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41章 珩珩,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话音一出,所有人都往凤羽珩这边看过来。www.yankuai.com追书必备只见她早已起身,从容地站着,向步贵妃直视过去,目光中竟是带了些愤愤不平之色——“尚书大人半生为国,为大顺尽心尽力,到老了不但不能安享晚年,竟还被自己的女儿给砸死,真是……令人唏嘘。”
  
  她说这话时,悲戚之情溢于言表。
  
  步家人一个个的愣在当场,有一些不太明事的小孩子被凤羽珩这么一说,心里也开始合计起来。
  
  他们根本也不明白为什么步霓裳和步贵妃要将尚书大人的死怪在凤家这个女儿身上,就像人家说的,尚书大人是被步贵妃砸死的,而扔出贵妃娘娘的人,是当今圣上,难不成还要他们去跟皇上评理?
  
  眼见步家人的情绪有变,步贵妃气得五脏六腹都疼,“凤羽珩!”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牙尖嘴利的丫头,事情究竟起因如何,你自己心里清楚!”
  
  步霓裳也狠狠地道:“你不要太嚣张!”
  
  步白棋不敢说贵妃,只能又喝斥起自己的女儿:“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凤羽珩却冲着步霓裳和步贵妃点点头,道:“还真说对了!这件事情的起因是步姑娘找我比箭术,我拒绝多次,她却始终咄咄逼人。直到我赢了箭术,贵妃娘娘心中闷着气,这才开罪花妃,惹了云妃与皇上盛怒。”她说着话,突然盯盯地看着步白棋,再伸手指向贵妃和步霓裳,板起脸来正色道:“罪魁祸都在此,步郎中你还等什么?”
  
  步家人倒吸了一口所了,从前只听说凤家的这个女儿是被送到山村里不闻不问的,外面都叫她山野千金。可是一场宫宴,凤羽珩的惊鸿三箭让所有人都改变了对这位山野千金的看法。特别是今日,步家人算是领教了她的语言水平,只道不愧是丞相府的女儿,气势压人,让他们连喘息都觉得压抑了。
  
  凤羽珩的话把步白棋也给堵在当场,其实他心里明白这个事怪不得凤家,但让他开罪于贵妃、开罪于自己的女儿,他是办不到的啊!一时间尴尬万分,无法收场。
  
  就在所有人都没了话,且前来吊唁被堵在府口门的人越来越多时,就听得步府门里有个苍老低沉略显沙哑却不失威严的声音传了来——“够了!”只两个字,步家人均转过身,冲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躬下身去,就连贵妃步白萍都闭了嘴,向那处看去,神色恭敬。
  
  凤羽珩扭头去看,就见府门里踱步而出的是位老太太,年纪比她祖母大上五六岁的样子,一身全白丧服,头上缠了一圈白棉布条,面色凄哀,但眼珠子锃亮,手里也拄着根权杖,走起路来沉重有力,气势一下子就把凤老太太给盖了过去。
  
  步白棋冲着老人叫了声:“母亲。”
  
  就见步家老太太站定之后,狠狠地看了一眼凤羽珩,而后再回过眼来沉声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步家人竟能乱成这样,你们对得起谁?”
  
  老太太大怒,步家人谁也不敢再吱声。
  
  凤老太太似乎被对方气势吓到,有点不太自然。凤羽珩凑到她身边小声道:“祖母,您是一品大员的母亲,就算这步老太太有诰命在身,您也无需在她面前低头的。”
  
  凤老太太一想也对,对方因为有个女儿当了贵妃,给她求了个诰命,但到底她儿子是一品大员,比那死去的尚书高一阶呢,为何要放低姿态?
  
  想通这一点,凤老太太的头又抬高了几分。
  
  那步家老太太到也不以诰命自居,主动冲着凤老太太弯了弯身:“凤家能来吊唁亡夫,实乃步家之幸。”
  
  一直没言语的贵妃终于又忍不住了,瞪着凤羽珩道:“想进去吊唁可以,你给本宫跪下来,一步一头磕到灵堂!”
  
  她说这话时用了十足的力,嗓子都喊劈了,贵妃的气势一下子摆了出来,到也吓人。
  
  可一步一头磕到灵堂,如此大礼,而以加在一个外姓小姑娘身上?
  
  一时间,前来吊唁的人群里议论纷纷,均指步贵妃以势压人,步家在这件事上完全不占理。
  
  贵妃身边的大太监突然高喝——“肃静!”人群瞬间安静下来。
  
  “凤羽珩。”步贵妃撑不住,重新躺回担架上,“本宫贵为皇妃,怎么,让你跪都跪不得吗?”
  
  凤老太太觉得十分难做,她是长辈,看不见也就算了,但今日既然跟着来了,总不好任由着旁边人欺负自家孙女。
  
  老太太就想说几句维护的话,衣袖却突然被身边一只小手给紧紧抓住。她一扭头,见是沉鱼。
  
  “祖母,二妹妹向来聪颖,自会有办法,您若参与进去,只怕事情又要上牵扯上家族锁事了。”
  
  老太太听了沉鱼的提醒,张开的嘴立即又闭了回去。是啊!凤羽珩什么时候吃过亏?她这时候不能说话,一说话,怕是步家更要不依不饶。
  
  贵妃压迫就在眼前,在场人都吊着心想看结果,步白棋万般无奈,只好轻声求助步老太太:“母亲,您劝劝贵妃娘娘,今天是父亲大丧,以和为善吧!”
  
