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44章 刁民到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84_84041老太太一屁股坐摔到椅子上,顿得后腰一阵酸疼。
  
  “你说看到谁了?”
  
  沉鱼哆哆嗦嗦地又说了句:“我看到母亲和祖父了。”一边说一边又往屋子里四处张望,面上全是惊恐,“祖父说他想沉鱼,想咱们全家人。母亲说她死得冤,说她一个人在老家好孤独。”沉鱼说着就流了泪来,“祖父的样子好沧桑,沉鱼好想念祖父!呜……”
  
  屋子里,沉鱼失声痛哭,原本被吓到的老太太也在这样的哭声中心酸起来。
  
  凤老爷子去世十年了,沉鱼那时已经四岁,自然是有记忆的。
  
  唉声叹气了一会儿,家里人都往这边赶了来。姚氏安氏韩氏以及金珍一齐进了屋,韩氏脚刚迈进屋来声音也跟着扬起——“哎哟我的大小姐!您这又怎么了呀?”
  
  众人一阵恶寒,这韩氏自从粉黛离府之后,性情变得实在是太多了,隐隐的竟有点往沈氏当年的状态上发展。
  
  沉鱼今日谁也不与谁计较,一心一意地作着她的妖,到是很乐意有韩氏这么一个人配合她——“我看到祖父了!看到母亲了!”
  
  韩氏一哆嗦,闭口不言。
  
  安氏皱起眉头,与姚氏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
  
  姚氏走到凤羽珩根前,目光探出疑问。她拉着姚氏的手,俯在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姚氏的眉心拧得更紧了。
  
  “大小姐是不是中邪了?”韩氏憋不住,又说了一句,到是跟凤羽珩之前的话不谋而合。
  
  老太太也上了心,却不知该怎么办好。
  
  沉鱼依然在胡言乱语,一会儿叫母亲,一会儿叫祖父,闹腾得大家都跟着头疼。请来的大夫看了也没说出个究竟,只推说是一股邪火,他治不了。
  
  老太太挥挥手将大夫打发,托着阵阵发疼的腰唉声叹气。
  
  姚氏背过身去,目光透过敞开的窗子往外投去,半晌,暗叹了一声,小道呢喃道:“如果有可能,我真不想在这个家待下去。”
  
  这话别人听不到,凤羽珩却是听得真真的。她唇角泛笑,心情大好起来——“娘亲,会有那么一天的。”
  
  “哥哥好像生病了,我看到哥哥生病了。”沉鱼的胡话又冒了出来,神情愈加激动,“祖父想我,母亲也想我,祖父,您别怪祖母不去看您,实在是府里事情多,祖母也是不得已啊!”
  
  老太太被她喊得心慌,却也犯起了合计。自打进了京城,她就从未回过老家。当初凤老爷子扶灵回去都是小辈们做的,老头子该不会是在怪她吧?
  
  沉鱼闹腾了足足两个时辰,偏又赶上今日朝中事忙,凤瑾元迟迟未回。直到沉鱼闹累了昏睡过去,他才匆匆进了屋。
  
  此时,老太太在经了两个时辰的内心挣扎后,终于做出一个决定:“下月二十八是你父亲的冥寿,你张罗张罗算好日子,回凤桐县祭祖。”
  
  老太太一句话,定下了这一个重大决定。那昏睡在床的沉鱼眉稍微动,面上浮出一丝笑意来。
  
  当晚,倚月将院子里的下人都打发出去,独自陪在沉鱼在屋内。
  
  沉鱼亲自在桌上摆了一个香案,又亲手插上三柱香,跪下来磕了三个头,这才道:“母亲,您的仇沉鱼一定会报,哥哥也一定要从凤桐县重新回到京城来。所有我们失去,沉鱼都会一样一样地讨要回来。母亲,您等着看吧,凤羽珩,必须得死!”
  
  倚月将沉鱼从地上扶起,小声道:“大少爷那边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咱们回去。”
  
  凤沉鱼眼中厉色乍现,死死盯着倚月——“如果不是为了对付凤羽珩,我一定把你打死!”
  
  倚月吓得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小姐,奴婢知错了。当初是大少爷强要了奴婢,奴婢这才……”
  
  “行了。”沉鱼越听越烦躁,若不是沈氏死了她无依无靠,她真不想再理那个胡作非为的哥哥。“记住,你是我房里的丫头,纵是哥哥再喜欢你,只要我不点头,他也要不去。”
  
  “奴婢知道,奴婢誓死追随小姐,一生决不背弃。”
  
  “恩。”沉鱼点头,伸手将倚月扶了起来,“我那大哥是个什么性子我也清楚,相信你心里也明白,那些被他收过的丫头如今成了什么模样,我不说,你也应该听说一二。所以,倚月,有我在,你才能有好日子,若没了我,你的下场定与那些丫头一般无二。”
  
  倚月大喘了两口气,努力让心绪平复。她知道沉鱼说的都是对的,凤家大少爷是个什么德性府里人都知道,她只有背靠大小姐,才能给凤子皓一个警醒,才能保住自己的命。
  
  倚月深深地给沉鱼行了个礼:“奴婢谢小姐大恩。”
  
