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19章 宫宴请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府众人回头去看,果然那马车直奔着他们所在方向行驶过来,就在凤府门前缓缓停下。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眼快杠杠的。

随后车帘一掀,有个宫装少女款款而出。

老太太之所以认得这车马,是因为每年差不多这个时候宫里都会有派送名贴的马车驶向京中各大府门,马车里也一水儿的是清秀小宫女,所派送的名贴,便是扣着皇后娘娘凤印的月夕宫宴邀请贴。

一般来说,这种贴子会以家庭为单位下派,家中祖母、嫡母及嫡子嫡女都有份参加。

而凤家往年基本是老太太代表了,再之前姚氏也去过,却不知今年这贴子上都邀请了哪些人。

老太太有些激动地迎到前面,主动与那小宫女打招呼:“哟,今年往凤家送名贴还是这位姑娘,一年没见,姑娘真是越长越好看了呢。”

那小宫女立即展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下了马车,冲着老太太俯身施礼:“奴婢见过凤老太太,见过凤大人。”

老太太赶紧亲自伸手去扶:“快别客气。”

凤瑾元亦含笑点头:“凤家今日正有喜事,刚送了次子往萧州去拜叶荣山长为师,姑娘又送名贴过来,不如到府里坐坐,喝盏茶再走吧!”

那宫女一听这话,赶紧给凤瑾元道喜:“叶山长可是当今圣上的恩师呢!凤家二少爷真是好福气,想来也凤大人平日里教导有方,真是恭喜凤大人了。”

好话人人爱听,宫里出来的丫头哪有不会说场面话的,几句话便将凤府人哄得眉开眼笑。

不过她却拒绝了进府喝茶,只将一份名贴递给老太太:“这是皇后娘娘亲自派下的贴子,今年的月夕宫宴凤家还多请了几位,老太太早做准备吧。”再冲着凤瑾元道:“依照惯例,皇后娘娘只派女眷的名贴,大人们还是在朝堂上由皇上亲自邀请的。”

老太太将名贴接过来,又与那宫女寒暄几句,这才送着对方离开。

待那宫车走远,老太太忍着好奇没有将名贴打开,只冲着众人道:“你们都随我到舒雅园吧,瑾元你自去忙,后院儿女人的事不用你操心。”

凤瑾元点点头,抬步回了松园。其余众人自是一路跟着老太太往舒雅园去。

直到进了舒雅园,一个个的都坐好,老太太这才将名贴打开。

要说这名贴,三年前邀请的是老太太和姚氏,因为凤羽珩还不满十岁,不便参加宫宴。

近三年中,邀请的则是老太太和沉鱼,沈氏是向来没人理的,但沉鱼却也因凤家的隐藏而没进宫去过。

规矩是这样的,皇后娘娘有点名邀请的人,可以找点理由不去,左右皇后也就是客气客气,给官员们一点面子,至于你来不来,那么多人,她才没工夫一个一个惦记。但若是没有被邀请的人,那便是万万去不得的,别说宫门进不了,就算进去了,若是被人现,那便是大罪。

而今日,老太太将名贴打开时,却被那上面点到的名字小小的震惊了一下。

只见那上面除了她本人之外,还点了凤羽珩和凤想容。

最重要的是,她这两个孙女是被人家直指把大名写上的,而不是像往年那样,只说“请凤府祖母、嫡女前往皇宫赴宴”。

一般来说,贴子上都是只写祖母、嫡母和嫡女这样的字样,今日这张,写的却是“请凤府祖母、次女凤羽珩、三女凤想容一并往皇宫赴宴”,这意思……

老太太将目光往她那两个孙女那里投去,要说请了凤羽珩,她到不怎么稀奇,可连想容都请了,这是什么意思?想容什么时候也在宫里挂上名号了?

众人都不明白老太太这是什么意思,姚氏见老太太望向凤羽珩,却没觉得怎样,想来名贴上是有凤羽珩的份儿了。可安氏在看到老太太还注意了想容,便有些坐不住了,试探地问了句:“老太太,贴子上怎么说?”

老太太回过神来,开口道:“依往年例,请了老身前去赴宴,另外……还特地点了名字,请阿珩和想容同去。”

“点了名字?”问话的人是沉鱼,她有点不明白点了名字的意思,“是说让庶女进宫吗?”

老太太也不解释,将手中名贴交给赵嬷嬷,“你们传着看看吧。”

赵嬷嬷将名贴依次给众人看过一遍,在收获了所有人吃惊的表情之后,这才重新交还老太太手里。

“都看明白了吧?”

众人点头,有人欣喜,也有人落莫。

欣喜的自然是姚氏和安氏,还有想容,金珍只表现出新鲜,毕竟不关她的事。而落莫的,肯定是沉鱼和韩氏了。

因为沈氏的原因,沉鱼被罚五年不得入宫。以前的宫宴她为了保持神秘感,从来也没有去过。而今年她是真心想去,却又为时已晚。

“阿珩和想容就准备一下吧。”老太太收起心头疑虑,她注意观察和安氏和想容的表情,看样子她们也是不知道为何想容会被点名。再想想,听说凤羽珩与想容十分交好,那保不齐就是凤羽珩托了九皇子说的好话,如果是这样,那到也无可厚非。凤家能够多一个孩子被宫里看重,总归是好事。

一这样想,老太太便宽心了许多,再看向想容的目光也更加慈祥了。

可这一切看在沉鱼眼里,却是那么的刺眼。曾经属于她的一切辉煌和灿烂,如今都被两个庶女给分享走了,让她如何甘心?

