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35章 皇后的礼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道圣旨,将沉鱼想要凤头金钗的想法彻底击碎。ww.w.yan+kuai.c.om
  
  凤羽珩笑着将双手举过头顶,就听那侍卫沉声嘱咐了一句:“王妃务必拿好。”
  
  话毕,将那张弓平放到凤羽珩的手中。
  
  凤羽珩将后羿弓接到手里,只觉这弓奇沉无比,若非她早有准备,只怕这一下还真未必能接得住。
  
  再抬头时,便看到那侍卫赞许的模样。她亦心中有数,知这后羿弓绝非凡物。
  
  果然,见她将弓托在手里,章远也点了点头,松了口气的模样,而后再次扬声道:“后羿弓乃大顺圣物,此弓由上古黑寒宝玉制成,重一百八十六斤,大顺开国之君以此弓箭射寇,奠我大顺国基。自此,开国之君便有旨意传下,凡得此弓者,不论男女,可自由出入我大顺四方军营,辅将领号令三军,助天子平定天下!”
  
  凤羽珩眯着眼看着章远,唇角扬着微微笑意,她似乎看到天武帝跟玄天冥两个人对着这张后羿弓贼兮兮地琢磨着送给她。
  
  凤羽珩知道,宫宴上露的那一手三箭齐不论是对谁而言都是一种震慑,即便是玄天冥,也要对她再高看一眼。天武帝若真心为这儿子好,定然也会明白,只有她凤羽珩,才配得起他最疼爱的儿子。
  
  章远的话说完,再看看凤羽珩,面带笑意地问了她一句:“王妃可都记得了?”
  
  凤羽珩点头:“记得了,阿珩谢皇上隆恩。”她托着弓,郑重地磕了个头。
  
  章远对凤羽珩的表现十分满意,再看向凤瑾元时,却看到这位左相大人阴晴不定的一张脸。
  
  他心中暗笑,多年来一直保持中庸的左丞相,以为自己能将凤府保护得很好,却不知,皇上原本极为看重的心,早在凤家将姚家的女儿赶下主母之位时,就已经偏移了。
  
  “请公公到厅堂坐坐,吃杯热茶吧!”随着凤羽珩接了弓接了旨,凤府众人也跟着起身,老太太动主向章远出邀请,也一个劲儿地冲着凤瑾元使眼色。
  
  其实不用老太太示意,凤瑾元当然明白要巴结章远。可这章远既然能安安稳稳跟在天武帝身边这么多年,哪里是任何大臣能轻易巴结得上的。就算是皇子,孰远孰近,人家也是分得清的。
  
  对于老太太的邀请,章远只客气地摆摆手,道:“多谢老太太,咱家还要回去给圣上复命,就不过多叨扰了。哦对了——”他说着看向凤瑾元,“咱家出来的时候看到另有一队宫人也正往凤府这边来,打听了一下才知是皇后娘娘派来给凤家大小姐送东西的。凤大人还是准备一下,让凤大小姐出来接旨吧。”
  
  章远说完,冲着凤家人行了个礼,凤瑾元赶紧带着众人又回了个礼,这才将章远送出府门。还不等他回过身来去叫沉鱼,就见门前跑过来个小厮,慌里慌张地道:“老爷,有一辆宫车往咱府门这边来了。”
  
  凤瑾元赶紧吩咐下人:“快,去将大小姐搀出来。”
  
  他不知道章远说皇后娘娘给大小姐送东西是什么意思,沉鱼昨夜犯了大错,皇后不恼怒不降罪已经是大恩,怎么还会送东西给她?
  
  老太太也心里没底,一手抓住姚氏另一手扯住安氏问她们:“皇后娘娘要给沉鱼送什么?”
  
  姚氏安氏摇摇头,齐声道:“妾身不知。”一个比一个公式化,一个比一个没有感情。
  
  老太太又气恼又无奈,想拿这两个妾出出气,可一个是凤羽珩的亲娘,另外安氏的女儿想容又跟凤羽珩极为要好,她动哪个也不是。
  
  一股火气没处,老太太左右看看,最后喝斥一个丫鬟道:“去告诉韩氏在自己院里跪着,跟大家一起接旨!”
  
  小丫头急匆匆地跑了,凤羽珩心中暗笑,轻步走到老太太面前:“祖母别动气,许是皇后娘娘觉得昨夜对大姐姐的惩罚有些重了,想送些东西补偿吧!毕竟父亲是丞相。”
  
  老太太这才略微放下心来,可还是心里没底,好歹凤羽珩能跟她说说话,她赶紧抓住凤羽珩的手,神神叨叨地问:“能么?宫里若真念着你父亲是丞相,之前沈氏闹的那一出,怎没见半点顾及?”再想想,又自我宽慰道:“上次是云妃,这次是皇后,皇后娘娘为人向来要宽厚一些,不是云妃那个性子能比得了的。”说完,又觉出不对,抓着凤羽珩连声道:“我没有别的意思,不是说云妃不好,乖孙女,你可千万不能往心里去,千万不能生祖母的气呀!”
  
