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39章 白衣鬼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再建一个大汉朝 
84_84041次日清晨,凤府女眷齐聚舒雅园给老太太请安。
  
  沉鱼也由倚林倚月两个丫头伴着坐在侧座,茶水就摆在旁边桌上,她却肿着一只手,始终不敢端。
  
  凤羽珩依偎在老太太脚边的软垫子上,伸手搭腕,正在给老太太诊脉。
  
  每每这时,都是都太太觉得凤羽珩最有用的时候。家里有个孙女懂医理,总比养着客卿大夫强,省得再出之前子睿那档子事。
  
  “祖母身体没有大碍。”掐了一会儿脉,凤羽珩放下手来宽慰老太太,“虽然上了秋,但今年祖母的腰腿护得很好,没见大病,气脉也均顺。”
  
  老太太听了之后心里那个舒坦,一个劲儿地夸她:“还是我们阿珩最得力。”
  
  凤羽珩却再开口告诫老太太:“但要注意胆火!祖母最近动气较多,于胆火无益。”
  
  老太太无奈地叹了一声,动气较多?不多才怪。
  
  坐在侧座下手边的韩氏翻了个小白眼,怪声怪气地开了口:“府里头的事儿一茬儿接着一茬儿,不动气才怪。”一边说一边剜了一眼沉鱼:“大小姐,您说是不是?”
  
  沉鱼低着头,不想理她。
  
  韩氏却不依不饶,又道:“特别是大小姐那双手,更让老太太跟着上火啊!唉,要我说,人哪,可不能随随便便就来昏迷不醒那一套,搞不好到最后吃亏的就是自己。”
  
  打从韩氏一开口,所有人就都觉得不舒服。从前的韩氏是千娇百媚的,现在的韩氏,却带着那么一点接近于凤羽珩的阴阳怪气。
  
  沉鱼被她说得心底火气腾腾地往上窜,却又不得不死死压着,只是对于韩氏的话十分不认同:“我是真的病了,韩姨娘切莫混淆是非。”
  
  “哟?”韩氏提高了嗓门,“我说什么是非了?我什么时候说大小姐装病了?”
  
  “你……”沉鱼觉得现在的韩氏就是个泼妇,她不想跟泼妇再多废话。于是又再低下头,闭上了嘴。
  
  韩氏看着沉鱼,冷声一笑,“手被扎成了那个样子,真不知道这能不能好起来。大小姐自小便擅长琴技,如今被扎废了一只手,那苦练多年的琴,只怕也弹不得了吧?”
  
  沉鱼的心猛就一沉,忽地抬头问去:“你这是什么意思?”再看向凤羽珩,“我这手不能好了?”
  
  凤羽珩翻了个白眼,“如果韩姨娘也是大夫,大姐姐就信了她吧。”
  
  “行了。”老太太早听不下去韩氏怪腔怪调的话了,“这舒雅园要是容不下你,就滚回你的院子去。连身份都忘了,居然自称妾身都不会,我看你另有它图吧?”
  
  韩氏再怎么大胆也不敢跟老太太对着干,别扭着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老太太却看着沉鱼的手,心底升起了一阵担心,不由得问凤羽珩:“你大姐姐的手……”
  
  “祖母放心。”她给了个安慰的笑,“少则半月,多则一月,大姐姐的手就没事了。”
  
  老太太这才松了口气,沉鱼听了也放下心来。
  
  “沉鱼啊!”老太太道:“这次你突然发病,还真是多亏了阿珩,要没有她,只怕你到现在都没能醒过来呢,你可要好好谢谢你二妹妹。”
  
  凤沉鱼恨得咬牙切齿,她想杀凤羽珩的心都有,怎么可能谢她?“还请祖母多为家里人考虑考虑,二妹妹毕竟才十二岁,纵是得姚老神医真传,也不过幼时几年。至于她所说的那波斯奇人,外头来的异类,不信才好,切莫过于依赖,以至于误了家里人的身子。”
  
  她说这话时,因为隔应凤羽珩,也没什么好语气。老太太听了那个气啊——“你这是在教训我?那日你昏迷不醒,我与你父亲守了一夜,请了多少大夫来都医不醒你。我没办法了才去找你二妹妹,你也确实在她的医治下醒了过来。不知道感激也就罢了,怎的还能说出如此话来?真真是不知好歹!太不知好歹了!”
  
  沉鱼一惊,立即意识到自己的话说重了,她恨凤羽珩不假,可如今与她说话的人是老太太,她怎么可以把脾气发在这个连父亲都要让着三分的祖母身上?
  
  意识到这点,沉鱼赶紧起身,直往老太太面前就跪了下去:“请祖母恕罪!沉鱼才醒来没几日,脑子还不是很清楚,刚刚的话实在是胡言乱语啊!”再抬头,脸上挂了两串泪痕,那小模样要多招人疼就有多招人疼,老太太哪里还会继续埋怨她?
  
