烧光了头!”说罢,猛地一把扯下头上斗笠。
  
  沉鱼惊呆了,原来清乐的斗笠下竟是一颗光秃秃的头,她原本那一头秀如今一根都不剩下,头皮上还有一块块丑陋的疤,有的疤结了壳,有的还湛着血迹,简直恶心得要命。
  
  沉鱼几番作呕,都强压着不适忍了下来。
  
  清乐却自嘲地道:“看习惯就好了,我最初看到这颗头,差点没自己把它给砍下来。你知道吗?我的不再也长不出来了,父王请了好多大夫,人人都说再也长不出来了。”
  
  清乐眼圈泛了红,一个女子被烧成这样,她这辈子再也没有指望了。
  
  可她原本是个郡主啊!父亲虽是异姓封王,可到底还是比别家的姑娘尊贵许多。却不想如今竟落得这般田地……“都是那个凤羽珩,我一定要杀了她!”
  
  凤沉鱼很聪明,她知道清乐把她叫出来一定不只是诉苦这么简单,她们两个的交情根本谈不上好,对方要是想诉苦也找不到她的头上。想来,这清乐应该是想要跟她这个敌人的敌人再度联手,将凤羽珩从风光的高阶上硬拉下来。
  
  沉鱼知道,聆听了对方的心事和秘密,那是一定要用自己的秘密去交换的,这样才能换来更沉一层的友情。
  
  于是她主动为自己倒了盏茶,却没喝,而是将手帕沾到了茶水里。沾湿之后,就当着清乐的面去擦自己的眉毛。一会儿的工夫,两道眉被她擦得干干净净,光秃秃一片,什么也没有。
  
  清乐都惊呆了,凤沉鱼这张脸一向是所有女人嫉妒的对象,跟眼前这个没有眉毛的怪物压根儿联系不到一起去啊!
  
  沉鱼看到清乐的表情,知道自己的示好已经达到了效果,赶紧将前额的头往下放了放,将眉毛遮住。“拜凤羽珩所赐,我如今也跟郡主是一般模样。”
  
  清乐奇怪,“你这是怎么弄的?她给你剃的?”
  
  沉鱼苦笑,“想来郡主也应该听说了在我母亲的丧礼上生的事吧?”
  
  “你哥哥放火的事?”
  
  “恩。”沉鱼点头,再道:“可哪有亲生儿子故意放火的道理,还不是因为哥哥知道母亲是被凤羽珩给害死的,这才失控想要杀了她,一不小心却点燃了灵堂,烧了我的眉毛。郡主您说,我这笔帐不找凤羽珩去算,难道还要找我那哥哥么?”
  
  清乐赞同她的想法:“自然是要跟凤羽珩算帐的。你哥哥做得没错,换做我,也是要将她碎尸万段才能解恨的。对了,你这眉毛还能再长出来么?”
  
  沉鱼苦笑,“问过大夫了,虽然还可以再长,但次生长的过程是极长的,至少一年内是没什么希望。要想长回之前那样好,少则也要两到三年的时间。两到三年啊,我今年十四,三年后,早过了出嫁的最好年纪。”她故意说得严重些,为的只是迎合清乐的心情。其实她这眉毛,不出半年应该能开始重新生长,有七八个月就能恢复如初了。
  
  清乐越听越气,就想到了自己的头,“至少你还能长出来,我却永远只能是这个样子。”
  
  沉鱼觉得两人的谈话至此已经达成共识,于是不等清乐说明来意,她便主开口道:“其实沉鱼与郡主原本就没什么过节,如今又有共同的敌人,那郡主何不跟沉鱼联手,把咱们失去的都一一讨要回来?”
  
