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43章 中邪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眉心紧拧,她辨声能力极强,但凡听过一次的声音均能准备辨认。看书神器www.yankuai.com就像这一句“小心”,她不用抬头便知对说是谁。

轻轻的将手臂抽回,微俯下身,面上表情从容淡定,“阿珩见过襄王殿下。”

三皇子玄天夜!

立即地,在场众人再度跪拜。

玄天夜将手臂轻抬,道了句:“都起来吧!今日是步尚书大丧,这些需礼就免了。”说着,又看向凤羽珩,“你没事吧?”

凤羽珩摇头:“多谢殿下关心,没事。”

玄天夜不再多说,却主动扶了凤羽珩一把,将她让到旁边,这才走上前去为步尚书上香。

他是要做大事的人,虽说步家的态度明显不在他这里,但表面工夫总也是要做。

凤羽珩退回到老太太身边,小声道:“祖母,我们该回去了吧?”

老太太因之前玄天夜的态度有点恍神,经凤羽珩一提醒,这才反应过来,“对,香也上过了,是时候回府了。”

她主动与步白棋打了招呼,这才带着三个孙女走出灵堂。

今日来吊唁的人多,步家也不可能全程顾及凤家,寒暄过后便也没再多远送,只是在走至前院儿时,步霓裳却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将凤羽珩的脚步生生拦住。

“步小姐。”凤羽珩淡笑看过去,她知道,有些人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可是觉得今日步家丧礼太过安生了?”

“哼!”步霓裳眼底闪过一丝狠厉,“凤羽珩你记着,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踩在脚上,让你跪地跟我俯称臣。”

“哟!”凤羽珩都气乐了,“敢问步家小姐,你如此说话,凭的是你那个被我父皇扔出去砸死你祖父的姑姑,还是你未来的夫婿四皇子?如果是四皇子,我会记得把这话转告给父皇的。”

“你……”步霓裳现,凤羽珩才一开口她就输了。且不说后面那句要告诉皇上,就是人家张口闭口的叫着父皇,就将她的气势完完全全的压了下去。同样是皇上的儿媳,人家却可以被准许叫了父皇,自己呢?

步霓裳忿忿地瞪了一眼凤羽珩,满面涨红,不再说话。却在转身离去时,深深地向沉鱼递去了一个志同道合的目光。

凤老太太怒哼一声,没给那步霓裳好脸色,甚至说了句:“步家的孩子就是这样的教养?”

步霓裳心里有气,可无论如何也不敢跟凤老太太作,一旦她作了,那便是坐实了她没有教养。她气得都快上不来气儿了,几乎是一路小跑的离开,心里却在巴望着大哥步聪赶快回来,那个从小就最疼爱她的哥哥,一定会给她做主的。

凤家出府被步霓裳耽搁了一小会儿,待终于出了府门时,那三皇子玄天夜也上好了香快步追了出来。

沉鱼低垂着头,脸颊泛了一层浅浅的绯红。她满心以为玄天夜追出来定是要与她说说话的,却不想,那人一开口便是冲着凤羽珩道:“要不要本王送你回去?”

沉鱼大惊,猛抬起头去看那玄天夜,可对方的视线一直留在凤羽珩身上,看都没有看她。

老太太也觉出不对劲,疑惑地盯着玄天夜与凤羽珩二人。却见凤羽珩依然是一副惯有的淡漠神情,脸上还带着点儿像那九皇子一样的满不在乎,只对着玄天夜摇了摇头道:“凤家有马车,不劳三哥费心。”

她开口一句三哥,意在提醒玄天夜二人的关系。但沉鱼却不这样认为,酸溜溜地来了一句:“二妹妹与三殿下还真是亲厚呢。”

凤羽珩只觉这个姐姐实在是不知好歹,而玄天夜则递了一个带着点点厌烦与嫌弃的目光过去,气得沉鱼眼泪都含在了眼圈里,又准备用她那最招人心疼的表情去改观玄天夜的态度。

可惜,玄天夜看都没看她,只顾着跟凤羽珩说话:“阿珩与本王太过见外了,左右本王回程也要经过凤府,想着捎你一道。”

凤羽珩还是摇头,表示不必。

玄天夜亦不再多求,只点了点头,向来怒气盖脸的表情里竟也带了一丝讨好似的笑意。而后又与凤老太太打了招呼,抬步离去。

凤老太太都惊呆了,在她想来,三皇子但凡与凤家人有所往来,除去凤瑾元外,就应该是沉鱼啊!怎么今日忽然就跟凤羽珩如此亲厚起来?

她特别想跟凤羽珩问问究竟,可再看凤羽珩冷着的那张脸,到了嘴边的话就又咽了回去,只说了句:“咱们回吧!”

话音刚落,最先有了动作的是沉鱼。就见她逃似的奔向马车,不顾丫环的搀扶自己就爬上去钻进了车厢。

老太太知她心情不好,也不与之计较,随后也跟了上。

凤羽珩带着相容和丫鬟们上了另外一辆马车,回府途中想容说了句:“我怎么总觉着要出事呢?”

