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251章 姑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玄天冥带着天武帝和云妃离开,左右相随,跟了二十名暗卫。边上还有一辆马车,里头放着的,是去了手脚、不阴不阳不男不女的端木安国。
  
  眼瞅着宫车越行越远,前来相送的一众人皆轻轻叹息,万分不舍。
  
  回去时,玄在奕追在想容身后,时不时地用手扒拉一下她的袖子,“喂喂”地叫着。
  
  想容无奈,离住脚看他:“你这人怎么这样死心眼儿?”
  
  玄天奕立即反驳:“也不知道咱俩谁更死心眼儿。反正就耗着吧,你得不到他,我得不到你,咱俩就当是个伴儿。”
  
  想容被他给气笑了,开口解释:“我只是心里有他,却并不是非得得到他。若真是只图得到,当初在济安郡时,那亲事我就不会拒绝了。现在他出了事,我心里放不下,但若有一天他好起来,玄天奕,我可以嫁给你。”
  
  “恩?”玄天奕一愣,巨大的喜悦瞬间爆发,但还是努力绷住了,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问她:“为什么?现在知道找我了?早干什么来着?”
  
  想容白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因为你比较接地气,那个人太飘渺了。还有,玄天奕,你牛什么?你不也曾眼瞎喜欢过步霓裳么?咱们彼此彼此,谁也别笑话谁。”
  
  一句话,把个玄天奕给堵住了。他跺脚,尼玛,悔不当初啊!这个污点看来是洗不下去了,他家小师父还真记仇,八百年前的事都能给翻出来。
  
  身后,天文帝走过来,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四哥,任重道远啊!”
  
  玄天奕扶额,妈的,这事儿还能不能见亮了?
  
  玄天冥到时,正好大年初一,西平村被皑皑白雪覆盖,远远看去,就好像是童话世界。
  
  凤羽珩提前得到消息,知道他们今日会来,特地把那两只熊掌给取了出来,亲自下锅红烧了。子睿由班走带着,到村子口去等,远远就看到宫车飞驰而来,乐得直拍手。
  
  一众人留在西平村过了个年,村子里的人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大人物,是又紧张又拘束也又兴奋。想想上一次见到京里来人,那还是左相府来接姚氏母女的。没想到,当年连活下去都十分艰苦的小姑娘,如今竟已是御王妃,跟先帝叫父皇,还把先帝和王爷都给拐到了村里来过年!人们想,真是祖坟冒了青烟,西平村是风水宝地啊!
  
  村里的生活安逸平静,玄天冥经常会带着子睿还有一众暗卫上山去狩猎,小白也会跟在后面。深山里的深兽从来也没见过这阵势,谁听说打猎还带老虎的。它们吓得就跑啊!可惜,还是没跑得过暗卫们的轻功。
  
  每每进山都能打回好多好多猎物,大到山熊,小到山鸡,下山之后就分给村里的村民们,每家每户都能吃得上野味。
  
  他们在西平村一直逗留到正月十五,过完十五,凤羽珩辞别村民,跟着玄天冥去往北界千周。
  
  玄天冥告诉她:“乌梨笙在你走之后就也提前回去了,我派了人护送,已有消息传来,在年前就到了老王爷的落葬之地。那头有我们的人给她安排了屋舍,她就在墓边安置下来,她父亲去找了几次让她回家住,她都没答应。”
  
  凤羽珩叹了声,无奈摇头,“要说执念,谁又执得过那乌梨笙呢?为了一次眼缘之人,竟疯魔半生。可惜,最终还是没能求得个圆满。”
  
  从西平村到千周,走了足足三个月,到时,大顺中土已是春暖花开,可千周却依然是茫茫冰原。
  
  玄天冥把天武帝和云妃安置在江州,鲁商知道天武帝来了,激动得直流眼泪,抓着天武帝不停地念叨着:“老臣想死皇上了。”
  
  天武帝也是万分感慨,回想当年与这鲁商一起出入生死战场,好像那岁月就在昨天。可是一眨眼,他们都老了,儿孙也都这么大了,他连皇位都让给老六了……这日子怎么就过得这样快呢?
  
  云妃在凤羽珩的治疗下,恢复得已经有几分模样,虽然不可能再像原先那样,四十来岁的人还跟个小姑娘似的,但看起来也已经很接近实际年龄,再打扮得好一点,也挺显年轻。总归跟天武帝是再一次拉开了距离,她很得意。
  
  鲁商给云妃请安,云妃却没心思听他回忆从前,毕竟那些过去的事她可没经历过,她现在就关心一件事:“赶紧安排好休息的地方,本宫还急着打麻将呢!”
  