  凤羽珩明白,这位祖母已经开始怕她。不只祖母怕,凤瑾元也是有点怕的,只不过到底比老太太能撑,也不忘保持着一个父亲的威严。
  
  她不管这些,凤家人爱也好怕也好,都是他们自找的。她凤羽珩向来没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狗屁原则,对于这座凤府,她犯不犯人,取决于她心里痛不痛快。开心了,得出去撩个闲;不高兴了,更得出去找找茬排解一下。她算是看出来了,在这个家里,除去几个亲近人之外,其它的,都不值得怜惜。
  
  思绪间,沉鱼已经被几个丫头搀扶着走了出来。那身红衣早已褪去,脸也洗过,只剩下哭肿的眼睛提醒着人们她昨夜的遭遇。
  
  老太太想跟沉鱼说说话,毕竟那是凤家最寄予厚望的一个女儿,她疼了这么些年,如今见沉鱼这般惨状,哪有不心疼的道理。
  
  可她手里还抓着凤羽珩,就这么放下来就去关心沉鱼总觉得不太好。
  
  就在老太太犹豫间,宫车已行至凤府门口。
  
  两个小宫女先下了车,再一掀车帘,请出一位老嬷嬷来。
  
  姚氏看了一眼便将那人认出,小声地跟安氏道:“那是皇后娘娘身边的董嬷嬷,贴身侍候了近三十年。”
  
  安氏明了,“姐姐从前定是没少见这些宫人,怎奈如今……”
  
  “没事。”姚氏轻笑摇头,“只要我的阿珩和子睿好,我无所谓的。”
  
  安氏点点头,“二小姐和二少爷都是有大出息的人,姐姐日后的福份不可估量。”
  
  两人说话的工夫,那嬷嬷带着两个小宫女已经进了府门。
  
  宫女们每人手里都托着两个盒子,那嬷嬷一脸严肃,往院中间一站,环视众人一圈,最后目光落在凤羽珩身上,耷拉着的脸总算回暖了些,带了点点笑意冲着凤羽珩点了点头,然后又把脸板了起来,扬声道:“皇后娘娘有赏,凤家大小姐凤沉鱼接赏!”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真真儿地听到让沉鱼接赏时,凤瑾元、老太太以及凤沉鱼的心还是提了起来。
  
  其它人到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跟着一起跪下来,就听那老嬷嬷道:“皇后娘娘说了,赏点东西而已,懿旨就不必下了。”一边说一边冲着身后的两个小宫女摆摆手:“端上来吧!”然后看着沉鱼再道:“这是两盒西疆进贡的胭脂,十分珍贵,每年宫里才得三百六十五盒。”
  
  噗嗤!
  
  想容最先忍不住笑喷了。
  
  安氏吓得赶紧把她的嘴巴捂住,老嬷嬷到没说什么,却换来凤瑾元狠狠一瞪。
  
  想容憋得脸都红了,想笑又不敢笑。...
  
  一年三百六十五盒,那不就是一天一盒么,就这也叫珍贵?
  
  那嬷嬷对于想容的反应似乎很满意,清了清嗓又道:“说到珍贵,这种胭脂最珍贵的是它的颜色。它是一种黑胭脂,涂上了它,满面全黑,还泛着亮,很是符合凤家大小姐的喜好。传皇后娘娘口谕——”
  
  一听这话,凤家人赶紧跪得又直了些,就听那嬷嬷道:“凤家大小姐既然喜涂黑颜,本宫便送她西疆黑胭脂五十盒。从今往后,凤家大小姐凤沉鱼再出府门,必须以此胭脂将全面涂黑,否则按抗旨处置。凤大小姐,您可记清了?”
  
  凤沉鱼死的心都有!
  
  她最骄傲的就是这张脸,可以说这张脸就是她的命,她当初就是凭着这张脸被紫阳道人指定为凤命,这一生必定要母仪天下。
  
  可如今,皇后娘娘竟然要她一出门就将脸涂黑,这怎么可以?
  
  凤沉鱼倔强之色浮上面来,委屈的目光投向凤瑾元,却现凤瑾元只是低头跪着,看都没看她。再去瞅老太太,现老太太也跟她父亲一样,只一味低头下跪,半点都不敢反抗。
  
  她没办法,就想自己给自己辩解几句,刚一抬头,却见那老嬷嬷也正将目光往她这边投了过来,同时带着质疑的声音开口道:“凤大小姐这是要抗旨不尊?”
  
  凤沉鱼一个冷颤打了起来,膝盖阵阵疼,跪了一夜的伤又开始作起来。
  
  她无奈地垂下头,抗旨?她不敢。
  
  “民女,遵旨,接赏。”她将手高举过头,就像这前凤羽珩面对章远那样。可惜,一个接的是大顺至宝,一个接的是每年都能得三百多盒的破胭脂。
  
  两个宫女将两大盒胭脂猛地搁到沉鱼手上,看着是两大盒,但实际上里面却是无数小盒,再加上木盒子本身的重量,就这么都落到沉鱼手里,沉鱼就觉得胳膊一沉,差点儿没脱手扔了。
  
  老嬷嬷赶紧提醒她:“大小姐可得拿好了,若是失手打翻,皇后娘娘可是要生气的。”
  
  沉鱼只能强咬着牙将两只大盒子稳稳托住,眼里的泪水脱线而出,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老嬷嬷见她已经将东西接下,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再道:“既然凤大小姐已经欣喜地接了赏,那老奴就回宫跟皇后娘娘复命去了。哦对了……”她说着转向凤羽珩:“皇后娘娘一直惦记着王妃,老奴临出宫时娘娘还嘱咐着一定要叮嘱王妃得空就进宫去看看,皇上和娘娘都很想您。”
  
  凤羽珩巧笑抬头,露出两排小白牙乖巧地道:“阿珩记下了,多谢娘娘挂念。”
  
  凤家老太太习惯性地又接了句:“请嬷嬷到堂厅里坐坐,喝盏热茶吧!”
  
  那嬷嬷瞅都没瞅老太太,只一摆手,转身就往府门外走。
  
  宫车刚刚离去,就听到沉鱼身边的丫头一声尖叫——“大小姐!您怎么了?”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