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145章 血债血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再建一个大汉朝 
84_84041一众人等急三火四地赶往府门,到时,就见门外至少有二十人在围拢叫嚷,有男有女,全部壮年,正大声叫嚷着——“杀人偿命!凤家血债血还!”
  
  凤瑾元负手立在门外,神色威严,那些闹事者到是不敢上前,可叫喊声却此起彼伏,一直也没有停过。
  
  最要命的是,就在凤家大门前的一副担架上,有一个面呈死灰状的“死人”躺在那里,破衣勉强能够遮体,草鞋都不知磨破了多少个洞。
  
  今早往舒雅园集合是忘川伴着凤羽珩去的,这时,黄泉不知从何处跑了过来,凑到她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班走说,是百草堂出了事。”
  
  凤羽珩紧拧了一下眉,一股强烈的厌烦之绪涌上心来,“知道了。”她冷声扔下一句,随即破开人群,主动站到凤瑾元的身边。
  
  也不知是她出现得太过突然,还是最近戾气太盛带起了一股强烈的气场,那些原本还叫嚣着的刁民在见到她之后,竟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巴,一个个谨慎又带着些许恐惧地向她看来。
  
  有一个人收音晚了些,最后一句就由他口中发出来——“百草堂的药丸吃死了人,凤家血债血还!”
  
  凤羽珩凌厉一瞥,那人吓得即刻闭了声,就听身边凤瑾元道:“阿珩,是百草堂出了事情,你可得给百姓们一个交待。”
  
  她看都没看她爹,只冷声回了句:“父亲放心,阿珩自然不会给凤家的门匾上抹黑。”说着话,又上前两步,往对面这些闹事人群中环视一圈,挑起一边唇角冷声道:“既然是百草堂出了事,你们不去围着百草堂,跑到凤府门前来干什么?”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推搡了半天,总算推出一个代表人物来与之对话。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子,长得五大三粗的,此时故意露出一脸凶相,逞着能上前一步,冲着凤羽珩吼道:“百草堂是凤家的生意,自然是要找凤家来说话!你既然是百草堂的掌柜,那就请你给个交代,你们卖的药丸吃死了人,这帐应该怎么算?”
  
  凤羽珩都气乐了,“你怎么知道我是掌柜?我一个十二岁的姑娘家,就能撑起那么大一间铺子?”
  
  那五大三粗的汉子明显智商不太够用,下意识地就扔出一句:“东家告诉我们了!”
  
  凤羽珩来了精神——“东家是谁?”
  
  人群里立即有人意识到说秃噜嘴了,赶紧捅了那大汉一把,大汉马上反应过来,反口道:“什么东家?哪来的东家?我是说有街坊告诉我们了,百草药的掌柜就是凤家的二小姐。”
  
  凤羽珩气乐了,也不想再跟他们计较,低头瞅了一眼那躺着的死人,再道:“抬上你们的死者,随我到百草堂去。”说着话,又扬了声,冲着街边围得越来越多的百姓和凤家众人道:“有想跟着看热闹的就一并跟去,到时候也请诸位做个见证,看看到底是真如他们所说百草堂的药丸吃死了人,还是有别有用心者在里面借题发挥故意生事。”
  
  百姓中立即有人响应,叫着要一起到百草堂去。那些闹事的刁民到也没什么所谓,凤家门前也闹了,到底是拿百草堂说事,人家要到那边去也不无道理。
  
  于是有两个男人上前弯了身去抬那担架,姚氏一听说是百草堂出了乱子,心里就有些慌,这时赶紧上了前来,在凤羽珩身边小声道:“干脆就在这里解决算了,凤家大门口出了事,你父亲不会坐视不理。”
  
  凤羽珩摇摇头,“娘亲,他还真就有可能会坐视不理。”
  
  姚氏紧皱着眉,无论如何也不放心凤羽珩到百草堂去,想了想,干脆转过身冲着老太太开口道:“阿珩是府里的二小姐,不管嫡出还是庶出,这件事打的都是凤家的脸。老太太就眼睁睁看着阿珩一人受委屈,被一群刁民诬陷吗?”
  
  姚氏自打回京以来,从来没跟府里提过任何要求,也完全收起了多年以前做当家主母的气势,一向都是低眉敛目,与世无争。如今开了口,又说得这么有道理,老太太怎么可能任由凤羽珩一人过去。赶紧就顺着姚氏的话提了议:“咱们都跟过去,把马车也赶着,事情处理好之后立即启程。”
  
  于是,凤家一行浩浩荡荡的队伍就跟着那群闹事的刁民往百草堂行去。
  
  老太太跟沉鱼一起坐在那辆紫檀木马车里,一边走一边安慰着沉鱼:“别着急,我相信凭你二妹妹的本事很快就能把事情解决的。”
  
  沉鱼情神恍惚,随意点了点头,心不在焉。
  
  老太太有点后悔跟沉鱼坐到一起,这个孙女自从中了邪,终日里不是叫着祖父就是叫着母亲,哪一个不是死人,她坐在身边都觉得渗得慌。
  
  却不知,沉鱼心下正犯着合计,她安排的戏码都在凤梧县,是什么人还没等出京城就能给凤羽珩下绊子呢?
  