  “这次的事情若是能成,我便做主,将你送给大哥做妾。”这是沉鱼对倚月的承诺。送一个丫头到凤子皓身边,又能算计了凤羽珩,这笔生意于她来说,怎么算都不吃亏。
  
  倚月伸手入袖,拿出一只木盒来:“这是步家的小姐给的。”
  
  沉鱼看都没看就把那木盒由入了袖口,面上泛起冷笑,“凤羽珩,你嚣张的下场就是引起众怒。一个清乐被毁了没关系,后面还有第二个清乐第三个清乐,你就等着接招儿吧。”
  
  自月夕之后的半个八月,整个儿凤府都在为回乡祭祖做着准备,就连凤瑾元都跟朝中告了假。
  
  月尾时,清玉带着十个丫头站到凤羽珩跟前,这些丫头长相都不算出众,但穿戴整洁干净利落,看着就让人舒心。
  
  凤羽珩对清玉挑人的眼光很是满意,便在这些丫头里挑了两个一等丫头和四个二等丫头上来。剩下的也留在同生轩,由着清玉安排。
  
  如今的同生轩,清玉俨然一个大管事,里里外外一把抓,虽然忙了些,但她却乐在其中。
  
  凤羽珩给那两个一等丫鬟分别赐名清兰和清霜,清霜留在了自己身边,清兰则送到了姚氏那里,顶了孙嬷嬷的位置。
  
  她这边刚安排完,就见黄泉笑嘻嘻地跑了进来,人还没到近前声音就扬了起来,很是开心地道——“小姐您看谁回来啦!”
  
  说着一让身,凤羽珩就看到了跟在她身后的、风尘仆仆的忘川。
  
  “奴婢叩见小姐。”忘川出门有些日子,一见凤羽珩还真有点激动,特别是听了黄泉说起这段日子凤羽珩的精彩事迹,就更懊恼自己没能早些回来。她真想看看月夕宫宴上那惊鸿三箭!
  
  “快起来。”凤羽珩起身,主动过去搀扶忘川,“一路辛苦了。”
  
  “不辛苦。”忘川展着笑脸,连日赶路让她的脸晒得比从前黑了些。
  
  清玉看到忘川回来也很激动,一边打着招呼一边给新来的几个丫头做介绍。小丫头们都很聪明,见忘川与凤羽珩二人如此热络,心下便知这位姑娘定是主子贴心的人,于是纷纷下拜,乖巧地叫着:“忘川姐姐好。”然后又冲着黄泉道:“黄泉姐姐好。”
  
  两人笑着受了她们这一礼,然后各自寒暄了几句,清玉便带着新来的丫头们去熟悉同生轩以及凤府,忘川则留下来跟凤羽珩汇报萧州那边的事。
  
  她说:“二少爷很受云麓书院的重视,山长为他办的见师礼很极为隆重,咱们二少爷很争气,拜师当日便答对了山长提出的所有问题,且答得十分精彩。”
  
  凤羽珩听了很欣慰,子睿读书并不多,但是仅有的一点功夫底子却是她和玄天冥二人手把手教出来的。特别是对于兵法的理解,她相信,同龄的孩子里,子睿绝对是佼佼者。
  
  说过了子睿的事,忘川又告诉凤羽珩:“奴婢到了萧州之后便着手寻到了一位精通医理为人又老实本份的姑娘,那姑娘名叫乐迎天,今年十七岁,在当地一间医馆里帮忙做事,奴婢借口抓药,与她结识了。她因为面上有一块胎记,所以性子有些自卑,不太爱与人接触,但对医理药理却是十分精通的。”
  
  凤羽珩点点头:“你办事我放心。”
  
  忘川再道:“奴婢与她说了我们的事,她也答应帮着培养那些小丫头,小姐给的那本册子也交给了她,她看后惊赞作书之人是奇人呢!”忘川想起那乐迎天看到那本册子时的表情,不由得对凤羽珩更加崇拜。
  
  “那边的事你就多盯着点,必要时要往返萧州与京城,左右子睿在那边,你也有理由过去。”
  
  忘川郑重地应下差事,“奴婢明白。”
  
  凤家出发往凤桐县去的日子,定在九月初十。
  
  从京城到凤桐县要走上近十日,若是行得慢或者中途有停留,时日便更长。
  
  老太太准备了许多东西带着,光是装载那些祭祀用品,就装了足足两马车。
  
  临出门前,所有人齐聚舒雅园听老太太叮嘱事宜。韩氏扭着帕子借着老太太停话的空档说了句:“既然是回乡祭祖,人不全怎么行,四小姐也应该同去的。”
  
  老太太闷哼一声,斥道:“犯错的孩子,怎么有脸去见祖先?”
  
  “大小姐也没少犯错。”
  
  “四小姐能跟大小姐比?”老太太的眼睛已经立起来了。其实她本想说“你生的庶女也敢跟嫡女比?”,但一想到凤羽珩还坐在这儿,嫡庶之类的话就没好意思说出口。“再多言,你也不用去了。”
  
  韩氏被骂得没了脾气,扭着帕子不再说话。
  
  老太太站起身,赵嬷嬷将一件外氅给她披上,就准备张罗着众人往走,这时,一个小丫头急匆匆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连礼都来不及行,大声道:“不好了!府门被一群刁民堵起来了!”。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