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37章 我扎死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凤羽珩伴着老太太去看沉鱼时,凤瑾元也在。而陪着凤瑾元一块儿在沉鱼榻前熬夜的,是金珍。
  
  见她们来了,金珍赶紧起身行礼。老太太没心思理金珍,只问了句:“沉鱼如何了?”
  
  凤瑾元无奈地摇摇头:“还是没有醒。”再看了凤羽珩一眼,冷声道:“你来干什么?”
  
  她面露惊吓,往老太太身后躲了躲,怯声道:“祖母。”然而,眼里哪有半点惊吓之色。
  
  凤瑾元就想抽她一巴掌,心说你别装象儿了成吗?可终究是没敢。
  
  老太太将权杖往地上一顿,怒道:“是我把阿珩请来给沉鱼看病的!你有意见?”
  
  老太太一发话,凤瑾元哪里敢有意见,再加上沉鱼这病换了几拨大夫都治不好,如果凤羽珩能给瞧瞧,说不定也是条路子。
  
  他垂下眼帘,往后退了半路,给凤羽珩让出路来。
  
  凤羽珩撇了她爹一眼,抬步朝着沉鱼走去。凤瑾元还是有点不放心,叮嘱了句:“你可一定要看仔细了。”
  
  她翻了个白眼:“左右别人也治不好,莫不如死马当活马医。”说罢,不等她爹再出言,她的手已经搭在凤沉鱼的腕上,同时用另一只手对凤瑾元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凤瑾元立即住了口,眼睛死死盯着凤羽珩,那样子像是生怕她会害了沉鱼一样。
  
  凤羽珩对这父亲越来越厌烦,掐沉鱼的脉时下意识的就用了些力。这一用力不要紧,她居然能明显的感觉到沉鱼手腕一颤,像是对这力道有了回应。
  
  她觉得十分有趣,再掐掐……恩,更用力些,要不干脆用指甲吧!
  
  如此折腾一番,凤羽珩算是明白了,什么叫换了几拨大夫治不好?这就应了那句话——“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沉鱼就是在装病!
  
  人家不愿意醒,自然是灌什么药都没用的。
  
  她心里有了数,面上却是抹了一层凝重之色,将沉鱼的手轻轻放了下来,掖到被子里,这才转过身,冲着老太太摇摇头:“大姐姐这病……着实令人忧心啊!”
  
  老太太和凤瑾元齐齐上前一步,凤瑾元抢着先问道:“到底是什么病?”
  
  凤羽珩唉了口气:“疾火功心,有一股怨气堵在心肺里发泄不出来,直接憋坏了中枢神经,这才导致大姐姐不能转醒。”
  
  老太太听不太懂,但好歹凤羽珩比别的大夫说得靠谱些,也直接点明了病症。要知道,之前请来的大夫是说都说不清的,有的甚至干脆摇摇手,一句医嘱都没留下就走了。
  
  “还好我去叫了阿珩过来,要不然非得把沉鱼给耽误了不可。”老太太对自己去叫凤羽珩这一行为十分骄傲。
  
  凤瑾元也顾不上计较太多,直接就问凤羽珩:“那该怎么治?”
  
  凤羽珩面露为难之色。
  
  凤瑾元急了:“有话你就直说,只要能让沉鱼醒过来,你提什么条件,为父都答应你。”
  
  “哦?”她挑眉:“父亲可不要把话说得太满了,万一阿珩提出要我娘亲重新坐回凤家主母的位置可怎么办?”
  
  凤瑾元一愣,万没想到她会把话说得这么直接,一般来说这种客气话不是应该这样接——女儿能为家里出力,是荣幸,万不敢向父亲讨要奖赏?
  
  真是……跟这个女人没法沟通了。
  
  看着凤瑾元一脸变幻湍急的面色,凤羽珩就笑了:“父亲莫怕,阿珩断不会提出那种要求的。别说父亲为难,就是我娘亲也不可能乐意的。”
  
  “哼!家里事情什么时候由得她说乐不乐意了?”凤瑾元怒火又窜了上来,“一个妾室,能被扶正是她的福份!”
  
  “这么说,父亲是答应了?”凤羽珩眨眼看他,却看得她父亲别过头去。
  
  “瑾元!”老太太打起圆场,“你是做父亲的,就不能跟女儿好好说话?手心手背都是肉,你疼沉鱼不假,但也不能太亏待阿珩。”她上前走了两步,抓住凤羽珩的手:“阿珩,祖母明日大开库房,好物件好料子可你挑选,多做几套秋装,冬装也顺便备一些。待到天气冷下来,有新来的料子也定可你先选,好吗?”
  
  凤瑾元对这样的补偿很满意,赶紧跟着点头。
  
  凤羽珩笑了笑,做不做主母的,不过是她说出来试探一下凤瑾元的态度罢了。姚氏的心思她明白,这些年下来,早就断了再与凤瑾元同床共枕的念想了。
  
  她笑着点了头,“一切都听祖母的安排。”给足了老太太的颜面。
  
  老太太特别开心,她觉得在这个家里,也就自己能把这个二孙女给拿捏得住。凤羽珩谁的面子都不给,却偏偏给她的,这让她的虚荣心瞬间膨胀了无数倍
  
  凤瑾元催促她:“既然都答应了,就快说说如何能治好你大姐姐的病。”
  
  凤羽珩点点头,面色又郑重起来,看得老太太跟凤瑾元也跟着捏了把汗。
  
  “大姐姐这种病症十分罕见,治好治不好的关键就在于她能不能醒来。之前之所以喂过那么多名贵药材都没有用,就是因为她没醒。”
  
  “那如何能让她醒?”
  