凤羽珩笑着拍拍她的手臂,安慰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出事咱们接着就是,不要怕。”

想容点点头,心下镇定了些,可还是有担忧,“二姐姐多加小心才是,且不说步家,我总觉着大姐姐不太对劲。”

“那咱们就当看一出好戏,看她能演出多精彩的戏码来。”凤羽珩扔下这句后便不再说话,想容都能看出来的事她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凤沉鱼早在那日装病不醒时便已经不对劲了,今日被刺激了这么一出,只怕她所期待的好戏很快就可以拉开帷幕。

马车缓行至凤府门口,府里下人一早就在门外准备着迎接。见车停住,一窝蜂地涌向那辆紫檀马车,先将老太太扶了出来,再去接沉鱼。

凤羽珩和想容在两个丫鬟的搀扶下也下了马车,脚刚一落地,就听到前头那辆车边上传来“啊”地一声惊叫!

想容胆小,吓得一哆嗦,随即反应过来:“是大姐姐的声音。”

凤羽珩暗笑,心说:来了!

果然,随着那一声尖叫,就听还没从车厢里出来的沉鱼带着哭腔喊了起来——“母亲!母亲您不要站在车前,让沉鱼下去好不好?”

想容吓得后退了两步,被凤羽珩一把拉住:“别怕。”

可那离沉鱼最近的老太太可吓得不轻,猛地打了个激灵,大声道:“休得胡言!”这一嗓子大得把她自己都惊了一下,与其说是喝斥沉鱼,到不如说为自己壮胆。大白天的见鬼,这叫什么事儿?

可沉鱼的叫喊声一直不断,一会儿喊母亲,一会儿又喊起祖父,说什么——“沉鱼也想念祖父,沉鱼每年都会在祠堂给祖父上香,祖父您就不要再惦记家里了,家里一切都好,一切都好啊!”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老太太真的怒了,祖父?那不就是她的夫君么!都死了那么些年,怎么又提起来了?“赶快把大小姐扶下来!”

在老太太的喝斥下,丫鬟们硬着头皮把沉鱼从车厢里给拽了出来。人们这才现,沉鱼整个儿人竟是一副涣散崩溃的模样!

衣裳也乱了,头也散了,鬓上那朵白花早就不知道扔到哪去,甚至一只鞋子都掉了。

...

丫鬟赶紧用披风去捂沉鱼的脚,沉鱼却更加慌张害怕:“祖父!祖父您别怪沉鱼,沉鱼也想您啊!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随着这一声大喊,沉鱼疯了似的推开身边下人,撒腿就往院子里跑。

老太太一跺脚:“快追上去看看!请大夫,赶紧请大夫!”

想容怯生生地问凤羽珩:“大姐姐是不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

她耸肩而笑,“心里就有脏东西,眼里自然看得见。”

她刚说完话,老太太就走了过来,一脸担忧地道:“阿珩,你大姐姐这是怎么啦?”

她答得干脆:“中邪了。”一边说一边将目光投向凤沉鱼跑走的方向,渐渐地视线转移至跟在她身后的丫头倚月身上。那倚月刚好也回过头来看她,两人目光相碰,碰得倚月一脚把自己给拌了个跟头。“哼!”她被气乐了,“祖母,大姐姐这病只怕普通的大夫可医不好啊!”

老太太都被沉鱼给吓糊涂了,哪里听得出凤羽珩话里有话,紧着问了句:“那你能治得好吗?”

她摇头:“我也就是个普通的大夫,自然是医不了的。”

“那可如何是好?那可如何是好啊!”老太太急得直抹眼泪。

赵嬷嬷在边上提醒:“老太太,还是快些派人到宫门口去等老爷吧!请老爷尽快回府,商量一下给大小姐看病才是。”

老太太连连点头,吩咐着下人:“你们快到宫门口去接老爷,就说家里有急事,让老爷下了朝马上就回府。”

下人们应声而去,老太太顾不上别的,带着赵嬷嬷就追着沉鱼的脚步往府里去了。

凤羽珩拉着想容的手也进了府,“走,咱们也去看看热闹。”

一行人一直追到沉鱼的院子,她们进去时,沉鱼整个儿人都窝在榻里,锦被蒙着头,不停地哆嗦。

老太太站在榻边不敢靠近,不停地问:“沉鱼,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呀?”

过了好久,沉鱼的情绪终于稍微平稳了些,头试探着从锦被里探了出来,神叨叨的模样,眼神四处张望,却不落在任何一个人身上,专挑没人的地方瞅。

老太太只觉遍体生寒,一屋子的女人让她觉得阴气太重,赶紧问了下人:“去请老爷的人回没回来?”

下人无奈:“老夫人,只怕现在还没到宫门呢。”

“把门窗打开!全都打开!”老太太心情烦躁,这屋里让她觉得渗得慌。

沉鱼偏在这里又颤抖着声音说了句:“我……看到母亲和祖父了。”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