  不过也好,不管是谁,只要能挫挫凤羽珩的锐气,她都是高兴的。
  
  百草堂到时,掌柜王林正站在门前,看着拥上来的黑压压一片人群,王林就觉得头大。掂起脚从人群里把凤羽珩给找出来,赶紧小跑上前,躬身道:“东家。”
  
  凤羽珩点点头沉声道:“看好铺子,不要给有心人可乘之机。”
  
  王林郑重地答:“适才黄泉姑娘提前来过,现在里里外外都有人守着,万无一失。”
  
  她这才放下心来,快走了两步站到百草堂正门前,一转身,对上的又是那一群刁民。
  
  凤家人也陆陆续续从马车上下来,纷纷围在凤羽珩身边站下。姚氏靠她最近,面色严肃,已经没了生怯的表情,到是一瞬间恢复了当年做凤家主母时的气度。
  
  安氏和想容也伴在她身边,想容向来胆小,不过今日却也不见害怕,到是尽量的靠近凤羽珩,与她保持同一战线。
  
  还有金珍,虽然伴在凤瑾元身边,可人人都听得到她正轻启樱桃小口在凤瑾元耳边吹风:“老爷,这可不是二小姐一个人的事,而是整个凤府的事,您可得给咱们撑腰啊!”她说话软声细语的,那个热乎劲儿跟从前的韩氏不同,毕竟是家养出来的丫头,怎么看都比花柳巷出来的韩氏上一个档次。
  
  凤瑾元觉得金珍说得很有道理,这些刁民居然敢堵凤府的大门,真当他这个丞相是摆着好看的么?
  
  “阿珩你不要怕!”凤瑾元终于开了口,“不管今日定论如何,为父都会站在你这一边。”
  
  凤羽珩笑笑,“如此,就多谢父亲了。”但心里更暖的,是姚氏、安氏、想容,也包括金珍的支持。人哪,总不能一辈子孤军奋战,也许最初并不觉得什么,但当你身边有一群人他们会支持你、相信你、帮助你并且忠于你的时候,你才知道,孤身一人,才是最最可悲的事。
  
  那群刁民见百草堂已到,便将担架直接放到正门口的地面上,然后那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又开了口:“原本只是小小的风寒,买了你们百草堂的是想治病的,谁知道一颗药丸吃下去居然吃死了人。乡亲们,你们说这百草药是不是黑店?凤家这二小姐是不是黑心的东家?杀人该不该偿命?!”
  
  这话本是很有煽动性的,可也许是这大汉不懂得如何运用语言艺术,一番话出口,在场众人除了他们一伙的人外,竟无一人跟着起哄。
  
  凤羽珩耐心地待他们叫喊完,这才别过头,对着站在身侧的王林问了句:“主治风寒的药丸,咱们百草堂卖多少钱一颗?”
  
  王林是个很聪明的人,他早就看出来这位东家虽然年纪小,但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就没有一句是废话,哪一句都带着双关语。眼下听凤羽珩这样问了,他赶紧直了直腰板,扬起人人都听得到的声音道:“百草堂主营中成药药丸共一十五种,全部经由坐诊大夫亲手开据药方,严明用法与用量。其中主治风寒的药丸名曰银翘解毒丸,每颗纹银二两,每方最少开出五颗方见成效。”说完,看了一眼那些闹事的人,又用白话补充了一句:“也就是说,药丸一次最少要买五颗,也就是十两银子。”
  
  他说完这番话,总算是明白凤羽珩的意思了。不由得好笑地看了一眼那死者,再看看这些闹事人群:“小的替东家问一句,死者生前是在何处做事?每月能拿到多少工钱?”
  
  他这一问,围观的人群都笑了,有人不客气地喊道:“十两银子,够他挣一年。”
  
  “挣一年又怎么样?”那大汉不乐意了,“钱重要还是命重要?我们愿意用一年的工钱去买药看病,你管得着吗?”一边说一边还真从口袋里摸出一样药方来。
  
  王林上前接过,看了一眼,点点头:“的确是百草堂坐诊大夫开据的药方。”再交给伙计去对帐,那伙计很快便跑了个来回,与他耳语几句,就听王林又道:“出售的药丸有记载,店里伙计也记得,死者的确是昨日来百草堂买过药丸。”
  
  “那你们还敢抵赖?”那大汉心里有了底,说话就更硬气了几分。
  
  可凤羽珩摇头道:“那也无法证明他的死因就在我百草堂的药丸上。”
  
  “你们还讲不讲理?”大汉不干了,连带着他的同伙一起又掀起了新一轮的叫喊:“你们仗着有权有势就敢这样草菅人命?大顺朝还有没有天理王法了?今日不给个说法,我们就去跪宫门!去告御状!”
  
  眼见起哄的人声音越来越大,沉鱼扯了扯老太太的袖子,小声道:“祖母,这样闹下去凤家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老太太也是这个想法,就想提醒凤瑾元想办法收场,却听凤羽珩开口说了句:“来人——给诸位乡亲带路,送他们去皇宫!”。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