  “快起来。”她叹了口气,“我知道你身子刚好,不怪你。只是你二妹妹实在一片好心,你总要谢谢人家。”
  
  凤沉鱼心中将老太太骂了一通,只道这老太婆真是活得太久脑子糊涂了,居然被个山里的野孩子哄得如此开心,还对她这般维护。
  
  可老太太坚持,她也没有办法,只能憋着气,对着凤羽珩道:“如此,就多谢二妹妹了。”说话时,看都没有看凤羽珩一眼。
  
  老太太也觉得沉鱼态度不好,就准备再说她两句,却在这时,有个丫头从外面进来,手里拿了一张白色的拜贴。
  
  赵嬷嬷赶紧上前将贴子接了过来,与那丫头说了几句,这才转过头对老太太道:“是步府送来的丧贴。吏部尚书步大人۰大丧,咱们府上理当去人吊唁。”她一边说一边将贴子给老太太递过去。
  
  老太太接过来,一边看一边道:“是该去的,当初沈氏治丧时,步家的大儿子也是来过的。”
  
  凤羽珩听了,便在心里合计了一番。步家的大儿子,是叫……步白棋?当年她外祖父姚显就是在给步白棋治伤时得到了她出生的消息。
  
  “要说步家那个大儿子啊,实在是个憨厚的老实人,咱们……”老太太的话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声音顿住,手也抖了一下。下意识地就去看凤羽珩,只一眼,便又将目光收回。
  
  凤羽珩觉得好笑,主动开口问去:“丧贴上可是有提到阿珩了?”
  
  老太太颇有几分尴尬地点了点头,却将手里的丧贴往回缩了缩,“是啊,贴子里有邀请阿珩。”
  
  “哈。”她没忍住笑出声儿来,“丧贴居然还点名?步家这是当喜事办呢!”一般只有喜贴才会特地点名让谁同去,丧贴却是以家族为单位邀请的。
  
  老太太也觉得步家过份了,但她所认为的过份却不是丧贴点名一事,而是那贴子上居然明晃晃地写着:请凤家庶女凤羽珩前去步府给步尚书磕头谢罪。可这话她可不敢跟凤羽珩说,天知道这二孙女会有什么反应。更何况,步尚书的死跟她们家阿珩有啥关系?
  
  “步家真是欺人太甚了!”老太太放下手中丧贴,“阿珩不必理会。”
  
  安氏也点了点头,“步尚书官职不过二品,咱们家老爷却是正一品,哪里容得他们点名要凤家的小姐去吊唁。”
  
  姚氏也开了口,说得比安氏专业——“朝中没这个规矩。”
  
  大家对于她二人的话都十分认同,连连跟着点头,却唯有凤沉鱼拧紧了眉,犹自道:“步尚书虽然官职不如父亲,可到底宫里还有位贵妃呀!”
  
  老太太一听这话,又开始重新思量。
  
  的确,一位尚书还左右不了丞相,但宫里的贵妃却不一样了。虽然人人皆知步尚书是被贵妃砸死的,而贵妃则是被皇上亲手扔出去的,并且还是因为得罪了云妃。可即便这样,宫里也始终没有传出贵妃降位的消息,似乎她的日子与从前并没有两样。如此一来,这个关系就比较微妙了。
  
  老太太下意识地就向凤羽珩看去,看到的是一张自在坦然、没有半点担忧之色的脸。
  
  见她看过来,凤羽珩便开了口,主动道:“祖母无需忧虑,阿珩往步府去一趟便是。不管怎么说,那日步大人过世阿珩也是亲眼所见,不去吊唁一番,心里也总是别扭着的。”
  
  一听她如此说,老太太立时松了口气。她还真怕这个孙女执拗起来不肯去,到时候不知道又要闹出什么乱子来。
  
  “阿珩真是懂事。”她由衷地道:“如果家里的孩子都能像你这般就好了。”
  
  凤羽珩扔出了这个理由,边上坐着的想容便也不能不去了,于是起身,也说了句:“想容跟二姐姐是一样的想法。”
  
  老太太连连点头,“那就都一起去吧,祖母亲自带着你们到步府。”说着看向沉鱼:“你也一起。”
  
  离了舒雅园,姚氏拉着凤羽珩快走了几步,直待与众人拉开了一定距离这才道:“步家其它的人到没什么,你也应该多少知道一些。只是步尚书唯一的儿子步白棋,多年来与你外祖家却是一直交好的。他如今是五品的户部郎中,他……”
  
  凤羽珩见姚氏说得有些急,干脆把话接过来:“他有一个儿子叫步聪,当年曾经让其父亲到凤府来与我求亲。”
  
  姚氏点点头:“你还记得?”
  
  她当然不记得,都是听别人说的,不过也不愿过多解释,只随意点点头:“娘亲的意思我都明白,放心,阿珩既许了九皇子,断不对会另人再生情愫。”
  
  姚氏微松了口气,“总之你到步家说话做事都要小心谨慎,我总觉得这丧事怕是没那么简直。”
  
  往步家吊唁就定在次日清早,凤羽珩早早的就穿了一身素服到舒雅园去接老太太,亲自陪着老太太往府门口走去。
  
  想容也一早就等在门口,三人才一碰面,就见想容看着一个方向露出一脸惊恐的表情。
  
  几人顺目去看,就见到离着老远有一道白影,像鬼一样正往这边飘过来……。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