  步老太太却将头别到了一边,理都没理步白棋。
  
  凤羽珩却在这时上前了几步,走到步老太太面前,看了步家众人一圈,然后道:“贵妃娘娘是贵人,也是长辈,让阿珩跪,那阿珩自然得跪。只是阿珩有一事不明,还想跟步大人和步老夫人讨教一二。”
  
  步白棋赶紧道:“请讲。”
  
  凤羽珩面上浮现几分诧异,“阿珩就是不明白,如果当朝丞相的亲生女儿要给二品的尚书行如此大礼,那当初我母亲去世,步家的小辈可有一步一头的磕到凤府里的灵堂去吊唁?”
  
  步白棋一愣,当初凤家给沈氏办丧事,步家只有他一人去了。
  
  凤羽珩接着道:“如果没有,那这样吧,来年我母亲祭日,步大人可得记得带着孩子们一道去把欠下的头给磕了。想来我父亲宽宏大量,是不会记较那些头晚磕了一年的。”她说完,竟是抬步转身,朝着步家大门走了两步,走到直对着府门的位置停住,然后一撩裙摆,作势就要跪下。
  
  却在这时,就在步贵妃来时的官道上,又有一辆宫车缓缓而来。
  
  那宫车比贵妃的还要气派,体积有之前两个大,黄金镶玉的框架,外头竟用一种莫名的纱料做了帐,将车厢全部罩了起来。那种纱呈月白色,透着月光般的神秘,让人一眼看去就不自觉的被吸引了全部神经,魂都像是掉在了那宫车上,视线根本无法移开。
  
  此时,凤羽珩的膝盖已经弯下一半,眼瞅着就要跪到地面了。一直不言语的凤老太太突然快步上前,一把将凤羽珩的胳膊给拉住,阻了其下跪的势态,同时道:“慢着!”
  
  凤羽珩挑唇偏头,看她时,面上现出一抹诡异神情,直看得步老太太的心狠狠地抽搐了几番。
  
  “贵妃娘娘有旨,阿珩怎能不跪?”她悠然开口,还带了一丝笑来,“老夫人快些放手,否则贵妃娘娘怪罪下来,阿珩可担当不起。”
  
  “凤家小姐言重了。”步老太太死抓着她的胳膊就是不...
  
  是她跪,“贵妃娘娘适才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当不得真。”
  
  “是吗?”凤羽珩这才站起身来,看向步府众人,再撇了一眼那已经快到近前的宫车,最后,视线落在步白萍身上,朗声道:“步老夫人说贵妃娘娘在跟阿珩开玩笑,难不成娘娘好不容易出府一趟,就是为了开句玩笑么?真是奇谈。阿珩会记得将这件奇事讲给父皇和母妃,他们常居深宫,想来也没什么事可以乐呵乐呵,正好借此奇谈博之一笑,多谢步贵妃为父皇分忧。”
  
  她一番话出口,步家上下人心都砰砰直跳,就连步白萍都有些后悔了。
  
  她怎么忘了,这凤羽珩是被皇上亲口准许叫了父皇,也被那相当于皇宫一霸的云妃准许叫了母妃的人啊!
  
  如今凤羽珩搬把她父皇和母妃都搬了出来,步家人谁还敢多言半句?
  
  凤老太太觉得特别过瘾!她就知道,这个二孙女从来都不会吃亏,不但不吃亏,还特别擅长反将一军,将那些原本气焰嚣张的人统统打压下去。每一次都打得过瘾,今日也不例外。
  
  想容也觉得她二姐姐干得太漂亮了!真是把步家的脸巴子打得啪啪响!叫你们搬了贵妃来欺负人,咱们家有皇上和云妃,哪一个不是能要你们命的人?
  
  却只有凤沉鱼咬着一口银牙,心中十分失望。她是有多希望凤羽珩能被步贵妃逼得一步一头磕进步府里!是有多希望这丫头最好半路受不了侮辱呕死在当场。对,凤羽珩死了才好,她若不死,自己将永无出头之日啊!
  
  沉鱼的双掌在袖口里紧握成拳,目光却幽幽地对上了步霓裳。在她看来,这个步霓裳的价值可比清乐大得多了。一个清乐废了,并不代表她再找不到同党。就凭凤羽珩这种得罪人的度,用不了多久,偌大京城她就可以找出更多的同道中人来。
  
  就在沉鱼看过去的同时,步霓裳也注意到了她,两人目光交错间,便以达成“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一共识。
  
  步老太太心中焦急,瞅了一眼已经停住的宫车,争着催促步白棋:“快请凤家贵客入府。”
  
  “是。”步白棋刚答应了一句,却听得那已停住的宫车里传出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来——
  
  “珩珩,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