  鲁商原本不明白什么叫打麻将,可当他看到云妃天武帝章远以及一名女卫一起坐到了方桌旁,再动手拿出麻将牌时,兴趣就也被勾了起来。于是章远一边打牌一边教他,教了两圈之后,鲁商已经可以把那女卫换下去,亲自上场了。
  
  “你们赶紧去张罗饭菜,张罗好了就端到这头来”鲁商吩咐着下人,然后又转回身跟天武帝说:“咱们就在这牌桌上对付吃一口,我看你也不怎么饿,抓紧打牌要紧。”
  
  章远听得直翻白眼,只道果然能跟老皇帝玩儿到一起去的人都不靠谱啊!他们大老远来的,风尘仆仆,怎么就看出不太饿了?
  
  不过天武帝到是很认同此点,头都没抬,就点了点,说:“不饿不饿,饭天天都吃,吃了快一辈子了。这麻将才打几日啊?还是打麻将要紧。”
  
  就连云妃也点头道:“没错,随便对付一口面条什么的就行了,赶紧的,九饼,有没有人要?”
  
  章远一看这架势,得,又没顿好饭吃了。他看了眼自己手中的牌,九饼不要,于是往“长城”上摸了一把,是个四条。“那什么,鲁大人,他们不饿我饿,你能不能先叫人给我整几点儿点心掂巴掂吧?”
  
  天武帝一愣眼:“在车上的时候你都吃了好几块儿巧克力派了,把我那份儿都吃了,你怎么还饿?”
  
  “我年轻,爱饿。怎么着,大老远陪你折腾,饭还不管饱啊?”
  
  “谁让你来的?”天武帝一瞪眼,“让你在宫里老实儿待着你不干,非得跟来,遭罪也是自找的。”
  
  “那你都走了,我还在宫里干啥呀?我侍候谁呀?”
  
  “侍候老子儿子呗!”
  
  “人家有孙让侍候着,用得着我吗?你咋这么没良心的?我辛辛苦苦侍候你近二十年,说扔就把我扔了啊?”
  
  “谁扔你了?”
  
  “不扔你还不给我饱饭吃?”
  
  眼瞅着这老皇帝跟小太监又打起来了,鲁商都看得直发懵。这真是太监吗?该不会是老皇帝在外头的私生子吧?真牛逼啊!
  
  此时的玄天冥夫妇已经进了千周境内,留守在这边的将士们这么些年了,头一次看到九皇子和御王妃又回了来,一个个激动得直掉眼泪。二人是走一路跟将士们欢聚一路,凤羽珩的福利也是走一路发放一路。什么茶叶啊,酒啊,巧克力啊,矿泉水啊,一箱一箱的往外搬,可乐坏了驻守千周的将士。
  
  终于,宫车行到了老王爷的墓前,乌梨笙早早就在那里等候。
  
  凤羽珩瞅着,数月不见的人竟比在京城时还瘦了许多,不由得劝她:“人死不能复生,你得节哀。你的人生并不是只有封昭莲一个,你还有家人,还有父亲,若总是这样守在这里,你让你的父亲晚年何安?”
  
  乌梨笙没说话,只是默默地把凤羽珩手里捧着的骨灰罐子给接了过来,然后贴到脸颊,无声地哭泣。
  
  封昭莲落葬,葬在了他父王母妃的墓边。玄天冥着人以乌梨笙的名义刻了墓碑,并亲自为其合墓,封了碑石。
  
  凤羽珩站在墓前,心中酸楚,眼泪成冰。她告诉封昭莲:“你的仇我帮你报了,你看”她手指着已经被人押到近前的端木安国,那端木安国正穿着一身女装,还化了红唇,三肢瘫软地趴在地上。她说:“还满意吗?忘了前仇旧恨,忘了今世的一切,来生托生在平平常常的人家,是男儿是女子都好,总之,要快乐地过一生。封昭莲,谢谢你曾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你所带来的惊艳,阿珩这一生都不会忘。封昭莲,我用端木安国的命来祭你之魂,喝完他的血,就……安息吧!”
  
  玄天冥手起刀落,端木安国的头滚落在地,喷出来的血染红了封昭莲的墓碑,却很快就干了去,就好像真的被喝掉一样,又露出墓碑原本的模样。
  
  凤羽珩把自己的手塞到玄天冥的手里,轻轻地说:“一切,都结束了。”
  
  是啊!一切都结束了,封昭莲落葬,终于回到自己的家乡,回到父母身边。千周颠覆,古蜀归降,宗隋收复,就连大顺也有了一个稳妥的国君用心守护着。接下来,该去过他们自己的生活了。
  
  从西北到千周,离开时,马车又往西行,这一次却是正西方向。
  
  景色越走越美,枝芽越行越绿,整整四个月的脚程,从春到夏,又至秋,终于翻过国界山,宫车停在了一座十分气派的城门脚下。
  
  凤羽珩站在宫车外头,仰头向上看,但见那城门上书二字:姑墨。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