老太太看出沉鱼心思,却也没有办法,只好安慰道:“沉鱼的事,以后让你父亲再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在云妃那里缓合一下关系。”她越说声音越小,自己都没有底气。想在云妃那里缓合关系?皇上自己跟云妃的关系都缓解了十来年还没缓解明白,凭什么凤家就能想到办法?

沉鱼挤了两只泪出来,起身下拜:“多谢祖母挂怀。”

老太太点点头,让沉鱼坐下,这才又对姚氏说:“你以前也是参加过宫宴的,规矩什么的都明白,就帮着阿珩和想容多张罗张罗吧,别让两个孩子失了礼数。”

这件事对于姚氏来说那是必须要做的,赶紧起身应下。

凤羽珩看着身边想容紧张又兴奋的小模样就觉得有趣,再看看对面沉鱼那一脸憋屈的样儿,又觉得过瘾。于是她决定给沉鱼再加一把料:“听说月夕的宫宴不只是女眷和朝臣们要参加,所有的皇子也要一并出席,且不分男宾女宾,都在一场席面上?”

“没错。”老太太解释道:“因为月夕是团圆的日子,所以也就没那么些规矩,同大年饭一样,男宾女宾是不分两场的。”

凤羽珩仔细听完,又很八卦地说道:“除了御王和淳王经常见,襄王殿下在母亲的丧礼上也见过一次外,其它的皇子还都没见过呢!”

想容也忍不住要参与一下话题,便小声问道:“宫里一共有几位皇子呀?”

“这个我知道。”凤羽珩聊心大起,“御王是最小的一个,所以肯定是有九位皇子,没有公主,舞阳郡主是玄家唯一的女孩。”

老太太也跟着点头:“阿珩说...

得没错,你们是要进宫去的人,多了解一下皇家的事也好,省得到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凭白的给凤家丢人。”

想容赶紧起身行礼:“祖母教训得是,想容一定会跟着二姐姐还有姚氏娘多学多打听,不会给凤家丢脸的。”

老太太这才满意,挥挥手,“那就都散了吧,回去好好准备,算起来也没多少日子了。”

众人便齐齐起身,向老太太行礼告辞。

凤羽珩在往院子里走的时候,拉着想容说八卦,只是说话的声音却大了些——“想容你知道吗?说起来还真好笑呢,别看淳王殿下平日里不是穿白衣就是穿青衣,又是一模清雅的模样,但实际上我听说他最喜欢的颜色竟是红色!特别是穿着红色衣裳的女子,总是能引得他多看两眼。”

想容是个实在的孩子,只觉凤羽珩说的是真事儿,不由得笑着跟她讨论起来。

两姐妹一边走一边说,这一番话全部落进凤沉鱼的耳朵里。

红色,七殿下喜欢红色!

此时此刻,她的脑子里无限地回绕着这样一句话,慢慢地生了根了芽,怂恿着她当下便派倚月往明月楼去了一趟,邀约清乐郡主傍晚时在明月楼相见。

凤羽珩拉着想容和安氏一起回了同生轩,连带着姚氏一起进了她的院子。

黄泉将两件衣裳拿出来,由几个丫鬟一起拎着展现到众人面前。

一件水云锻的拖地百水长裙,一件良人锦的月华长袍。秋日阳光正好,这两件宝衣一现,只觉这小院儿瞬间光彩熠熠,晃得人既不敢去直视又舍不得将视线移开。

别说安氏和想容,就连凤羽珩自己都觉得是太漂亮了,怪不得古人将这些布料称为国宝,只像布匹一样摆在那里不觉如何,如今做好成衣,竟是这样夺目。

水云锻,阳光照射下,只觉衣上总有浮云隐现,如烟似雾,仿若仙境般。黄泉说:“月光出来时,便能照出波光淋漓,好似只身水面。”

良人锦,白日里看去,一眼入心,不论多焦急暴躁之人都能在这衣裳面前平缓心绪。黄泉再道:“一入了夜晚,这衣裳竟可令看见之人对着装者心甘情愿地恭敬臣服,若是异性,必心生爱慕,却绝不带邪淫。”

这便是国宝。

安氏不知该如何去谢凤羽珩,只拉着想容道:“二小姐大恩,我们娘俩无以回报,往后不管出了什么事,我们都会站在二小姐身后,尽微薄之力。”

凤羽珩也没多客气,只嘱咐黄泉将衣裳装好,把水锻那件包起来交给想容的丫鬟。然后又道:“待想容出嫁,姐姐自会再送你一套嫁衣。”

当日傍晚,沉鱼与清乐二人对坐在明月楼的雅间内,就听沉鱼用哀求的声音对清乐道:“求郡主想办法在月夕当晚,带我入宫赴宴。”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