  清乐觉得沉鱼很上道儿,便也不再卖关子,点头道:“我今日来找你也是有这个意思,毕竟你与她都在凤家住着,总比我更清楚她的起居。再者,我这些年的郡主也不是白当的,在外头总有些自己的势力,你我里应外合,不怕那凤羽珩不着了你们的道。”
  
  沉鱼很高兴能在收拾凤羽珩这件事情上有一个帮手,于是赶紧点头道:“郡主放心,日后郡主需要沉鱼配合什么,尽管吩咐便是,只是我们要如何联络?总往府里送信肯定是不行的。”
  
  这一点清乐早有打算,告诉沉鱼说:“这间明月楼是我们王府名下的,我有什么消息会派人送到这里,你也派个得力的丫头勤着往这边跑跑,若是你有安排,也留信给掌柜便可。”
  
  至此,清乐与沉鱼正式结盟,而这一切,凤羽珩当然不知,她正跟着姚氏一起给子睿准备去萧州要带的东西。
  
  姚氏决定尽早些子睿送走,一来是有个积极的态度给书院那边看,二来,她也想让子睿离开凤家这个是非之地,生怕这个一向都不安宁的地方再生出什么妖蛾子来。
  
  对此,凤羽珩是很赞同的。她总觉得沈氏的死,粉黛和凤子皓的离开并无法让凤府安稳下来,那凤沉鱼也不是个打掉牙齿能往肚子里咽的主。她的母亲和哥哥落得这般下场,她若不做点什么,那就不是凤沉鱼了。
  
  凤羽珩当然不怕沉鱼对自己使什么手段,但她怕祸及姚氏和子睿,她其实很想让姚氏陪着子睿一块儿去萧州,可子睿说了,他是男子汉,怎么可以走到哪里都离不开娘亲。为了锻炼他独立的能力,这想法只好作罢。
  
  只日晨时,用过早饭,凤家人又集体站到凤府门...
  
  口。
  
  这一次却是喜事,凤子睿被云麓书院的山长、帝师叶容收为入室弟子,这是何等荣耀之事,连凤瑾元站在府门口轻抚着子睿的头时,都觉得面上有光。
  
  他到底是个做父亲的,儿女的锦绣前程,总是比他自己官居高位而让人激动。他抚着子睿的头,几番告诫:“到了那边一定要听山长的话,不可以偷懒,不可以跟着坏孩子学些不好的事。你是入室弟子,不只是要跟着山长做学问,还要学会照顾山长的起居。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可莫要同普通学子一样一味的从恩师身上索取,要懂得付出。”
  
  子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小脑袋又转向凤羽珩。
  
  她走上前,将凤瑾元的话又与子睿说了一遍,然后再道:“父亲说的话你可要用心记着,现在不明白没关系,早晚有一天你能懂的。”对于凤瑾元这一番话,凤羽珩还是很赞同的,甚至觉得这是有始以来她爹说得最靠谱的话。“子睿,你是大孩子了,以后不能常回家,所以在外面自己一定要多加小心。你的师父从此以后亦你的父亲,不管有什么事,去请求师父帮忙解决,是最好的办法。”
  
  子睿认真地点头,冲着凤羽珩和凤瑾元行了个礼:“子睿都记下了,谢谢父亲和姐姐的教诲,请父亲保重身体。”说完,又转向老太太:“子睿不能在祖母跟前尽孝,还望祖母不要怪罪。”
  
  老太太眼泪都掉下来了,同样是送到云麓书院,这一次却比当年送子皓的时候体面也感人多了。
  
  姚氏搂着子睿哭了一阵,凤羽珩好不容易把两人拉开,又答应子睿待月夕过后一定会去萧州看他,这才将孩子扶上马车。
  
  看着马车一路走远,凤瑾元又将昨日老太太说过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他竟开始生出一种希望,希望姚家没事,这样他就可以将姚氏再扶回来,这样,子睿跟凤羽珩就又是他的嫡子嫡女了。这样一来,嫡次女是御王正妃,嫡次子是当今皇上的嫡亲师弟,多大的荣耀啊!
  
  转身之际,留意到老太太的目光,凤瑾元知道,老太太与他的想法是一样的。
  
  送走了子睿,众人正准备回府,就见远处有一辆马车正缓行而来。
  
  老太太“咦”了一声,一眼认出那马车的样式,赶紧开口道:“等等,那好像是宫里的马车!”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