  “下针!”凤羽珩坚定地道:“将银针刺入患者体内,运用捻转与提插等手法来刺激人体特定穴位,从而达到治疗疾病的目地。”
  
  老太太觉得她说得十分专业,一边听一边连连点头。
  
  凤瑾元追问了句:“要在什么地方下?你刚刚说她是有怨气堵在心肺,难不成是要在心口上下针?”他有些担心:“会不会太冒险了些?”
  
  凤羽珩摇摇头:“自然不会用那么冒险的方法,俗话说十指连心,我这针只需下在手指上,便可通心连肺,让大姐姐转醒过来。”
  
  听她如此说,凤瑾元就放了心,“那你快点下针吧。”
  
  凤羽珩转身冲着黄泉点了点头,黄泉上前两步将出来时就提在手上的药箱放到榻边的角桌上。她从里面取出一套针灸用的银针来,再吩咐黄泉:“准备高度烧酒,把烛火移到这边来。”
  
  她其实很少用这种原始的消毒方法,空间里有的是药用酒精,只是不想在人们展露。
  
  老太太见她行事慎重,不由得又多了几分满意,连连夸赞:“要说府里的孩子,还真就数咱们阿珩最拿得起事,也最能为家里争脸。”
  
  凤羽珩感激地回道:“多谢祖母夸赞。”却换来凤瑾元一声冷哼。
  
  老太太赶紧瞪了凤瑾元一眼,她就不明白,这个儿子怎么就如此不待见阿珩?面子上的功夫也不肯做了吗?
  
  却不知,在凤瑾元的心里,这个女儿原本他对她有愧疚,就不愿过多面对。而现在,他几乎是惧怕的,只要能不跟凤羽珩打交道,他宁愿一辈子都不要理她。
  
  很快地,黄泉以及院子里的下人们把准备工作都做好。凤羽珩掐针消毒,终于握上凤沉鱼的手时,只觉这只原本来冰凉的手心里已经湛了汗来,再仔细观察,沉鱼的眉心也轻轻地皱了起来,眉稍有僵硬的颤抖。
  
  她心中暗笑,装病么?我一针扎死你,看你还不起来?
  
  经过高度烧酒消毒的银针带着一股独特的气味,能让人一闻去就会不自觉地往病症上联想。就像现代人一闻消毒水的味道就会想到去医院扎针一样,像是条件反射。
  
  她紧握住沉鱼的手,以防止下针之后对方挣脱,心中打定主意,今日不扎个过瘾,决不罢手。
  
  “此套针法共计七七四十九针,均在十指与掌间完成,祖母和父亲可看好了,一旦大姐姐中途转醒,必须将她按住。四十九针必须行完方可见效,不然只怕会前功尽弃。就算大姐姐暂时醒来,也会再次莫名奇妙地晕迷不醒的。”
  
  凤瑾元郑重地点头,老太太更是吩咐一个丫头:“你爬到榻里去,一会儿帮着按住大小姐。”然后她与凤瑾元两人也分开两边,随时准备配合凤羽珩下针。
  
  凤羽珩见一切就绪,嘴角泛起了一个不着痕迹的笑来,双指掐针,几乎是没有预兆地,猛一下就往沉鱼右手食指指尖扎了下去。
  
  就听原本还晕迷着的沉鱼“嗷”地一声大叫起来,挣扎着就要起身抽手。
  
  凤羽珩紧张地属咐身边几人:“快按住她!针法不能乱,更不能停,否则前功尽弃啊!”
  
  老太太、凤瑾元,以及那爬到榻里的丫头齐齐出手,竟生生地把已经半起了身的沉鱼又给压了回去。
  
  凤瑾元一边按一边道:“沉鱼,你不要动!千万不要动啊!阿珩在救你的命,你再忍忍!”
  
  老太太亦附和道:“多亏了你二妹妹是神医,你昏了一下午,要是没有阿珩,祖母……祖母真怕你醒不过来了呀!”
  
  两人说话间,凤羽珩第二针又扎了下去。这一针比刚刚更加用力,整个银针都没进肉里一半。
  
  沉鱼疼得哇哇大叫,叫声跟杀猪一样,整个人在榻上乱拱,老太太累出一身的汗来。
  
  凤羽珩动作不停,手腕翻飞,银针一根接着一根的换,每换一次都会在沉鱼手上多刺一下。
  
  渐渐地,沉鱼的叫声弱了,也没力气挣扎了,凤瑾元看着害怕,不由得怪起凤羽珩来:“是不是被你扎坏了?为什么沉鱼像是又要昏迷的样子?”
  
  凤羽珩心中冷哼一声,口中却道:“父亲莫急,如果七七四十九针下完大姐姐还不好,阿珩还有一套九九八十一针的针法,可以在大姐姐另一只手上再施一次。”
  
  一听这话,沉鱼整个人猛地一震,竟大叫道——“不用!我好了!我真的好了!”。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